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8月14日自然之友野鸟会20周年系列鸟调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6-08-09 21:14:51 | 浏览次数:8934

上上周天坛鸟调回顾

59号·博物志丨天坛观鸟笔记0731

日期:2016年7月30日

时间:7:30-11:15am

地点:天坛公园

天气:阴、阵雨、有雾

领队:自然之友野鸟会

发现鸟种:16

若是能随口喊出这些精灵的名字,该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

——《国家地理·观鸟篇》

距离上次北大观鸟两个多月,搬到天坛之后,终于有机参加自然之友野鸟会在天坛的鸟类调查。七月最后一个周六,阴天有雾,一行19人在天坛西门汇合,多半是家长带着孩子一起。有个小朋友跟父母一起来的,今年9岁,长大后想当昆虫学家。

带队的李强老师是自然之友的志愿者,眼镜框的颜色跟红嘴蓝鹊的尾巴一样亮丽。李老师一路上引导大家观鸟,给大家讲解,慢条斯理,极有耐心,温和的笑容总挂在他脸上。是不是与大自然亲近久了,就会变得恬淡平和?做记录的晏燕老师已经退休,扎一个马尾辫,特别精神,2008年北京奥运会结束后她去天坛附近的自然博物馆做志愿者讲解员,直到现在。

李老师说,北京观鸟最好的季节是春季和秋季。一般而言,鸟类在春秋两季迁徙,春天从南方飞到北方繁殖,秋天则从北方回到南方过冬。北京则成为一些候鸟类迁徙过程中的繁殖地或中转站。鸟类根据其迁徙行为可分为候鸟和留鸟,这里补充个知识点。

1留鸟

留鸟是那些没有迁徙行为的鸟类,它们常年居住在出生地。我们这次在天坛看到的留鸟有:树麻雀、喜鹊、灰喜鹊、朱颈斑鸠、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灰椋鸟、金翅雀、戴胜。其中树麻雀、喜鹊、灰喜鹊是最常见的,以至于在调查表中直接将三者列出来,排在前三。

2候鸟

随着季节变化而南北迁移的鸟类称之为候鸟。在不同的地域,根据候鸟出现的时间,可分为夏候鸟、冬候鸟、旅鸟、漂鸟。若在避寒地过冬则视为冬候鸟,在繁殖地(或避暑地)则为夏候鸟,如我们这次看到的家燕、四声杜鹃、黑尾蜡嘴雀都是夏候鸟。若往返于避寒地和繁殖地途中所经过的区域则称谓旅鸟,天坛常见的旅鸟有乌鶲、红尾伯劳、北灰鹟。在一定广域范围,或是夏居山林,冬居平原处的则视为漂鸟,如啄木乌、山鸠。而那些由于天气恶劣或者其他自然原因,偏离自身迁徙路线,出现在本不应该出现的区域的鸟类,称为迷鸟。

夏日高温多雨,对于观鸟者来说没有春秋那么惬意。天坛由于没有湿地,自然也难以见到水鸟。我们这次一共发现16种,大部分为留鸟。戴胜是这次新认识的鸟,必须隆重介绍。

戴胜

佛法僧目,戴胜科、戴胜属

鸟纲下面有个佛法僧目(因鸣叫声听起来像日语“佛法僧”而得名),包括许多漂亮的鸟类,如翠鸟、犀鸟、蜂虎等等,戴胜就是其中一种。这种鸟非常好认,因为它的发型特别酷炫——长而尖黑的耸立型粉棕色丝状冠羽(《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戴胜就因这发型得名,而且与西王母有关!

“戴胜”一词语出《山海经·西山经》:“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髮戴胜。” 郭璞注:“胜,玉胜也。”《汉书·司马相如传下》:“暠然白首戴胜而穴处兮。” 唐颜师古注:“胜,妇人首饰也; 汉代谓之华胜。”《太平广记》对西王母的描述即:“戴华胜,佩虎章,左侍仙女,右侍羽童。”。

胜是古代妇女的头饰。一般而言,胜的造型以圆形为中心,上下有作梯形的两翼,圆形有孔,两胜以枝连接,分别固定在簪钗之首,并从左右两侧对插入髻中。根据材料、纹饰和造型的不同,有华胜、玉胜、金胜、方胜、人胜、春胜、宝胜、罗胜、方番胜、彩胜等多种类别。(管彦波《中国头饰文化》)

