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9月23、28日自然之友野鸟会20周年系列鸟调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6-09-21 20:45:32 | 浏览次数:5341

上周天坛鸟调回顾

日期:2016年9月16日,星期五

时间:7:30—13:15

鸟调地点:天坛公园

天气:霾

领队指导:唐俊颖老师

调查人数:6人

发现鸟种:27种

早晨七点半左右,在等待迟到的队员,也就是我到场后,天坛鸟调小队开始执行为期六个小时的艰巨鸟调任务。此时正值鸟类迁徙季,小队的队员无不希望能观察到来此地歇脚的候鸟。不过到底能观察到多少种鸟类,没有一人能预测出准确数字。要说观察鸟类除了良好的视力、丰富的知识以及优秀的洞察力以外,还有一项就是“缘分”。好了,就此打住,切入正题。

进入1区,我——这位第一次来天坛参加鸟调的酱油队员——就被吓到了。此时正值喜鹊乌鸦带着它们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孩子们(亚成鸟)到处遛弯的时节,一进西门鸟调小队就遇到了几大家子的灰喜鹊。它们围着草坪的井盖在一边吃东西一边打打闹闹。那些亚成个体脑袋上的毛都还没换完,灰不溜秋的,一副邋遢样,不过等它们都换完了羽毛,就能和它们父母一样漂亮啦。我这个酱油队员第一次一口气见到这么多灰喜鹊亚成,表示被惊到了。小队成员还在同样地点观察到了大嘴乌鸦父母带着它们的孩子们练习飞行的场景。只见乌鸦父母嘴里叼着食物,它们身后跟着亚成乌鸦,奋力地追着父母,抢它们嘴里的食物。真是鸟类好家长。这也是我头次看见这种情景,小小地吃惊了一下。再往前走,“呼啦啦”炸开锅的麻雀对我的惊吓程度也不必说了。刚一进公园,这些鸟类就给了我这个酱油队员如此盛大的欢迎礼,宝宝的内心受到了惊吓。接受了欢迎礼后,鸟调小队继续执行任务。乌鸫、戴胜、灰椋鸟、白头鹎、黑喉石鷄、红喉歌鸲、金腰燕这些自不必说了,我这个酱油队员最开心的是在一区就达成了“集齐四种啄木鸟”成就——红屁股大斑啄木鸟,小个子星头啄木鸟,大块头灰头绿啄木鸟以及最让人期待的棕腹啄木鸟。棕腹啄木鸟的出现弥补了酱油队员上次奥森之行的遗憾。鸟调小队队员潘硕还抓拍到了一张清晰的棕腹啄木鸟特写,棒棒哒!

接着,鸟调小队一行人慢慢悠悠地挪到了苗圃。辨认抓拍到的蓝喉歌鸲亚成花了一行人不少功夫。小队在此地的收获并不多。

鸟调小队在2区也见到了几种鸟类。麻雀、喜鹊、乌鸦自不必说了,还统计了五只黄眉柳莺、一只红喉姬鹟以及一对黑尾蜡嘴雀。黑尾蜡嘴雀的黄嘴煞是好看。领队唐俊颖老师道,黑尾腊嘴喜欢吃圆柏的果实。个酱油队员开始脑补此种鸟类大嗑特嗑种子的豪爽样。我等连瓜子都不会嗑之辈只能对其表达羡慕嫉妒恨。

见时间不早,鸟调小队结束2区的行程进入5区。酱油队员表示5区并没有太多鸟类,看来我们的幸运值已经被1区耗光了。只记录到了灰喜鹊、喜鹊、乌鸫、戴胜、星头啄木鸟以及我们这一区的大明星珠颈斑鸠。它们成名的原因不是因为太稀少,是数量太庞大了,大约有五十多只的样子。当鸟调小队踏着刚软乎乎的草坪在一排排柏树中行进时,只听“扑棱棱”,一只珠颈斑鸠从树上飞了起来,再迈半步,又听“扑棱棱”,另一只珠颈斑鸠也被惊起,鸟调小队还没缓过神来,又听“扑棱棱”,又见一个黑影从前面的柏树上窜出。每迈半步,就会有一只珠颈斑鸠从树上被惊飞。最后也不知是人吓斑鸠,还是斑鸠吓人。我这个酱油队员脆弱的神经表示受到了暴击。

接受珠颈斑鸠的列队欢迎式后,鸟调小队来到了油松林。麻雀、喜鹊、灰喜鹊、大嘴乌鸦还是略过。拉风的灰头绿啄木鸟也不详细说了。酱油小队员表示印象最深的是丝光椋鸟。刚开始一小群丝光椋鸟傻呆呆地觅食,根本不搭理鸟调小队。这群丝光椋鸟都是涉世未深的亚成体,按照一位小队队员的话说都是“刚洗过澡”的样子。鸟调小队还没拍多久,一只成年丝光椋鸟就落在了鸟群中间,大叫一声,带领众鸟“呼啦啦”一声飞走了,挺有意思的。

最后鸟调小队成员在6区观察到了麻雀、灰喜鹊、喜鹊、珠颈斑鸠和戴胜。

至此,天坛鸟调小队的鸟调任务圆满完成!一共观察到了27种鸟类,鼓掌!我这个酱油队员一边因没看到红嘴蓝鹊而大呼遗憾,一边在心底暗暗诅咒着秋后的蚊子。迁徙季鸟种就是丰富,期待下周的活动哦!

