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5月31日、6月2日鸟调及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4-05-27 16:28:22 | 浏览次数:30115

上周活动回顾:

时间:2014年5月24日,气温:19度,湿度:92%,阵雨

我们早晨6点多就起床了,拉开窗帘一看,下雨了。“不知还能不能去圆明园?”我心里琢磨着。过了一会儿,爸爸收到了汪老师的短信,活动因雨推迟到9点。8点左右,雨基本上停了,我们开车出门。然而到了北四环,雨又开始下了,而且越下越大。到了圆明园,停好车,还在犹豫是回家,还是继续活动。既来之,则安之。在鉴碧亭,与大部队会合,12个大人,4个孩子,人还真不少!8大4小和汪老师走东路,另外4个大人走西路。本来我也想走西路,因为下雨,最终决定还是走东路。

这时,两只体形很大的鸟从头顶飞过。从飞行的样子看,是只鹭,但我们见过的夜鹭,池鹭个头没那么大。“是苍鹭”,汪老师一语道破。两只鸳鸯丝毫不顾下雨带来的困扰,在空中自在的飞翔。

来到凤麟洲,我们看到了夜鹭的亚成,池鹭,小,乌鸫,戴胜,红嘴蓝雀,珠颈斑鸠;4只灰椋在草丛里耐心的寻找着食物;东方大苇莺在芦苇里唱个不停。然而,我们只闻其声,难见其影。“快看,在那!”,汪老师指着不远的芦苇尖。我们第一次看到了东方大苇莺的尊容。

在浩然亭,妈妈发现了远处树枝上的翠鸟。这次,翠鸟好像累了,一直蹲在那里让我们欣赏。汪老师带我们参观了摄影展。那些精美的图片,都是观鸟,爱鸟的叔叔,阿姨拍的。我希望今后可以拍出更好的鸟的照片,也来参加展览。

接着,来到了一个小树林,发现了丝光椋鸟,斑鸠。关于是何种斑鸠,大家争论了一番。因为颈上的斑点十分不明显。汪老师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阵后,告诉我们这是山斑鸠,它的颈部不是点,而是条。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山斑鸠!

在含经堂,我们遇到了沼泽山雀,大山雀,白头鹎。爸爸上次没看到的红尾伯劳,好像在那里特意等着我们。

“那是只什么鸟?”妈妈指着对面的玉玲珑馆。“长长的尾巴,喜鹊呀!”爸爸答到。“不是喜鹊,那只鸟好像穿着西服。”我反驳到。“黑卷尾。因为它的尾巴往外卷,因此得名。”汪老师告诉大家。突然一只夜鹭降落在对面的一棵树上,几只喜鹊立刻来攻击。显然,那是喜鹊的家。尽管喜鹊呱呱大叫,夜鹭先生依旧泰然自若,静静的停在那里休息。喜鹊尽管人多势众,也没有办法,只能静静的等待夜鹭的离去。

妈妈的眼神今天格外的好,活动结束前她发现了很远的一棵树顶上,站着一个以前没见过的鸟。汪老师用长焦把它击中后,让我们看。是杜鹃,“布谷,布谷”的声音,就是它的歌声。

我们的鞋,袜子早就湿透了,真的难受!来之前,害怕下雨看不到鸟,没想到却是我们看到鸟最多的一次,感到十分高兴。我想告诉大家,以后下雨,一定不要呆在家里。雨天,你会发现更多的鸟!

