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十个环保人的2014 | 黄海琼(橙子)——突破C-zone,慢慢成长

分享到:
发布者:自然之友 | 日期:2015-02-04 15:12:48 | 浏览次数:8356

有人说中国环保组织的故事是中国环保的侧影。在我们看来,环保人则是中国环保组织的灵魂。自然之友拥有很多很优秀的伙伴和会员,这让我们非常自豪。今天和我们分享她的2014的这位橙子,就是其中一位。


2015年1月9日,作为鸿芷年度回顾《十个环保人的2014》入选的十位中国环保人之一,自然之友·盖娅自然学校副校长黄海琼(橙子)回顾了自己的2014年。


橙子说,自然体验,不仅是体验一下自然的美好就行了,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情感的建立、联结,进而产生行动的愿望和行动,培养绿色公民的氛围。


本文由橙子本人根据当日的口述编辑整理完成,曾刊载于微信公众号鸿芷和千篇一绿。(封面图片拍摄:咸丰草)


黄海琼-橙子(邹滔 | 摄)

我是黄海琼,是自然之友•盖娅自然学校副校长。参加自然之友环境教育活动的每个人都有自然名,我的自然名是橙子。有人说我跨界,但我自己没有觉得,因为我一直做的是教育工作。我以前在中学做数学老师,从学校出来以后去了一家远程教育公司,在那儿待了将近十年,从事网络教育;2010年参加自然之友的自然体验师培训,开始做环境教育,还是教育,其实一直没变。


当初离开学校是出于对教育体制的失望,而通过自然体验师的学习,似乎又看到新的希望,于是成为自然之友积极的志愿者,也发现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伙伴。2013年,另一个志愿者冬小麦代表自然之友参加日本自然学校短期考察回来,兴奋地对我说,橙子,我们也可以做!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和准备,我辞掉工作,去日本研修了两个月。


2014年的元旦凌晨,我研修所在的栗驹高原自然学校创始人佐佐木先生带我们去撞钟为新年祈福,我祝愿我们的自然学校能够顺利诞生、长大。


我的2014年第一天就是这样在遛狗中开始的

(佐佐木丰志 | 摄)

第二天,我们去三年前发生海啸的灾区,看到繁华不再,大雪覆盖了一切,而海边的渔民们不忙着重建家园,而是在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筹划着成立环保NGO,通过保护森林而保护大海。


日本三年前海啸灾区已被清理干净,只留下防灾对策厅舍的钢架作为纪念,不时有人专程前来献上鲜花和祭品。人们谈论“复兴”的话题,但他们不急于造房子,住在临时住宅中的他们,特意给自己留下时间来思考人和自然的关系

(橙子 | 摄)

我感动于日本人民对家园的爱,对环境问题积极思索和行动的态度,但我自己身边也有这样一群人。新年之后我参加了一个为期14天的雪地冬令营,当我在冰天雪地里身心俱疲时,看到在北京的志愿者伙伴们的往来邮件,他们在讨论成立自然学校的事情,他们有的人表示虽然不能成为专职人员,但会入股,相信管委会能把工作做好。还有更多伙伴,只是简单的回复一句:我加入,我愿意!我看到原来有这么多人,他们相信自然之友,也愿意相信我们,相信“相信”的力量,包括入股成立公司,做社会企业,只做自然之友的自然学校这一件事,十年不分红……


我也非常兴奋,觉得有一种激情,希望能赶快回来加入到创办自然学校的过程中来。虽然可以想象未来将要遇到多少问题,将要面临多少困难,但至少有这些伙伴会义无反顾地支持,我想最终呈现在面前的,不会是空中楼阁,而是实实在在朝向目标的坚实脚印。


但事实证明2014这个创办过程还是非常痛苦的。


1月底从日本回来后,自然学校的筹办也进入实质阶段,3月20号开始试运营,6月5日在自然之友二十周年纪念晚会上宣布正式成立。那盖娅自然学校要干什么呢?我们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加入到在座的行列里面来,更积极的投入行动。所以无论是环境教育也好,或者自然教育也好,我们的目标不是停留在到大自然中去体验一下自然的美好就行了,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情感的建立、联结,进而产生一种行动的愿望和行动的结果,把绿色公民的氛围培养起来,有更多的人加入。大家有时候在行动的时候会非常担心,觉得自己没有这么多同伴,我们要做的可能不是这么轰轰烈烈、冲锋陷阵的事情,但环境教育是着眼于未来的,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加入到行动当中来的,当然有更多的人成为引领者就更好了。


