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inhalers
注册会员
零废弃赛事

*【野鸟会】2月18、19日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

分享到:
发布者:野鸟会 | 日期:2017-02-14 21:29:58 | 浏览次数:1337

2月4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2月4日,农历正月初八,春节长假刚刚结束,迎来了我们的观鸟活动日,可惜又是一个寒冷重霾的糟糕日子,但仍有十一人,多是奥森新人,聚到一起,开始了我们快乐的观鸟活动。这次活动,拿大炮的鸟友一个没来,鸟友雪花的小炮毫不逊色,眼疾手快,记录下了我们看到的大多数鸟种,在现场及微信群与大家分享;一学生家长扛来单筒望远镜,时不时对准目标,让大家欣赏、辨识距离较远的鸟儿们。全程共记录鸟种27种。

奧海的冰面减少了许多,绿头鸭上百只依然在水中游动、在冰面上停留;原来奥海对岸岸边呆立的苍鹭不见了,只是偶尔能看到天空中有苍鹭成对飞过;黑水鸡大小好几只在苇丛边进出觅食;骨顶鸡只看到一只。

鸫的数量明显多了,大群十几只、小群三五只在树林中穿梭,主要是斑鸫和红尾鸫,赤颈鸫只看到一只;普通翠鸟落在不远处的树枝上,羽色鲜艳,吸引了我们,只是停留的时间太短了;湿地的白顶(即鸟)没有见到;大麻鳽因为有人喂鱼又出现在老地方;水鹨数量不多,只看到四、五只;成群的金翅雀往返于树梢与芦苇之间,很活跃;三种啄木鸟虽然都看到了,但数量不多,各有一、两只;喜鹊们已开始忙着筑巢了。

走出湿地,我们沿西南树林走向南门,一路非常冷清,毫无收获。

这次活动共记录鸟种27种:
绿头鸭
星头啄木鸟,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
普通翠鸟,珠颈斑鸠
黑水鸡,骨顶鸡,小鸊鷉,苍鹭,大麻鳽
乌鸫,赤颈鸫,斑鸫,红尾鸫
北红尾鸲
灰喜鹊,喜鹊,小嘴乌鸦
沼泽山雀,黄腹山雀
白头鹎,棕头鸦雀,树麻雀
水鹨,燕雀,金翅雀

——彭明

2017年2月5日天坛鸟调回顾

天坛立春鸟调小记

2017年2月5日8点天坛西门集合,参加(FON野鸟会)天坛鸟调,集合时人数寥寥,加上我特邀的青蜜科技的张健伟童鞋,还不到十人,但野鸟会李强会长昨晚刚从西藏墨脱返回,他能赶来,为我作为“鸟导”壮胆不少,坛门之外就见成群的树麻雀(我们平时所见麻雀的学名)叽叽喳喳,一只大嘴乌鸦傲立枝头,其额头与喙部呈90度直角的特征,被我稳稳拍下。

一进门,便入佳境,路南几排大杨树,上上下下、飞来飞去的有乌鸫、斑鸫、红尾鸫、黑尾蜡嘴雀、灰喜鹊、喜鹊、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珠颈斑鸠、金翅雀、白头鹎、沼泽山雀、戴胜……此起彼伏,令人目不暇!两只灰头绿啄木鸟在一个井盖上埋头觅食,对我们这些在远处窥探的一帮人,毫不理会。

这还没走出几百米呢,即有十余个鸟种入账,而且还有一只岩松鼠,后来又在不同地方还见到了岩松鼠,可见这种小型哺乳动物已经在天坛落了户了,拍了松鼠,很得意,毕竟一兽顶十鸟!简直是开门红啊。这时,又有几位鸟友赶到,鸟调队伍已然扩充为十六人。不过,也不能高兴太早,我们的观鸟记录不会再那么直线上升的,调查路线折向北行,再西至坛墙向北门方向,队伍中有人说,怎么没见“灰椋鸟”呢,话音未落,前方高大的木杆上,就呈现了几只灰椋鸟的身影,原来这一带是它们集中分布的地域。

趁着鸟情不旺,我不失时机地为鸟友中的初学者讲解一番:“世界有10000多种鸟、中国有1400多种鸟,北京有400多种鸟,天坛有180种鸟(根据鸟友提示)。按照生态类型,中国共计六大鸟类,即涉禽游禽猛禽攀禽陆禽鸣禽,但天坛缺水,生态环境不便于湿地鸟类栖息,所以前两类罕见,猛禽本来就难以见到,这样就剩三大类了,何况我们已经见到了攀禽如啄木鸟,陆禽如斑鸠,其他大多数则均为鸣禽”。

天坛为何能成为观鸟胜地,我分析原因有二,一是地处大城市核心,飞鸟无处落脚,没地可呆,只好集中在城市绿地公园,这也是城市公园的存在对维护生物多样性的意义;其二,公园人流如织,人鸟相安无事,鸟们习以为常,我就曾见到长耳枭所在的古柏下,竹板噼啪作响,猫头鹰稳如雕塑,鸟对人的观瞧与嬉闹往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就为我们观鸟拍鸟提供了有利的机会”,由此,我对照我所在的南海子麋鹿苑,虽然地域广阔,水大树多,但人流稀少,何况还见过玩弹弓的年轻人,惊弓之鸟,何不俱人?

