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5月2日鸟调及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5-04-28 19:16:36 | 浏览次数:24934

2015年04月25圆明园观鸟日记

今天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早晨7:30,园中气温13°,湿度92%,PM102。

我们跟着叶老师走的是西路。圆明园离满园春色,桃花已过,野花竟放,最多的是紫色的二月兰和黄色的抱茎苦荬菜,各种鸟儿在花香中鸣叫。门口的池塘里蛙声一片,芦苇正长得郁郁葱葱,一对鸳鸯从天空掠过。沟旁的树上,有两只大斑啄木鸟正在树上工作。绕过小土坡,树上有三只树雡。蓝天上飞着三只雨燕。继续往前走,正觉寺前,有两只星头啄木鸟飞过。河床上有两只乌鸫在悠闲地散步。第一次看见小鹀,和麻雀一样大小,头顶上有一道黑线。在小树林中走着,一直绕在耳边的是黄莺和白头鹎的叫声。而在水中见的最多的就是鸳鸯、绿头鸭和小鷿鷈了,这是它们活跃的季节。

曲院风荷是鸟儿们忙碌的地方,三只金翅鸟在柳树上唱歌,家燕们上下翻飞,衔泥筑窝。这不禁令人想起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钱塘湖春行》“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描述的正是现在这个季节。

走着走着就到了西路的牡丹园,一片白牡丹已竞相开放,粉红的牡丹含苞待放。今天除了观鸟外,还在淡泊宁静旁边看到了一片美丽的蒲公英花田,白色的种子球夹杂于黄花之中,形成林间的一条花河,如梦如幻!

——范润瑾

圆明园东路观鸟日记

我们先来到了凤麟洲,胡弋宸突然发现了草丛中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汪老师带着我们一起看。可是草丛中黑乎乎的东西似乎一动不动,找到很难。后来,我们看见那个黑乎乎的东西被一个路过的小孩吓飞了。正在这时,听见了三声咔嚓咔嚓的声音,只有胡弋宸妈妈拍的最清楚。于是,大家一起来看照片,我们一起猜了各种鸟类,最后胡弋宸对汪老师说,他觉得是白胸苦恶鸟。然后,汪老师大呼说,真的是,猜对了!

在思远斋的附近,行者阿姨说小pt在搭窝,我们还用望远镜看到了,汪老师举起望远镜看到的是黑水鸡,赶紧让我们一起看,它在草旁边游了一会儿就进草里了!

在玉玲珑,我们看到了鸳鸯被喜鹊赶下树。就在同时,我们还看见了戴胜飞来飞去。它在寻找食物喂小宝宝吃。过了一会儿,我们开始分享上午的观鸟心得。这时候,我们又看见了戴胜来回往返喂食给她的小宝宝吃。其中,胡弋宸的完美分享一连被打断了2次。最后,我们离开的时候,还有讨厌的柳絮飞来飞去。

­ ——林心意

2015年4月26日天坛鸟调回顾

翻看了一下13年的鸟调回顾,发现那年4月27日的鸟调,共记录了39个鸟种。14年的此时呢,苗圃已经动工了,记录了24种(可能跟领队水平有限有关系)。时光荏苒,岁月如割(苗圃割得可是够干净的),寒来暑往,又是一年的迁徙季了,天坛还能给我们惊喜么?
好久没在西门准时集合过了。不料到的有点早,于是先进去逛了逛。抬头看见仨鹭由北向南飞,是去南海子的?本周鸟调就由白鹭开场。
好像是因为长跑节的关系,今天参加观鸟的人数不多,一对母女是新面孔。吴领队怂恿自己的亲妹妹来观鸟了,这场面似曾相识。记得有一次李强带着自己的两个亲姐姐参加鸟调,当时李强的某姐表示:看到李强在这里和大家玩得很开心,她们也感到很欣慰……
西门的南侧树林,巢戏轮番上演。我们观察了两个乌鸫的巢。一对儿黑尾蜡嘴雀夫妇正在轮流衔枝筑巢,不知道下一次再来,它们的巢中是否就已经有了内容。
西门路北,一直有八哥喧哗。过去一看,一只八哥刚从树洞里钻出来,发扬着椋鸟科侵占他巢的传统。柏树林里柳莺太多叫声了(黄眉柳莺的鸣唱有点像“唧唧,复,唧唧”,当时明显听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柳莺叫声,很特别、规律),除了黄腰、黄眉,是否还混有别的柳莺?红嘴蓝鹊这时露了面,不知道它今年的巢又在何处寻。
走到西北空场,感觉气温热了起来,预报今天和昨天一样,要达到31度。开始听到红喉姬鹟和鹀的叫声。天上的家燕和楼燕转着圈。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报告说看到了小鹀和树鹨。
苗圃外围,疑似看到白眉鹀。苗圃里面,鸡麻开花了,勾起唐老师很多回忆,指点起曾在哪里看到过什么鸟。路上大家讲起各自因何开始观鸟,听起来都像是小概率事件。作为一项适合小众的活动(看的人多了鸟也受不了吧),能够坚持下来的人,靠的也许不只是缘分。
后面的路程,几只丝光椋鸟在侧柏上不知道交流着什么。油松林里,吴领队的妹妹发现了一只不太怕人的鸟,站在枝头上像个小哨兵。细看竟是只站在巢边的金翅雀雌鸟。它跳上巢沿,巢里忽然伸出几只小脑袋,嗷嗷待哺!喂食完毕,雌鸟飞走,雄鸟在附近不远处发着单调的叫声,似乎是警告,又像是想把树下好奇的观众吸引到它那里。
本次共记录26个鸟种。

