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都市芳园持续10个月的填湖行动

星期五, 12 5月 2017 18:17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来源:北京晚报 时间:2015.8.6 记者:白歌

http://news.ifeng.com/a/20150806/44364216_0.shtml



早上10点,老樊夫妇俩又来到了小区内的“湖”边。

这曾经是老两口最喜欢遛弯的地方,始建于2000年左右的都市芳园,也一度因这片湖风光一时。

都市芳园位于昌平区东小口镇天通苑西三区以西,在当年开发之前,这片地原本有两个鱼塘,因此开发商在规划时将鱼塘保留,承诺将改造为湖泊。开发商并没有食言,随着小区建成,湖泊也逐渐成形。

去年10月21日,都市芳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突然张贴通知,宣布将对小区湖面进行绿化平整;次日,开发商即雇用车队开始进行填埋作业,而回填的内容物,大多是工地渣土。

老樊夫妇搬进小区十年,视线所及之处,绝大部分的湖面已经被填平,有些地方高度甚至已经超过湖边的别墅。

在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7月23日宣布受理本市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后,这场至今仍在进行的填湖运动进入了公众视野。填湖背后,各利益方表达着不同的诉求。填与不填的矛盾,也在利益的角力下显现。

以湖为名的小区建筑群

连日的降雨将柳叶洗刷得格外碧绿,微风拂来,整个环湖区上空充满了跃动的夏日气息。

老樊凝视着这片已经不存在的湖泊,回忆着曾经的风景:“以前可好了,有成群的野鸭子,飞起来特别美,还有鱼,钓鱼的人特别多。”

他仍在扼腕,如果这片湖泊没有被渣土填充,这里将是美丽非凡的城市湿地。

都市芳园位于昌平区东小口镇天通苑西三区以西,从都市芳园东门进入后直接左拐,就能到达湖畔。时至今日,虽然湖泊的绝大部分已经被填满,但从现存的环湖小道可以看出,湖泊分南北两区,中间由狭窄水道连接,总体呈“工”字形,总面积达200亩,环湖小道旁统一栽着柳树,是居民遛弯锻炼的好去处。

调查发现,在当年开发之前,这片地原本有两个鱼塘,因此开发商在规划时将鱼塘保留,承诺将改造为湖泊。开发商并没有食言,随着小区建成,湖泊也逐渐成形。

“这湖多少年了,你不看里头各片的名字都带‘湖’字吗?”朱师傅老家在湖北,去年被儿子儿媳接到北京颐养天年。儿子家离湖泊较远,老朱并不清楚填湖的过程,但也觉得湖对这个小区意义不凡。

都市芳园属于高档住宅区,从物业公司张贴的材料可以看出,小区内分为独栋别墅、联排别墅、双排别墅、公寓等多种户型,按片分布。

无一例外地,各片都起了带“湖”字的名字:镜湖园、锦湖园、翠湖园、嘉湖园、碧湖园、明湖园与丽湖园。

如今,房屋还在,因其得名的湖泊却已经不复存在了。

责令整改不久后又开始填湖

去年10月21日,都市芳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突然张贴通知,宣布将对小区湖面进行绿化平整;次日,开发商即雇用车队开始进行填埋作业,而回填的内容物,大多是工地渣土。10月25日,接到居民举报的昌平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监察局对上述事实进行了调查并做出认定,向开发商送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

“业主也是没有办法才向我们举报的。”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的法律与政策倡导总监葛枫介绍,去年他们并未关注到这一事件,直到今年5月,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接到了都市芳园多位业主的举报。

“城管责令改正之后,开发商暂停了填埋作业,但是不久之后就又开始了。”葛枫对记者描述了整个过程,“开发商和物业开了一个业主大会,在大会上讨论湖该怎么改造,我们有相关的视频资料证明,当时现场的反对声音还是很大的。但是会后不久他们就出了一个公示,说是百分之六十多的居民同意填湖,就又开始填了。”

“业主一开始关注的点是,填湖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填了之后的绿化方案也并不清楚,所以还是想保持湖的状态。他们的出发点其实就是私人的权益,而不是为了保护生态。但是他们的维权没有成功,所以就开始考虑有没有别的角度可以维护权利。之后他们想到这个湖有防洪排涝的作用,是关系民生的,又向相关部门举报,也没有成功。最后才想到,国家重视环境保护,那么环保是不是一个好的突破口呢?这才找到我们。”