举个例子,我们有一个志愿者,因为喜欢观鸟,开始关注环境问题,于是做野鸟会的志愿者,成为一名行动者,之后经过思考认为必须通过教育才能解决根本问题,于是又来报名参加自然体验师,希望能变成一个引领者,这就是很多志愿者的心路历程,他愿意参加行动,也愿意带领更多的人加入,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2014年对于自然教育行业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一年,大家可以看到,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有很多人开始声称他是做自然教育的了,突然有很多自然学校出来了。8月底、9月初在厦门举办的第一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有近300人参加,感觉非常的红火。但是实际上这么多人有一年以上经验的人还不到一半,绝大多数都是没有经验的人,但是大家都愿意来做这个事,这是2014年大的环境。


我们的自然体验师培训变得很火,2014年3月特别多人来报名,我们不得不在里面挑选,有报名了不能来的,还得劝退,之前还没有这么火。在这种情况下,大家的心都有点浮躁,首先是感到我们的机会来了,然后就是我们要赶紧去做什么。而我们的艰难处境也就在于此,因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2014年3月2日的自然体验师入门培训,有60多名志愿者报名

(冬小麦 | 摄)


做为工作人员的我们,面临的是员工之间的磨合、工作目标的确立、理念的统一,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虽然明白战略、规划非常重要,但还真不敢放下所有的事情做“设计”去!实际上凭空做自然学校架构设计很难实施,这个我们也经历过了。


对于我个人来说,2014的关键词就是“磨合”。从志愿者转变为工作者的难度比我想象的大得多,有时候我还是以志愿者的立场去想这个机构该干些什么,当志愿者如果不再满足自己是干活的之后,特别容易变成出主意的,主意特别多,你到底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对工作人员来说他要考虑的问题可能就更复杂一点。虽然我成为核心志愿者的时候已经尽力地让自己不见外了,尽量站在组织机构的角度考虑问题,但实际上还是相差挺多的。


还有原有的工作团队和我们新加入人员之间的磨合。我们选了一个特别难的路,第一难在我们既保有原来自然之友的公益项目,又要加入社会企业运营的,比如说所谓的收费项目,这两者之间什么关系?大家怎么理解?一会儿你收费,一会儿又不收费了,一会儿是聘请讲师,一会儿又都是志愿者了,在外界来说很难理解,我们自己内部有时候也会搞不清楚,每一件事我们都要界定它是什么性质的,如何表述。


第二是志愿者参与,我们不但有26个股东,还有更多的志愿者,另外又有自然之友的会员、组织、理事,我们有多少“婆婆”在上面给我们出谋划策,这个磨合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痛苦的。说你们的制度怎么老也出不来,课程也出不来,给你们介绍了那么多“活儿”怎么都不接,曾经的那些激情最后都变成了这样现实的一些碎片。


这是个探索的过程,这就是我的2014年。不断的磨合,我们能做什么,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大家的期望是什么,我们个人的理想是什么,组织的目标是什么,盖娅七仙女(七名工作人员)在各种活动之后的总结中,在无数次的讨论会、共识会、宣讲会后,在被逼着不断地反省、描述过程中渐渐地清晰起来。


刚刚结束的2014年盖娅自然学校志愿者年会

(寿带 | 摄)


前面提到年初我在日本参加了一个14天的雪地冬令营,这个以“冒险”理论为指导的冬令营,所谓冒险,就是突破C-Zone,而当C-Zone扩大,成长就发生了。


C是指Comfortble(舒适),所谓C-Zone,是指稳定在一种已经知道的、安全的、可以放心的、舒服的、轻松的、可预测的状态,而从这个舒适区走出来,则伴随着未知、危险、不习惯、不可预测、精神不安、紧张害怕、结果不能保证、无从知道成功还是失败的一种状态,所以突破C-Zone,意味着“冒险”。


这个理论应用在冬令营的课程设计中,目的是使孩子们获得生存的能力,虽然结果呈现出来是一堆雪屋,但目的并不在此,而是在冬令营获得的经验带回到他日常生活中,当他将来长大的时候,他能够在社会上生存,是指这样生存能力的提高。


其实我们成人也是这样的,我虽然做的都是教育,但还是有了不同的领域。这也是我的C-Zone在不断扩大的过程。今年我从志愿者转变为工作人员,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经常会这样勉励自己——我的C-Zone又扩大了,我又成长了!当然这必须是主动的而不是被迫的行为过程,在C-Zone之外的区域叫弹性区域,我们成长的步子不能迈得太大,如果你一下到了令人崩溃的区域你就要疯掉。


2014年的结束仪式

(山狼 | 摄)


2014年的最后一天,我和几个伙伴在哈尔滨的雪谷,搭起了一座雪屋,我很高兴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的2014。这一年我分享了很多次关于雪地冬令营的冒险理论,也把它应用在我们自己的八达岭夏令营,但我最大的收获却是我自己的突破,我遇到了很多困难,却不感到纠结,我看到孩子们的成长,也感受到了自己的成长。大家也可以尝试着看看自己,中国有一句老话不怕慢就怕站,如果你停在你的舒适区里面,你的成长永远不可能发生,但你一点一点的出来,就永远有机会不断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