——杨馨悦

今天是中秋放假的第二天,一大早起来雾霾很重。现在是秋季迁徙季,有许许多多不同的鸟类迁徙而来,我满怀期待地来到天坛,希望今天能看到一些迁徙的鸟。

一进大门,我们就看到了成群的灰喜鹊和大嘴乌鸦在吃早餐,其中有一些灰喜鹊的羽毛还没长好,老师说这是今年的小鸟。在停留了大约半小时后,我们继续前进,来到了几棵杜仲树前,唐老师告诉我们,上周这几棵树总有一些柳莺山雀在上面鸣叫,但是今天这几棵树上特别的安静,一点声音都听不见。我们决定在树下等一等,突然我们看到一只啄木鸟飞了一下,我赶紧拿着相机照了几张,一看到红屁股还以为是大斑啄木鸟,但是这只“大斑啄木鸟”为何脖子和腹部是棕色且后背纹路与普通的大斑啄木鸟不同呢?我把照片给唐老师看了看,唐老师马上就认定这是一只棕腹啄木鸟。这是只有在迁徙季才能够在北京看到的一种啄木鸟,也是我的新种!运气不错,还没有出一区就看到了新鸟种。大家的热情也高涨起来,我们继续沿着路线前进,并谈论着今天一定要把四种啄木鸟全看到。路上遇到了几只黑喉石䳭和红喉姬鹟的身影,这也是众多迁徙鸟种中的两种。大约在十点钟我们到了苗圃,在苗圃后方的灌丛中,我们又一次收获惊喜,看到了一只白眉鸫、红喉歌鸲和蓝歌鸲幼鸟的身影,另外还有一只白眉姬鹟雌,它们藏在茂密的灌丛中,十分隐蔽,但还是被我们捕捉到它们的身影,大家越发兴奋了,迁徙季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过了苗圃后我们继续向斋宫前进,路途中看到了几种柳莺,还有一些鹟,最为惊喜的是在路旁的草地上我们看到了一只小刺猬,它憨态可掬的样子引人发笑。在斋宫后面的那片柏树林中,我们看到了许多珠颈斑鸠,它们从树上扑棱棱的飞下来,有二三十只,不知是不是我们吓到了它们,为了不多打扰,我们快速离开了柏树林。今天我们最终把四种啄木鸟都清楚地看到,到了终点后我们又前往看到棕腹啄木鸟的地方,希望能再次与它相遇,但是未能再次看到它。

很遗憾今天没有看到迁徙过境的猛禽,但收获了许多迁徙鸟种,一共看到27种,这就是迁徙季的魅力!

——潘朔

2016年9月23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9月23日星期五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李强(报名电话:13001076278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2016年9月28日在北京植物园鸟调。

活动时间: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北京植物园南门(卧佛寺)

领队:张雁(报名电话13671011041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

  • 快来选出2016年度环保关键词吧 快来选出2016年度环保关键词吧
    民间版环保关键词 是完全由公众提名、公众快来选出今年的年度关键词吧!一人一票选出的该年度在公众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的环保领域热词。这是由你和我,普通人书写的历史。
  • 这个春节,让我们聊聊常州和土地——自然之友总干事新春祝词 就在最近几天,“常州毒地事件”发生后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常隆三企业环境污染案一审的结果(常州,环保组织一审败诉,第二起已经立案,是常州常隆地块修复造成二次污染),牵动了很多人的心,我们也收到了来自广大会员、志愿者和社会各界的关切与支持。还有不少朋友表示,希望通过捐赠,与自然之友共担高昂的诉讼审理费用。

    这些关心与支持,是春寒料峭时分的力量与温暖,也让我们深感所担负的责任。
  • 自然之友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环境污染公益诉讼获立案 2016年12月19日自然之友向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立案材料,12月26日收到法院通知,自然之友诉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鼎锌业”)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经审查后予以立案。该案系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
  • 最新进展---自然之友诉中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赤泥库污染环境公益案 今年8月17日,因为百万吨氧化铝项目配套赤泥库近3年露天存放,强腐蚀性废渣危及当地生态环境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自然之友起诉中电投山西铝业有限公司环境污染。

    时隔82天,自然之友代理律师、专家及工作人员奔赴该赤泥库现场,看到这个赤泥库终于盖上了盖子。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