所以,戴胜,意为佩戴华丽的首饰,戴胜鸟故此得名。《尔雅·释鸟》:“戴鵀。” 郭璞注:“鵀即头上胜,今亦呼为戴胜。” 此冠羽平时收着,受惊的时候才打开, 这让戴胜极易辨识。

戴胜每年5、6月份繁殖,多选择天然树洞和啄木鸟凿空的蛀树孔里营巢产卵,一年繁殖1窝,每窝产卵通常6-8枚。雌雄亲鸟共同育雏,由于雏鸟的粪便亲鸟不处理,加之雌鸟在孵卵期间又从尾部腺体中排出一种黑棕色的油状液体,弄得巢很脏很臭,故戴胜又有“臭姑姑”的俗名。

如此时尚酷炫的鸟,竟然不讲卫生,差评!

戴胜很常见,是二十四节气“谷雨”中的一候,用以指导农事: “初候萍始生,二候鸣鸠拂其羽,三候戴胜降于桑。”《类经图翼》对第三候解释说:“织之鸟,一名戴 ,阵于桑以示蚕妇也,故曰女功兴而戴鵀鸣。”

因此作为古典文学中常出现的意象,戴胜也多与农事相关。唐韦应物《听莺曲》:“伯劳飞过声跼促, 戴胜下时桑田绿。”唐王建《戴胜词》:“戴胜谁与尔为名,木中作窠墙上鸣。声声催我急种谷, 人家向田不归宿。”元关汉卿 《谢天香》第一折:“寒蛩秋夜忙催织,戴胜春朝苦劝耕。”

贾岛《题戴胜》则将戴胜与宗教和神话关联:“星点花冠道士衣,紫阳宫女化身飞。 能传上界春消息,若到蓬山莫放归。”

值得一提的是,有戴胜美丽、尽职尽责,能照顾好自己的后代,2008年,它被选为以色列的国鸟。以色列将评选国鸟作为建国60周年的内容之一,旨在引起国人对鸟类保护的关注。

我们观鸟也是一样。自然之友野鸟会自2003春至今,常年坚持在天坛公园进行鸟类调查,同时开展群众普及型观鸟活动。这不仅是为了“多识乎鸟兽草木之名”,更是倡导大家关注鸟类栖息环境,保护野生鸟类,从而保护我们自己的生存环境。比如,猫头鹰是天坛的明星鸟种,但是近些年却从天坛消失了。李老师说,原因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食物——老鼠,由于人类的灭鼠行动而在天坛消失,没了吃的,猫头鹰就跑到别的地方去啦。从这里可以看到人类活动对鸟类的间接影响。如今我们若想在天坛看到猫头鹰,就难啦。

附观鸟攻略:

1关注微信公众号“自然之友野鸟会”,静候通知。天坛观鸟,一般春秋每周一次,冬夏每两周一次。

2入手图书:《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观鸟报名时可订购)。

3双筒望远镜,7—10倍为佳,推荐Kowa,BD,GENESIS。(可以先体验,参加活动后再决定选购哪一种)

4衣着与自然环境颜色相近,勿红、黄、橙、白等色。

5准备点干粮和水。毕竟,从7点半到12点,暴走的过程中需要食物补给。

——汤欢

2016年7月16日星期六多云

观鸟日记之长耳鸮

暑假开始,每个周末都带小朋友参加自然之友野鸟会组织的观鸟活动,几次下来,也了解了北京一些常见鸟类的生活习性、特点等等。关于北京天坛公园长耳鸮的故事,每次去天坛观鸟,是老师必讲的题目,所以我和小朋友决定写写长耳鸮。

先来介绍下长耳鸮吧。

长耳鸮(学名:Asio otus),耳羽簇长,位于头顶两侧,竖直如耳。面盘显著,棕黄色,皱翎完整,白色而缀有黑褐色。上体棕黄色,有密杂而较粗的黑褐色羽干纹;颏白色,其余下体棕白色而具较粗的黑褐色羽干纹。腹以下羽干纹两侧具树枝状的横枝。跗蹠和趾密被棕黄色羽,眼橙红色。主要食物为小鼠、鸟、鱼、蛙和昆虫等等。属于中国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长耳鸮在全世界分布很广,生活在我国的长耳鸮除了在青海西宁、新疆喀什和天山等少数地区为留鸟外,在其他大部分地区均为候鸟,其中在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东部、河北东北部等地为夏候鸟,而从河北、北京往南,直到西藏、广东,以及东南沿海各省等地均为冬候鸟。

