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9月30日10月1日自然之友野鸟会20周年系列鸟调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6-09-27 21:09:39 | 浏览次数:6412

9月25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9月25日重霾,气温最高28度,感觉有点闷热。有17人参加了这次观鸟活动,其中小学生4人,中学生1人,共记录鸟种33种。

这次活动我们还是分为东线和西线。

东线:

东线的鸟调是由舒老师和丁老师负责,从奥森南园东门进门开始,直至洼里湖周边,区域面积很大,生境多样,鸟况不错。他们进门就赶上了鸟浪,一边是柳莺叽叽喳喳,有黄眉、黄腰柳莺,其他品种难以辨别;一边是树尖上的山雀跳来蹦去,居然有红头长尾山雀混杂其中;树林里三种啄木鸟一一现身;一只燕隼高空飞过;灌木丛生的树林中,一对雉鸡不知是从哪里跑出来的,逃走了;红喉姬鹟一只,在低枝间飞来飞去;红嘴蓝鹊拖着长长的尾巴,飞进密林;此区域还收获了珠颈斑鸠,黑眉苇莺,树鹨,棕头鸦雀等。

西线:

奥海前的大草坪上,黄鹡鸰还在,羽色变深了,回家翻看图片,发现红喉鹨也还没有离开;麻雀集群有上百只,在草地上撒花儿,飞起来象刮起一股龙卷风;喜鹊有一、二十只,小喜鹊的眼光还略显稚嫩。

奥海对岸的苍鹭有五、六只,夜鹭只看到三只,小鸊鷉一只没看到;又是一大群棕头鸦雀在芦苇间穿行而过,有的小家伙尾巴刚刚长出一点点;苇丛中不时传来砸石头的声音,应该是褐柳莺的叫声。

湿地老三样都看到了,绿头鸭,小鸊鷉,黑水鸡,只是数量都很少;黑眉苇莺、厚嘴苇莺都被拍到了清晰版;金翅雀一群在树尖上追逐嬉戏;上周看到的红喉歌鸲、蓝喉歌鸲都没有看到。

走出湿地,我们穿过林泉高致向东行,在奥海北岸的东部,树上有双斑绿柳莺,苇杆上有黑喉石鵖,在此与东线的舒老师、丁老师汇合了。我们一起来到奧海东侧,这里有遮阳避日的树林,有被流水环绕的孤岛,一座座小桥连接着山坡林地,生境不错,也许因为游人太多,鸟况并不好,只看到了啄木鸟,转向洼里湖,一只池鹭带给我们一个小惊喜,今年以来是第三次看到它,每次好象都是只有一只。

时间晚了,游人多了,我们的活动也该结束了,带着些许不舍走向南门、东门,这次活动共记录鸟种33种,十一我们再见!

——彭明

圆明园鸟调东路回顾:

日期:2016年9月24日,星期六

时间:7:30—11:30

鸟调地点:圆明园东线

天气:阴

领队:陈泽华

调查鸟种:20种

惠风和畅,我这名酱油小队员又一次参加了野鸟会组织的鸟调活动。这是我第一次来圆明园观鸟。虽然是繁忙的迁徙季,但是幸运女神向我们背过了身,我们总共也只观察到了20种鸟种。希望下次幸运女神能站在我们这一边。

东线队伍一进入绮春园,就听到了清晰的(大斑啄木鸟)的叫声。“快记下来,有一只大斑。”我在“大斑啄木鸟”后面写了一个“1”。在邂逅大斑没多久以后,我们就又在旁边的水系里看到了几只绿头鸭。本来我以为这几只绿头鸭全部是雌性,后来经过同行队员的讲解才知道原来绿头鸭的亚成鸟的头、颈都不会呈现黑绿色,最靠谱的辨别方式是看嘴部。雄鸟的嘴部是黄色而雌鸟的嘴部有黑色斑纹。在行进的过程中,时不常有几只喜鹊或者灰喜鹊从我们的头顶掠过。“快记下来,两只白头鹎。”眼尖的队友跟我说道。仔细听来,确实传来了有规律的“喳喳”声,与麻雀的单音节叫声还是有些许不同的。在绮春园的路线完成快一半的时候,天上飞过了两只珠颈斑鸠。之后我们又在水系中发现了几窝小䴙䴘,都是两只小䴙䴘父母带着一只亚成鸟在水中畅游。亚成鸟的叫声非常急促,只要它一呼喊,尽职尽责的小䴙䴘父母就会立马出现在它们身边。队伍里有人说,以前曾见到过凤头䴙䴘在圆明园,不过由于公园打捞水草,经常会捞走它们筑在水面上的窝,以致于凤头䴙䴘后来在圆明园就没有观察记录了。之后耳尖的队友又听见了红喉姬鹟的叫声,我还是在这个名字的后面记上了一个“1”。在绮春园之行即将结束之时,我们记录到了两只大山雀。大山雀的叫声和白头鹎以及麻雀都不同。一共有七个音节,而且非常有韵律感。

