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8月27、28日自然之友野鸟会20周年系列鸟调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6-08-24 22:44:17 | 浏览次数:9650

8月13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8月13日多云天气,早7点集合,感觉不是很热。有15人参加了这次活动,学生7人。总共记录鸟种31种,一个柳莺,不能确定是哪种,一个鹟,没有照片,不能确定是否是北灰鹟。

奥海,除了苍鹭,夜鹭,小鸊鷉,对岸又来了一只鸳鸯雌鸟,独自静卧在大石头上,距离较远,没有搜到它的同伴;一只池鹭从水面飞过,钻入芦苇中.;一只白鹡鸰好象是被家燕驱赶,怱怱飞过;芦苇丛上空,一群家燕飞上翻下,有三、四十只。

湿地,水鸟看到的不算多,几只绿头鸭亚成,个头和鸭妈妈一样大了,头还没有变绿,所以还辨识不出雌雄;一只黑水鸡亚成,独自在水中游荡,头上红色的额甲板还没有长出,与妈妈的长相相差甚远,不易认出它是黑水鸡的孩子;小鸊鷉在水中时隐时现,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再露头时已游出去好远。东方大苇莺,黄苇鳽偶见飞过,数量明显减少了。每次走过神奇的小桥,都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停留在树梢上的红尾伯劳,黑卷尾,都没有逃过我们的眼睛;一群棕头鸦雀又出现在苇叶间,只可惜多数人已走过,没有看到;几只金翅雀又在水边小路上觅食,我们的路过惊搅了它们,纷纷离开地面飞到树上,飞向远方。

走出湿地,走向洼里湖,走向公园东门,沿途的树林里,不是只有蚊子,咬了我们一身大包,也记录了不少鸟种: 珠颈斑鸠在树下觅食,脖颈处黑白相间的斑点显而易见,乌鸫一群有大有小,柳莺跳上跳下忙不停,辨别不清是哪种柳莺,一只鹟站立在干树枝上,叫来老丁想拍照,不知它又躲到哪里去了,白眉姬鹟雄鸟嘴里叼了一只大肉虫,不知是要自己享用还是喂养小鸟,灰头绿啄木鸟,大斑啄木鸟在林中一一现身,沼泽山雀在高枝间跳来跳去,明显的小黑喉确定了它的身份。

结束了半天的观鸟活动,共记录了31个鸟种。

——彭明

观鸟形、闻鸟语、背鸟诗:绿色的亲子周末——记一次有意义的观鸟活动(节选)

昨天,是一个亲子的周末,清晨5点50,闹钟准时响起。我和添简单洗漱后,背上面包和水就向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南园)进发了,去参加自然之友组织的观鸟活动。

其实只需半小时的路程,我们就到了一个免费的天然大氧吧:绿地、鲜花、树木、流水、怪石、清风、白云、蝉鸣、鸟语……顿时,身心愉悦。

除了观鸟,添添在大自然中可是撒了欢儿,“行走”在空中,真是开心无比。第一站奥海观鸟。其实这里本没有路,只是人走得多了,草坪上也就多了条路。

我带着孩子行走在有点湿滑的“路上”,心里还是有些负罪感:我是不是应该脚下留情,绕路走过去?

第一次参加观鸟活动,明显准备不足。感谢领队老师带了备用的望远镜。老师叮嘱:手持望远镜观望时不可移动行走,否则容易摔倒。

水中照明灯上,停了一只夜鹭。要不是经老师指点,是想不到要仔细观察到夜鹭的红眼睛。

夜鹭静立不动,让陆续到来的观鸟爱好者都看个一清二楚。我当时在想,为什么夜鹭这样傻傻地不动,是在痴情地等待什么吗?这可以借此编个童话故事了。

——添添

圆明园鸟调东路回顾:

