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野鸟会2017年10月7、8日观鸟通知 | 会员小组.野鸟会

发布时间:星期二, 03 10月 2017 20:10

2017年10月8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10月8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彭明 (报名电话:13522868577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7年10月7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10月7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

 

2017年10月8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10月8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唐俊颖(报名电话:15652678984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月30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9月30日,清晨天气不错,空气质量良好,最高气温预报27度,上午雾霾逐渐加重,临近中午PH2.5值超过200,达到重霾,在公园里并未感觉到,以为是天气越来越阴。共有8人参加了这次观鸟活动,记录鸟种37种。

因为是工作日,公园里面游人少很多。鸟很多很活跃。绿头鸭不再隐居,湖水中,天空中到处有它们的身影;苍鹭,夜鹭,小鸊鷉,普通翠鸟,都是近几周隔海相见的老朋友,依然如故;奥海北岸,收获了黑水鸡,黄斑苇鳽,黑眉苇莺等,有鸟友看到嘴长而弯的鸟钻进芦苇丛,不知是鹬还是鸻。

这周鸟运不错,猛禽收获了三种,可以确认的是普通鵟,雀鹰,另一种可能是红隼,还需等待鸟友照片辨识。

在神奇岛北边的树林里,我们幸运的看到了上周被丁老师拍到的桃脸情侣鹦鹉,感觉健康状况良好,它先从水面飞过,明显比小翠大很多,浅绿色的羽毛,粉红色的小脸,真漂亮,落在不高的树枝上,不太怕人,人见人爱。

湿地收获不错,一只东方大苇莺在芦苇丛里钻进钻出;枯树枝上落了两只树鹨,半天在那抖尾巴;一只戴胜从头顶飞过,飞行速度较慢,让我们看清了真相;一群金翅雀有十来只,在树尖上飞来又飞去;一只黑喉石䳭在树枝上停留了一下,就钻入了浓密的枝叶间。

东线三种啄木鸟都看到了,上周记录到的虎斑地鸫还在,且两只同时出现;另有池鹭,乌鸫,北红尾鸲,灰椋鸟,沼泽山雀,褐柳莺,黄腰柳莺,黄眉柳莺,棕头鸦雀等;最大的惊喜,是在天元岛上看到一群红嘴蓝鹊,有十来只,在树林中悠然穿梭,树上摘果,落地捉虫,让我们看的很兴奋。

9月30日奥森南园鸟种记录

绿头鸭

星头啄木鸟,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

戴胜,普通翠鸟

珠颈斑鸠,黑水鸡,

普通鵟,雀鹰,红隼?

小鸊鷉,苍鹭,池鹭,夜鹭,黄斑苇鳽

红嘴蓝鹊,喜鹊,灰喜鹊

虎斑地鸫,乌鸫,北红尾鸲,灰椋鸟,黑喉石䳭

沼泽山雀,远东山雀(大山雀)

白头鹎,

黑眉苇莺,东方大苇莺

褐柳莺,黄腰柳莺,黄眉柳莺,

棕头鸦雀,树麻雀,树鹨,金翅雀,

桃脸情侣鹦鹉

崔老师补充鸟种: 红喉歌鸲,蓝喉歌鸲,厚嘴苇莺,某绣眼

——彭明

9月30日圆明园鸟调西路回顾:

今天天气比较阴沉,因为是国庆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所以参加鸟调的鸟友不是很多。我和大鸟、王磊、吴春梅四个人一起都西线。一进迎晖门,就看到一只珠颈斑鸠在大宫门的屋顶上歇息。走到正觉寺东侧,看到零星的金翅雀开始落在柏树上,到正觉寺北边的时候,在杨树的枯枝上可以看到15只左右的金翅雀小群,它们不停地往返于正觉寺北侧和东侧树冠,十分活跃。头顶2只灰椋鸟飞过。站在湛清轩的荷塘边朝西北天空看去,感觉鸟况不错。一会儿又看到9只乌鸫的小群向东飞去。白头鹎在松树尖上跳动,3只家燕在头顶盘旋,远处湖对岸的杨树上栖息着小群的灰椋鸟。电线上站着一只胸前有纵纹的鸟,大家拿着图鉴还是无法辨识。鸟调结束后确定为树鹨,当时我一直质疑它不够绿,不够绿,其实看鸟的形态也非常重要吧。继续走到春泽斋,树林里静悄悄的,只听到一只沼泽山雀的叫声。