在都市芳园的一处公告栏中张贴着公示原件。公示内容显示,开发商委托物业就湖面绿化改造工程对业主进行意见征集,经过一个月的问卷调查与电话调查,得出了如下的结果:607份同意意见,61份反对意见,21份弃权意见,132份问卷未能收回,还有3户没有业主入住或无业主联系方式,分别占业主总数的73.66%,7.4%,2.54%,16.01%和0.39%。

两任物业未解决湖水干涸

“我不知道别人,反正没上我家征求我意见。”老樊说。

与老樊夫妇的平静相比,苏大爷则显得激动多了:“有征求意见,让签字,我签了。”在他看来,所谓的征求意见就是走流程而已,“这种事你一两个业主不同意有用吗?填湖这么大的事儿,肯定是上边同意才敢填的。”

“以前我们小区的人喜欢在湖里放生、钓鱼,湖里还有绿头鸭,夏天特别美。”何阿姨也是十年前就搬进来的住户,她对填湖的态度比较复杂,原因是在填湖之前,湖泊早已经失去那份美了:“从几年前开始湖水就不行了,有的地方湖底都露出来了。”

据她说,为了保持湖泊水位,上一任物业公司一直在购买中水(也即再生水)灌湖,但是每隔三四天就渗漏、蒸发得差不多了。“之前的物业公司就提议把湖底修一修,让它别渗那么厉害,但是每户得交一万多块钱,没人交,就作罢了。”后来物业公司干脆就不补水了,导致湖水接近干涸,而之后接手的九欣物业则直接把湖给填了。

都市芳园的开发商及物业公司,因填埋小区内的湖泊,被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告上了法庭。葛枫解释说,环境公益诉讼,即针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由符合法定条件的社会组织而非受害者提起的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诉讼。

葛枫介绍,由于近些年北京市地下水位持续走低,小区内的湖泊确实已经退化了,但即使退化了,这片湖泊作为湿地对附近地区仍然具有很积极的生态作用。“这个湖是一个可以防洪排涝的区域,湖附近的区域地势是比较低的,如果没有排涝的地方,一下雨附近的居民楼就有可能被淹。”

除此之外,这片湖泊也是野生动物的栖息地,湖边至今还保留着“保护野生动物,禁止投放食物”的标识,而何阿姨和樊阿姨记忆中的野鸭随着湖水干涸与填湖,早已杳无踪迹。

公益诉讼能否解局环境破坏

业主们对于湖泊是否该填仍然众说纷纭。

根据开发商的公示,湖泊填埋完毕后将进行绿化改造,但多位居民表示,他们听说会在原先的湖面上盖活动广场。对留不住的湖水,一些居民认为时常灌水会出现浪费,“湖水都是花钱买的,没两天就蒸没了,北京这么缺水,我真是见不得浪费水!”

葛枫说,按照《北京市湿地保护条例》,该小区里湖泊属于湿地,而湿地归园林绿化局管理。“对湿地的任何改造和用途变更,都应该经过园林绿化部门的批准。而现实是开发商和物业没有经过任何批准,就开始施工。”

国家林业局公布的《湿地保护管理规定》中第三十一条规定,禁止填埋、排干湿地或者擅自改变湿地用途。

湖泊周围观察,填湖所用材料以土为主,其中夹杂着碎石、破碎板材,甚至还有建筑用绿色纱网。

一名曾与开发商打过交道的人士称开发商不承认填湖所用是建筑垃圾。

7月28日上午,都市芳园内的物业大厅,前台以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了采访。次日记者辗转找到了九欣物业法定代表人李军,李军表示对此事无可奉告,诉讼事宜将交由律师处理,“法庭上见吧。”

葛枫说,在当下,出于种种原因,比如畏惧对方的强大势力、自己缺乏搜集证据的能力,很多人不敢或者无力维护自己因为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而遭到侵害的权利,而公益诉讼可以在这种时候为他们的维权提供便利。“我们通过公益诉讼,一方面能保护环境,另一方面也相当于让居民个人利益的保护搭了便车。”

据悉,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23日受理了此案。对于湖泊是否属于湿地也将成为此案的重点。

葛枫介绍,如果公益诉讼能够打赢,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的行为就会被依法制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1月6日通过的司法解释,公益诉讼确定的事实和证据,在受害的居民提起私益诉讼要求赔偿时是可以直接采纳使用的,不用再去取证了。

葛枫希望官司能打赢,让开发商和物业拿出一个代价最小、让各方都满意的修复方案出来,让湖泊破坏带来的损害不再加重。

阅读 489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