我们的鸟调小分队在西北空场木杆下折返南行,路过著名的鸟点“苗圃”,这也是我去年夏季应邀来讲“观鸟课”的地点。遗憾的是,曾经“荒野化”的鸟点,由于施工改造,硬化了地面,清理了杂草和灌丛,因生态变得单调无趣,鸟情完全今不如昔了,在苗圃仅仅见到屈指可数的斑鸫斑鸠树麻雀灰喜鹊几种,滞留在此的那只白腹鸫gg已不知所踪;奇怪的是,作为北京最小啄木鸟的“星头啄木鸟”竟然杳无踪影,我们在苗圃外围瞥见一个身影一声鸣叫,似乎就是它,勉强记录下来吧,令人多少有些怅惘;小分队走走停停,南至斋宫,古建蓝天,相映鲜明,澄澈晴朗,简直不像帝都的天,“看!猛禽”,李强不愧为野鸟会会长,只见辽阔苍穹,鸟影一点,李强手中拍鸟神器“456”手起即拍,拿下了这只飞禽——普通鵟,但见那猛禽从东向西,追风而去,我仅仅见到那渐行渐远的身影,等举起相机,早已碧空如洗、了无痕迹。

继续南行,是著名的明代皇帝祭天大典的所在地——圜丘,早已被围起来售票参观,好在我们观鸟者对沿途景点全然不顾。在我们眼里,圜丘东侧,乃是多年来长耳枭冬候歇息的古柏,如今鸟去林空,被我称为“长耳枭故居”。李强向随行小男生提问:长耳枭为何这几年不见了?答:因为人们毒杀了老鼠,长耳枭没吃的了,所以不再留在天坛。也对!我曾在天坛东门外的109中学读书,当时晨练时常在天坛见到猫头鹰,想想那时根本不会观鸟,不会有意识地找鸟,都能还见到,可见那时的鸟情应是更旺!

观鸟谈鸟,话语间,李强又发威了,看!猛禽——透过古柏绿荫般的针叶,在圜丘上方远远的天空,一个、又一个小点儿,还是“老鹰”,据李强判断,这回是两只雀鹰,盘旋于蓝天里,面对盘桓于天际的猛禽,我终于得到拍摄的机会,举起小巧的佳能G3X-600头的片机,成功拍下这难得一见的猛禽。

似乎该是见好就收的时候啦,正好接近天坛南门,我们两口都觉得有些腰酸腿疼,于是,与鸟调小分队各位大侠拱手告辞。据说他们北折的路上见到了“红嘴蓝鹊”,这也是我天坛几次观鸟都失之交臂的遗憾,留个念想,下次吧!如果加上下午其他鸟友的记录“太平鸟”、“白腹鸫”,今日鸟调记录为25种,从微信的朋友圈得知,今天奥森的观鸟记录为27种,就少2种,可以理解,毕竟天坛无湿地啊!

——郭耕

2017年2月8日植物园鸟调回顾:

在阵风中寻找飞鸟

2月8日8:30北京植物园鸟类调查活动(以下简称:鸟调)在一阵又一阵的风中开始了。西路的调查员分别是笔者、一个祖孙三代的家庭(姥爷、女儿、上一年级的外孙)和资深鸟友陈晓娓老师。

大家进入大门没走几步,就听到一串打嘟噜的叫声,循声向树梢望去,两只小鸟一个朝南一个朝北站树枝上,当笔者刚刚在望远镜中看见了那明黄的翅斑,就听到姥爷已轻声地说“金翅、金翅雀。”这时又有一只鸟落到附近的一颗树上,由于位置较高笔者和女儿反复观看,又一起对照图鉴进行比对才确认是一只红尾鸫。

在温室附近,看见一只乌鸫在随风摆动的树枝上东张西望,不一会便飞走了。这时姥爷说“鸟都是迎风站着的”“那是为什么?”笔者问,“避免戗毛”姥爷答道。笔者忽然明白早晨喜鹊常常朝着太阳站在树梢上,但有时又不是这一现象的原因。没风时朝着太阳取暖,有风时迎风站立以免戗毛。