夹镜鸣琴的小河道里有工人驾小船捞水草,我们感到一阵失望,太多人类活动会把小鸟吓跑,以前曾看到过的小翠、红嘴蓝鹊、戴胜都无影无踪,只剩一只珠颈斑鸠在光秃秃的地皮上溜达。工人已经把地表植被铲除干净,看样子可能是要铺上新的草皮。走到曲院风荷,依然只看到珠颈斑鸠、白头鹎,最后终于看到两只山斑鸠在树尖上停靠,翅膀上的贝壳状花纹十分漂亮。

在后湖,上周的网红棉凫已经离开,我们只看到6只绿头鸭、3只小䴙䴘,附近芦苇里能听到苇莺的叫声,最终吴春梅和大鸟老师发现了黑眉苇莺。在上下天光附近,2只灰头绿和1只大斑啄木鸟老老实实的停在枯枝上发呆,大家围着拍了很长时间。在慈云普护(上下天光附近),大鸟老师告诉大家刚听到喜鹊的报警声,她看到一只红隼贴着地面快速飞过,消失在树丛中。在万方安和,4只夜鹭飞过头顶。在舍卫城我们依然只看见珠颈斑鸠,从舍卫城到方壶胜境的大片杂草也被收割干净。在福海和汪老师的东线汇合后,我们向南门返回,在接秀山房听到北红尾鸲的叫声,离开别有洞天,返回到万和园的门口,看到一只北松鼠在地面跳跃,旁边的树上一只星头啄木鸟一闪而过。最后终于在春泽斋看到了一只颜色鲜艳的北红尾鸲,为此次鸟调画上句号。

可能是突然降温的缘故,今天鸟况不佳,除了灰喜麻之外,共观察到17种鸟类,期待下次能有更好的战绩。

——记录人:朱非白(长脚鹬)

 

2017年9月30日圆明园东线鸟调回顾

这周忽然冷了起来,早晨的空气没有风也带着足足的寒意。也正是因为最近的这词降温,圆明园的鸟也少了好多,上两周活跃的柳莺好像都消失了,红喉姬鹟听不到声音了。当然,上周最重要的那只迷鸟—棉凫走的更早,听说是周一就走了。看来上周走了西路真是幸运。

我们进到南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拍张合影了,前几次鸟还很多,记得可今天除了房顶上的一只珠颈斑鸠外就没有什么让我们多看一会的鸟了,于是就只能“做观鸟状”装模作样认真看那只斑鸠。鉴碧亭的水面依然平静,唯一的亮点在于忽然听到一声响亮的翠鸟叫,可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它的身影。走过桥,汪老师说不用去含秋馆的那条小道,因为没有柳莺了,其实也不是没有柳莺了,不过是天凉下来柳莺就不动了,不动的柳莺太小,藏在柳叶里比柳叶还短,根本看不到。这下子我忽然觉得曾经走过的那么多树荫其实或许就有好多柳莺藏在头顶的枝叶中,不过是它们不动我的眼力太差,就以为没有鸟呢。还有就是黄腰柳莺冬天有些是不走的,那么这些不走的黄腰柳莺和迁徙到南方的有什么差别吗?我在百度学术上并没有找到相关的研究,或许这需要我们更仔细的观察吧。

在鉴碧亭,黑喉石即鸟还是有的,是只雌鸟,颜色淡很多,不仔细想一下子都认不出来。天上的两只“鸭子”看上去好像有点小,汪老师提醒我们它的嘴不一样,是两只鸳鸯,它们有像雁一样的三角形嘴,而绿头鸭的嘴是扁的,也更大一些。也许是太阳把空气晒暖了,一路上的“ziwei”和 “jiuuweii”声慢慢的多了起来,不过还是没能想前几周那样,至少山雀就比柳莺叫的频繁多了,尤其是大山雀的 “zizihei” 和沼泽山雀的 “chichihehe” 混在一起,这次我也是终于明白了它们声音最大的差别在于强调的音不一样,大山雀尾音的“hei”最好分辨。

很遗憾错过了巨嘴柳莺,只见它在树叶间的零星跳跃,却没让它在自己的望远镜里出现哪怕一秒。最后在狮子林看到的黑水鸡离我们很近,还有就是那只哄走它们的黑天鹅了,看上去早就把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地盘。