8月20日圆明园鸟调,多云,32度

妈妈有一个同事爷爷是自然之友野鸟会的,我还认识一个高中生姐姐也是,我经常听他们说起观鸟。今天,我也报名来圆明园观鸟了。

7:30我们到公园南门集合。我们分成东路、西路两组,我和汪老师一组走了东路。

我们沿着大路走了几百米,然后走上一条小土路,最先看到两只夜鹭在天空中飞翔,可惜离得有点儿远,只有汪老师的400mm的镜头才能照上,我的相机没有照上。

我们上了一个小山坡,看到一只大山雀,它站在树枝上不时地拍动翅膀。

紧接着,我们听到一阵鸟叫声,汪老师马上说附近有红嘴蓝鹊。我问:“在哪儿?在哪儿?”汪老师说:“我也没看到,反正听到它的叫声了。”我真佩服汪老师的观鸟能力,凭声音就能判断是什么鸟。

我们翻过这个山坡,眼前出现一片水面,我看到一只水鸟在自由地游弋。我忍不住指给大家看:“看,一只鸭子。”汪老师说:“这是一只小PT。”呀,真不好意思,我还不认识呢。

后来,我们还看到三只鸳鸯排成一条直线戏水,看到了一只普通翠鸟、两只沼泽山雀、两只白头鹎、一只小鹀、两只普通朱雀,还有美丽的黑天鹅,一只绿头鸭,还有几种鸟。

汪老师说:“鸟类已经开始迁徙了,我们可以看到的鸟会越来越多,接下来每周都会组织鸟调活动。”

这是我第一次拍鸟、没有经验,看到一只鸟从水里飞上天、很神奇,但是没有拍上。今天我们走得很累,但我觉得很有意思,我希望下次再来。

——李京翰

圆明园鸟调西路回顾

8月20日,我来到圆明园观遗址公园观鸟,今天的路线是西路,走了绮春园和圆明园两个园子,总里程9公里。

我们一行五人沿鉴碧亭南侧的小湖向西走,在正觉寺的大殿屋顶上,一只珠颈斑鸠停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穿过鱼坑的荷塘,出现了一个小池塘,这里没有游人,水很浅,靠近南侧围墙,说不定有什么收获,我们小心翼翼的向池塘挪动,惊起了一群麻雀,停下脚步,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有三只体型较大的鸟,一只山斑鸠,两只丝光椋鸟,在池塘边喝水。

透过池塘南侧的铁栅栏门,草地上又出现了一只戴胜。

眼前出现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有许多小鱼游来游去,这里没有游船打扰它们。河岸两侧是高大的树木,一只小鸟停在枝头,飞走了,又飞回来,真活泼,好像在和我们捉迷藏,原来是灰纹鹟。我们继续向前,一只大鸟在天空飞过,又俯冲向下,落在了春泽斋附近的荷塘里,透过层层荷叶,原来是两只绿头鸭,天上那只到水里找它的伙伴呢。

出了绮春园,刚进入圆明园,曲院风荷东侧杨树顶的枯枝上,一只大斑啄木鸟停在上边。

天然图画的西侧,是圆明园的后湖,水面宽阔,三只小䴙䴘游来游去,时而扎入水中,后湖东侧的湖面,长满了荇菜,开出黄色的小花,小䴙䴘在黄花中穿行。

后湖的北侧是上下天光,湖中出现了一只黑色的游禽——骨顶鸡。

走过坦坦荡荡,在万方安和西侧的一棵桃树上,又出现了两只啄木鸟,一只大斑啄木鸟,一只星头啄木鸟,沿着桃树枝啄上啄下。

绕过武陵春色,来到一处断壁残垣,原来是舍卫城遗址,这里是家燕的天下,仰望天空,出现了一只猛禽,可能是游隼吧,看着它们在天空翱翔,真是羡慕呀!

