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5月13、14日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7-05-10 20:46:47 | 浏览次数:344

5月6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5月6日天气晴好,因为天气越来越热,游人越来越多,集合时间提前到7点,出门较早,还真感觉有点凉,风大四级以上,预报最高温度29度。新老鸟友共17人参加了这次活动,其中小学生3人。几位资深鸟友的到场,大大加强了我们的技术力量,有人擅长听声辨鸟,有人善于发现稀罕鸟种,有人眼疾手快善抓拍,还有人总能在荗密的枝叶间发现跳动的小鸟,强强结合,我们的队伍很强大,共记录鸟种41种,增加了中华攀雀,白腹鹞两个新记录。

奥海前面的大草坪有点冷清,上周成群的鹨走了,只有几只小鹀和金翅雀在青草间寻寻觅觅。奥海中绿头鸭和小鸊鷉数量不多,苍鹭不再孤独,白鹭、夜鹭、池鹭都来了。

走到奥海对岸,有鸟友寻声发现了柳枝间跳动的中华攀雀,忙招呼大家观赏,尽管风很大,树枝摇摆的厉害,因为光线好,我们基本都看清楚了它的雌雄差异,有鸟友戏称它是“迷你素食伯劳”。

去往湿地途中,粗壮的树干上两只星头啄木鸟躲躲藏藏,时隐时现;池塘中小鸊鷉异常活跃,相互追逐,不时激起层层浪花,像是故意在镜头前表演,取悦人们。在湿地下沉处的水面上,看到了唯一的一只黑水鸡,钻出苇丛,进入另一片苇丛,衔着根草枝出来,又钻入苇丛中,象是在搭窝筑巢,动手是不是有点晚了;我们走过大片芦苇间的小路,一只扇尾沙锥被惊起,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林泉高致,听到多种鸟的叫声,山雀、柳莺等,只看到树鹨和棕头鸦雀。

天元岛边,我们近距离看到了普通翠鸟雌雄,开始两鸟在同一镜头里,不一会雄鸟飞走去觅食,雌鸟在巢洞的不远处守护着,半天不见雄鸟回来,我们就撤离了。天元岛上沼泽山雀的叫声吸引着我们,看到它喉部发散的黑斑,感觉又象褐头山雀,近几周拍到的它都是这样,小黑喉扩大发散,请教专家,仅看喉部的都说是褐头山雀,看其他侧面图背面图,都说是沼泽山雀,根据褐头山雀是在高海拔地区繁殖的特性,应该排除褐头山雀的可能性,大家讨论认为,沼泽山雀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某亚种,二是繁殖期的繁殖羽,最终结果有待专家的权威解释。提出这个问题,也希望引起奥森鸟友们的关注。

洼里湖上空,一只猛禽飞过,当时认为是黑耳鸢,照片比对图鉴后,确认是白腹鹞,为奥森记录又增加一个新种;东边树林、桥下都看到了红嘴蓝鹊的身影。

活动7点开始,持续到12点还没结束,全程估计8~10公里,共记录了41个鸟种。

奥森鸟调鸟种记录如下:

绿头鸭

星头、大斑、灰头绿啄木鸟

普通翠鸟

普通楼燕

珠颈斑鸠

黑水鸡(衔草枝筑巢),扇尾沙锥(飞版)

白腹鹞,雀鹰

小鸊鷉,白鹭,苍鹭,池鹭,夜鹭

红嘴蓝鹊,灰喜鹊,喜鹊

乌鸫,红喉姬鹟,黑喉石鵖,灰椋鸟

中华攀雀

沼泽山雀

家燕,金腰燕

白头鹎

黑眉苇莺,东方大苇莺

褐柳莺,黄腰柳莺,黄眉柳莺

棕头鸦雀,树麻雀

灰鹡鸰

树鹨,金翅雀

小鹀,黄喉鹀,灰头鹀

——彭明

5月6日圆明园鸟调西路回顾:

