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做乡村环境教育的拓荒者

星期五, 12 5月 2017 18:17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中国环境报 关注乡村小学环境教育系列报道之三

 

中国环境报记者 张黎

 

  湖北省京山县三阳小学开展特色环保教育,把观鸟、爱鸟融入校园文化,并在全县营造爱鸟氛围。

 

    “明年你们还来吗?”


  “还来。”


  “请上半年来好不好?”


  “为什么呢?”


  “因为明年6月我们就毕业了,下半年就见不到你们了。”& lt;/span>


  ——这是自然之友开展环境教育的志愿者与湖北省秭归县金钢城小学学生的一段对话。


  孩子们恋恋不舍,老师们翘首企盼。这就是乡村学校环境教育的真实写照。


  农村需要什么样的环境教育?我们将视角对准NGO组织“自然之友绿色希望行动”项目。这个专注于开展乡村学校环境教育的组织,正在积极转型,他们开展活动的角度与思路随着时代变化而不断调整方向。透过个案,我们也能从中窥见乡村环境教育的转变之路。


  中国环境报记者 张黎


  1 协助乡村建立教育网络


  “农村的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太需要你们的关注,希望你们多为我们呼吁。”时任湖北省来风县团委书记的吴乾淘,在自然之友志愿者临行前,紧紧握住他们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到。


  在我国广大农村地区,拥有着独特的生态环境与人文资源,随着环境污染与生态恶化向农村转移,适时开展环境教育,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需要。它不仅有利于课程改革与素质教育,也有利于学校形成特色与打造品牌。


  正是因为环境教育如此重要,在农村的地位又如此特殊,NGO组织自然之友及时地关注到这一块“ 尚未开垦的土地”,开始了一场长达10余年的探索。


  记者了解到,绿色希望行动是自然之友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合作,由德国米苏尔社会发展基金会资助,由志愿者到各地资源匮乏的小学,带领小学生开展体验式、参与式的环境教育活动,从而培养孩子们对环境的热爱,增强环境意识,参与环保行动,同时培养当地环境教育力量。


  自2000年项目实施至今,累计有175个出行小组750余名志愿者参与到“绿色希望行动”当中,给26个省市400余所乡村小学、城市民工小学带去了环境教育活动。项目通过建立“当地绿希望中心”模式集聚当地教育专家、会员和志愿者,通过组织志愿者培训,协调志愿者到学校进行环境教学,推动学校师生持续开展环保行动。


  项目负责人胡卉哲告诉记者,项目走过的历程经历了志愿者培训、讲师培训到支持当地环境教育力量成长的探索过程。从2000年开始,自然之友开始在北京培训志愿者,到各地希望小学开展环境教育活动。到了2009年,他们陆续在打工子弟学校开展免费的环境教育活动,并且参与本地课程开发。


  “支持当地环境教育力量是我们最大的成绩——如今乡村环境教育网络已经逐步形成,武汉、郑州、、盘锦、高黎贡、杭州、成都等都成立了各自的绿希望中心。”胡卉哲介绍说。


  从在北京培训志愿者,到协助乡村建立自己的环境教育力量,绿色希望行动,走过怎样一条路?

 

2 建立地区中心,给予小额资助

 


  绿色希望行动项目迄今已迈入第12个年头了。


  志愿者的足迹遍及26个省市自治区400多所农村小学,对推动农村学校环境教育,乃至课程改革和素质教育都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近几年,随着形势的发展,环境教育的深化与提升,以及自然之友自身转型的需要,绿色希望行动项目在原有的基础上,对项目的管理模式、活动的内容与方法等方面做了不少的探索与改革。


  绿色希望行动高黎贡山中心成立于2010年,挂靠在云南省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隆阳分局。两年多来,项目负责人段红莲为环境教育本土化做了很多尝试。她对保山市潞江镇和芒宽乡的20多名小学大队辅导员和志愿者进行了培训,而这种培训是在“我与大自然零接触”徒步考察高黎贡山的体验活动中进行的。他们还到学校开展“高黎贡山野生动植物图片展”;举办以高黎贡山标志性动物——白眉长臂猿为主题的征文、绘画活动;评选高黎贡山环保小卫士;以高黎贡山自然公园为基地,组织当地师生参加自然体验营,开展自然体验教育。


  所有这些活动都围绕一个主题:“了解高黎贡山、热爱高黎贡山、保护高黎贡山。”