接着我们结束了绮春园之行,开始了长春园的鸟调路线。刚进入长春园,我就又听到了悦耳的山雀的名叫。两只小家伙就在离我们不远的松树上蹦蹦跳跳,经鉴定,它们是两只沼泽山雀。而后,林子里传来了“咕咕”声,好像是一种斑鸠。领队告诉我们,这听起来像是山斑鸠的叫声。珠颈斑鸠和山斑鸠叫声的最大区别就是听最后一个音节降调的“咕”。之后再长春园水系中,我们发现了十只小䴙䴘。当我们正在仔细观察它们时,湖中间的喷泉突然启动,吓得小䴙䴘在水面上一阵乱窜。最后它们甚至飞离了这个是非之地。小䴙䴘在空中飞翔的姿势并没我想象得那么笨拙,还是非常轻盈的。我们还在湖中发现了一只潜伏得极深的池鹭。它身上的保护色与周围的荷叶融为了一体,如果不是它尖嘴出卖了它,我们可能还真找不到呢。观察完伪装者池鹭,我们沿着湖边继续前进。四周非常安静,好像并没有什么鸟类。就在这时,突然前方传来“叽叽”的尖叫,一抹绿色在眼前飞过。说是绿色还不太准确,因为我能清楚地看到这抹绿色的黄嘴以及眼先、眼下及耳羽的棕橙色。这是一只雄性普通翠鸟!而且飞得没有那么快,真是太给面子了。我在“普通翠鸟”后面重重地写上了一个“1”。路上我们又看见了圆明园的大明星——黑天鹅。其中两只在路边上辛勤地整理着羽毛。花费在整理羽毛上的时间就是进化出最复杂的翅膀付出的代价,有得必有失,从这点上来讲,大自然永远都是公正的。在其中一只打理好羽毛以后,优哉游哉地迈下了水,开始捡拾水中的水藻。圆明园的水比较清澈,甚至可以看到它捡拾水藻的全过程。我们还见到了两只掠过我们头顶的珠颈斑鸠。就在我们继续向前行进时,一只抹茶色的精灵大胆地从我们面前飞过。“灰头绿!”同行的队员叫道。我是第一次看到灰头绿啄木鸟飞行的样子呢。正巧此时又有一只大斑飞过,刚好可以总结一下它们飞行的特点。啄木鸟飞行中煽动翅膀的频率是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同行队友边用胳膊比划,边做着总结,真是太形象了。之后我们又看见了一群绿头鸭停在岸上休息。还有人看到了飞过的戴胜和四只乌鸫。真可惜,当时我竟低头看路了,没有注意天上的动向。在还差几分钟就抵达东西线汇合地点时,领队无意间往白杨树上一瞥,发现了树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在经过望远镜的一番搜索之后,我们看到了这次东线之行的唯一一种猛禽——燕隼。那只燕隼安安静静地矗立在白杨树枝头,并没有任何离开或不耐烦的意思。同行的队员纷纷举出望远镜,认真观察。我们的角度非常合适,能观察到燕隼红色的下腹部。而后携带相机返回的队员又拍到了燕隼清晰的背影杀。不得不说,大部分猛禽的背影杀真是惊艳。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看猛禽,拿什么我都不换这只燕隼帅气的背影。

此次圆明园鸟调之行结束了。非常遗憾的是,我这次忘记携带望远镜了,所以很多鸟类没法非常仔细地进行观察,尤其是最后的燕隼,实在是遗憾。不过也是由于没有了望远镜,我被迫要凭借耳朵去辨别鸟类的叫声,以前总是依赖眼睛,忽视了提高分辨鸟类叫声的能力。至少这次圆明园之行,我能清楚地分出麻雀、白头鹎、柳莺和山雀叫声的差别了,收获不小!

迁徙季还没有结束,期待下次的观鸟之行!

——杨馨悦

上周天坛鸟调回顾

今天7:30走进天坛西门的时候,空气中有点潮呼呼的雾气,能见度较低,这个北京难得一见的轻雾天,鸟却不少见!