——裴轩晟

圆明园雨中观鸟
今天,我5点半就起床准备去圆明园看鸟,看见窗外下着绵绵细雨,有些心灰意泠,心想:下雨了,鸟儿们还会出来吗?它们会不会都去躲雨了。但我和妈妈还是决定去看看,鸟儿们到底怕不怕下雨。
到了公园门口,我们遇到了七哥叔叔和徐叔叔,因为下雨汪老师推迟了看鸟时间,我决定和两位叔叔先进去碰碰运气。听七哥叔叔说鸟是不怕小雨的,今天这样的细雨天气鸟是喜欢的。是真的吗?我听了有些半信半疑。
快到鉴碧亭时,传来黑眉苇莺和大杜鹃的叫声,叫声此起彼伏,突然我看见水面上有一只鸟,是鸭子还是鸳鸯?我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是一只雄鸳鸯,它穿着一身彩色礼服,颜色极为艳丽,像是今晚要去参加晚会,瞧,它正在梳妆打扮,时不时把头扎下水面,然后抖抖羽毛,照照镜子。苇丛中,几只黑眉苇莺在鸣叫,但它们像是害羞的小姑娘不想让我们看见。对岸的树梢上,一只乌鸫正在婉转歌唱,别看它长得其貌不扬,但它有一个发达的声带和一副好嗓子,一会儿学八哥叫,一会儿学柳莺叫,听徐叔叔说它会唱十几种鸟语言的歌,我听了真是很佩服,它简直可以和外交大使PK了。“布谷”又听到的大杜鹃的叫声,原来它就站在远处大树的干树枝上,仔细看它的翅膀耷拉着,一定是被雨淋湿了,但它好像特别享受这毛毛细雨,很长时间没有都没有飞走。鸟儿们真是喜欢小雨天呀。
我们又来到凤麟洲,上周这里空洲不见鸟,今天却热闹非凡,鸟儿们正在这里聚会呢。地上有十几只麻雀、一只喜鹊、四只灰椋鸟在唱歌;苇丛中东方大苇莺在欢快地蹦跳着;水面上,三只黑水鸡在游泳;天上,小燕子在捉虫,池鹭、夜鹭、白鹭一会飞过来,一会飞过去;一道蓝光闪过,翠鸟也来了。看到这么多鸟,我激动得手舞足蹈,灰椋鸟离我那么近,只有2到3米远,我看得太清楚了,它戴着黑色的帽子,橙色的小嘴,小脸蛋是白色的,穿着灰色的外衣镶着白边,穿着橙色的鞋,橙色的小嘴和脚在灰色的羽毛衬托下,显得格外醒目。
在雨中我们边走边看鸟,还看到了搭窩的小pt,飞到树上的鸳鸯,蹦蹦跳的沼泽山雀……
今天我太高兴了,谢谢七哥叔叔和徐叔叔带着我看到这么多的鸟,我越来越喜欢看鸟了。

——王郡逸

圆明园西路报告

2014.5.24

今天有小雨,我们推迟到9点出发。
刚进大门,路旁的杨树上看到了2只灰椋鸟。
在鉴碧亭旁,2只苍鹭从天上飞过,湖中的芦苇丛边看到了1只小。
出发后,在松树林里发现有一小群沼泽山雀,大概有6、7只。
在湛清轩,很远就听到大杜鹃的叫声,靠进后,它边飞边叫地亮了相,一共有2只。湖中有2只小、2只池鹭,还有2只黄苇鳽盘旋了一圈,落到了芦苇丛里。湖边的柳树、杨树上看到了大斑啄木鸟、灰椋鸟和黑尾蜡嘴雀,远处有四声杜鹃的叫声。
在春泽斋,大山雀落到地上觅食,沼泽山雀集成小群在树枝间跳跃,还有金翅雀,水中有2只绿头鸭和小慢慢游着。
在夹镜鸣琴,有四声杜鹃、沼泽山雀、黄眉柳莺。
到了曲院风荷,雨逐渐小了,家燕出来觅食,还有珠颈斑鸠、金翅雀、大斑啄木鸟。
在后湖,东方大苇莺在芦苇丛里大声地叫着,水面上只看到了1只小,其它的可能都在躲雨。湖边看到了2只戴胜。1只黑卷尾落在了松树里面的枯枝上,大家都说黑乎乎地看不清楚;它似乎听到了,于是飞起来落到了柳树的枝头,这下终于可以看个仔细了。
在万方安和,几只白头鹎在草丛中飞来飞去,身上异常干净,似乎是刚刚洗了澡。湖中有2只小,天上有楼燕、池鹭、夜鹭、八哥飞过,还看到了1只红尾伯劳。
在舍卫城,天上盘旋着一大群楼燕,数量在40只以上。城墙边,看到了1只鹀,回来参考图鉴,应该是白眉鹀。1只灰头绿啄木鸟大声地叫着,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它的藏身之处。1只红隼飞快地从空中划过。
在方壶胜境,1只白眉姬鹟躲在树叶间不想见人,还有灰头绿啄木鸟、四声杜鹃、山斑鸠,芦苇丛里听到了褐柳莺的叫声。
今天路上几次听到了翠鸟的叫声,可惜都没看到。

