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小侠笔记】小侠清河笔记(七)

发布时间:星期一, 05 1月 2015 18:32

赫晓霞,北京达尔问环境研究所负责人,“公众参与清河调研”活动团队成员,多年关注北京城市河流历史变迁及治理。身为博士后的晓霞,在清河调研活动开始前,已开始了清河干流及支流全流域的考察,并记录了详实的走河笔记。从历史、人文、河道情况、垃圾、排污等方面都有深入的分析与思考,堪称“大侠”!本微信隆重推出“小侠清河笔记”,相信对大家的调研,以及对清河的了解会有很大的帮助!

 

清河源流之五:黑山扈沟

 

还是以京密引水渠上安河桥西侧为起点,向西是香山路,向南是玉泉山路,由此沿京密引水渠一直向北,就是黑山扈路,一直到百望山森林公园北侧,与黑龙潭路相接。

 

根据1992年版的《海淀区地名志》,黑山扈曾经是海淀区东北旺乡马连洼村委会辖村,位于望儿山黑山头东麓,黑山扈路西侧,乡政府西南2.8公里,佛香阁北3.4公里,东与马连洼村隔京密引水渠相望,南为309医院,北接民族学院果园,地面高程50米,村呈南北长条形,占地28.5亩,西北高东南低,有59户,148人;农业人口93人.据传,西侧黑山头有过黑山泉,形成村名。

 

与这个奇怪的地名相关的,现在大约只剩下这一条路,还有一段发生在这里的抗战历史,发生于1937年9月8日的黑山扈战斗,是平西抗日游击队第一次击落日军飞机,首创民众抗日武装用轻武器击落日军飞机的战绩。当然,还有这条同样很难查到的黑山扈沟。

 

黑山扈沟明渠不长,从国防大学公交车站对面的京密引水渠东侧,到安河桥北汇入清河,总长度只有1公里左右。这段河道有少量积水,河道两侧有少量垃圾,且偶尔能闻见淡淡的臭味,从头到尾,水面上都铺满了绿色的浮萍,只在安河桥北地铁站东侧汇口处的桥下,才能看出这水还是在缓慢流入清河的。

 

 

在京密引水渠边,天秀路南侧桥下黑山扈沟的出口处也是有水的。只是隔着京密引水渠,西侧百望山脚下一带,都是国防大学和总参医院所在地,除了医院区域内所见园林景观用水,地表完全看不到明渠,大约京密引水渠西侧有暗沟与黑山扈沟明渠相同,以排泄百望山一带的洪水。

 

从总参医院北侧上山,爬上望儿山顶,看过望京楼和佘太君庙又下山,半山腰处有一道山泉从龙口泄下,也在山谷间形成一道水景。可惜泉水下行不远,大约也是通过管道引到他处,地表只有几个几乎都是静水的小水潭,还没出百望山公园,地表已没有水流下山。

 

但百望山生态恢复极好,且天气好时,站在200米高的百望山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昆明湖,中央电视塔,盘古大观等地标建筑,能见度已经超过了10公里。山脚下京密引水渠一路向南进入昆明湖,在引水渠东侧的大片平地上,便是密密麻麻的住宅小区了。好在根据海淀区的资料,这一带的生活污水应该也都已经实现了全面截流,进入污水处理厂处理达标后才进入清河。期待,我们所见的黑山扈沟的水,只是积水的富营养化问题,并没有生活污水的直接排放。

 

本文图片为赫晓霞调研过程中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