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10月22、23日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6-10-18 20:26:09 | 浏览次数:5972

10月16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这次鸟调活动,是自然之友野鸟会二十周年庆典活动的组成部分,18人参加了这次观鸟活动,我们的队伍中,有副会长仲平老师,有鹤壁分会的冯豫山鸟友,有和平街一中的老师、学生及家长,还有短信报名的新鸟友和老朋友,天气虽然有点糟糕一中度雾霾,但并没有影响我们的观鸟热情,收获还可以,共记录鸟种27种,增加了普通秧鸡一个新种。

奥海对岸,苍鹭有十余只,夜鹭明显减少,只看到两、三只,不知它们躲到哪里去了,天空中有大嘴乌鸦飞过,芦苇丛中有黑眉苇莺,棕头鸦雀。

走向湿地途中,神奇之地再现神奇,一只秧鸡落在水边的苇丛上,不知在翻找什么,因为距离不是太远,大家基本都看到了,并被留下影相,查了一下北京鸟鉴,秧鸡在北京算是偶见鸟种,能在自然状态与它相遇,感到很欣慰。

湿地鸟况不佳,绿头鸭、小鸊鷉数量很少,黑水鸡更是不见踪影;抢眼的是树上成群结伙的柳莺们,上窜下跳不歇脚,能确认的是黄眉柳莺和黄腰柳莺;褐柳莺还在,躲在芦苇丛中砸石头;天空中有灰椋鸟、小嘴乌鸦飞过;被人们喂养的蓝喉歌鸲依然还在,羽色依然艳丽,不知是否准备在奥森过冬了,更不知对它来说是喜是悲。

走进山坡林地,看到了灰头绿啄木鸟、大斑啄木鸟,沼泽山雀、黄腹山雀,北红尾鸲雌雄,上周多见的红胁蓝尾鸲没见到。

太多的不确定性,吸引着我们继续探索的欲望,期待下周好鸟运!

——彭明

圆明园鸟调东路回顾:

10月16日天气:有霾,气温17度,湿度82%

昨天是自然之友野鸟会20周年庆典,赶来参加庆典的台北野鸟会的嘉宾——王珮芝夫妇、“勺嘴鹬在中国”的项目经理陈腾逸也来参加我们的圆明园观鸟了,有这么多新朋友加入,真的令人开心。

在圆明园南门等候的时候,我看到一只比麻雀略大的鸟在南门前的松树上跳动,问了叶文老师才知道,原来是一只沼泽山雀。

大家都到齐之后,一起从南门进入绮春园。很快就听到白头鹎“滴溜溜”的叫声。来到石拱残桥北面的水面,对岸的树林中隐约可见乌鸦和珠颈斑鸠打架,珠颈斑鸠快速逃离。身边的杨树上,两只喜鹊正在搭窝。走到涵秋馆,听到小嘴乌鸦特有的似乎含着水的叫声。

涵秋馆边的水面,过去一直能看到的小鷿鷈现在不见了踪影,水面上到处飘着被砍下的荷叶,看上去应该是先全部砍掉,再准备用船把荷叶装走吧。岸边的芦苇也几乎被砍的一根不剩,这景象真是令人吃惊,失去这些植物的庇护,小鷿鷈还怎么可能藏身于此呢?大家只好继续走向凤麟洲,凤麟洲对面的一块很小的“岛”上,因为四面环水,上周还在这里看到过北红尾鸲,现在小岛被剃成了“板寸”,什么都看不到了。附近也听不到褐柳莺的“砸砸”声。汪老师说,这种四面环水的小岛,即便是为了冬季防火的需要,危险程度也没那么高,也不必清理得这么干净吧,总该为野生动物留下一些庇护才好。

仙人承露台附近水面,一个黑影擦着水面从南岸荷叶丛直接横过水面窜到北边荷叶丛里不见了,好像一个莽撞的行人飞奔着穿越马路,陈腾逸判断是黑水鸡,速度太快了。远处天空飞过4只赤颈鸭。

