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常州“毒地”案二审开庭宣判:被上诉人应当承担环境污染侵权责任

发布时间:星期六, 29 12月 2018 16:08

在我国首部《土壤污染防治法》即将实施之际,2018年12月27日上午,备受关注的常州“毒地”公益诉讼二审开庭宣判。

备受关注的常州“毒地”一案二审刚刚宣判:撤销江苏省常州市中院一审判决;三被上诉人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在国家级媒体上就其污染行为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三被上诉人支付二上诉人环保组织一审、二审律师费、差旅费各23万元;本案一审、二审受理费各100元由三被上诉人负担。

 

一、被上诉人应当承担环境污染侵权责任

二审判决认为,污染者担责是法律确定的环境保护的基本原则,三企业实施了污染环境的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被上诉人应对企业改制前的污染行为承担环境侵权责任。三被上诉人企业虽历经改制,但改制只是企业经营体制、股权结构、管理方式等发生变化,企业主体一直延续而未终止或灭失。

政府收储不是法定的不承担环境污染侵权责任或减轻责任的情形。

案涉地块存在其他污染责任单位不影响被上诉人对其自身污染行为承担环境侵权责任。

关于诉讼时效问题,本案环境污染问题系修复过程中的异味对周边敏感人群产生影响,2016年初经媒体报导后而为社会公众所知。因此,上诉人于2016年5月提起本案诉讼,并未超过三年的诉讼时效。而且案涉地块环境污染问题一直处于持续状态,根据相关司法解释,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

 

二、本案尚不具备判决被上诉人承担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的条件

本判决认为,地方政府组织实施污染风险管控、修复,不等同于其在承担环境污染侵权责任,也不与污染者担责的归责原则相冲突。但是,在当地政府正在组织实施风险管控和修复的情况下,上诉人提出的被上诉人承担地方政府支出的污染治理费用的诉讼请求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如果新北区政府认为相关费用应由被上诉人负担或分担,可以依法向被上诉人追偿。鉴于案涉风险管控、修复工作尚未完成,修复效果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污染行为对周边生态环境造成损害的风险依然存在,如果新北区政府组织实施的风险管控、修复未能完成,或完成后仍不足以消除污染对周边生态环境、公众健康的影响,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等适格主体依然可以另行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追究被上诉人等后续治理修复污染责任。目前,因无法确定该后续治理所需费用等具体数额,本案尚不具备判决被上诉人承担生态环境修复费用的条件。

 

今年新颁布并将于2019年1月1日实施的《土壤污染防治法》相关规定:第四十五条规定,土壤污染责任人负有实施土壤污染风险管控和修复的义务。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组织实施土壤污染风险管控和修复。第四十六条规定,因实施或者组织实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和土壤污染风险评估、风险管控、修复、风险管控效果评估、修复效果评估、后期管理等活动所支出的费用,由土壤污染责任人承担。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意味着,即使污染者不或者不能自己实施土壤污染风险管控和修复的行为,也应该承担相应的所有费用。

 

三、三家公司应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被上诉人常隆公司于2006年8月-2009年8月期间受到行政处罚的环境违法行为和三被上诉人在案涉地块生产时发生的工业固废填埋行为、搬迁中对工业固废不当处置行为,明显违反了当时已经生效的《环境保护法》和《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法律规定,过错明显。案涉地块环境污染已经导致社会公众对于自身健康的担忧和焦虑,对生活于优良生态环境的满足感、获得感的降低,造成了社会公众精神利益上的损失,被上诉人应当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四、案件受理费按件计收

根据《国务院诉讼费用缴纳办法》,案件受理费有财产诉求的根据诉讼请求的金额,按照一定比例分段累计交纳;非财产案件的受理费按件计收。本案上诉人提出的由被上诉人修复受损环境、赔礼道歉的诉求属于非财产诉求。上诉人提出的由被上诉人承担修复费用的诉求因无法确定后续治理所需费用,不能作为案件受理费的计算依据。且上诉人优先诉求是由被上诉人修复受损环境,承担修复费用系优先诉求不能实现时的备位诉求,应当按照优先诉求确定案件受理费。因此,本案按照非财产案件计算案件受理费。

 

 

本案二审判决为历史形成的土壤污染责任界定确定了规则:污染者担责是法律确定的环境保护的基本原则,实施了污染环境的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就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污染者存在过错,对社会公众精神造成损失,还要承担赔礼道歉的责任。污染者的侵权责任不因企业改制、政府收储土地和组织实施风险管控和修复而免除。但是,本案未能解决在政府将土地收储并组织实施风险管控和修复的情况下,污染者如何承担侵权责任的问题。当然,这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也是最难解决的一个问题,是需要当地政府介入才可妥善解决的问题。

 

该案对于《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制定具有推动意义。另外,关于常州“毒地”事件,第二个案子——自然之友诉修复公司污染案——正在一审中。自然之友还有其他土壤污染的案子正在审理中。这些案子将推动《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