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10月11日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5-10-06 21:35:50 | 浏览次数:24158

上周圆明园鸟调回顾:

日期:2015年10月3日星期六

温度:19°

湿度:37%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我又来到了好久没去的圆明园。我和妈妈,还有大队伍,都进来了。我们开始分组:当汪老师问到谁想去西线的时候,大家鸦雀无声,没有一只手举起来。汪老师见了,说没人走西线,她就走西线。我和妈妈说,一定跟着汪老师,因为我们好久不去了,想听汪老师讲讲,复习一下。我们还是分成了2组,我们一行7个人跟着汪老师走了东线。

进门的游客很多,在第一个桥前,我们听到了沼泽山雀吃吃喝喝的声音,四处看,只看到它们从上空飞过,过了桥,看到水里有3只小䴙䴘,它们时常的钻进水里,所以大家都无法同时看到3只小䴙䴘在水上飘着,因为快到冬天,它们换上了冬羽,颜色发白!

我们到了凤麟洲,听见了一大群白头鹎的叫声,吸引着我们的目光,同时我们听到了普通翠鸟的叫声,大家在岛上四处寻找,刚有人发现一只小翠站在水里的一根干树枝上,不等我们看到,它就飞走了!到了鉴碧亭,看到了一棵“麻雀树”,杨树的树干上爬满了麻雀,真容易诱发密集恐惧症!我们绕到山上看红嘴蓝鹊,有人看到一只红嘴蓝鹊正在吃墙那边的柿子,而我看到的是它拖着长长的尾巴飞走了。

走进了长春园,我们看见了不少鸟,有极北柳莺,大斑啄木鸟,黄喉鹀等。我们走到了一片水域附近,桥下有3只黑天鹅,据说它们是被黑天鹅爸爸妈妈赶出来的,它们兄弟3个就在这里落脚了!中心有一个小岛,我们看到一只普通翠鸟在小树枝上站着,它真漂亮,在阳光照射下发出蓝色的光芒,因为不好判断雌雄,汪老师教我们观察它的嘴,下嘴巴是黑色的就是雄鸟。当它捉住了鱼,就兴奋的叫着又回到那个小树枝上享受美食,我们也和它一样兴奋!在那个岛上,因为周围的芦苇都被砍了,岛上的灌木也被砍了,所以鸟儿们都不上那个岛了,只有一些喜鹊在那里流连,还有1只大斑啄木鸟,一只珠颈斑鸠飞过,以前看到的成群的绿头鸭都不见了,只有3只在石台上发呆!

过了桥到了黑天鹅池,荷叶中间飞来飞去的是成群的麻雀,还听到棕头鸦雀叽喳的叫声,看到3只长大的黑天鹅,一只绿头鸭,又看到天鹅妈妈在赶它们离开,黑天鹅们吃放在盆子里的麦麸,它们叼起一口还放进水里,可能怕太干了,麦麸迅速溶在水中,大批的金鱼跑来捡漏,而天鹅爸爸在芦苇丛中孵蛋!

这次观鸟收获不小,一共看到了30种鸟。有飞翔的鸳鸯、发呆的绿头鸭、活跃的星头啄木鸟和大斑啄木鸟,漂亮的普通翠鸟、飞翔的珠颈斑鸠、池鹭、夜鹭、红嘴蓝鹊,在松树上跳跃的黄腹山雀,大山雀,和还没有飞走的家燕,好多的白头鹎,在两队汇合点之前看到了1只日本松雀鹰,收获很大。