继续前往长春园,我们发现一直挂在围墙上的野鸟会的圆明园鸟类宣传展板不见了,被替换成了一块绿化局防控野生动物疾病中心的展板。

来到长春园,浩然亭附近,听到了沼泽山雀“吃吃喝喝”的叫声,汪老师说,沼泽山雀叫起来有更多的“喝喝喝”的尾音,而大山雀只会“吃吃”的叫。通过叫声可以帮我们更好的区分。

耳边听到小鹀极高的声调。岸边的草丛里,终于出现一雄一雌2只绿头鸭。汪老师说雄鸟正在蚀羽期,并仔细做了讲解。所谓“蚀羽”是说它会在这个季节脱掉漂亮的绿色羽毛,长出类似雌鸟的羽毛,然后再脱掉,到冬天重新长出雄鸟的漂亮羽毛。蚀羽期它会飞不太好,更容易受到伤害。

走过含经堂,台湾鸟友王女士说看到了黄喉鹀,汪老师说这已经很难得,现在所有的鹀都已经是稀有种,只有小鹀比较多。来到玉玲珑岛对面向岛上眺望,岛上的槭树已经一片金黄的颜色,其他的杨树柳树还依然绿着,形成初秋特有的景色。终于在树上发现一只大斑啄木鸟,红裤头红帽子(头上的红点),判断是一只雄鸟。继续向旁边的山坡走去,我突然发现在对面很远的杨树上,站着一只有点像小猛禽似的鸟,个头还挺大。唉,认得的鸟太少干着急啊,赶紧叫汪周老师过来看,确定为斑鸫。斑鸫是北京的冬候鸟,回家查了下《北京地区常见野鸟图鉴》,体长23cm,怪不得看着挺大。9月10月为易见,11、12、1、2、3月为偶见(既然是冬候,为什么还偶见呢?)。很快,大家又在附近树枝上发现另一只斑鸫,也许是夫妻吧,他们飞离了一会儿又飞回来,发出嘎嘎的类似鸭子的叫声,不太悦耳,又被鸟友形容为“橡皮鸭子”般的叫声。

我们继续环绕玉玲珑岛边走边看,忽然两只比灰喜鹊略大的鸟飞过,在一棵树上略停留,而紧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两只灰喜鹊,很明显的要把前面两只赶走,我比较快的看到前面两只似乎有红色的嘴,身形也比灰喜鹊略大,和大家一起确定为红嘴蓝鹊。

走到玉玲珑岛的北边,向南看去,岛上靠水面的岸边陆续出现几只鸳鸯,开始是2只,3只,最后发现了4雄1雌,附近的水面和岸边,又数出9只绿头鸭。一个黑影飞过,快速扎向我们身后的树丛。我看到它又长又尖的嘴,比较肯定是啄木鸟,但到底是大斑还是灰头绿呢?汪老师感觉有些发绿,想和我讨论一下,灰头绿体型应该比大斑大些,刚才那只有多大?而我又陷入了茫茫然...。想到之前在奥森也看到过一只从头顶飞过去的鸟,搞不清到底是啄木鸟还是斑鸠,还是一个小学生鸟友提示我说,看嘴啊!这回我倒是注意去看嘴了,可又忽视了颜色,看来还需要多看多练。

这次的玉玲珑岛虽然植被被人工清除的惨淡,但总算有了收获,30-40只灰喜鹊是绝对的占领者。草坡上,2只灰喜鹊自顾自的打闹,并没有去驱逐他们旁边的鸳鸯,4雄1雌的5只鸳鸯在草丛里悠闲地找食吃。最后又突然齐齐地飞落到水面上,又让大家看了一阵“鸳鸯戏水”,雄鸳鸯确实“颜值”很高啊,而和鸳鸯混杂着待在一起的绿头鸭也达到了9只之多。

离开玉玲珑岛,向北门的狮子林前进,西线的鸟友们已经过来汇合。黑天鹅妈妈正在抱窝,爸爸一个“人”在水面扑腾扑腾的玩得很High,从岸边都能听到他大力扇动翅膀扑打水面的声音。汪老师在为黑天鹅人工开辟的水道的芦苇丛里,终于找到一只黑水鸡成鸟,红色的嘴基十分醒目。似乎听到了翠鸟的叫声,但始终没有找到,小遗憾。

