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11月12、13日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6-11-08 21:50:28 | 浏览次数:4899

11月5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11月5日大雾重霾,我们的鸟调活动如期进行,报名的、没报名的,共11人参加了这次活动,小学生一名。记录鸟种24种,增加叽咋柳莺一个新记录。

奥海因雾太大,能见度很低,看不到对岸,只见几只绿头鸭、小鸊鷉向岸边游来,象是来向游人乞食。我们没作太多停留,直接去了湿地。

往日的神奇之地,丁老师看到有鸟落入苇丛中,几经搜索找到了它一一普通秧鸡,并拍下记录版。小桥下还是那只骨顶鸡独自在水中游荡,枯萎的荷叶间没有更多小鸊鷉、黑水鸡出现,不知都躲到哪里去了。

雾渐渐散去,空中三五成群的小嘴乌鸦,一拨接一拔的向城外飞去,不知是不是因为雾和霾的影响,推迟了它们的活动时间。

树林里星头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悄声在树干低处穿梭,让人容易看到;北红尾鸲还是在一定范围的树丛中飞来飞去,红胁蓝尾鸲这周始终没看到;芦苇丛中安静了许多,芦苇荡里蓝喉歌鸲依然被人们喂养着,魏子晨同学拍到了黄喉鹀和灰头鹀,特别是这个头不灰的灰头鹀,专家确认为是某亚种雌鸟,让我们又多认识、记住了一个鸟种。观鸟的队伍中拍鸟的队友越来越多,拍下照片,不仅可供大家欣赏,也为我们鸟类调查提供了准确依据,疑惑不解的鸟种,更可通过图片得到专家们的指教。

翻过山坡我们来到奥海北岸,老朋友凤头鸊鷉又回来了,虽然只有一只,也令我们很兴奋,春季迁徙季节我们曾见过一面;正当大家观看水边的北红尾鸲雄鸟时,苇丛中一只小鸟跳上路边小树杈,拍下来看一看,感觉有点陌生,待请教专家才知是叽咋柳莺,为我们的鸟调记录又增加了一个新种。

奥海东边树林和水域都没有更多发现,后兵分两路,一路从奥海东边回南门,沿途没有新收获;另一路过洼里湖出东门,往日平静的洼里湖略显热闹,小鸊鷉,绿头鸭各有六、七只,周边树林中除了成群的灰喜鹊,也没有新发现。

这次活动共记录鸟种24种。

——彭明

11月6日圆明园鸟调东路回顾:

参加人员:瞪羚、丑牛子、喀纳斯、雪滴花、长颈鹿、大海

今天天气阴,因为风比较大,雾霾开始渐渐散去,气温也降到了6℃, 湿度62%。

早上在南门口就遇见三只灰椋鸟。进了南门,在鉴碧亭旁的水面上又看见了两只绿头鸭,还有上周的看见的三只家鸭一见到我们就游了过来,同野鸭比,家鸭嘴呈桔黄色,嘴上的黑色已基本褪去只在前缘保留了一点。远处一棵高高的杨树上,停着一只黑尾蜡嘴雀,她站立在高大的杨树枝顶,隐蔽在一个叉枝后边,我们只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轮廓。沿着小路继续向前,在莊严法界前面看到一只灰喜鹊。快到凤麟洲,听到有沼泽山雀的chichihehe的叫声。水面上有三只小已经换上了冬羽,羽毛颜色开始变得灰白。远处还听到有燕雀的声音。登上凤麟洲后,我们听到jujuju的鸣叫声,惊喜地发现居然是一只雄性的北红尾鸲,身上红棕色的羽毛非常漂亮,它不停朝我们鸣叫,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上。当我们准备离开凤麟洲时,一只绿头鸭轻盈的从头顶掠过,嘴里还衔着树枝或水草一类的东西,我们看惯了他游泳的样子都忘记了人家也是会飞的鸟儿。离开凤麟洲,在另一片水域里看到了一只雌绿头鸭,还有五只麻雀一起趴在树枝上抱团取暖。

绕过浩然亭,继续向前走,听到三只沼泽山雀、一只白头鹎的叫声,又看到一只大山雀猛地扎进林里,还有两只灰椋鸟,十多只灰喜鹊在树林里飞过去。在岸边一棵杜仲树旁边的一棵高大的杨树上,我们发现了红嘴蓝鹊的鸟巢,这里正是凤麟洲的对岸,可能刚才听到的红嘴蓝鹊叫声就是从这里发出的。浩然亭附近的这片树林,是比较幽静的,虽然天气转冷,但树木还算繁茂,所以总能碰到鸟们活动。只不过岸边是用石材修筑的人工堤岸,少了自然漫坡,等到冬天水面下降,一些陆禽鸣禽,如斑鸠、灰椋鸟等,就无法在岸边捕食活动了。