长耳鸮喜欢栖息于针叶林、针阔混交林和阔叶林等各种类型的森林中,也出现于林缘疏林、农田防护林和城市公园的林地中。它白天多躲藏在树林中,常垂直地栖息在树干近旁侧枝上或林中空地上草丛中,黄昏和夜晚才开始活动。单独或成对活动较多,但迁徙期间和冬季则常结成10—20只,有时甚至多达100只以上的大群。   

长耳鸮不仅喜欢栖息在高枝上,而且他们的栖息地往往非常精确固定,甚至固定到某一树枝,以至于在他们的固定居所的垂直下方遍布他们或拉或吐的排泄物,常常污秽不堪,成为搜寻他们的线索。

长耳鸮的迁徙行为不同于其他物候现象稳定的候鸟,受食物因素的影响较大,也就是说越冬地的长耳鸮栖居的时间和地点并不十分稳定。此外,食物还影响着长耳鸮的繁殖成功率和它们的种群数量。

自从野鸟会2003年开始组织在天坛观鸟,就已经开始关注长耳鸮的生活轨迹了。那个时候,每年冬天,都有几十只长耳鸮飞回北京的天坛公园过冬,白天,十几只甚至几十只的栖息在固定的树枝上,成为天坛公园独特一景,也引来了许多观鸟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

然而,后来,来北京天坛公园过冬的长耳鸮越来越少,直至去年(2015年)冬天,野鸟会没有再在天坛公园观察到长耳鸮。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据分析,原因有二:

一是食物原因

长耳鸮的食物以各种鼠类为主,还包括小型鸟类,通过分析他们的唾余,人们发现长耳鸮的食谱以黑线姬鼠为主,还包括小麝鼩、小家鼠、褐家鼠等啮齿类,蝙蝠、棕头鸦雀、麻雀、燕雀等小型鸟兽。有人在栖息于北京天坛公园内长耳鸮的唾余中甚至发现了灰喜鹊的残肢,说明长耳鸮有可能捕猎体形较大的鸟类,或有食腐行为。

猫头鹰的饮食结构中本来就有鸟,配比大概占10%左右,所以长耳鸮的唾余中出现鸟羽并不奇怪,但最近几年,人们发现了长耳鸮的唾余中,频繁出现鸟羽,而非鼠类骨骼,鸟类的占比增加,甚至为主,这就有问题了。我们知道北京曾进行城市灭鼠活动,大量投放鼠药,老鼠的数量锐减,没有了吃的,怎么办呢?是不是转移到食物更丰富的地方去呢?这也许是长耳鸮离开天坛公园的原因之一吧。

另一个原因,就是人为的干扰了。我们知道,长耳鸮夜间活动,白天栖息在树上休息。而且长耳鸮体型偏大,约长36厘米,外形奇特,它们的存在吸引了许多的摄影爱好者,许多人甚至千里迢迢来拍鸟。大家的长枪短炮,机器的噼啪声,人们的喧哗声,难免打扰到鸟类,更有甚者,为了拍到睁眼版的长耳鸮,会朝长耳鸮扔石头,或者大声喊叫。想想,我们如果晚上上班,白天睡觉的时候被打扰,肯定会烦之又烦,鸟儿们也一样啦。受干扰的长耳鸮肯定再也不愿意回到这棵树上去了,甚至离开天坛公园,寻求更加安静的环境了。

就这样,天坛公园的长耳鸮彻底离开了我们。

所有的人肯定都希望它们再回来,都希望看到它们可爱的身影,我们能做点什么呢?我想说的是,爱护我们的自然吧,平等的对待我们身边的一草一木,一虫一鸟,不要再干扰到它们,因为它们也是独立的个体。

——许不为和妈妈

2016年8月14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8月14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指导:李兆楠

领队:唐俊颖(报名电话:15652678984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