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小侠笔记】小侠清河笔记(六)

发布时间:星期一, 05 1月 2015 18:02

赫晓霞,北京达尔问环境研究所负责人,“公众参与清河调研”活动团队成员,多年关注北京城市河流历史变迁及治理。身为博士后的晓霞,在清河调研活动开始前,已开始了清河干流及支流全流域的考察,并记录了详实的走河笔记。从历史、人文、河道情况、垃圾、排污等方面都有深入的分析与思考,堪称“大侠”!本微信隆重推出“小侠清河笔记”,相信对大家的调研,以及对清河的了解会有很大的帮助!

 

清河源流之四:清河支流-万泉河

 

 

万泉河,是清河的较大支流,源于海淀区万泉庄村西的诸淀塘。清代曾把万泉水系的大小湖泊都圈入皇家园林,是一条幽静、清洁、秀丽、水量充沛的河道。但是,由于年久失修,断面雍塞,河床淤高,到建国前,沿河不断发生洪涝灾害。

 

有一首传唱以久的歌曲“万泉河水清又清……”。不过此万泉河非彼万泉河。歌中的万泉河在遥远的海南岛上,这里的万泉河,却就在北京著名文化景观区,清华,北大,圆明园,都在这条河的旁边。

 

还曾经,在海淀的万泉庄附近,有一个著名的泉宗庙,乾隆皇帝还亲自为28个泉眼命名,但是在如今的地图上无论怎么看,也是找不到万泉河的源头在哪里的,万泉庄西的诸多泉水早已干涸,有些河段已变成暗河埋于地下,我们能看见的,还是与清河干流类似的一个十分突兀的起点。

 

万泉河的起点万泉庄距离昆玉河不远,直线距离大约也就一公里左右。不过这两条河其实并不相连。因为地势的缘故,万泉河自南向北流入清河,而昆玉河则自北向南,由圆明园通向紫竹院和玉渊潭方向。距离如此之近的两条河流向却正好相反,原因在于昆玉河一直就是一条人工河道,最早大约是从金元时期就开始修筑,以解决当年北京城的用水问题。

 

现如今,稻香园桥的东北角,成了实际上的万泉河的起点。并且根据资料显示,在稻香园桥向西南方向,大约还有1公里左右的暗沟,只是在地面上看不到而已。从稻香园桥开始,万泉河与西侧的万泉河路一路并行,由万泉河桥向北穿过四环路,到芙蓉北路附近与万泉河快速路分开继续向北,从北大蔚秀园的西侧转到颐和园路开始向东,沿着北大与圆明园之间清华西路的南侧一直通往清华西门。

 

万泉河与清朝西郊园林及昆玉河(也称长河)的地理关系

 

在清华西门旁边的河道南侧,有一个正在排水的排水口,尚不知水质如何,水从何来,只知道,穿过清华园,这些水最终汇入清河。

 

万泉河从清华西门开始进入清华校园,由西向东约200米左右,河道即分为两支,一道继续向东,经过著名的二校门,然后折向北,另一道则先折向北,绕过近春园和水木清华后,再折向东,与另一水道汇合于图书馆附近,继续向北流去。

 

这样就在清华校园内留下了一片水景区域,而这一带,就是原本的“三山五园”中的近春园遗址,也是后来朱自清先生写作“荷塘月色”的地方。如今这里依然荷叶高举,在荒岛的中央,还有一个荷塘月色咖啡馆,想来也一定吸引了不少人。

 

清华校内大约正对着清华附中位置的河道上有一道水闸,不过水闸并没有放下,有水流从河道向北流去。此外,万泉河上还有两座水闸,一座在万泉河桥附近北四环路的北侧,另一座在圆明园南门对面的位置。这两座闸同样也都是开着的,如果再加上稻香园桥那座放下的闸门,实际上一共是四座闸。

 

万泉河的河道中水量很少,有的地方还露出河床的水泥,河道两侧是修建整齐的水泥护栏,再两侧就是绿化带和公路。河道两侧精心种植了不少爬山虎,不过这些爬山虎爬的不是墙,而是穿过栏杆,垂在了竖直的向下而去的河岸两侧。途中还看见有环卫工人在水中修剪掉长得太过茂盛的爬山虎。

 

 

想来也是因为这一带处于海淀的文化景观区,河道及两侧维护的都很好,虽然偶尔也能看见一点点垃圾。只是仍然不时能闻到或浓或淡的臭味,告诉我这不是一条真的有生命力的河流。在北京市区的大部分河道,除了景观用水,大约也只剩下了泄洪或者排放污水的功能了。

 

清华园内河道更显精致,河道两岸绿柳低垂,河道里也有安静的水流,在蓝天下是一幅很美的运河景致。

 

万泉河自南向北穿过清华园,就到了大石桥。从这里向北不远,万泉河汇合了另外一条不到1公里长的支沟,从圆明园东门延伸到这里的圆明园水系的出口。

 

荷清路上万泉河西侧一带名叫大石桥,“大石桥位于东升乡中西部,临近京包铁路,因村西面的万泉河上曾有一座大石桥而得村名。据史料记载:清代时,自圆明园向东北方向有一条经清河、兴寿、怀柔、古北口等地通往热河行宫(承德避暑山庄)的御道。因出圆明园往东不远就是自南向北而流向的万泉河,所以康熙年间在河上修建了一座五孔石桥,两侧装有护桥栏杆,远望呈弯月形,称“大石桥”,而临近的村子被称为“大石桥村”。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石桥已很破旧,在治理万泉河时被改建成水泥桥,整体上也加宽加高了,而原桥石料被置于清华大学电厂附近。

 

在圆明园东门对面,东西方向的荷清路北侧,有一条水道一直向东向北,在清华园北侧汇入万泉河。遗憾的是这条河道几乎无水,大部分河段露出河底的淤泥,散发着淡淡的臭味,一直到两河汇流处。在那里有一个小小的亭子,两侧的河道也都经过精心的整治,有笔直的河堤和精美的石质护栏。只是汇合处一侧淤泥外露,一侧流水依依,虽然从圆明园到万泉河这一段河道很短,附近也挨着居民区,显然不应厚此薄彼,如此不同。

 

近处河道是圆明园东门前流出,右侧为万泉河,两河道汇合向前(城铁13号线及京包线铁道桥下)流去

 

两河交汇处还有一座自动气象监测站,原本在箭亭桥,因修路移至此处,如果不是恰巧碰上,估计也和大多数人一样浑然不知。

 

从汇口处向东北可以看到地铁13号线,旁边还有一条老铁路,由于这两条铁路线的阻拦,我不能沿着河道一直向东北方向,只有沿着中关村北大街一直到厢白棋桥下,再沿着清河南岸一直向东,才能走到箭亭桥下万泉河与清河的汇口。

 

在北五环的箭亭桥北侧,一条跨过清河向北而去的高速就是G7京新高速的起点。在这一大堆的桥下,就是万泉河汇入清河的地方。曾经在汇口处见到好几只白鹭。不过汇口处两侧的水量也都不大,能看出万泉河的河道是有水汇入清河的,只是水质如何,却完全看不出来。

 

河道两侧仍有很多个排污口,并且都按顺序写着数字。大部分的排污口都没有向河中排水。想来,依据这些数字标记,应该可以通过水务或河道管理部门,找到这些出水口的源头,如果它们还向河中排污的话。

 

 

已无从期待万泉河恢复往日的秀丽风光,清流宛转,但求进入河道中的水都经过处理,满足简单的景观需要,同时并不产生仍然厌恶的臭味吧。

 

本文图片为赫晓霞、郭慧调研过程中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