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历史人文】“清河白鹭”诗化清河

发布时间:星期六, 06 5月 2017 21:40

通过自然之友野鸟会,认识了一位美术出身,工作于规划设计院的生态景观设计师——“大白鹭”。大白鹭爱鸟、爱植物、爱清河,并且自学生态学、历史地理学相关知识。工作于清河边的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经常清河边观鸟、访古、观今。他会把所观所感通过相机与文字记录下来,让我们跟随“大白鹭”的文字一起走近清河吧!

 

夏之恋

清河溯源植物园,水杉森然避暑荫。

自然笔记读心灵,听泉叶问羚羊团。

雨后飞虹樱桃沟,卧佛寺旁伞合欢。

又见炊烟夕阳柳,日暮西山萤火繁!

(20150705)

 

水乡北京寻梦清河

从“清河白鹭”到“清河翠鸟”:2015年的春天探访清河的“水上精灵”!//清河常见野鸟:家燕、金腰燕、树麻雀、白头鵯、喜鹊、戴胜、灰喜鹊、大嘴乌鸦、绿头鸭、赤麻鸭、斑嘴鸭、小䴙鷉、小白鹭、大白鹭、苍鹭、夜鹭、池鹭、白鹡鸰、灰鹡鸰、黄头鹡鸰、普通翠鸟、金眶鴴、白腰草鹬、白眉地鸫、黑喉石䳭、......(这是前一阶段记录20150708)

 

 

清河缘

昨日清河渔光曲,雨洪惊现大鲤鱼。

一夜淅沥起愁云,北宫门前倡无痕。

都市野钓鲫鱼崽,芦苇香蒲陌人高。

古桥偏安独自悲,乾隆御道高架驰。

奥森北园河北村,都市田园乱像频。

立水桥畔新城起,城铁穿梭天通苑。

锋回路转南七家,荷塘蛙鸣沙子营。

狂风暴虐燕不归,烟雾迷濛柳成荫。

云蒸霞蔚燕盘桓,温榆河畔翠鸟鸣。

东边日出西边雨,清河白鹭映晚霞!

(20150718)

 

藕花邂

酷署蝉惊厥清凉柳荫下,翩翩黄苇鳽没入花影中。

莲蓬含羞摆瓣瓣落无声,夜来忆荷塘焉然宝莲灯!

温榆河-生日小记(20150721)

 

15号地铁到新国展,徒步到清河口。913(就要散架了)路沙子营一路颠簸返城。河口大白鹭、小白鹭、苍鹭、池鹭混群约100只左右。黄苇鳽一路出现频度都较高,河口池塘约有3-5只。茭白使用的是清河、温榆河的脏水,品质堪忧?水退了,河道内垃圾遍布一片狼藉!(20150721)

 

 

2015年8月8号立秋,位于清河南镇的清河桥东,白鹭从平时的十几只悠然踱步,突然激增到数百只集群抢食,场面好不热闹。通过“北京晚报”的报道,几十位北京各个角落的影友兴奋地快速点击着快门!“太多了,像下饺子似的,真不知拍哪里好?”影友幸福的抱怨着......真可谓:河白鹭遮天蔽日!!!苍鹭、夜鹭、绿头鸭、白腰草鹬穿行期间,不时看到普通翠鸟蓝色的身影......河白鹭:是北京生态城市建设的警世典范!(20150808)

 

秋天确实走近了

清河边家燕带着今年新出生的小宝宝又在电线上集合了,夕阳下辉蓝色的羽毛煞是好看!秋凉了,今天第一次感到了空调的不适,不过西瓜还在热卖物竞天择:人类好像也没置身其外?(20150814)

 

白鹭也怕热,六点多才扎堆下水捕鱼,都华灯初上,普通相机无法正常拍摄了,进入了混战,只好录像记之!早晨六七点天不热,光线更好,适合拍摄!(20150814)

 

 

清河新城的梦幻般音乐喷泉,也许将会成为这里孩子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他们不知疲倦地尽情与水嬉戏,雨伞、雨衣早就成了多余.....但我们希望他们也能把儿时清河白鹭的美好记忆永远珍藏!少年强则中国强!下次中日战争我们一定赢!!!(20150815日本战败纪念日)

 

 

清河白鹭生态摄影的博物学基础:鸟类学/清河流域常见水禽/鹭科:小白鹭、大白鹭、中白鹭(?)夜鹭、池鹭、苍鹭、黄斑苇鳽等(常见伴生水禽:绿头鸭、普通翠鸟)清河桥东为白鹭觅食地:食性--肉食/小型泥鳅、鲫鱼、黄颡鱼、蛙类为主;集群状态:高峰百只以上。特别关注鸟类雌雄、成鸟与亚成、雏鸟区别?繁殖期与非繁殖期成鸟体征变化?分布规律?迁徙规律?对于清河鸟友:建立自己的“清河白鹭”博物学档案,这样比单纯把照片拍清楚,要更有意义!(20150827)

