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3月1日、2日鸟调及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4-02-18 10:14:55 | 浏览次数:36114

上上周活动回顾:

2014年2月15日圆明园,当天气温-3℃,相对湿度82%,当日到场共计10人。
正月十六,我们一行人又来到了圆明园。太阳正努力地把它的光芒洒向大地,但是雾霾浓重,它只能无奈地像个鸭蛋黄怏怏的挂在天上。鉴碧亭旁的土坡上两只珠颈斑鸠在雪地上觅食,树上4只黑尾蜡嘴雀一闪而过。
凤麟洲,大斑啄木鸟在树枝上拼命地凿洞,灰头绿啄木鸟在树上、墙头上、雪地上来回的跳来跳去,灰蒙蒙的雾霾中一地树麻雀在草中觅食,这时一只可怜的雀鹰被大嘴乌鸦追赶的落荒而逃,赶走雀鹰的大嘴乌鸦本着穷寇莫追的原则回到树尖上“啊啊”的发出胜利宣言,我们踩着咯吱作响的皑皑白雪,追寻雀鹰的脚步,却没有追到它的身影。
思远斋不像往常那样冷清,沼泽山雀有一搭无一搭的鸣叫着,珠颈斑鸠站在树尖上仰天长叹,似乎对如此严重雾霾也很无奈;低头看到树下有人在观察它,急忙飞走寻找其他隐身的地方去了,与它一起飞走的还有2只山斑鸠;翻过土坡,海岳开襟周围的冰化了一部分,4只小PT在水中嬉戏游玩,对面的岛上那8只山斑鸠我们只看到5只,含经堂的树上还有1只,至此上次见到的8只山斑鸠全部到齐。
还没有到达玉玲珑我们就听到金翅那“嘀铃铃”的叫声,转过山坡我们看到了金翅在玉玲珑岛水域的两岸飞来飞去并互相招呼着;掩映在喜鹊、灰喜鹊的喧闹中的是珠颈斑鸠、山斑鸠、大斑啄木鸟、星头啄木鸟。
到了狮子林,黑天鹅夫妇繁殖出了2只小天鹅,黑天鹅妈妈和孩子以及孩子他爸在嬉戏,似乎放弃了巢里尚未出世的宝宝;枫树林依旧是斑鸫、赤颈鸫、燕雀的天下,它们唧唧喳喳地喧闹着在树林中觅食。
方壶胜境的水中孤零零地游着一只小PT,突然一道蓝光从眼前掠过,原来是普通翠鸟飞过墙头去了另一片水域;北面的树林还被皑皑的白雪覆盖着,在白茫茫的冰雪之中遍地是喜鹊那小小的黑白相映的身影,它们或忙着觅食、或忙着衔巢材;山雀偶尔的叫一声,我们遍寻不着它们的身影,最终1只沼泽山雀飞到我们面前的灌木上,抹着它那不知在哪里吃了什么的小嘴。
圆明园残雪未消,担心鸟况不佳,结果西路让人喜出望外。
啄木鸟唱主角。南门口迎宾的大斑雄啄木鸟下到雪地啄食,附近还有一伙伴高枝奔忙。过正觉寺,走到澄心堂附近,一只灰头绿啄木鸟飞落毛白杨树梢。往北走,小水沟边的树林中,传来沼泽山雀“吃吃喝喝”的叫声,抬头细寻,它在树尖上跳个不停。在与101中学一水相隔的缓坡上,一只赤颈鸫探头探脑,走走停停,看来它是不怕冷就怕累,它的大多数伙伴都迁徙南飞了(回程时又在此见到这只赤颈鸫)。
天冷游客稀,这片缓坡很热闹,一群燕雀飞入柳枝,橙红围脖和叉尾容易辨识。一只星头啄木鸟也落在树上梳理羽毛。
几只红嘴蓝鹊也来凑热闹,呼朋引伴,往夹径鸣禽而去。循踪而至,见两只在沟边饮水,有一只飞到左岸,雪地刨食,让大家十米之内近距离拍了一通,颇为过瘾。观鸟一年中见过多次红嘴蓝鹊的张YH女士有些纳闷:这红嘴蓝鹊头上的白点是沾的雪花,还是羽毛自带的白点?细看拍摄的图片,才知原来这鸟儿头顶的“雪花白”,原来是鸟儿顶羽本色。想起余光中有首诗《乡愁四韵》:“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信一样的雪花白/家信的等待/是乡愁的等待/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其实蓝鹊属鸦科,全球有5种,中国大陆最常见的红嘴蓝鹊在台湾也有近亲,叫台湾蓝鹊,是台湾特有鸟种,它的头颈胸羽色皆黑,头顶没有雪花白了,可能台湾下雪少吧。台湾蓝鹊当地俗称“长尾山娘”,而在北京怀柔密云白河峡谷,红嘴蓝鹊成群结队甚为常见,老百姓称之为“长尾巴帘子”。尾羽占全身体长三分之二,长尾是蓝鹊的醒目特征。
继续西行,天然图画有两只棕头鸦雀在灌丛中觅食,见人走近,串进竹林中去了。后湖冰面无鸟踪,去年秋天这里可是凤头鸊鷉和小鸊鷉的乐园。以往冬季常能在林下枯草间碰见的各种鵐们,也没见到一只,想必为防火而把野草扫除一净,让鸟儿无处找食无处可藏,这可能是主要原因。 万方安和未结冻的小水沟中,我们的脚步惊飞一群绿翅鸭,细数有8只。一只在林中歇息的雀鹰可能是这里的“坐地户”,它懒懒地飞到较远的一棵树上,歇了一会就飞走了,可能补“回笼觉”去了。
经过圆明园的老土墙,七八只珠颈斑鸠中夹杂着两只山斑鸠,鳞片状色斑的飞羽与众不同。再向东往回走,间或有沼泽山雀相伴而行,大斑啄木鸟不时穿林入眼。到船闸与东路会师,得知西路比东路收获多。
————林伦
两路一共收获24个鸟种.

