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野鸟会2017年9月30、10月1日观鸟通知 | 会员小组.野鸟会

发布时间:星期三, 27 9月 2017 13:46

2017年9月30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9月30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彭明 (报名电话:13522868577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7年9月30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9月30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

 

2017年10月1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10月1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唐俊颖(报名电话:15652678984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月24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9月24日,天气晴好,蓝天白云,风和日丽,预报最高29度,临近中午还是感到有点热。共有6人参加了这次活动,基本都算是老鸟 人啦。能确认的鸟种共记录了27种。

      天气不错,鸟况应该说也算不错,时不常有鸟三五成群从眼前、从头顶、从空中飞过,瞬间即逝,让人难以看清真面目,加之高手们和摄手们都没出现,所以留下一些无解疑案。

      奥海前的大草坪只有大群麻雀和几只喜鹊;水中有五、六只今年出生、已经长大的绿头鸭,但雌雄还不易分辨。水面上至少有三种鸟飞过,大的像鸥,背部颜色明显浅于夜鹭成鸟;中的像白腰草鹬,因为逆光没有看到明显的白腰;另有三只个头更小的,颜色浅灰,一晃而过,飞行姿态不像鹡鸰,实在想不出是谁。对岸,除了夜鹭,苍鹭增加了许多,有十几只,另外还有两只池鹭亚成现身,一只待在水中大石头上,另一只停落在高大的柳树树冠,喜鹊的轮番骚扰对它毫无影响;两只普通翠鸟还是在老地方捕鱼捉虾,近几周基本都能看到它们。

      奥海北岸,寻着砸石头声音,又看到了褐柳莺;芦苇丛中黑眉苇莺钻出来觅食,很快又躲了起来;小鸊鷉看到数只,一只小家伙还很小,头上的花道道还没有完全退去;红喉姬鹟明显少了,偶尔听到细微的叫声。

      湿地还是比较冷清,看到了飞版的金翅雀,成群的珠颈斑鸠有十多只,躲在浓密的树林中,有鸟友看到了飞版的扇尾沙锥扎入芦苇丛中;湿地东边坡地的树林里飞出一只大鸟,拐向芦苇丛时发现它嘴又长又弯,开始误认为是沙锥,有鸟友提醒说,沙锥的嘴是直的呀。真是哎,应该是某杓鹬,可惜没图没真相,只能是无解之谜啦。查阅中国观鸟会2015年编辑的《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鸟类名录》,曾有过小杓鹬的记录。

      东线舒老师、丁老师收获了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乌鸫,红喉姬鹟,家燕,沼泽山雀,成群的棕头鸦雀等。树林中他们被响亮的鸟叫声吸引,寻声查找搜寻,终于发现是一只漂亮的鹦鹉,询问有关专家,确认是桃脸情侣鹦鹉,应该是人工喂养逃逸的吧,自然环境下不知能否存活下去。

      这次活动,还是与猛禽无缘,前一天还有鹗光临湿地。途中丁老师不时仰头望天,还是一只猛禽没看到。

一切随缘!

9月24日奥森南园鸟种记录

绿头鸭,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

戴胜,普通翠鸟,珠颈斑鸠,

黑水鸡,针尾沙锥,某杓鹬?矶鹬,

小鸊鷉(幼),

苍鹭,大白鹭,池鹭,夜鹭

喜鹊,灰喜鹊

乌鸫,红喉姬鹟,沼泽山雀,

家燕,白头鹎,

黑眉苇莺,褐柳莺,黄眉柳莺,

棕头鸦雀,树麻雀,

灰鹡鸰?金翅雀

                        ——彭明

9月23日圆明园鸟调西路回顾:

      9月23日,星期六,圆明园观鸟西路记录

      这次走西路的队伍比往常多两倍,十余人同行,老少都有,不少鸟友直言是奔着飞到圆明园的稀客——棉凫来的。

      沿鉴碧亭南边而行,4只白头鹎在树上高声交谈。绕湖岸西行,鸟鸣相伴,鸟影掠空,5只金翅雀飞过正觉寺上空,一只乌鸫东飞到湖东岸树上枝头停留。5只丝光椋鸟结伴飞过,头顶的白色丝光相当醒目。一只小鸟在正觉寺高大的柏树上找食,拍下来一看,是一只沼泽山雀。