 

 

秋雨绵绵,小小的清河也水声轰鸣。本以为白鹭会躲雨去了,也许今天不会有任何发现?远远的,一个身背摄影装备的独行者,在雨中向清河桥行进,烟雨朦朦中中,几只白鹭或伫立漫涨水边,或在树丛间摇曳,偶尔振翅在雨中,焦急的找寻......清河白鹭:雨中守望!(20150905)

 

活动预告

以上图片为小编拍摄的部分清河生态照片,拙照无法与“大白鹭”拍摄的图片比拟。我们预计在9月下旬,安排一场讲座,邀请“大白鹭”讲解如何用相机记录生态种群,拍出好照片!请期待9月中旬的活动通知哦!我们会在活动开始前一周发布活动消息。

 

“大白鹭”曾经跟随自然之友野鸟会到清河上游“三山五园“的圆明园观鸟,后附他写的观鸟记录以及从圆明园说起的园林历史地理。

 

圆明园“九洲清晏”与“九州清宴”

 

博物学是西方自然科学的基础,对于青少年,博物学是从历史、地理、天文、气象、地质、生物等学科入手,系统认知身边的自然环境!

 

圆明园观鸟,如果从博物学角度入手,是从历史地理学角度认识“圆明园遗址公园”。

 

“九州清晏”遗址是圆明园遗址公园西部最重要的景点。不过公园的导游牌赫然写着“九州清宴”。

 

通过比对历史文献发现:

雍正皇帝原为圆明园这座寝殿所题写的匾额实为“九洲清晏”,而非“九州清晏”,更不是“九州清宴”。之所以会出现“九州”与“九洲”之异,是由乾隆九年御制“九州清晏”诗目引起的;而乾隆朝后叶成书的《钦定日下旧闻考》,则更将这座后殿名称、世宗(雍正)题额和御制(乾隆)诗目三者一律讹为“九州清宴”(见 1983 年版《日下旧闻考》卷八十)。今人的某些文章往往把本景名称误作“九州清宴”,正缘于此。


晏,天清也。——《说文》
河清海晏,大德宽仁。——《西游记》


虽然有时“晏”、“宴”通假,但五代“韩熙载夜宴图”原作提款为“宴”,二者在此处的意境天壤之别!

 

中国古人创造了灿烂的山水文学与花鸟绘画,这些文化成就体现在古典皇家园林的规划与建设上。但由于中国封建社会末期不重视自然科学的基础研究,也留下了许多科学史上的永远遗憾!比如绝大多数中国特产野生动植物都是西方博物]学家发现、命名的,模式标本至今仍然陈列在西方各大自然历史博物馆中,我们只能从拉丁学名中探寻几百年来这段东方传奇!

 

以鸟类学研究为例,“婺源黄喉噪鹛”的发现与命名……当然“广西弄岗穗鹛”的发现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缺憾!

 

圆明园由于保护历史遗址的缘故,自然环境相对比较亲近自然,不过园内一些近年完成施工的区域,虽然建筑雕梁画栋,水面也滋生了一些湿地植被,可是整体生态环境只能叫做“麻木疮痍”:人工砌筑的微地形,土地干涸的几乎寸草难生,孤零零的几株小树在烈日下挣扎!一路上家燕水面疾驰,雨燕却在云端翱翔,几处僻静的荷塘,黄色、粉色的荷花竞相绽放,引得蜜蜂频频拜访,荷叶间野菱的小白花也在悄然绽放;水中,成群的麦穗鱼、小鲫鱼布满水面,偶尔一两条尺把长的黑鱼混迹其间,各色蜻蜓在水面交配、嬉戏。最令人惊喜的发现是:一群鳑鲏似乎在向蚌中产卵……一只红隼在巡视自己的领地,麻雀四散奔逃,杜鹃却若无其事;草丛中一只戴胜引发了鸟友的热情围观,让手机控也过了一把瘾。红嘴蓝鹊、珠颈斑鸠、灰椋鸟、丝光椋、大杜鹃、绿头鸭、小、夜鹭、金翅……

 

今天我们小组非常幸运,在“杏花春馆”附近目击了一对黄斑苇鳽苇荡飞驰,我用300镜头记录了清晰的飞版组照!2015年不错的端午节观鸟纪念!

 

注:圆明园今年四月公布了“观鸟地图”,这里凝结了自然之友广大鸟友的多少心血呀!(位于三园交界的“科普廊”)

 

——清华同衡 杨海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