今天的收获真不小,至少有24个鸟种,除了前面提到的还有灰头绿啄木鸟、灰喜鹊、喜鹊、大嘴乌鸦、乌鸫、乌鹟、北灰鹟、白鹡鸰、灰椋鸟、沼泽山雀、白头鹎、红尾伯劳。

我今天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有水的浅池塘边和游人罕至的地方,鸟的种类和数量就多,这里给鸟类提供了适合的栖息地,圆明园遗址公园真是个好地方。

——张乐桐(蜘蛛)

上上周天坛鸟调回顾

八月十四日清晨,我们一家三口来到天坛西门参加自然之友野鸟会组织的观鸟活动。立秋刚过,天气已经变得不那么闷热了,蔚蓝的天空中飘着成片的鱼鳞般的卷云,使人心旷神怡。在领队唐老师的带领下,我们一行四人开始了鸟调。

一跨进天坛西门,就看到几只家燕在头顶盘旋。燕子飞行时总是忽上忽下的,像一架受了风影响的纸飞机,但有时它们又会快速地沿直线飞行。接着我们看到了羽毛亮丽的戴胜;戴着珍珠项链、身材胖胖的野鸽子——珠颈斑鸠;黑白相间的大斑啄木鸟…...我们还听到了白头鹎的叫声,可惜它一直没有现身。在附近有不少大嘴乌鸦,其中有两只是亚成鸟,是它们身上的几丝绒羽暴露了身份。我们发现靠近西门围墙的十几棵大国槐被公园修剪截去了主冠,特别难看,唐老师难过地说,鸟儿活动的地方又少了!

观察鸟类不仅是通过眼睛,更要通过耳朵来分辨鸟类的叫声,才便于寻找鸟类,需要时刻保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才可以。几声“咚咚咚”敲击树木的声音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这种声音非常有可能是啄木鸟通过敲击树木来传递信息。虽然听到了声音,却迟迟不见啄木鸟的身影,最终我们只能听着“咚咚咚”的声音遗憾地离开这里。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到南神厨了。唐老师指着门口的一棵松树说:这里曾是长耳鸮的家。冬天,就在这棵树的树枝上站着十几只长耳鸮,它们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休息,成为一道有趣的景观。但近几年天坛的长耳鸮越来越少,直至完全搬走了。通过对他们唾余分析,发观大规模的灭鼠运动使它们的主要食物从老鼠变成了蝙蝠,然后又变成了麻雀。可见食物的严重不足使长耳鸮不得不去寻找新的家园。唐老师参加野鸟会天坛鸟调活动十余年,可以看出她对天坛里的一草一木都倾注了感情。她一边观鸟一边给我们耐心地讲解。公园的古树以侧柏居多,此外还有圆柏。我还学会了识别三叶草、二月兰、枸橘(枳)、苋菜、枸杞、蝴蝶槐等植物。其中菟丝子是一种寄生植物,它将一根根黄色的丝状根直接扎进寄主的茎里吸收营养。它简直就是植物王国里的吸血鬼!

接近行程的尾声,我们在油松林正感叹今天观到的鸟都太普通了。正在这时,两只尾羽极长的大鸟从远处飞了过来,红嘴、红脚、华丽的蓝色尾 ——红嘴蓝鹊!其中一只非常活泼,不停地从树杈上飞到草地上,又跳到护栏上,反复表演了好几分钟。从唐老师的照机中我们发观它们是一对亚成鸟,嘴是桔黄色还没有变成猩红色,头上的绒羽还没有褪干净。我们惊喜地发现一只鸟嘴里衔着一只“臭大姐”,原来这两个小家伙已经学会自己捕食了!突然它们开始叫起来,不一会儿,我们身后的树林里传来了回应的叫声。一定是它们的妈妈在附近保护它们呢。

经过了四个小时的暴走,我们一共发现了十一个鸟种,其中有的鸟数量众多:喜鹊、灰喜鹊、珠颈斑鸠简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唐老师说这也是创下了她观鸟以来的最低记录了。因为夏季北京的鸟类确实不多,只能看到留鸟和繁殖的夏候鸟。观鸟最好的季节是春季和秋季。春天一些鸟儿从南方飞到北方繁殖后代,秋天又从北方飞到南方过冬,北京是许多旅鸟长途旅行的中转站,通常它们在这里停留一两周的时间休息、捕食,以补充体力。