——泡泡陈泽华

2017年10月1日天坛公园鸟类调查回顾

国庆节的天坛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拥挤,反倒是不少往常在周日练习各种民间技艺的当地游人没有平时多,可能是出京出境旅游去了吧。今天来天坛参加鸟调的一共有9人,其中3名高中生,1名小学生,感觉是近期鸟调活动学生比例最高的一次。今天共记录鸟种22种,总数不比9月初的那次多,但是也有不少印象深刻的瞬间,包括我第一次见到的丘鹬,多次出现在空中的红隼,出来练习生存技能的星头啄木鸟一家和亚成白头鹎。

在这22 种鸟类中,其中在眼前一晃而过的丘鹬是我第一次见到,我们在走出空场接近试验田的时候,唐老师建议分别从蹲点诱拍红点颏的灌木两侧通道分道而行,而且这个线路是并不是前几周经过的路线。就在我们距离诱拍现场5-10米的地方,突然听到有只鸟扑啦啦起飞的声音,回头看时,一只比鸽子大的鸟从树丛中飞起,并越过灌木向北飞去,这只鸟喙很长,通体褐色,胸前有白色横纹。同时听到吴迪大喊“丘鹬!”和唐老师会合后,她果然问我们是不是也看到了丘鹬从灌木飞过,可能是我们经过灌木的时候距离休息的丘鹬太近,打扰到它的好梦。

其次,今天还有三次见到不同的猛禽,第一次在进入西门后将要往北转的时候,发现天边一只滑翔的猛禽,但是由于距离太远,看到的时间太短,照片也太模糊,无法判断具体鸟种;第二次是在将要进入苗圃的是候看到东门方向的一只红隼,而从离开苗圃即将从月亮门通过离开一区的时候,又见到一只红隼在振翅悬停了几秒钟后,向北飞去,唐老师判断,可能是同一只。这是九月以来第三次在即将跨出月亮门离开一区的时候看到猛禽,看来在这里稍作休息,等待同伴是个不错的选择。

今天印象较深的还有,多次看到不同种类的幼鸟或亚成鸟独自飞到枝头,其中在西门厕所外,看到5-6只星头啄木鸟,同时在树上漫无目的地啄树皮,看样子很像是练习基本生存技能,整个过程中没有出现星头啄木鸟成鸟,估计是躲在远处暗中观察吧。

就在我们总结了丘鹬的习性,并在图鉴上确认了丘鹬的外形的时候,大家都听到了白头鹎的亚成的叫声,循声而去看到一只羽毛还没有张全的呆萌小鸟在枝头东张西望,头部附近的羽毛还没有捋顺,脖子下面甚至还有未被羽毛覆盖的裸露皮肤,这样的小鸟就自己飞出来玩耍,这白头鹎家长心也够大的。就在白头鹎亚成鸟飞走的时候,一只成鸟出现在树梢上,估计这就是那位白头鹎家长了。

在今天在苗圃诱拍的大爷大妈有20多名,这次他们等来的是一群黄腹山雀,而我们则在他们身后对着树上的黄眉柳莺狂按快门,终于拍到了黄眉柳莺头顶上的黄色顶纹。在诱拍头顶的树枝上,一只红嘴蓝鹊也更吸引我们这些“样线法”鸟类调查的鸟友。

在斋宫的护城河边,我们还特地去搜寻那只惦记一周的受伤的乌鸦,看到它跳到了城墙根的低矮河岸上,我们放心了些,感觉它的体力在恢复中。在斋宫入口的广场上,几只沼泽山雀的叫声吸引我们个个仰头驻足10分钟之久,终于有鸟友拍到它们的清晰影像,才算罢休。

几周没见的黑尾蜡嘴雀也只在西门通道边的树枝上出现了一下。而金翅雀只在油松林用它的特有叫声告诉我们它的存在,却一直没有现身。乌鸫倒是从我们一开始进入西门就不断出现,甚至一度有6只乌鸫进入我们的视野。

第一次参加鸟调的两位中学生估计收获最大,他们第一次看见并认识了珠颈斑鸠、戴胜、星头啄木鸟、大斑啄木鸟和灰头绿啄木鸟。

——任杰

星期二, 03 10月 2017 20:21
阅读 1563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