  从自然之友到这些学校实地考察的情况来看,绿色希望行动高黎贡山中心的做法已经取得了相当不错的实效。


  跟随自然之友志愿者前往高黎贡山的徐大鹏老师介绍说,当地学校已经把热爱家乡,保护环境的教育有机地融合到学校的办学理念和整个教育教学活动之中了。芒宽乡白花林小学,这是个村级小学,仅有6个班,200余名学生,10名专任老师,条件也相当简陋。但每个班上都有植物角,学校有介绍高黎贡山动植物的宣传栏,孩子们还经常参加相关的征文、绘画活动。


  “作为一个农村最基层的小学,其环境教育能做到这个份上,也真算不错了。”徐大鹏感慨到。“我参与绿色希望行动有11年了,到过全国不少农村小学,但这次云南之行的最大收获是,我们对绿色希望行动自身改革创新有了新的认识和展望。”


  从2008年起,除原有的北京项目办公室外,自然之友绿色希望行动相继建立了武汉、河南、盘锦、四川、云 南高黎贡山、山西左权、杭州7个地区中心,并给予中心小额资助。这就大大激发了各地志愿者的积极性与创造性,形成了活动模式的多样性。在志愿者参与的人数和受惠学校的个数,乃至在农村小学活动的力度与深度,也都远远超过了原有单一模式的效果。


  “当然,对地区中心的管理还需要一个完善与规范的过程,但是群策群力总比单枪匹马要好得多。”一位志愿者这样说。

 

3 挖掘资源,推进环境教育本土化

 


  通过多年的摸索,绿色希望行动项目逐渐意识到,农村小学环境教育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就必须逐步实现本土化。


  归根结底,就是要实现教学人员的本土化,要加强对农村小学校长与骨干教师的培训。因为对学生的教育,会在他们心灵中播下绿色的种子,从而有可能影响他们的一生。而对教师的培训,会留住环境教育的根,从而影响一个学校、一个地区,进而影响更多的学生。


  绿色希望行动为此举办了乡村小学校长环境教育培训班。培训后有97.3%的学员认为培训班不仅对环境教育有帮助,而且有利于提高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100%的学员表示回校后会开展环境教育。


  与此同时,也要实现环境教育内容的本土化。在这方面,绿色希望行动武汉中心已经有了不少尝试。他们充分发动当地师生,挖掘和利用本土资源,编写出了洪湖的《我爱母亲湖》、秭归的《我是三峡小移民》、京山的《观鸟》等地方校本教材,既取得了良好的教育效果和社会效益,也为学校办学突出了特色,打造了品牌。


  农村学校也要充分利用好本地资源开展课堂教学活动和科研活动,从而进一步加深对环境教育的真正理解。& lt;/p>

 

4 引导孩子关注本地自然环境

 


  作为在中国最早倡导环境教育的NGO组织——自然之友,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自身转型的需要,正在把自然体验、户外活动作为最重要的教育策略和内容。


  或许有人认为,农村学校本身就处于大自然之中,自然体验对农村的孩子有必要吗?


  事实上并非如此,徐大鹏告诉记者,在很多乡村地区进行教学和走访的进程中,他发觉很多孩子虽然身处自然,但并不了解自然,很多常见的动植物他们并不认识,对自然的美也处于一种麻木状态,类似情况并未偶然,也非少数。


  “这并不能怪孩子们,因为他们用的是和城市孩子一样的教科书,老师们只需照本宣科,完成教学任务就行了,顾不上引导孩子们去关注身边无处不在的大自然。”很多志愿者与徐大鹏一样,感同身受。


  胡卉哲说,一些农村的孩子同样患有“自然缺失症”,只不过是症状和程度与城市的孩子有所差别罢了。绿色希望行动项目接连办了两次自然体验工作坊,目的就是希望在农村学校环境教育本土化的过程中,充分发挥当地自然资源的优势,通过自然体验、绘制绿地图、观鸟等多种形式,使农村孩子们对自己身边的大自然认识得全面一点、深刻一点,从而真正体会领略到自然之美、故乡之美。


  正如西奥多·罗斯扎克说得那样:环境保护主义者应具备新的角色,应将困惑和苦闷的人们引领到“和谐”、“愉悦”的状态……环保人士应成为“治疗者”,而不是“找麻烦的”。


  毕竟单单一个NGO组织总显得势单力薄,但它作为一点星星之火,力量却是无穷尽的。& lt;/p>

 

阅读 462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