      往湛清轩走去,沿水岸而行,看到一只大斑啄木鸟,一只雀鹰被喜鹊赶飞。101中学南边高高的干枝上,飞落一大群金翅雀,在30只以上。几只柳莺窜入柳树,看不清是什么柳莺。

      春泽斋附近,两只大斑啄木鸟相继入眼,8只乌鸫从树丛中呼朋引伴看101中学东边的树上飞去。

      夹镜鸣禽靠西北段,巧遇红嘴蓝鹊一家四口,从松树飞到岸边石头上,给我们秀风采。两只灰头绿啄木鸟也赶来凑趣。

      曲院风荷处,一只池鹭翩然掠过。在苇丛中有褐柳莺的叫声。天然图画的竹径有拍鸟的鸟友在守候红点颏出现。一只小翠在水边守候。

      后湖宽阔的水面上,鸟友搜寻着明星鸟——棉凫。几只小PT游荡在水面上,在靠北边的水面上,有一只个头比小PT大,比绿头鸭小的水鸟,用望远镜细看,白色为主的羽毛,嘴圆,有点憨态,这就是传说中的棉凫。后湖四周岸边都有拍鸟者的长枪短炮相候。我们绕到西边靠近点的地方,把棉凫看了个够。

      再往西,到万方安和靠西的开阔地,草割了大部分,鸟况倒不错。一只扇尾沙锥飞过。一只戴胜在找食。两只白眉鸫飞到树上找果实吃。几只黑喉石(即鸟)在残留的野草高枝上盯着过往的小飞虫随时追捕。树林中有红喉姬鹟的声音。

      行到武陵春色,一只池鹭飞过眼前。在舍卫城南边,两只灰头绿啄木鸟,一只大斑啄木鸟给我们短暂表演。

      往北树林去时,忽然下起雨来,赶紧避雨,在福海东边等着与东路会师。好在下雨时间不长。不过返程鸟况不佳。别有洞天有褐柳莺引起大家注意。在湛清轩,两只星头啄木鸟给我们近距离表演在大树干上啄虫吃。一只黄苇鳽飞过荷塘。

西路总共看到28种鸟。

1.白头鹎

2.乌鸫

3.金翅雀

4.丝光椋鸟

5.灰椋鸟

6.红喉姬鹟

7.池鹭

8.大斑啄木鸟

9.灰头绿啄木鸟

10.星头啄木鸟

11.红嘴蓝鹊

12.雀鹰

13.沼泽山雀

14.戴胜

15.扇尾沙锥

16.黑喉石(即鸟)

17.普通翠鸟

18.小䴙䴘

19.棉凫

20.黄眉柳莺

21.黄苇鳽

22.白眉鸫

23.普通家燕

24.珠颈斑鸠

25.山斑鸠

26.灰喜鹊

27.树麻雀

28.喜鹊

                        ——林伦

2017年9月23日圆明园东线鸟调回顾

      凤麟洲,灰头绿在对面的树上凄厉的叫着,两只普通翠鸟在水面来回的飞来飞去,高高的杨树上飞过一只黑卷尾,还有3只乌鸫在歌唱,3只家燕还在天上飞,它们怎么还没走,一小群白头鹎在喧闹,临走时又飞来2只珠颈斑鸠

                        ——王宁

2017年9月24日天坛公园鸟类调查回顾

      2017.9.24 天坛鸟调回顾,时间:7:30-12:30,天气:晴见多云

      周日照旧骑上共享单车向天坛出发。时间充裕,我东瞧瞧西看看,不紧不慢地蹬着车。今天没有上周那么晴朗,薄厚不一的云在布满一层淡淡的雾霾的浅蓝色天空上漫无目的的飘荡着。一只喜鹊飞过,落在路边一幢矮楼的窗沿边,鬼鬼祟祟地顺着突出的窗沿跳了几下,来到窗户前,探头探脑地向里张望。扭过头,正看见两只灰喜鹊从左边飞来,右边过来一只乌鸦,三只鸟儿在中间上下错开,各自向反方向飞远。相比路上不多的行人和车辆,天上的“交通”显得如此繁忙。

