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小侠笔记】小侠清河笔记(九)

发布时间:星期一, 05 1月 2015 22:37

赫晓霞,北京达尔问环境研究所负责人,“公众参与清河调研”活动团队成员,多年关注北京城市河流历史变迁及治理。身为博士后的晓霞,在清河调研活动开始前,已开始了清河干流及支流全流域的考察,并记录了详实的走河笔记。从历史、人文、河道情况、垃圾、排污等方面都有深入的分析与思考,堪称“大侠”!本微信隆重推出“小侠清河笔记”,相信对大家的调研,以及对清河的了解会有很大的帮助!

 

清河源流之六:小月河(下)

 

健德门西侧土城沟内有一道水闸,或许是水闸的阻挡,这一带的水显得更深一些,也不如西侧那么清澈。在距离水闸不远处,居然还有两个看起来水下喷泉一般的排水口,不知水从何来,水质又如何。

 

水闸所在的位置,就在健德门桥西南角那座高高的铁塔旁边,那里是中科院大气物理所铁塔分部。从这里开始,河道开始转为暗沟。一条一直向东,在健德门桥东南角重新出现,是北土城遗址公园的一部分。

 

应该有另外一条暗沟,也就是小月河,从健德门桥西转向北,沿京藏高速西侧,在龙翔路北侧变为明渠。那一段河道里水又减少,貌似也清澈了些,不知道河里的水是不是来自土城沟健德门闸。

 

从龙翔路到北沙滩桥西,这一段小月河的总体情况看起来也不错,河道两侧的大部分地段如京密引水渠一样完全封闭。不过在安翔路附近,也还有一个正在排水的出水口,缓缓地向河中注水。

 

(泰祥写字楼下快餐店前的排水口不时有水排出)

 

因为经常路过这一段小月河,也总是会奇怪,河道里时而有水,时而无水,还时不时散发臭味,不能确定如今河道两侧是否还有污水汇入河道。

 

小月河下段并不长,从北沙滩到清河南镇的河道长度大约只有3公里左右,却有着明显的区别。

 

从北沙滩桥西向北过银泉路,直到学清路附近一段过马路的暗沟为止,这一段河道整治的非常好,两岸绿柳成荫,河道两侧生长着茂盛的爬山虎,河道里的水流,在微风的吹拂下,竟有着碧波荡漾的感觉。河道两侧,还有完整的一人多高的护网,避免了人们到河边玩耍或乱扔垃圾。

 

而在学清路南侧约200米处的河道上,大约是小月河上唯一的一道水闸。以此水闸为界,水闸以北河中几近干涸,水闸以南,则水波荡漾。并且,在银泉路桥的南北两侧,有正在进行的和已完工的一个不知作用如何的水上工程,像是在水中立起两道金属栅栏。

 

小月河穿过学清路的位置,大约200米左右的距离,河道是暗沟的形式。从京藏高速的辅路绕到学清路北侧不远,汇智大厦的东北角,就看到小月河的下一段。这一带的东侧靠近京藏高速和北五环交汇处的上清桥,以绿化带为主,沿河有滨河路,只是到汇智大厦处就断了。河的西侧,一直到清河南镇与清河汇合的地方,却都是高高低低两三层的小楼或者平房,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明显以面向外来人口的出租屋为主。河道间可以直接看到小块石板铺满河床,倒是给水草留下了些许生存空间,似乎对于河流生态来说,这样处理的河床要比清河干流某些河段完全的水泥硬化要好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以出租屋为主,人群也以外来人口为主,管理者对于河道的管理程度也有明显不同。首先是这一带河道两侧没有护网,河道中散落着不少垃圾,想是住在旁边或过往的行人随手扔进去的,或者随风飘落的。河岸西侧道路狭窄,还有不时散发臭味的垃圾池与垃圾堆。与上段风景优美的河岸相比,感觉一下子就从城市公园转到了郊区拥挤落寞的河道边。

 

 

难得这里却留下了一个北京市市级保护文物,广济桥,“广济桥:称故清河大桥,建于明永乐十四年(1416年),是通往西北边关和明帝陵的必经之桥,桥为三孔拱券式,长48.04米,宽12.46米,条石和城砖混合而成,并浇筑白灰浆。拱券系用纵联式结构,内券石之间用铁银绕榫连接,结构严谨坚固。桥上保存明石栏板望柱及抱鼓石,纹饰雕刻古朴简洁,是北京地区现存明代石拱桥中建筑年代较早、保存较为完整的一座。由于清河治理断面的扩大,不适合建在清河上。1982年将广济桥按原样迁建于清河镇东南的小月河上供保存和使用。——《海淀水利志—清河水系的河道》”,如此看来,这座桥也经历了近六百年的风霜了。

 

在桥边转来转去,却没有任何关于广济桥的介绍。远远看去,只能看出这是一座三孔石拱桥,并未觉得太特别。待走到桥上,忽然意识到这座桥为什么被称作清河大桥了。十几米的宽度,的确是这些河上桥梁不多见的,并且我注意到,大约是为了安放这座桥,小月河的河道在这里被人为拓宽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样子。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庆幸,这座承载了数百年历史的桥梁终于保存了下来。

 

(河道之宽,从此图可见一斑)

 

广济桥北侧,大约200米左右,就到了小月河与清河的汇口,是一个明显的大的桥洞,只是因为上游水闸未曾放水的缘故,现在几乎没有水从这里汇入清河。但小月河河道的不少河段,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没水,时不时的会有难闻的臭味,不确定是污水排放,还是水干后河底的污泥散发的味道,需要进一步确认。

 

本文图片为赫晓霞、郭慧调研过程中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