——王方方

鸟的世界里,也许人才是小众。

跟小妹提了好多次一起去天坛鸟调,不管她会不会喜欢观鸟,希望带她来见见一起鸟调的美好的大家。这次终于成行。小妹观鸟很有天赋,视力好真是压死人(嗯,只是视力好,哈哈)。想指导她入门,把我那点浅薄的观鸟认识都告诉她,却在她几句简单的反问中,受(无)益(语)匪(凝)浅(噎)。

(西门北侧)

“你怎么知道那是XX鸟”

“因为它的头……、它的颈部……、它的脚……、它的嘴……、它的眼眶……”

“对对对,你怎么知道这样判断一种鸟”

“鸟鉴上那么写的啊”

……

(西北空场)

“一般电线和围栏是很多鸟儿爱停留的地方,你多看看那边那个围栏”

“那旁边有人”

……

我竟无言以对,我想这些都可以算作观鸟常识,只是,我用了一个较长的时间,把这些可以常识推理出来的认识当知识学了,真是有够蠢的,大家引以为戒。

另外,因为把望远镜给小妹使了,我彻底的解放了自己。

请先学会用你的亲亲肉眼观鸟~因为我有切身体会,当别人说发现某鸟的时候,我便慌忙举起镜筒,等我瞄准完,还没来得及看清鸟影,它已蹦跶走了。多么痛的领悟!有史以来,感觉自己切实地有收获。

一行六人,有一个7岁漂亮的雨汐小盆友参与鸟调。天气晴好,气温颇高,印象深刻的除了一路走来的各种鸟巢,还有油松的味道,好像小时候在山上耍的时候,熟悉的味道。

穿过油松林,我和小妹先行在东门离开。当时记录鸟种24个。

回去的地铁上,小妹把我的帽子还我,鸟鉴还在她那。不管她是因何开始观鸟,希望以后她能喜欢上观鸟。

本次共记录26个鸟种。

——吴燕玲

2015年5月2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5年5月2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兼指导:汪周(手机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天坛鸟调因故暂停一次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人身安全:不要随意采集和触碰野外植物和昆虫,避免中毒或破坏环境。

最新文章

  • 快来选出2016年度环保关键词吧 快来选出2016年度环保关键词吧
    民间版环保关键词 是完全由公众提名、公众快来选出今年的年度关键词吧!一人一票选出的该年度在公众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的环保领域热词。这是由你和我,普通人书写的历史。
  • 这个春节,让我们聊聊常州和土地——自然之友总干事新春祝词 就在最近几天,“常州毒地事件”发生后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常隆三企业环境污染案一审的结果(常州,环保组织一审败诉,第二起已经立案,是常州常隆地块修复造成二次污染),牵动了很多人的心,我们也收到了来自广大会员、志愿者和社会各界的关切与支持。还有不少朋友表示,希望通过捐赠,与自然之友共担高昂的诉讼审理费用。

    这些关心与支持,是春寒料峭时分的力量与温暖,也让我们深感所担负的责任。
  • 自然之友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环境污染公益诉讼获立案 2016年12月19日自然之友向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立案材料,12月26日收到法院通知,自然之友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鼎锌业”)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经审查后予以立案。该案系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
  • 最新进展---自然之友诉中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赤泥库污染环境公益案 今年8月17日,因为百万吨氧化铝项目配套赤泥库近3年露天存放,强腐蚀性废渣危及当地生态环境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自然之友起诉中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环境污染。

    时隔82天,自然之友代理律师、专家及工作人员奔赴该赤泥库现场,看到这个赤泥库终于盖上了盖子。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