      西门外,大家还在集合,就听到旁边大树上白头鹎的叫声,忽而是悠扬的歌唱,忽而又变成短促的警报声。我掏出望远镜在树枝间寻找,四、五只白头鹎在茂盛的树叶间嬉戏。一旁一同观察的佳宁妈妈问“那是白头鹎吗?怎么没看见白头?”刚刚只是听声音就判断是白头鹎,我这才注意到那几只鸟儿灰褐色的小脑袋上一丝白头发都没有,似乎有一只是黑色的脑袋,但只有眼睛后面有一小块白色。我赶紧翻出图鉴,对比照片,最后确定那应该是白头鹎的亚成鸟,至于白头发嘛,岁数没到还没长出来呢。

      进入天坛后才发现,原来今天除了我们野鸟会的8个人,天坛苗圃也组织了观鸟活动,跟我们一起由唐老师带队。唐老师让我们几个老鸟友自己先在小树林里观察,她则给第一次来观鸟的苗圃的大朋友小朋友们介绍天坛鸟调的情况。没有了领队老师,我们几个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睁大双眼,竖起两耳,搜索着附近的鸟儿们。对面尖尖的屋顶上前后停着两只珠颈斑鸠,其中一只对着另一只不停的点头哈腰,而另一只高挺胸脯望向远方不予理睬,随后一拍翅膀走鸟了,剩下的那只紧随其后跟了上去。我跟小佳宁正笑着模仿那只斑鸠点头搞笑的模样,一声清脆的叫声响起,吴迪同学看着对面的树林“是乌鸫”。循着声音的方向穿过眼前的一小片草坪,忽的那黑色身影从对面树林里向我们这边飞来,赶紧又转身往回跑,可惜那身影消失在一片树叶中。没时间给我们惋惜,又听到了啄木鸟敲啄木头的声音,那声音虽然有些沉闷,但非常清晰,可就是没有找到发出声音的主人。“猛禽!”几个人都转向同一方向,只见在树枝与树枝之间一处不算太小的空隙处,一只大家伙在低空盘旋着。它一会儿出现在空隙处,一会儿又被层层树枝遮挡住,相机没有照到它清晰的影像,只捕捉到几张有些模糊的影子。佳宁同学翻着图鉴,经过一番排除,最后将目标锁定在黑鸢上(后经唐老师辨认,从飞行的姿态、长长的尾羽和尾部分叉等信息,赞同小佳宁的判断)。这时几只灰喜鹊飞过,其中一只正好落在我正对面的树枝上,拿起望远镜一看,红红的嘴巴,红红的爪子,与身体一般长的尾巴垂在身后,这分明是一只红嘴蓝鹊呀!两只灰喜鹊一左一右的落在红嘴蓝鹊旁,二对一,有好戏看了。红嘴蓝鹊打算先发制鸟,张着大嘴向其中一只灰喜鹊做出驱赶的样子,那灰喜鹊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仗着鸟多势众,竟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没有动作。双方僵持了一会儿,不知从哪儿又飞来一只红嘴蓝鹊,二对二,灰喜鹊见没有任何优势了,知趣的拍拍翅膀——撤退。以往离厕所不远处的那一小片草坪上总能看见鸟儿们忙碌的身影,可今天这里却异常安静,再一看,原来是园林工人在前方修剪树木,惊扰了鸟儿们活动区。

      通往空场的小路两侧,除了偶尔能听到几声柳莺叫,也没见到什么鸟儿在活动,反倒是常常能看到小松鼠们在树间、草丛里跳跃奔跑忙着收集果实。头顶窸窸窣窣一阵响动,抬头一看,一只松鼠正叼着核桃在树枝间灵活的蹿蹦着,一个不小心,核桃掉下树来,就掉在距离我们一、两米远的土地上。满心期待着它会下地来捡,可它却在树上跳跃几下消失了,或许它是这么想的:反正树上核桃多得是,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下地捡核桃太危险了,再摘一个就是了。另一只松鼠在树枝上给核桃扒了“绿外衣”,三两下跳到地上开始藏核桃。这次没有草丛的遮挡,小松鼠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它叼着核桃,用两只小手在松软的土地上快速挖出一个小坑,将核桃放入坑中,再把坑填平,最后还不忘用双手在上面按几下,这才放心离开,整个过程也就一分钟不到。