昨天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今天的风力减少了很多,天气情况非常不错。

在鉴碧亭,有4只普通楼燕、2只珠颈斑鸠、1只丝光椋鸟、2只灰椋鸟、2只家燕、2只白头鹎、3只金翅雀。几只灰喜鹊吵闹着驱赶1只小嘴乌鸦。

在湛清轩,有4只普通楼燕、2只珠颈斑鸠、2只小、4只灰椋鸟、1只家燕、1只金腰燕、2只灰鹡鸰、2只小鹀。空中先是有1只池鹭飞过,接着我们又看到了1只白鹭。

在春泽斋,有2只绿头鸭、1只星头啄木鸟、2只大斑啄木鸟、3只戴胜、1只珠颈斑鸠、3只乌鸫、1只红喉姬鹟、2只家燕、1只白头鹎、2只黄眉柳莺。还有1只黑鸢飞得很低,顶着风向北方飞去。

在夹镜鸣琴,只收获了1只灰头绿啄木鸟。岸边的一棵大柳树拦腰折断,倒在了水中,显然是昨天的大风造成的。

福海被风吹得有一些浪花,游船没有开,中心岛附近只发现了1只绿头鸭。

在曲院风荷,先后大约有20只家燕在空中盘旋,还有2只金腰燕。其中几只燕子嘴里衔着小草棍到路边的小水坑里啄泥,应该是筑巢用。

在天然图画,有1只普通翠鸟(雄)、2只普通楼燕、1只珠颈斑鸠、2只金翅雀。后湖里面有2只小。

在万方安和附近,有1只沼泽山雀、2只白头鹎、5只黄腰柳莺、10只小鹀。在武陵春色,有1只小、1只普通翠鸟(雌)、8只小鹀。

在舍卫城附近,有1只绿头鸭、1只黑尾蜡嘴雀、3只树鹨、1只灰鹡鸰。空中有1只红隼擦着树梢向北面飞了过去。

在方壶胜境,有2只绿头鸭、1只山斑鸠、2只珠颈斑鸠、5只红喉姬鹟、3只黑喉石䳭、1只沼泽山雀、2只小鹀。这里有1棵被大风吹倒的槐树,1只大斑啄木鸟在树干断裂的地方啄来啄去。我们靠近了后发现这个树干里已经被虫子吃得千疮百孔了。

今天小鹀的数量很多,红喉姬鹟的叫声也经常能够听到,但是没有发现黄喉鹀。

——叶文

5月6日圆明园鸟调东路回顾:

今天周六,我和汪周、大鸟老师一起走圆明园东线观鸟。一进大南门,就看到松树尖上站着的金翅雀,它把身体转向东侧、金黄色的羽毛更加的熠熠生辉,四声杜鹃、珠颈斑鸠飞过。水边的杨树上有灰椋鸟跳跃。

凤麟洲南侧水面、两只小䴙䴘远远的爬在水面的荷叶边上,不知是否将要筑巢。头顶有家燕、楼燕飞来飞去,今天风大,燕子们也都飞的有些歪歪扭扭。更高处的天空,可见一只苍鹭和一只池鹭翱翔。蜻蜓贴着水面,时而点水产卵。

走过浩然亭,乌鸫不顾大风,依然在干枝上欢快的唱着,凤麟洲东侧山坡上传来各种柳莺的声音:大致能分辨出黄腰、黄眉、极北、四川柳莺四种。汪老师介绍说四川柳莺的叫声是“累啊累啊”,黄腰的尾音是“久违”、黄眉是“紫违”、冕柳莺的声音类似“家家急”。对我来说无论靠听靠看,柳莺的分辨都十分困难,只能靠时间积累经验了。土坡上一个翠鸟的巢洞据说已经使用了3年,每次来浩然亭我们都会观察一下,看洞口是否潮湿,是否有鸟出入的痕迹。这个洞是向深处向上倾斜的,所以即便下雨也不会灌水进去,动物们就是这么聪明。