西门口不远处,两只穿着红袜子的大斑啄木鸟在杨树林里飞来飞去,叫声清脆惹人喜爱。想起不久前在群里看见其他鸟友贴的棕腹啄木鸟图片,心里有些许期待。走过小马路,一棵泛着秋天黄色的小叶大树,每次走到这里都会看到好几种小鸟,那是它们的家吧。站定细看,果然有小树枝在微微颤动,举起望远镜,看到一只柳莺,黄眉柳莺!会长总是能够寻着鸟的叫声发现新的鸟种,树鷚,第一次看到,它的脖子像披了一块花披肩,甚是可爱!

就在会长嘟囔着猛禽啊猛禽,没过多久,一只猛禽从身后瞬间飞向半空,滑翔盘旋,会长的长镜头一顿猛拍,高呼过瘾。然后指着照片给我们分析,通过形状、毛色、几指,确认为大母雀鹰。后来在回家的路上又见到它,不会是和我再见吧?!

林子里到处是喜鹊、灰喜鹊和乌鸦,这些鸦科是最聪明的鸟,你能明显感到这里是它们的天下,嬉戏打闹,追来追去,欺负其他鸟类,即使是猛禽也不在话下,当然也可以为了一口吃的成为人类的朋友

一进苗圃就看到不远处柏树顶的秃枝上立着一只星头啄木鸟,黑白斑杂。会长告诉我们啄木鸟的飞行姿态一般是展翅然后收翅呈小波浪飞翔。凭着刚学到的知识,居然又找到一只星头,太高兴了!

快到终点时大家都累坏了,五名女队员包括会长都找一凳子坐了下来。本来抱着坚持到最后就能见到红嘴蓝鹊的想法,非常遗憾!影子都没见到。就在大家垂头丧气之时,一只灰头绿啄木鸟收着翅膀离弦之箭般从我们身后大约齐着我们脖子的高度飞来,这时林子外面已阳光灿烂,林子里斑驳的光照在它身上那亮亮的黄绿色仿佛它是另一空间飞来的精灵,从我们眼前一掠而过,消失不见了……

——chenghong

2016/9/23,自然之友的天坛鸟调活动难得改在了周五上午,赶紧和朋友一起报名!

昨天夜里下了雷阵雨,今天早晨起来雾气很大,空气中湿漉漉的。今天参加观鸟的一共有五位妈妈级鸟友,带队的李强老师就是党代表了。

刚从西门进来,李老师就发现了猛禽的身影:一只雀鹰被乌鸦追赶飞速从眼前闪过。大家很奇怪雀鹰不是猛禽吗?怎么会被乌鸦起伏?其实雀鹰的个头比乌鸦还小,另外乌鸦是领地感非常强的鸟,乌鸦成群的力量是很大的,之前还有朋友看到喜鹊打架或者驱赶小个猛禽的情况。大家都很遗憾没有看清雀鹰的身影!这里除了强悍的大嘴乌鸦,我们还看到了乌鸫、黄眉柳莺、大斑啄木鸟。接着在一棵大树上看到了一群小鸟,有沼泽山雀、黄腹山雀、黄眉柳莺,黄腹山雀黄色的胖乎乎的肚子看着翡翠可爱!离开挂满露珠的古树林,我们来到银杏林,在中间耸入云天的电线杆上,几只灰椋鸟来来回回,还有树鹨;往下看,在草丛中几只八哥混迹在喜鹊群中,它们有乌黑的羽毛,个头比喜鹊和乌鸦都小,飞起来翅膀下有白色的斑块,当然最有特色的是它嘴上的那撮毛;大家还看到了戴胜,可惜当我找的时候它已经飞走了。但是很快这个遗憾就被弥补了。我们来到银杏林旁边的铁花架堆放处。一只黑猫严肃的从墙头悄无声息的走过。接着一只戴胜就蹦到了我们面前的空地,仿佛知道我在拍它似的,在我面前前后左右的摆POSE,飞版站立版一次性看个够!

接下来一路上我们看到了大量的“老三样”和珠颈斑鸠。麻雀,喜鹊,灰喜鹊多还可以理解,天坛公园的珠颈斑鸠几乎随处可以看到,而且不怎么怕人,即使你从它身边走过,最多意思意思往旁边蹦两下,然后依然踱着四方步,探着脖子找食吃。

在苗圃我们再次遇到大斑啄木鸟,在高高的树顶上卧着另外一只星头啄木鸟。在苗圃边缘遇到一群拍鸟人,他们在等红喉歌鸲。我们在灌木丛外围看到了红喉姬鹟。

当我们来到双环亭时,行程已经过半,李老师再次念叨:猛禽呢?猛禽呢?他依然为一进门没有看清那只雀鹰而遗憾。可能是李老师的诚心感动了雀鹰,这时突然一只雀鹰在我们头顶盘旋,它离我们是那么近,停留时间也足够长,我们‘咔咔咔咔’狂按快门,我是第一次拍到这么清晰的猛禽,真是兴奋!经过鉴定,这是一只大母雀鹰。

在我们快要结束今天的鸟调的时候,幸运之神再次光临。一只黄绿色的鸟从我们眼前飞过,阳光下绿色的羽毛异常美丽。从飞行姿势鉴定这是一只灰头绿啄木鸟,飞版的!我们今天看到了三种啄木鸟啦!