      看够了小松鼠,才想起观鸟的正事,一行人继续向空场走去。前方电线杆上像排队似的从上到下停着七、八只灰椋鸟,旁边的电线上还并排站着两只不排队的家伙,其中一只大约是嫌弃另一只离自己太近了,拍打着翅膀将那只碍事的家伙轰到了另一根电线上。临近西北空场,有人发现不远处的铁皮箱子侧面停着一只雄性灰头绿啄木鸟,箱子上有几个小孔,灰头绿像啄树干一样在箱子上啄了几下,然后又飞到旁边的电线杆顶上,停歇一下就飞远了。一路上,我不时的仰头望向高空,希望能像上周那样看到迁徙的猛禽,可不透亮的天空上除了灰白的云再无其它。围墙边的杂草丛,几只珠颈斑鸠、灰喜鹊和一只戴胜在地上觅食,同行的小朋友们兴奋着想离得再近些观察,可鸟儿们却纷纷飞走。唐老师提醒大家不要离得太近,鸟儿们都是有安全距离的,不同种类的鸟安全距离不一样。似乎是为了印证唐老师的话,后来在斋宫对面的草地上,一只乌鸫和一只喜鹊并排在草丛里觅食,乌鸫在地上啄两下就抬头看向我们,然后又东张西望,最后干脆饭也不吃了,转身离开;相比紧张兮兮的乌鸫,喜鹊则要自在很多,一直自顾自的埋头在草丛里吃食。

      无意间看到对面银杏树的树梢上站立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用望远镜一看,一只黑喉石䳭正挺胸抬头观望四周,褐色的外衣和小小的身躯乍一看与麻雀相似,喉部一圈淡淡的白斑替代了麻雀的黑斑,胸部则是一片柔和的桔红色。

      苗圃里,大妈们披着纱巾在盛开的花丛前摆着各种pose。林子里很安静,连拍鸟的大爷都不见踪影。我们在林子里转了一圈,除了看见一个一晃而过不知啥鸟的影子,其它什么也没找见。有些郁闷的走出林子,下意识的抬头看天,一个黑色的身影正往这边飞来。那个头还不小——是猛禽!它越飞越近,从望远镜里看,简直就是近在咫尺。它一直在我们上空盘旋,我竭力在脑中搜索着自己仅知的少的可怜的猛禽种类:没有翼指,应该是只隼;两只翅膀下面没有大片的白斑,应该不是阿穆尔隼;从脸、腹部以及翅膀上的颜色和斑纹看也不是燕隼;尾部张开时能看见近尾端有一条宽宽的黑色带状斑。它突然一个俯冲,我清楚的看到它砖红色的背部和灰蓝色的尾巴,难道是红隼?它在空中尽情展示飞行特技足足好几分钟,我也一直举着望远镜欣赏它的表演直到它演出结束飞离“舞台”。大家凑在“炮筒”前翻看着刚才拍到的“特写”,唐老师没在现场,我们几个学生谁也说不准这大家伙的名字。我翻出图鉴,找到红隼的图片,跟“特写”进行比较。就在大家讨论的时候,唐老师才从林子里现身出来。看过了“特写”,又听了我们的描述,唐老师最后确认是红隼,还告诉我们它尾后的那条斑纹叫做次端斑。

      出苗圃往前走了一段路,正前方的草坪对面,一棵树的树干侧面似乎突出来一块。我举起望远镜仔细一看,一只头戴小红帽、身穿大红裤衩的大斑啄木鸟正沿着树干一点一点向地面方向跳着移动。大斑啄木鸟不会黑头䴓大头朝下的特技,便采取这种头朝上倒退的方式,虽不像黑头䴓那般灵活,但也能上下移动自如。

      斋宫附近的厕所旁,休息的空档,唐老师拿出手机跟大家分享前一天环志培训的照片和故事:“被捕”的翠鸟直挺挺地躺在人手心里,大眼珠子还提溜乱转,一副“死不瞑目”的滑稽模样。记得以前曾在书里看到犬科动物会利用装死的办法克敌制胜。它们装死有两大用途:第一大用途是遇到强敌时装死逃脱险境,比如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狼崽,自身还不具备任何攻击能力,经常用这种办法来保护自己,而且“死的”相当彻底,连呼吸几乎都难以察觉,除非听到母狼唤子的声音,其它任何响动都不能让它们“起死回生”;第二大用途就是在遇到难以捕捉的猎物时,用装死来麻痹猎物,把对方引诱到自己的“尸体”旁,然后突然跳起将猎物抓住,比如狐狸就很擅长用这种装死的伎俩,骗过智商低于它们的弱小动物而享用一顿盛宴。没想到鸟类里也有这样会装死者,只是演技还不够逼真,还有提升的空间。

