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广州网友邀请众多环保人士 召开垃圾管理分享会

星期五, 12 5月 2017 18:17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http://news.sohu.com/20120525/n344062446.shtml

广州网友邀请众多环保人士 召开垃圾管理分享会

  来源:南方日报2012年05月25日 记者 黄少宏 实习生 朱子煜 姚佳敏

垃圾管理再成焦点!昨日下午,广州知名网友“巴索风云”邀请众多环保人士,召开了公众参与垃圾管理分享会,发布了北京、台北等地在垃圾管理方面的经验。有环保组织称,焚烧厂拟选址地周边居民垃圾分类动力最大。

  北京经验

  六里屯周边小区最早实施垃圾分类

  “焚烧厂选址周边居民分类动力最大,像番禺丽江花园、华南碧桂园这些作为焚烧厂选址地周边的小区,为什么不作为广州垃圾分类的试点呢?”昨日,来自丽江花园的业主,向前来参加分享会的广州市城管委官员提出了上述问题。该业主认为,对垃圾分类认识越高,动力也就越大。

  这一说法引起了来自北京的自然之友成员张伯驹的共鸣。张伯驹为大家介绍了曾为垃圾焚烧厂选址的北京六里屯周边居民开展垃圾分类的情况。

  据了解,2006年年底,海淀区政府宣布将在六里屯垃圾填埋场南侧投资约10亿元建设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并计划在2007年3月动工,后因居民反对而停建。

  张伯驹说,六里屯周边小区居民由于对垃圾焚烧的恐慌,因而最早在北京开展垃圾分类,并且不需要任何动员。从实施分类以来,其中一个小区一年减少垃圾20吨,减量比例约为25%。而北京后来也在该小区实施了垃圾分类运输,为该小区的厨余垃圾提供了专门的运输车。

  编写中小学垃圾分类读本

  张伯驹介绍说,除了目前自发实施的小区外,现在北京在垃圾分类上的力度也不小,其中在硬件方面,投入了分类垃圾桶等设施,相关的财政预算也急剧上升,不少小区也开展了二次分拣。

  此外,在宣传教育方面,北京还编写了中小学垃圾分类读本,使宣传更加广泛地覆盖到中小学生。

  不过,张伯驹也指出,北京从1990年亚运会以来,已经实施了五次垃圾分类,可是前几次都是无疾而终,“让民众觉得政府缺乏诚意,而政府又觉得民众素质不够”,这样双方的裂痕就越来越大,都成了沟壑。& lt;/span>

  “弥补裂痕、重建联系的办法就是实实在在地开展垃圾分类”,张伯驹如是说。

  另外,张伯驹还提出,在垃圾管理方面,广州、北京、台湾都有很多可以相互借鉴之处,“三座城市不仅要竞争GDP,在垃圾分类上也要相互竞争,相互促进。”

  台湾经验

  随“袋”征收垃圾处理费

  事实上,垃圾焚烧厂给市民带来的恐慌也促进了台湾的垃圾分类。来自台湾的环保人士陈建志介绍说,就是在反对垃圾焚烧厂建设过程中,民间团体也想办法推进垃圾分类,其中垃圾费“随袋征收”就是由民间团体推动政府实施的。

  “开始时,政府怕麻烦,并不愿意实施‘随袋征收’的做法”,陈建志介绍说,后来在民间团体的介入以及地方立法机构的施压之下,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试点,2000年7月1日起,台北一改以往垃圾费随水费附征的做法,开始实行随袋征收,确立了“源头减量、资源回收”的垃圾清理方向。在2007年“一般废弃物资源循环推动计划”实施后,除偏远地区外,垃圾将不再进入掩埋场。2010年,随袋征收计划已拓展至全台其它县市。

  据了解,目前的垃圾袋可以通过便利店购买,购买垃圾袋的费用就包含了垃圾处理费,处理费按体积计算,每升0.45台币。张伯驹介绍,通过这样的经济手段,垃圾分类很快就取得了成效,“垃圾量减半”。

  “那如果有人不买垃圾袋,随便丢怎么办?”有记者问。

  张伯驹说,为了防止这一问题出现,台北还出台了处罚办法,每丢1个,就罚款6000台币。同时还在小区设置了摄像头,派出了稽查队,小区还有义工监督,因此出现乱丢的情况也很少,每年罚款也只有几百件。

  餐厨垃圾用来喂猪

  昨天,张伯驹还向大家发布了《台湾垃圾全记录报告》。

  报告指出,台湾公众参与垃圾政策变革的方式包括民间协助餐厨垃圾公告为法定回收物和对既有垃圾处理设施的监督。上世纪90年代,民间团体和地方小区通过观察生活及政府历年的垃圾成分分析数据,开始关注占家庭生活垃圾三成的餐厨有机垃圾。自1995年开始,民间团体开始着手小型厨余的回收试办,并和地方农户合作进行末端堆肥处理。此后,民间团体通过在媒体上倡议,并得到政府回应,开始以公众部门的身份接受餐厨垃圾的回收,并在2006年公告餐厨垃圾为指定回收物。

  据了解,在餐厨垃圾处理上,台湾还在专门收集后,将其中的约占80%的荤成分予以高温蒸煮,消毒处理后卖给养猪户,用以喂猪;另外20%的素成分则用来厌氧发电。

  同时,台湾实现了社区民众、回收再生厂、地方政府和回收基金的资源回收“四合一”,通过建立完成回收网络,确保资源物品确实回收再利用,给予参与民众、清洁队和回收商合理利润或奖励来确保回收体系完成循环。& lt;/span>

  民众认识焚烧危害才有分类动力

  张伯驹则表示,希望广州重新制定垃圾管理长期目标,充分估计垃圾减量潜力,之后制定垃圾产量目标,再进行末端处理路线,提升全民减排,树立垃圾分类成功信心,并且各方需要努力,不断进步。

  同时,张伯驹还建议,加强垃圾管理信息公示,牌子上要写垃圾运到哪,制定好管理体系,这样,群众对垃圾分类进行了解,促进其积极性,也加强了政府运行力度,这样,让垃圾分类的工作顺利进行。

  “垃圾焚烧厂建设可能存在安全风险,但如果不建,广州又面临着‘垃圾围城’的困境”,同样来自北京的环境史博士毛达指出了广州目前所处的两难地位。他表示,要解决这一两难境地,必须推动垃圾处理末端信息公开,并设立独立的委员会,包括环境、社会、管理等方面的专家,以及选址所在地居民,实施独立监管,“让民众认识焚烧的危害,才有动力搞分类”。

  花絮

  生活垃圾焚烧厂地图发布

  在昨日的分享会上,民间环保组织芜湖生态中心发布了生活垃圾焚烧信息平台。

  该平台是去年3月开始筹备,8月正式上线的垃圾焚烧数据库,也是第一张由民间发布的中国生活垃圾焚烧厂地图。目前收录了全国31个省市(除港澳台地区)垃圾焚烧厂信息、国内外相关研究报告和法律法规、垃圾焚烧新闻资讯。

  据该中心提供的信息显示,目前,我国31个省市在建、拟建垃圾焚烧厂为179座。除青海省目前没有建立垃圾焚烧厂计划之外,其余30个省市都在建设或者计划建设垃圾焚烧厂,其中广东(32座)遥遥领先,山东、湖北、福建、江苏、北京、安徽、山西、湖南、贵州紧跟其次。& lt;/span>


阅读 455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