——雷皓婷

今天我又来到了圆明园观鸟,以前我都是和汪老师走东路。而这次我却和王老师走西路观鸟,心里很兴奋。

刚出发没多久便看见一只大斑啄木鸟从我头顶掠过,汪老师曾告诉过我大斑啄木鸟的特征,,它的尾下羽毛为红色,飞得是波浪形。我们向前看,在前面的一颗大树的树枝上站立着两只珠颈斑鸠,我们通过单通望远镜观察,发现珠颈斑鸠的脖子上有一个白色的小圈,上面有着黑色的斑点,以前在东路见过许多次,不过这次,珠颈斑鸠后面就是金黄的太阳,所以显得格外美丽,不久我们就在天空上发现了五十只小嘴乌鸦,刚打算离去,就发现远处飞来一只白鹭,我们又向前走了一段,在远处的树上发现了三只灰椋鸟在一个树洞旁追逐玩耍,一会飞进树洞,一会又飞出来,玩得不亦乐乎,我们又走了一段时间,在板凳上休息着,我心想,以前都能看见猛禽,今天怎么没看到,这是只听王老师说“有一只猛禽---燕隼”我们都跑了过去,就看到一只燕隼正在天空中翱翔,我举起望远镜看,虽然不太清楚,但也能看到燕隼在空中展翅高飞,仿佛在向其它鸟展示自己的威风。今天共看到了二十多种鸟,小PT、黄腰柳莺、家燕、白头鹎、褐柳莺、树鷚、黄喉鹀等等。

有一些鸟类需要吃虫子,它们可以保护树木、灌木,而且人们和鸟是有关联的,人类喜爱杀鸟,并且需要木头造我们所需的物品,如果没有一些啄木鸟吃虫,树木就会腐烂,人类也会逐渐走入灭亡。

——王瀚阳

上周天坛鸟调回顾:

2015年10月4日,今天天气特别好!不冷不热,还没风。我们决定今天到天坛观鸟。十多年前,我们曾经参加过一次,也是李强带队。一别十多年,又重新走入天坛观鸟的队伍。或许是假期,今天参加的人数的大大小小22人,观到37种鸟!

一开始我们弄错了集合地点,到了天坛东门。从东门到西门,没找到队伍前,我们就一路看见了好几只鸟。有两只背上长着漂亮的淡黄色的羽毛,有喜鹊那么大,从我眼前飞过。可惜急匆匆找队队伍,没用相机拍下来,也不知道鸟的名字。由于进错了门,只好用手机和李强联系,从手机中听他正和大家说:“快看!大斑啄木!快看!”我真的满心歉意!他是唯一的领队,又要指导大家,又要分心招呼我们这些迟到,实在顾不过来。

找到队伍后,觉得找到了组织。只听李强说:“你知道初次观鸟怎样才能找到鸟吗?”“你知道天坛的长耳枭一般会停在哪些树上吗?”“你知道天坛的长耳枭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之少吗?”……跟着李强你就一路收获吧。不知道他能分辨多少种鸟的叫声,但我知道他会告诉你许多鸟的知识。将近500次天坛观鸟,让李强成为天坛观鸟的专家。在这个迁徙的季节,加盟这个观鸟小组,一定会收获多多!

——丁宁

10月4日,一大早爬起来兴冲冲的奔向天坛公园,去参加自然之友野鸟会的鸟类调查。因为是第一次,没有观鸟方法和经验,不知道能否看到鸟儿,能否跟得上常年累月在这里进行鸟类调查的志愿者们的节奏,心中既兴奋又忐忑。好在今天的领队是野鸟会会长李强老师,李老师在天坛公园有13年的鸟类调查的方法和经验,并把观鸟的秘籍由浅入深的讲解给大家。

观鸟,先找鸟再看鸟。李强老师从观鸟最基本的知识开始讲解,找鸟不仅要用眼睛,还要仔细竖起耳朵听。往往我们还在两眼乱撞的时候,李老师说,嘘,大斑啄木鸟在叫;看,一只灰头绿飞过;一声、两声,这个声音应该是戴菊,今年这么早就来了······哪儿哪儿,我们急忙顺着手势去找,早已不见鸟踪,看来找鸟并不容易,好佩服李老师对鸟儿们敏锐的捕捉!李老师接着说,找鸟也是有技巧的,现在鸟儿很多,树叶茂密,都躲藏在树叶间不容易被看到,但如果有枯枝、电线杆的地方,可以多留意。果真,在一棵枯树枝上,很容易看到有三只鸟儿。李老师提议大家用望远镜仔细看三只鸟儿的形态是否相同,经过提醒才发现,原来两只为珠颈斑鸠,另一只是全身乌黑、身子胖胖、尾巴短短、鼻子上一撮毛的八哥。三只鸟儿就这样面对面静静的站着,仿佛是熟识多年的老邻居在聊家常,任由众人看个够。