      斋宫外飞来一只喜鹊,它背对着我们站立在城墙上。阳光下,蓝色的翅膀和蓝绿色的尾巴闪着耀眼的光泽,显得格外好看。唐老师说这是它的结构色,是由光的干涉现象引起的。由于自己的物理知识早已还给了物理老师,于是上网恶补了一下:所谓结构色又称物理色,是生物体表面或表层的嵴、纹、小面和颗粒等亚显微结构,使光发生反射、干涉等,从而产生的颜色,与色素着色无关,这些颜色多具有光泽,且会随视角不同而发生变化;与此相对应的是色素色,又称化学色,是由生物体内所含有的色素引起的颜色,从各个方向观察到的色素色是一致的。

      欣赏完喜鹊美丽的羽毛,大家向油松林进军。来到油松林外的核桃林时,两只大嘴乌鸦一前一后从远处飞来。前面那只嘴里叼着一团黄白色的东西,后面那只紧追不舍,看样子应该是某种美味可口的美食吧。核桃林里,一只松鼠坐在一粗枝上,双手捧着一个大核桃,正津津有味的啃着。它将核桃从中间咬出一条深坑,不停变换核桃的角度以便能把桃仁吃个干净。这松鼠啃核桃的地方距离上周我们看到藏核桃的地点很近,估计这只松鼠就是上周藏核桃的松鼠,看我们又来了,怕核桃保不住,干脆吃进肚子最安全。油松林里没有看见小精灵黑头䴓,倒是看了场斑鸠“大战”喜鹊,小个子斑鸠成功将体型稍大的喜鹊赶出自己的地盘。

      本次活动共8人参加,其中孩子1人,总共观察到鸟种19种。相较上周的34种,这周鸟种数量锐减,或许是迁徙的鸟儿已经飞离天坛,亦或是我们没有发现它们。总感觉李强老师是吸鸟大神,自带搜索鸟类的雷达,这周大神没在,鸟儿们也都跟着转移了。这周鸟调体会最深刻的就是图鉴真的很重要!尤其指导老师不在的情况下,一本好的图鉴就是老师,就像李老师常常说的“要常翻图鉴”。最后感谢照片提供者任杰同学和吴迪同学!

                        ——唐俊颖

      周日我和妈妈去天坛观鸟,这次李强老师没有来,唐老师还带着两个队,所以我们这些“老鸟友”就走在前面,唐老师带着第一次来观鸟的鸟友走在后面。

      刚一进西门,我们就发现了红嘴蓝鹊,它可是天坛的明星,还一连出现了两只,这可是今天观鸟的好兆头。

      可是没有李强老师和唐老师的指导,我们发现的鸟并不多,倒是发现了很多的小松鼠,他们在藏核桃、藏松果,树上、树下到处都是他们忙碌的身影。在快到空场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了一只小松鼠在树底下埋核桃,等它走了以后我们又跑去找,幸运的是这回我们终于找到了,这可是我们第一次找到小松鼠藏的核桃。我们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就又给它埋好了,这可是小松鼠过冬的存粮啊!

      快出苗圃的时候,宋杨文姐姐大声喊道:“猛禽”,我们所有的人都抬起了头,在天上搜索。只见一只大鸟在空中足足盘旋了三分钟,随后又是一段漂亮的滑翔,看来它是找到了热气流。后来唐老师看了照片和宋杨文姐姐一起确定,这是一只红隼。

      油松林墙外的核桃树上,我们发现了一只吃核桃的小松鼠。大家都说别的小松鼠都在藏核桃,它怎么在吃核桃呢?妈妈说这都快十二点了不让人家吃饭啊。小松鼠抱着核桃吃得香喷喷的,馋得我小声地和它说:“给我点儿呗,给我点儿呗!”可它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气死本宝宝了!

                        ——李佳宁

阅读 2210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