在这里我们和台湾鸟友分手,继续返回南门,我又在记录表上加了几只树鹨、沼泽山雀之类的,并没有更多收获。

此次鸟种共计:26种(包括了黑天鹅、喜鹊、灰喜鹊、麻雀)

——记录人:长脚鹬
圆明园鸟调西路回顾:

最近北京的天气一直不好,污染很严重,今天也是这样,雾霾很大。

在南门集合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几种常见鸟,有白头鹎、金翅雀、沼泽山雀、灰椋鸟。花坛里面还发现了1只长喙天蛾,在花朵间飞来飞去,忙着进食。

到了鉴碧亭附近,看到了2只珠颈斑鸠、2只大斑啄木鸟、1只灰头绿啄木鸟,还有一群吵闹的乌鸫,大概有10多只。

在湛清轩,看到了4只灰椋鸟和几只白头鹎,可能是由于天气比较阴冷,它们都待在树尖上,不怎么活动。湖里的荷叶已经有些凋零了,露出的水面逐渐变大,我们发现了1只亚成的小䴙䴘。湖边的小山坡上,一小群树鹨在地面上觅食,大概有6只。

去春泽斋的路上,1只星头啄木鸟一边啄一边叫,暴露了它的行踪。春泽斋附近的湖面上有一雄一雌2只绿头鸭,它们互相练习了求偶的动作,可能是为了加深感情。

在夹镜鸣琴,1只普通翠鸟落在岸边的石头上,盯着水里观察了好一会儿,看样子没有找到猎物,然后就飞走了。我们还看到了一雄一雌2只北红尾鸲,开始落在灌木上,接着闪身飞到银杏树里面去了。松树林里面听到了几只金翅雀的叫声,不过没有看到它们的身影。

在曲院风荷,空中有1只夜鹭的亚成鸟慢慢地扇着翅膀飞过。天然图画的芦苇丛里,一群白头鹎上下翻飞,大概有10只,还发现了1只小鹀。后湖里面有5只小䴙䴘和9只绿头鸭,过了一会儿又飞来了2只绿头鸭。还有1只鹊鸭(雌),它不停地潜到水里觅食,看样子正在补充体力。

后湖西北角的荷叶里面我们发现了1只普通翠鸟,它落在一个莲蓬上。杏花春馆的草丛里有1只褐柳莺,不过它躲在下面,很不容易观察。从我们头顶上飞过了3只体型很小的山雀,听叫声像是黄腹山雀,可惜没有看清楚。

万方安和的水面里有2只小䴙䴘;一棵大树上落了5只大嘴乌鸦,还和旁边的喜鹊打闹着。附近原来牡丹园的草被全部割走了,有上百只喜鹊在地面上觅食,很是壮观。

舍卫城旁的树林里有几只柳莺,听声音像是黄腰柳莺;空中有3只乌鸦经过,我差点儿把它们当成了猛禽。在方壶胜境,看到了1只北红尾鸲的雄鸟。

本次鸟调总共记录了23个鸟种。

——叶文

上周天坛鸟调回顾

时逢自然之友野鸟会20周年庆典,我报名参加了10月16日天坛公园鸟调活动。连续几天的雾霾虽然消减了一些,天空仍未放晴,云层带着淡淡的雨过天青的颜色。古诗云: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日光浅淡,林中微凉,鸟儿们似乎也比往日安静许多。

清晨七点刚过,会长和几位起早的伙伴便等在西门外了,地上几只叽叽喳喳的胖麻雀无视人流努力地捡拾食物。会长给新加入的伙伴分发天坛观鸟手册,并给一位新来的小朋友讲解观鸟知识。刚一进门,几只白头鹎从头顶飞过,对于观鸟新人来说,似乎只是天上一晃而过的剪影,但经验丰富的会长和糖芥老师就能从鸟儿的身形姿态做出判断了。当天共到场12人,其中两位小孩。

从西门内往南远远的望去,枯枝上停着常见的灰喜鹊、喜鹊,大嘴乌鸦也在树梢飞来飞去,忽见一枝头两只珠颈斑鸠靠得很近。会长说,大家再仔细看看是斑鸠吗?大家纷纷拿起望远镜一看,原来是一只戴胜和一只珠颈斑鸠停靠在一起。看来不同种类的鸟儿也能和谐的在一起。