找鸟的另一个技巧就是在开阔地带多抬头看天空。李老师说现在是鸟儿们迁徙的季节,常常会看到猛禽飞过或在空中盘旋,希望今天也能看到。话音刚落,李老师指着太阳方向的天空说:“看,一只猛禽!”哪里有?迎着太阳望去,很是刺眼,只能看到一个小黑点,根本什么都看不到。眼疾手快的李老师已经用相机拍了下来,带着大家仔细辨认。一看圆圆的眼睛是猫头鹰没错,再看颜色和形态,是长耳鸮还是短耳鸮?这么专业高难度,大家谁也不能肯定,李老师说长耳鸮和短耳鸮的最大区别在耳朵的长短,但在飞行过程中是看不到耳朵的,可以从飞羽末端颜色的细微差别来区分,长耳鸮飞羽末端有黑白相间,而短耳鸮飞羽的末端是全黑。啊!差别这么小,这大概只有像李老师这么专业的人才能分的出吧。大家还在疑惑时,又一只猛禽飞到我们头顶上空,大家连忙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果然是短耳鸮,它又飞回来了,估计是想让我们一睹它的真容吧!短耳鸮来了,长耳鸮会来吗?这两年在这里已经很少见了。后来,陆续一只红隼、一只白尾鹞、两只燕隼、十三只普通鵟飞过。不管你看或不看,鸟儿都在迁徙。

看鸟先看形态。看形态就是看大小、颜色、比例等特征,像这样安静的鸟儿并不多,最常见的是他们在飞行或跳跃中,便更增加了观鸟者们判断的难度。虽然大家都带了望远镜,但老师说要先用眼睛找到鸟,再通过望远镜仔细辨别形态特征。5只比麻雀大的黑色鸟儿飞过落在一棵矮树上,仔细看是黄嘴的乌鸫。一群小小的鸟儿们在两棵国槐树枝间一刻不停的跳来跳去,想看清楚它们实在不容易。李老师说是黄眉柳莺,在吃小虫子,它们虽然比麻雀还小,也要迁徙。猛禽体大力强,迁徙时可长时间不吃东西,但柳莺们很小,体内没办法储存太多的能量,在迁徙途中需要不停的吃东西以补充体力。大有大的技巧,小有小的办法,这就是生命的奇迹。

不仅看形态还要看行为。一路上,大家很积极兴奋的努力寻找更多的鸟种,对早已熟悉、成群结队的麻雀、喜鹊、灰喜鹊、珠颈斑鸠有些忽视,但李老师依旧观察、计数,并提示大家要注意看鸟儿们的行为,看它们停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吃什么东西等。李老师说灰喜鹊在吃银杏果,我们猜想说它不会吃那么臭的果子,边说边望去,嘴里真的叼着一只黄黄的银杏果,原来银杏果也是鸟儿们重要的食物。每到秋天银杏黄,那些天天四处打白果的大爷大妈们,他们的行为对鸟儿们的觅食有影响吗?