希望天坛公园成为更多鸟儿安全、温暖的家,也希望更多的朋友关心、爱护鸟类。

——潘俊烨

2016年8月14日天坛公园鸟类调查回顾虽说立秋才过一周,但天气不错,蓝天白云,还真有了秋高气爽的感觉。

很遗憾平时身体健壮的李兆楠老师得了感冒没能来指导,我的微信朋友圈显示不少小鸟友利用暑期在外旅行,最终我和初一学生潘俊烨一家三口开始了鸟类调查。这次鸟调是我参加过的人数最少的一次。

天坛的夏天能看到繁殖的留鸟和夏候鸟,通常可遇到20种左右。当看到7月31号鸟调回顾中写到只调查到16种鸟时,我深深感到8月初真的是观鸟的淡季啊!这季节鸟类繁殖进入后期,幼鸟已会飞,亲鸟带着幼鸟离巢活动,同时大树枝叶繁茂,不像趴窝和育雏时那么好找。而且有的夏候鸟8月份已带着小鸟离开,而多数冬候鸟还没回来。

不过,听说圆明园、奥森现在都已有“鹟”的踪迹,上周圆明园鸟调我还拍到了带着亚成鸟从北方繁殖回来的鸥嘴噪鸥,我十分期待天坛也能见到一些“早班儿”归来的鸟儿。

但事与愿违,不但没看到“鹟”们,楼燕也没有了,它们到非洲过冬得早走,八月初已南飞。天上上下翻飞燕子基本都是家燕,用望远镜仔细看也没能找到金腰燕。西门繁殖的乌鸫、黑尾蜡嘴雀、八哥、戴胜等都已离巢,连星头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灰椋鸟等常见的留鸟也没了踪迹,只听到像是某山雀的叫声,看到白头鹎叫着飞到枝头。小大嘴乌鸦已长大,大大小小的大嘴乌鸦倒是有8只。

杜仲林附近大斑啄木鸟的一抹红色给了我们今天的第一次惊喜!路上碰到一名拍鸟的摄友在健身步道上快走锻炼身体,他说苗圃只有麻雀。到苗圃我们才知道他还真没夸张,除了麻雀我们只看到1只喜鹊3只珠颈斑鸠。直到到了油松林才听到一声金翅雀的叫声。

不过接下来我们就有了第二次惊喜,红嘴蓝鹊终于不禁念叨现身了!最让我开心的是,这两只红嘴蓝鹊头部羽毛稀疏,嘴巴也不是红色而是橘红。以前观鸟时看到过红嘴蓝鹊幼鸟嘴巴不是红色而是灰色的,橘红该是变成红色过程中吧。所以我断定这两只应该是红嘴蓝鹊亚成鸟,这说明今年红嘴蓝鹊繁殖成功了!

三位鸟友从天坛东门坐地铁离开,接下来只剩我可怜兮兮的一个人。不过六号区给了我今天最大的惊喜!除了有十几只珠颈斑鸠外,我发现一只乌鸫在草地上费力地从土里揪蚯蚓吃,接着又发现一只,接着又发现一只,接着又发现一只……呵呵,最后在不同区域我同时看到了五只!当我拍够了转到草地北侧时,两只乌鸫近在咫尺以至于爆框!

后来又看到戴胜,珠颈斑鸠,北门附近还见到两只八哥。呵呵,总结一下,坚持到最后一般都有惊喜!彩虹总在风雨后!

这次鸟调鸟种数创新低,只记录了13种。不过我相信,只是我们没遇见它们而已,它们都在!

——唐俊颖。

2016年8月28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8月28日星期日7:00-11:30

集合时间:7:0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指导:待定

领队:彭明(报名电话:13801159686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6年8月27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8月27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报名电话: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6年8月28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8月28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指导:李强

领队:晏燕(报名电话18710006772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