在三园交界处,又有几位新鸟友和我们汇合继续前行。

思永斋东边水面,绿头鸭妈妈带7个宝宝在靠岸边的芦苇间穿行,即便岸上有游客,也很难发现它们。

含经堂附近,黑尾腊嘴雀在枝头停留片刻即逝,可以让我们仔细看的是2只丝光椋鸟,一雄一雌,颜色一深一浅。更浅色的应该是雄鸟。但那只深色的雌鸟和图鉴上的也不太一样,这也只能是下次有机会再看了。继续向前,发现一群大爷正在拍黑天鹅的小雏鸟,足有一二十人。

在玲珑馆,2只翠鸟依然还在,可以根据嘴部的颜色辨别雌雄。岸边的杨树上,前两周可见的丝光椋和灰椋鸟,今天无影无踪。玲珑馆小岛东面的石头台上,3只雄绿头鸭把头藏在翅膀下面无聊打盹,汪老师笑称这是雌鸟去孵蛋了,所以一帮老公们凑一起开会。

狮子林附近水面上,除了黑天鹅、绿头鸭,可以听到芦苇中黑眉苇莺的叫声,据说黑眉苇莺比东方大苇莺到的早,发现黑水鸡一只。

经过泽兰堂,因为柳树上有一个戴胜的巢,上周鸟友们还看到了戴胜妈妈喂食小鸟,今天我们特意再去看,没见到戴胜,倒是又有6-7位拍鸟大爷架着长枪短炮守候着。

在福海食品店买水休息的空档,两只鸭子快速飞过,张雁老师感觉不是绿头鸭,因为脸上有白斑,最后根据图鉴判断为鹊鸭。

沿着接秀山房、庄严法界向南门返回:看到大斑啄木鸟、山斑鸠、珠颈斑鸠时而落在地面找食,乌鸫依然欢快,听到沼泽山雀的“吃吃喝喝”和单音节的小鹀。

回到春泽斋,一只小小的红喉姬鹟让我们仔细观察了一番,个头比麻雀小很多,喉部的橙红色还是很明显的。图鉴说“繁殖期雄鸟喉部橙红色......雌鸟及非繁殖期雄鸟暗灰褐色,喉近白”,所以这是只标准的繁殖期雄鸟。另外红喉姬鹟的叫声类似“蚂蚱振翅摩擦”的声音,回程路上经常可以听到。

此次东线共看到25种,期待下次活动和大家同行。

——长脚鹬

20170507天坛公园鸟调回顾

时间:7:30 --12:15

天气: 30--12℃ 晴

环境状况:二月兰和抱茎苦荬菜花海走向后期。苗圃紫穗槐盛开。

参加人数:26人 其中中小学生共6人

昨天有鸟友拍到棕腹啄木鸟,前几天有人拍到牛头伯劳,所以我对今天的鸟类调查非常期待,一大早六点多就从北门进入天坛,向西门走去。

春天的早晨温度和光线都十分舒适,鸟儿们也很活跃。突然感觉眼前一晃,一只啄木鸟飞到核桃树上,我大喜,该不会是棕腹啄木鸟吧?用望远镜一看,原来是星头啄木鸟!不过有三只,这收获也不错,几周没见到星头啄木鸟了。

很快来到西门,集合了大大小小的鸟友们就开始了鸟类调查。西门附近鸟情依然是最好的。唱得最欢的依然是乌鸫;最吸引大家眼球的依然是戴胜(围着人家“门口”的“拍鸟大爷”们有二三十人);珠颈斑鸠依然悠闲地趴在树枝上咕咕咕叫着;灰喜鹊们依然在阳光下飘逸地飞来飞去;大嘴乌鸦家族依然是西门个体最大最壮硕的;美丽的大斑啄木鸟依然波浪状的在大家头顶高速飞过,一点也不给大家仔细观看的机会。对筑巢一丝不苟是黑尾蜡嘴雀,都五月了,嘴里还叼着软软的白纸抑或是塑料布,估计已到最后一个工序—絮窝。还有,很遗憾没看到上周树洞里的八哥“两小口”,难道它们找到了更合适育雏的树洞?