观察生态环境的变化对鸟儿数量和种类的影响。从1区到6区,随着时间接近中午,看到的鸟儿们越来越少。李老师说除了时间,对鸟儿们更大影响的是人流密度的急剧增加和生物物种的单一化。这里游客密集,人来我往,吵闹声、音响声、皮鞭声······震耳发聩,人且如此,鸟儿们又如何能安心住在这里?同时,为了增加公园的“美观度”,公园大面积种植单一的绿化草坪,鸟儿们没有了足够的花朵、果实、昆虫、老鼠等食物来源,也没有了遮身隐蔽的灌木丛,只好渐渐离开,只有不怕人的喜鹊乌鸦还在。

一上午的时间,走遍了天坛公园的每个地方,最后数来,今天总共记录了30多种鸟儿,除了常见的啄木鸟、椋鸟等,还有白尾鹞、云雀、红尾鸫、红喉姬鹟、小鹀、普通鵟、红胁蓝尾鸲、沼泽山雀、戴菊······很多都是我第一次看到或听到,真没想到第一次观鸟就收获这么多,也应了那句谚语:早起的鸟儿有食吃,早起的人儿有鸟看。如果要像李老师这样十多年如一日的坚持,除了对鸟儿的喜欢,需要更多的是心中对自然的热爱!

——鸵鸟

10月4日天气晴好,有点多云,有点雾霾的天。

也可能是十一放假的原因,原来报名有十几人,哪知当天陆陆续续来了22人,其中4个小孩,也算是个不小的阵容。

十一黄金周历来也是秋季鸟类迁徙的“黄金周”,林鸟及猛禽迁徙正盛。提醒大家来到空旷地带时,一定要时不时仰望天空,到时会有一些收获,结果,陆续看到好些飞版,黄喉鹀、短耳鸮、白尾鹞、云雀、红隼、斑鸫、红尾鸫、雀鹰、燕隼、普通鵟和白腹鹞,回头想想,天空这时是多么的热闹!

来到外坛的西北空场,一只小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当时那小鸟有点专注于吃草籽,大家得以接近观察,但结果有些含糊,初步确定是只小鹀的当年小鸟。哪知回家处理照片时发现它和苇鹀特别想像,进一步查图鉴确定就是苇鹀的雌或小鸟,从而天坛又一个新纪录诞生!

苗圃里,红胁蓝尾鸲和黄腹山雀被拍鸟的大爷们当作了模特。几个较茂密的灌丛被一群黄腰柳莺和褐柳莺当作了觅食地,不断在其中跳跃翻飞。

内坛因游客太多,鸟儿变得稀少,南神厨东边空中盘旋的十几只普通鵟算是个兴奋点。

一上午共记录到37个鸟种,鸟情算很好了!没看到戴胜、黑尾蜡嘴雀、丝光椋鸟和红嘴蓝鹊。

——李强

2015年10月11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5年10月11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曹立铭(手机13121208400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2015年10月11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5年10月11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晏燕指导:李强(报名电话:18710006772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

  • 快来选出2016年度环保关键词吧 快来选出2016年度环保关键词吧
    民间版环保关键词 是完全由公众提名、公众快来选出今年的年度关键词吧!一人一票选出的该年度在公众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的环保领域热词。这是由你和我,普通人书写的历史。
  • 这个春节,让我们聊聊常州和土地——自然之友总干事新春祝词 就在最近几天,“常州毒地事件”发生后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常隆三企业环境污染案一审的结果(常州,环保组织一审败诉,第二起已经立案,是常州常隆地块修复造成二次污染),牵动了很多人的心,我们也收到了来自广大会员、志愿者和社会各界的关切与支持。还有不少朋友表示,希望通过捐赠,与自然之友共担高昂的诉讼审理费用。

    这些关心与支持,是春寒料峭时分的力量与温暖,也让我们深感所担负的责任。
  • 自然之友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环境污染公益诉讼获立案 2016年12月19日自然之友向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立案材料,12月26日收到法院通知,自然之友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鼎锌业”)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经审查后予以立案。该案系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
  • 最新进展---自然之友诉中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赤泥库污染环境公益案 今年8月17日,因为百万吨氧化铝项目配套赤泥库近3年露天存放,强腐蚀性废渣危及当地生态环境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自然之友起诉中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环境污染。

    时隔82天,自然之友代理律师、专家及工作人员奔赴该赤泥库现场,看到这个赤泥库终于盖上了盖子。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