今天一共看到了28种鸟。非常愉快而有意义的一次活动!

——秦晓薇

重逢 9月23日天坛鸟调有感

二十多年前,我还是个生物系的大学生,跟着高武老师穿行于北京周边的山林。清晨的山林,空气是清爽的,略带着青草的香气;山风出来,略有些瑟瑟,但这些都挡不住我去寻找。顺着一声声婉转的鸣声,我们随着老师的指点下寻找在密密的树叶间,高耸的树尖上……。

二十年后的今天,还是清晨,还是伴着草香,还是林间穿行,但鸣声已经陌生。惆怅之余,更多的是重逢前的期待!

早早的在天坛公园西门门口与李强老师接上了头儿。他那一身非常专业的装备让我感到亲切!几句闲聊后,我断定这是一个热心公益,经验丰富,认真负责的“老”观鸟人,这一点在后面的鸟调中不断的被证实。

经过简单的准备我们一行五人在李老师的引领下进到公园。鸟儿们似乎在和我游戏,听得见鸟鸣,见不到鸟影。同行的伙伴指着远处,被压低的声音中是掩不住的激动—— “珠颈斑鸠”。好熟悉的名字啊。瞪大了眼睛,我举着望远镜,艰难的细细寻找。最终决定放弃望远镜,直接用裸眼定位。屏住呼吸,找呀找。再次拿起望远镜,我终于在二十多年后再一次看到了那片脖颈间的珠环……

草丛间扑棱棱飞起的是拖着长尾巴的灰喜鹊,独行的,一群群的,一片片的,个头大的小的,肩背灰的有深有浅,随处可见。它们的数量使得它们够得上是天坛公园的地头蛇了。

亚成鸟,我新学的词儿。

八哥,我总是觉得那应该是呆子笼子里学舌的鸟儿。远远的草坪中两只八哥高扬着头,翘着红红的大嘴,一副骄傲的样子正在和几只灰喜鹊对峙。

斜拉的电缆上,时不时就能看到喜欢在这里小憩的灰椋鸟,还有偶尔来起哄的大斑啄木鸟。

密密的柏树林中传来阵阵的鼓噪之声。走进,又是闻其声不见其影。不知何故,纠结之间,扑棱棱哗啦啦,雨点般的一群群小鸟迎面扑来,壮观也好吓人也罢,总之是领教了。

戴胜,款款的、悠悠的向我们走来。毫无惧怕之感。看来我们人类越来越善良了。左挪右移,昂头转颈,像是有意拍好了姿势让我们拍照。一行的同伴,端着相机还真拍了够。

乌鸦、黄腹山雀、柳莺、大母雀鹰、金腰燕….还有还有……记不得了。

鸟儿们,再见!

——吕舜杰

2016年10月1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0月1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指导:待定

领队:舒小奋(报名电话:13520270071 短信报名即可)

2016年10月1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0月1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报名电话: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6年9月30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9月30日星期五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指导:李强

领队:晏燕(报名电话18710006772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

  • ·2017年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邀请函 23岁,与大自然的“亿万年”比起来,真的不值一提。一路走来,自然之友在鼓励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培育绿色公民、开展环境法律与政策倡导、推广自然教育等方面,始终不忘初心,坚持身体力行。在未来,我们期待继续与您并肩前行,一起做大自然的合伙人,一起推进生态文明的建设,一起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美好!
    3月25日,2017年自然之友年会,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 ~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志愿者,I WANT YOU ! 不仅参与年会,更成为志愿者为大家服务,我们期待你的支持。
  • *年会分会场:植物认知丨让我们共同感受春的气息 自然之“友”们在室内举办年会!简直难以想象啦!这么好的春天,跟着自然之友植物组一起去中科院植物园认识植物吧。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
  • 阙文生:发誓不再做农民的他,考入清华深造、成为景观设计师,最终却心甘情愿回到稻田 阙文生在朋友圈里宣布,他成为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志愿者,已经有8年了。
    他的身份,是一个“种稻”的农人,也是一家扶助农民从事生态水稻种植的社会企业“诚食善粮”经营团队的一员,还是浙江自然农夫市集执行总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