往北一路走去,大家陆续观察到乌鸫、八哥、大斑啄木鸟、黑尾蜡嘴雀、黄眉柳莺、金翅雀、小鵐等,有时是看到了他们的踪影,有时是老师们通过辨识鸟鸣声判断是谁在枝头唱歌。

在西北角电线区域,几位新人特别开心地看到排排坐地9只灰椋鸟,其中一只不断的梳理它的羽毛,也让我们看清了它身上的羽色与斑纹。我和一位伙伴看它出了神,一回头大部队都走出很远了,我们赶紧赶过去,却发现大家在观察一排柏树,原来是发现了一只黄腰柳莺,带相机的伙伴们赶紧抓拍,可爱的小柳莺飞起来一下又转身消失在茂密的柏树从里,会长开心地给大家展示他抓拍到的鸟儿悬停的镜头,柳莺漂亮的黄色“腰带”清晰可见。

一路跟着老师们按既定路线边走边观察,树上有一些鸟儿的弃巢,糖芥老师告诉大家,不同种类的鸟儿做的鸟巢很不相同,喜鹊的窝从外面看起来都是树枝很粗糙,其实不然,老师曾经见到过大风刮下来一个喜鹊的弃巢,里面还有很多柔软的材料做的“软装”呢。原来鸟儿和我们一样,都希望让自己的宝宝住的更舒服呢。

走到神厨附近,糖芥老师告诉我们,前些年有不少的长耳鸮在这里过冬,但是前两年这里的长耳鸮数量急剧下降,15年到现在都没有再见到过了。糖芥老师问我们,如果你是长耳鸮,在冬天寻找过冬的地方,你期待有什么样的居住环境?大家说肯定是希望一不受打扰,二有足够的食物。糖芥老师肯定了大家的想法,并且告诉大家正是因为人们的活动影响和公园内食物的匮乏,造成这个地方不再适宜长耳鸮居住,于是这些萌萌的鸟儿便不再这里过冬了。

当天共记录到26个鸟种。一路走一路大家还观察到黄喉鵐、北红尾鸲、红尾歌鸲、红胁蓝尾鸲、绣眼鸟、沼泽山雀、灰头绿啄木鸟等羽毛十分美丽的小鸟,有些鸟种在养鸟人的笼中常常见到。我想,如果人们对这些鸟儿美丽的羽毛和歌喉的热爱,变成一些人独占它们的贪欲,也成为它们被捕捉及捕杀的原因,我真希望所有的鸟儿都长得丑叫声难听,至少它们能获得宝贵的自由。

鸟儿就像是森林的灵魂,有了这些可爱的鸟儿的存在,寂静的树林也仿佛有了歌声和语言。在野鸟会的活动中,我们不但了解了鸟儿的习性,更多的是对环境的思考:如果我们更加珍惜我们和鸟类共有的这片环境,思考并找出人和鸟和谐共存的相处方式,我们也就能更久远的和这些可爱的小生命在一起了。真不希望未来有一天这世界只剩下人类和蟑螂,哈哈,想想都挺恐怖的!

——燕子

2016年10月10日植物园鸟调回顾:

本次鸟调一共记录到37种鸟类,由于参与人员较少,所以就没分东西线,大家在植物园南门汇合后,就沿着西线鸟调路线向水源头前进。

天公作美,天空晴朗无云,不冷不热的气温正适合户外活动,大伙的心情很好,鸟儿也非常活跃。刚进南门没多远,就看到了一只在植物园里不太常见的戴胜,给鸟调开了一个不错的头。随后我们又陆续看到了小鹀,黑头䴓,灰喜鹊,金翅雀,黄眉柳莺,白头鹎,沼泽山雀和北红尾鸲,离开南门还没有多远,就已经记录到了9种鸟!

