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志愿者心声 | 她说,如果3岁那年知道梁先生和自然之友……

发布时间:星期四, 06 2月 2020 22:32

2019年10月27日,自然之友志愿者种子培训营在北京“西木学堂”举行,来自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山西等地的37位志愿者种子,通过游戏、讨论、分享、纪录片观影等方式,深度了解了自然之友的愿景、使命和价值观。

培训引发了许多志愿者和培训营学员的思考,下面这篇有痛、有爱,更有光和希望的分享,来自彭昊(自然名:蓬蒿),她是这次培训营的学员,也是自然之友注册志愿者。

 

2019年10月27日,第一次参加自然之友的志愿者培训活动,而与自然的友谊却是自幼时起。生于大山长于大山的孩子,都对山林湖河有着本能的热爱,没有它们哪里有丰富奇趣的童年,没有它们哪有我们眼神里的澄澈与灵气,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小时候的我根本无从认识自然之友,如果那时能认识,或许就不会有那些悲伤的故事。1993年,我3岁。3岁的我不曾知道,有一个62岁的老人在玲珑塔下为自然呼吁,和一群有志之士共商一个美好而艰巨的梦想;3岁的我更不会知道,24年后,我能在每个傍晚都漫步在玲珑塔下看飞燕环飞,遐想历史沧海桑田。

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在志愿者种子培训营做分享

小时候的我,只知道父亲总是面对着青山长吁短叹:“这是坑子孙啊!”那时候,水泥厂、造纸厂、银粉厂才刚刚坐落到我们这座小村庄,村里的人都在欢天喜地地去做工,再不用只在黄土地里讨饭吃,可爸爸却满心愤懑,因为水泥厂啃噬了山体,造纸厂砍伐了树木,银粉厂的气味弥漫着附近的村落,河水再也不能清澈。

父亲的愤懑化作奔走的动力,他去找政府,一级一级找,可是在经济发展第一位的当时,他的呼号都变成了风里的尘土,飘过就再也不见。至今书橱里还有父亲当时写的一封封上访信,二十多年过去信纸已经泛黄,而村里那秀美的青山也早已满目疮痍,饮用水早已难以入口,村里人的患癌率逐年上升。

“我小时候,春天一来,山上开满鲜花,花的香气吸一口会香得发懵,有巴掌那么大的蝴蝶漫山飞舞……”父亲的回忆像是童话里才能看到的场景,那青山依旧也只能存在他的记忆里。

培训形式丰富多样,图为学员们进行分组讨论。

今天听了自然之友的前世今生,如果当年梁先生知道这个地球上有那么一个小小的村落,在那里有座美丽的青山正在惨遭蹂躏,他定不会坐视不理,而这也只是设想。历史没有如果。

而当下,我能知道的是,我拥有了比父辈更多的资源和能量,我也希望自己拥有父辈保护自然的觉悟和勇气,自然之友渗透着梁先生精神的给养,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和硬骨头,以它为旗帜的人定然不会让这盏灯熄灭,而我们这些循着光亮而来的人,也愿以毕生之力成为它的光。

 

文/彭昊(自然名:蓬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