一号区空场的二月兰已到花期末期,抱茎苦荬菜也没有了上周的精气神儿,不过迁徙过路、喜站枝头的黑喉石䳭明显比上周多了起来,在二月兰花丛中上下翻飞。虽然没有鸣唱但喉部亮丽的红色还是暴露了隐蔽在灌丛中的“红歌星”—红喉歌鸲,惹得大家争相一睹芳容(独自观鸟的鸟友在此地还看到了蓝喉歌鸲)。

在羊肠小路上一只可爱的小鹀头也不抬忘我地啄食着,完全无视近在咫尺的二十来位观者,小鸟友说“它得多饿啊!”迁徙真不容易啊!看了一会儿,二十来位观者轻轻绕路离开,以免打搅这位饥饿的小鸟。

今天的苗圃相对以往热闹一些,有乌鸫、红喉姬鹟、沼泽山雀、大斑啄木鸟、灰椋鸟、白头鹎,还有可爱的小柳莺,不停地唱着蹦着,挑战着大家的耐心,最后我们还是放弃观看和拍摄。最让大家兴奋的是空中的两只猛禽,仔细一看居然是两种!一只是雀鹰,一只是鹊鹞雌(照片经会长确认),不知它俩怎地跑到了一起?

接下来的二区鸟种比较少,除了空中的楼燕、家燕、金腰燕,地上主要是灰喜鹊、珠颈斑鸠,还看到一只乌鸫在草地上溜达,一只沼泽山雀在树冠蹦蹦跳跳。

五区斋宫北侧和东侧的柏树林里基本没有游人,黄腰柳莺、沼泽山雀、红喉姬鹟欢快地跳来跳去寻找着食物。

四区依然是讲长耳鸮故事的区域,除了听到金翅雀和珠颈斑鸠,就没有什么鸟了。不过此时我们的得到一个消息,“小胡”父子一进东门就看到棕腹啄木鸟!真羡慕他们的运气!

三区给大家带来惊喜的依然是美丽的红嘴蓝鹊,我眼睁睁看着它从丹陛桥上空飞过来,那飘逸的大尾巴太漂亮了!只可惜来不及拍摄。

六区二月兰让鸟儿完全的隐身,不仅没看到山斑鸠,连珠颈斑鸠都是听到的。

北门附近八哥在高高的杨树枝头晒着太阳。

今天一共观察到31种鸟类。没看到灰头绿啄木鸟。据说牛头伯劳被拐跑了。据说蚁来了。

——唐俊颖

周日我和爸爸妈妈去天坛观鸟。刚走进公园我们就看到了一只戴胜,这只戴胜和我上次看到的一样。还是在啄地,难道它是挖掘能手吗?

我们还在一片花丛中的小土路上发现了一只小鹀,它正在小路上认真地啄食吃。虽然小路的这边站着十几个人,在那边也站着十几个人,但是小鹀还是镇定地在小路上啄食吃。这真是个好机会呀!我可以好好地观察它。它的身子和麻雀差不多,但头顶是黑色和棕色相间的条纹。人们都说小鹀长着麻雀的身子、花鼠的脑袋。我们不想打扰它,观察了好长时间,直到我们走了它还在吃,这只小鹀得多饿呀!

我们快要走的时候看到了一只乌鸫,上次我只听到它动听的歌声了,这次我才看到了它的“真人”。它全身都是黑色的,只有嘴是黄色的。没想到那么动听的歌声是这么一只黑不溜秋的鸟发出来的,真是出乎意料呀!

这次观鸟我还看到了大嘴乌鸦、大斑啄木鸟、金翅雀、黑尾蜡嘴雀呢!

——李佳宁

2017年5月14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5月14日星期日7:00-12:00

集合时间:7:0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彭明(报名电话:13522868577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7年5月13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5月13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

2017年5月14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5月14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唐俊颖(报名电话:15652678984 ,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