2014年2月9日天坛,中国年后天坛的第一次鸟调,当天还算是天公作美,虽是雪后路滑,但也独造出一种纯美的别样风情。

清早的天坛也就-6、7℃的样子,依旧集结了17位热情高涨的志愿者(当然算上了守候在西北空场的寒风中等待队伍的高翔和贺旭,以及在苗圃偶遇的糖人儿老师夫妇~),其间最为抢眼的必须是来“视察”会长工作的他的两位亲姐姐~

进了西门白头鹎、红尾鸫在南北柏树间窜来窜去,头顶上方一只小嘴乌鸦孤独地飞过。向东走没两步,一只乌鸫雄鸟“特意”停在了最为明显的枯枝上供我们欣赏、鉴别;灰椋鸟依旧在不近不远的位置成群集结。就在大家对着槐树上吃雪的红尾鸫不断探讨各种鸫区别(实际上是等待如厕中的会长)的时候,眼光极灵的落落寻到了久闻其声未见其形的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和黑尾蜡嘴雀随后出来秀了秀。

投食点依旧是喜鹊、灰喜鹊的称霸位置,直到西北空场都是安静异常,出镜率最高的唯有红尾鸫而已,大家对松鼠在雪地上留下的一排排足迹兴趣高涨。过了苗圃修改路线直奔北门,虽是企图收获些冬候鸟却最终也成了企图而已……不过二区树林里斑鸫、红尾鸫和赤颈鸫的共同亮相还是赚足了眼球。在那曾经“著名”的演唱会区域附近,燕雀、沼泽山雀、大山雀齐齐亮相,果然没了演唱会最开心的还是它们了。通往圜丘的小树林里再次目睹两只喜鹊夹击雀鹰的一幕……关于天坛生态位看来仍需探讨……长耳鸮移居到了原先住所的旁侧小树,显然这里远没有原处舒适,足见这是访客过多造成的无奈之举……

之后的行程中除了贺旭同志一路上未断的扯闲天儿声,鸟儿们就没再怎么出现了。至此活动结束,共观测到21个鸟种。辛苦志愿者们在寒冬中的努力!
——刘洋

自2013年12月7日起圆明园、天坛公园执行冬季鸟类调查时间表,由原来的每周两公园同时调查,改为每周一个公园轮流调查。

2014年3月1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4年3月1日星期六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兼指导:汪周(手机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

2014年3月2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4年3月2日星期日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注意防寒保暖)
集合地点:天坛公园西门
领队:王方方(手机13522832963,短信报名即可) 指导:可能是李强

本通知同时发布在自然之友野鸟会qq群79918413论坛,欢迎查阅并参与讨论.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北京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人身安全:不要随意采集和触碰野外植物和昆虫,避免中毒或破坏环境。

最新文章

  • 快来选出2016年度环保关键词吧 快来选出2016年度环保关键词吧
    民间版环保关键词 是完全由公众提名、公众快来选出今年的年度关键词吧!一人一票选出的该年度在公众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的环保领域热词。这是由你和我,普通人书写的历史。
  • 这个春节,让我们聊聊常州和土地——自然之友总干事新春祝词 就在最近几天,“常州毒地事件”发生后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常隆三企业环境污染案一审的结果(常州,环保组织一审败诉,第二起已经立案,是常州常隆地块修复造成二次污染),牵动了很多人的心,我们也收到了来自广大会员、志愿者和社会各界的关切与支持。还有不少朋友表示,希望通过捐赠,与自然之友共担高昂的诉讼审理费用。

    这些关心与支持,是春寒料峭时分的力量与温暖,也让我们深感所担负的责任。
  • 自然之友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环境污染公益诉讼获立案 2016年12月19日自然之友向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立案材料,12月26日收到法院通知,自然之友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鼎锌业”)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经审查后予以立案。该案系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
  • 最新进展---自然之友诉中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赤泥库污染环境公益案 今年8月17日,因为百万吨氧化铝项目配套赤泥库近3年露天存放,强腐蚀性废渣危及当地生态环境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自然之友起诉中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环境污染。

    时隔82天,自然之友代理律师、专家及工作人员奔赴该赤泥库现场,看到这个赤泥库终于盖上了盖子。
  • 自然之友对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环评第一次信息公示的回应意见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