进入温室附近后,我们看到的鸟种略有减少,除了成群出没的麻雀,喜鹊,金翅雀外,我们只看到了1只小鹀,1只星头啄木鸟和2只树鹨,乌鸫则只闻其声未见其形。值得一提的是那两只树鹨,它们一直在树下的草丛中活动,入秋后稍显斑驳的草地与它们身上的花纹几乎融为一体,大家从多个角度反复观察和拍照后才确定了它们的身份。

绕过温室,我们进入了牡丹园,这里大树较少,大片的蔚蓝天空显现在我们的头顶,正值猛禽迁徙过境的季节,总数16只,分五批飞过的普通鵟成了这里最大的收获。

海棠栒子园里果实累累,尽显秋天的魅力,吸引了大量的鸟儿前来,而且几乎都是成群结队的出现。可惜,鸟儿虽多,种类却不多,新增加的记录只多了一个小嘴乌鸦,还是只闻其声未见其形。由于前几天有人在这里看到了长尾山椒鸟,我们特意在园子里多转了几圈,可惜毫无收获,估计这种美丽的鸟只是在这里临时休息,根本未做停留就继续赶往南方了。

好在临出海棠园前,一只从头顶飞过的雀鹰多少弥补一些我们的遗憾。

进入梅园后,由于地形的变化(临近小湖和山地),鸟种开始增加,在这附近我们记录到了11种鸟,并为今天的鸟调增加了五个新记录(绿头鸭、翠鸟、达乌里寒鸦、褐柳莺、珠颈斑鸠)。

穿过梅园,登上栈道,就到樱桃沟了,这里两侧陡坡上密布的树林和沟谷中潺潺的溪水,为各种林鸟提供了良好的栖息地,所以这里经常是鸟调记录种类最多的区域。这一次我们仅在这个区域就记录到了20个鸟种,其中有8种是今天别的区域没有记录到的。仅山雀我们就在这里看到了四种(煤山雀、沼泽山雀、大山雀、黄腹山雀),往往一棵树上就能看到2-3种山雀。

从樱桃沟出来已经时近中午,遇见的鸟明显减少,就是有也多深藏在茂密的树冠或灌丛中,往往听得到声音却很难找到它的身影。倒是在卧佛寺的门口,我们发现了一只奇怪的灰头绿啄木鸟,它当时专注于休整树洞,估计是要筑巢,哪怕是被树下的游客围观也不为所动。这个现象很反常,因为灰头绿啄木鸟虽然是留鸟,却没听说过有秋末筑巢的,它们一般春夏筑巢育雏,雏鸟长成即废弃巢穴。

在素菜馆我们略作休整就沿着鸟调路线的东线继续调查,因为已经是下午,整个东线记录到的鸟种和数量都比西线要少,不过依然为本次的鸟调增加了四个鸟种记录,其中的银喉长尾山雀将记录到的山雀种类增加到了5个,植物园快成山雀的乐园了。

——华盖木

2016年10月22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0月22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彭明(报名电话:13801159686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6年10月22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0月22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报名电话: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6年10月23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0月23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唐俊颖(报名电话:15652678984 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2016年10月23日在北京植物园鸟调。

活动时间:2016年10月23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北京植物园南门(卧佛寺)

领队:高向宇(报名电话13811469318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

  • ·2017年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邀请函 23岁,与大自然的“亿万年”比起来,真的不值一提。一路走来,自然之友在鼓励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培育绿色公民、开展环境法律与政策倡导、推广自然教育等方面,始终不忘初心,坚持身体力行。在未来,我们期待继续与您并肩前行,一起做大自然的合伙人,一起推进生态文明的建设,一起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美好!
    3月25日,2017年自然之友年会,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 ~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志愿者,I WANT YOU ! 不仅参与年会,更成为志愿者为大家服务,我们期待你的支持。
  • *年会分会场:植物认知丨让我们共同感受春的气息 自然之“友”们在室内举办年会!简直难以想象啦!这么好的春天,跟着自然之友植物组一起去中科院植物园认识植物吧。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
  • 阙文生:发誓不再做农民的他,考入清华深造、成为景观设计师,最终却心甘情愿回到稻田 阙文生在朋友圈里宣布,他成为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志愿者,已经有8年了。
    他的身份,是一个“种稻”的农人,也是一家扶助农民从事生态水稻种植的社会企业“诚食善粮”经营团队的一员,还是浙江自然农夫市集执行总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