此次西路共记录33个鸟种,黄苇鳽是今年第一次有记录。
——叶文

天坛鸟调回顾

5月25日,天气阴,气温26℃。共到场7人,其中一名小学生

西门折向北,一对红嘴蓝鹊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又到了它们挑选巢址的时候,大家也要多留意它们的行踪。

西北空场上,红尾伯劳和黑卷尾相继亮相,上空有凤头蜂鹰和阿穆尔隼飞过。陈老师提醒大家天线上有只红嘴鸟,看清楚后发现居然是只蓝翡翠!翠鸟在没水的天坛出现,不知何故?感觉有些奇怪。

苗圃南侧,一位大爷指给我们看了大方现身的四声杜鹃(囧,居然是过路大爷先看到的……),可能由于领队水平问题,我们并没有看到特别的鸟种。

斋宫东侧,本次活动最大的收获出现了,一只极其罕见的濒危鸟:栗鳽在草丛中安静觅食!它的正常迁徙路线是由台湾等地沿海岸线一路向北至日本,出现在内陆是第一次记录。栗鳽的食性也不同于一般的鹭科鸟,它是以蚯蚓为食的,这也容易解释它出现在天坛的原因。希望它在通往繁殖地的途中一路走好!

丹陛桥东侧,红嘴蓝鹊再次被观察到,它的嘴里似乎叼着什么东西。在鸟友的相机中大家才看清楚,那是一颗带柄的樱桃。

共收获31个鸟种,罕见的明星鸟栗鳽为北京鸟种添加了一个新纪录,据说全国没几个人看到过,期待“神坛”能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落落

2014年5月31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兼指导:汪周(手机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


2014年6月2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4年6月2日星期一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天坛公园西门外(铁栏杆旁,注意搜寻胸前挎望远镜的人,即为观鸟者)
领队:方方方(短信说明参加人数即可:13522832963)


本通知同时发布在自然之友野鸟会qq群79918413论坛,欢迎查阅并参与讨论.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北京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人身安全:不要随意采集和触碰野外植物和昆虫,避免中毒或破坏环境。

最新文章

  • 快来选出2016年度环保关键词吧 快来选出2016年度环保关键词吧
    民间版环保关键词 是完全由公众提名、公众快来选出今年的年度关键词吧!一人一票选出的该年度在公众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的环保领域热词。这是由你和我,普通人书写的历史。
  • 这个春节,让我们聊聊常州和土地——自然之友总干事新春祝词 就在最近几天,“常州毒地事件”发生后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常隆三企业环境污染案一审的结果(常州,环保组织一审败诉,第二起已经立案,是常州常隆地块修复造成二次污染),牵动了很多人的心,我们也收到了来自广大会员、志愿者和社会各界的关切与支持。还有不少朋友表示,希望通过捐赠,与自然之友共担高昂的诉讼审理费用。

    这些关心与支持,是春寒料峭时分的力量与温暖,也让我们深感所担负的责任。
  • 自然之友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环境污染公益诉讼获立案 2016年12月19日自然之友向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立案材料,12月26日收到法院通知,自然之友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鼎锌业”)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经审查后予以立案。该案系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
  • 最新进展---自然之友诉中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赤泥库污染环境公益案 今年8月17日,因为百万吨氧化铝项目配套赤泥库近3年露天存放,强腐蚀性废渣危及当地生态环境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自然之友起诉中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环境污染。

    时隔82天,自然之友代理律师、专家及工作人员奔赴该赤泥库现场,看到这个赤泥库终于盖上了盖子。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