进到长春园,看见一只沼泽山雀飞过去,迎面头顶树上还有一只大喜鹊。来到思永斋附近的水面上,正当我们远远观看一只乌鸦飞过,突然发现远处似乎有一只红隼在空中悬停。思永斋附近的树林里,柳莺等候鸟已经飞走了,只留下了树上大大的喜鹊巢。喜鹊的巢非常温暖,在侧面开门,有时还会在附近搭建伪巢来保护自己。离开思永斋,看到水面上有一只黑天鹅,三只小,这里的水草被打得干干净净。在含经堂附近,又听到两只斑鸫鸟橡皮鸭般gaga的叫声。水面上有两只黑天鹅在搭巢,还有两只小,两只绿头鸭组团出现。我们仔细地观看了黑天鹅搭巢,看它们通过“拉、扒、压”把草秆等筑成了厚厚的巢。汪老师说,黑天鹅会在幼鸟成年以后将幼鸟驱逐,圆明园这里的水域相通,所以我们在不同的水面会看到1-2只黑天鹅在水里游,那些可能都是最早来这里的黑天鹅繁衍的后代。

转过水面,在映清斋附近水面又看见了两只绿头鸭,十几只喜雀和灰喜鹊,三十只燕雀飞过去。在狮子林附近水面看到一只黑水鸡,还有一只小和一只黑天鹅。

可能因为天气变冷,感觉鸟比上周明显少了很多,戴胜,柳莺这次都没有见到,成群的燕雀更是没了踪影,绿洲老师告诉我们,主要是因为随着气温的下降那些迁徙路过的鸟类比如柳莺继续南飞过冬觅食,今天风比较大,不利于林鸟在飞行中保持平衡。这次东路鸟调共观察到鸟类17余种,总计约144只。

圆明园鸟调西路回顾:

天气预报今天的最高温度是10℃,不过没有什么风,感觉不是太冷。

在南门外集合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3只灰椋鸟和2只金翅雀。

鉴碧亭湖边的杨树上,1只黑尾蜡嘴雀的叫声暴露了它的位置,给了我们仔细观察的机会。3只家鸭在岸边忙着吃早餐,它们从上周开始就在这里了,湖面中间还有1只小䴙䴘。

湛清轩附近,赤颈鸫的叫声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寻找了一阵才发现它们的位置,一共有3只。空中几只大嘴乌鸦慢悠悠地向西北方飞去。

在春泽斋,灰头绿啄木鸟、大斑啄木鸟和沼泽山雀都在忙着觅食,还有珠颈斑鸠飞过。灰喜鹊的数量很多,也很活跃,成群结队地飞上飞下。

夹镜鸣琴的收获不大,只发现了沼泽山雀和大斑啄木鸟。

到了曲院风荷,1只大斑啄木鸟在白蜡树的树尖上趴了好一会儿;下方还有3只珠颈斑鸠,都在缩着脖子晒太阳。

天然图画附近,1只普通翠鸟待在岸边的石头上准备觅食。池塘里的芦苇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岸边的柳树上发现了几只白头鹎。后湖里面有4对绿头鸭和3只小䴙䴘。

在万方安和,5只小䴙䴘聚在湖中间,不怎么游动,只有1只不时潜下去觅食。原牡丹园的草地里面有近百只喜鹊,其中混杂着几只鸽子,旁边的杨树上落着几只珠颈斑鸠,还有1只乌鸫飞过。

经过武陵春色时,空中有一小群燕雀盘旋着飞过,大概有30只。1只红隼突然从太阳旁边出现,划过我们上方向北飞去,然后就消失在树梢后面了。

舍卫城附近的水面里有3只绿头鸭。

黄花阵正在施工,北树林旁边的空地变成了临时工地,堆着石头、沙子和水泥,还有拆下来的建筑渣土。

冬天临近,树叶纷纷落下,鸟儿们都在忙着吃东西,要储存能量准备过冬了。

——叶文

2016年11月06日天坛鸟调回顾

11月6日星期日,终于等来了冷空气把雾霾吹走了,太阳也终于出来了。天气不错,临时决定去天坛鸟调,人不多,我们组成了4人鸟调小组。

还没进西门,会长就已经记录了小嘴乌鸦,秃鼻乌鸦,黑尾蜡嘴雀等数种鸟类,刚进门又听到了冬天的老朋友戴菊细细的叫声。

没想到一开始收获满满,结果到西北空场的这段路一直都非常安静,除了几大菜鸟(老三样,珠颈斑鸠等)就没有别的收获,果然迁徙季节已经快结束了。

到了西北空场,才稍微热闹了起来,数十只灰椋鸟如约在空场的电线上等着我们,白头鹎的叫声也很响亮。一大亮点是看见两只大嘴乌鸦在打架,这一只咬另一只的羽毛,另一只啄这一只的嘴作为回击,大家在这里看了半天,然后一只喜鹊也飞过来站在旁边看热闹,原来不光是人类爱看热闹,鸟类也有爱看打架的。

苗圃正在施工,看来又要大兴土木了。我们走到最里面,照例有一些拍鸟人在诱拍,这次诱拍的对象是黄腹山雀,会长说黄腹山雀本来应该已经迁徙走了,这一群是被拍鸟人的面包虫留在了天坛,希望他们能安全的度冬。

从苗圃出来,刚进到内坛,就看到一波一波的大嘴乌鸦在头顶飞来飞去,往远处一看,还有好几十只在天上飞,好像“鸦柱”一般。大家都非常惊奇,因为以前在天坛从来没看到这么多乌鸦在一起集结。会长猜测是不是有一波外来的乌鸦进到天坛,常驻天坛的乌鸦正在集结起来抵御外敌入侵呢?