随后在西门一片摇曳的灌丛中,一行人看到有只小鸟一闪就不见了。大家开始缓缓地向灌丛靠近,突然一只鸟从灌丛中飞出,落到了面前的树枝上,还不时地抖动一下蓝色的小尾巴,大家异口同声道“红胁蓝尾”。在早晨的阳光中,这只鸟眼睛周边有一圈白色,上体呈橄榄褐色,肋部橘红色,下体浅褐色,这是一只红胁蓝尾鸲雌鸟。

行至栈道口时,突然四只灰椋鸟从远处飞来,落到较远处的树上。这时笔者听到一阵鸟叫声,抬头一看只见几只小鸟在树杈间蹦来蹦去,灰白的腹部、尖尖的小黑嘴、头顶羽毛在低头抬头时闪着黑色的亮光,原来是沼泽山雀。

进入樱桃沟后,在树间看到了辛勤工作的星头啄木鸟。步道开始上升时,发现上面的一颗大树上不时有鸟飞起落下,大家赶紧轻轻地快步拾阶而上,站定后在望远镜中终于看清楚了是燕雀。就在这时下面传来喊声,随着喊声树上的鸟飞了起来,一数竟有二十多只。转身上行时,不知谁小声嘟囔了一句:“喊什么喊!鸟都吓跑了。”

到卧佛寺门前时风开始小了。顺着坡道下行至一半处,小朋友突然说道:“一只黄色的鸟。”大家停止脚步随小手指的方向望去,一只肚子鲜黄色、黑头、翅膀上有两道白色点斑的鸟,正在柏树枝头飞上跳下,是黄腹山雀。随后,又发现前后的几棵柏树上,大约有五对黄腹山雀在觅食。在这期间,不断有游人前来询问,然后驻足观看并不时发出啧啧的称赞声。

最后,笔者和陈晓娓老师刚到梁启超墓便听见“邦邦”的声音,陈老师说:“大斑啄木鸟?!”这时却传来了一阵接一阵的拨浪鼓的声音,笔者随声望去,看了好一会依然没有找到。笔者心中起了疑惑,“是大斑啄木鸟?”这时传来陈老师惊喜声音:“我看见大斑啄木鸟了,它晃脑袋时发出拨浪鼓的声音。”后来笔者在网上查到某啄木鸟告警时会发出似拨郎鼓的声音。大斑啄木鸟发出拨浪鼓的声音,是个体还是普遍现象,发出的原因是什么,还有待日后继续观察再做结论。

这次鸟调是在风中进行的,发现鸟种较少只有十五种,希望随着迁徙期的到来,会发现更多种类的鸟。

——大鸟

2017年2月19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8:00-12:00

集合时间:8:0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彭明 (报名电话:13522868577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7年2月18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唐俊颖(报名电话:15652678984 短信报名即可,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自2016年4月起,自然之友野鸟会与北京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北京植物园合作开展北京植物园鸟类调查;

2017年2月19日在北京植物园鸟调。

活动时间: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8:30-13:00

集合时间:8: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请备零食充饥)

集合地点:北京植物园南门(卧佛寺)

领队:高向宇(微信报名:frankgaoqi 咨询电话13811469318)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最新文章

  • ·2017年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邀请函 23岁,与大自然的“亿万年”比起来,真的不值一提。一路走来,自然之友在鼓励公众参与环境保护、培育绿色公民、开展环境法律与政策倡导、推广自然教育等方面,始终不忘初心,坚持身体力行。在未来,我们期待继续与您并肩前行,一起做大自然的合伙人,一起推进生态文明的建设,一起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美好!
    3月25日,2017年自然之友年会,我们期待您的到来!
  • ~自然之友23岁生日年会志愿者,I WANT YOU ! 不仅参与年会,更成为志愿者为大家服务,我们期待你的支持。
  • *年会分会场:植物认知丨让我们共同感受春的气息 自然之“友”们在室内举办年会!简直难以想象啦!这么好的春天,跟着自然之友植物组一起去中科院植物园认识植物吧。
  •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NGO Trashes Garbage Plant for Lax Environmental Oversight A Chinese NGO has accused a recently opened garbage incineration plant in Tianjin of falsifying parts of an environmental impact evaluation, and is calling on local authorities to suspend operations while the facility’s approval paperwork is reviewed.
  • ~`Incinerators flout standards Emissions from waste incineration plants across China generally exceed national standard, especially in East China's Zhejiang and Fujian provinces, where emissions were found to be several thousand times higher than standard limits, said a recent report.
  • 植物组20170402-0404广东植物探秘 植物组20170402-0404广东植物探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