在3区,看到了今天的另一个亮点:一只戴胜在离我们只有四五米的距离旁若无人的捉虫子,只见他东一下西一下的啄地,不一会就翻出一只大虫子,非常潇洒地往上一甩再用嘴接住,直接吞掉了。我们看了大概5分钟的时间,这家伙就翻出了3只虫子,大家都惊叹他的高效率。

一路上会长一直念叨猛禽,可是直到3区调查结束还是没见一只猛禽,我带着遗憾直接从东门走了。后来看鸟调群里大家的讨论,收获了雀鹰和普通鵟,为这次迁徙末期的鸟调添加了新的惊喜。最后鸟种33种,超出大家预期!

——李欣

11月6日一大早出门,发现天阴阴的,感觉不是太好!

提前半个小时到了天坛西门,正好自己可以先进入状态,先后拍到了小嘴乌鸦、秃鼻乌鸦、白头鹎、黑尾蜡嘴雀、八哥、红尾鸫、大嘴乌鸦和小群燕雀飞过,心满意足后等待大家。

今天参加鸟调的只有4人,也好!这样可以轻松许多了。

一进西门,大家好像都听到了戴菊的叫声,寻找未果。接下来西门附近很是萧条,原来热闹的乌鸫们只有一两只露了面。西北空场的木桩上稀稀拉拉地站着好些只灰椋鸟,走到西坛墙时,一只北红尾鸲雄鸟立在铁架上,看人前来就走了;旁边一对大嘴乌鸦在休息嬉戏;空中没看到猛禽,倒是经常有一些红尾鸫、斑鸫、赤颈鸫成群飞过。灌丛旁一棵柏树上,一只体胖的星头啄木鸟在忘我地啄着树干;总算看到一只戴胜了!

苗圃里一小群黄腹山雀还是经不住拍鸟大爷们的诱惑,时常过来吃点虫子!林子里鸫、沼泽山雀和燕雀的叫声不绝于耳。

进入内坛小圆门,又开始有点小紧张!真的很希望10月26日鸟调发现的那18只长耳鸮还在,还能让大家一睹芳容,但细想它们留下来又能怎么着呢?食物短缺,还要整天提心吊胆的,走吧!离开这是非之地,找一块没人打扰的野地,平安顺利地过冬吧!

斋宫东边,不知为何?几十只大嘴乌鸦在低空叫喊集结,观察了半天也看不出端倪。柏树林里两只红胁蓝尾鸲雌鸟着急地赶路着。

油松林里路旁一只戴胜忙着找食,全然不顾旁边观察它的路人,但效率还是很高!不一会儿三只肉乎乎的虫子下肚,看呆了一旁的观鸟人。此时金翅雀的叫声也不断响起。快走到丹璧桥时,一只雀鹰从前侧的林子上空冒了出来,飞过大家的头顶,一头扎向后面的树林,看相机里是只雄鸟。

嘴里念叨着山斑鸠和红嘴蓝鹊,来到祈年殿西边。栅栏里空旷的草地上首先看到了一只珠颈斑鸠,再换个角度,咦!这不是一只山斑鸠吗?!总算盼到它们来了,虽然只有一只。活动结束前未能发现红嘴蓝鹊。

在去西门的路上出了西二门,猛然听到耳边想起红嘴蓝鹊特有的聒噪叫声,同时一只灰头绿啄木鸟雌鸟现身,过没多久坛墙里两只红嘴蓝鹊飞走。

下午唐俊颖老师又发现有黄腰柳莺和普通鵟,至此记录到的鸟种数为33种,真没想到这次竟然突破了30种。不管你是否注意它们,它们都在那里,就看你是否具有观察到它们的能力了!天气转凉,秋季迁徙季节即将过去,冬候鸟将粉饰登场,期待它们能在北京过得好!

——李强

2016年11月13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1月13日星期日8:00-12:00

集合时间:8:0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彭明 (报名电话:13522868577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6年11月12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报名电话: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6年11月13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6年11月13日星期日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李强(报名电话:13001076278,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

  • ·2017年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邀请函 23岁,与大自然的“亿万年”比起来,真的不值一提。一路走来,自然之友在鼓励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培育绿色公民、开展环境法律与政策倡导、推广自然教育等方面,始终不忘初心,坚持身体力行。在未来,我们期待继续与您并肩前行,一起做大自然的合伙人,一起推进生态文明的建设,一起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美好!
    3月25日,2017年自然之友年会,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 ~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志愿者,I WANT YOU ! 不仅参与年会,更成为志愿者为大家服务,我们期待你的支持。
  • *年会分会场:植物认知丨让我们共同感受春的气息 自然之“友”们在室内举办年会!简直难以想象啦!这么好的春天,跟着自然之友植物组一起去中科院植物园认识植物吧。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
  • 【野鸟会】4月1日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 【野鸟会】4月1日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