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垃圾焚烧陷低价竞争 破局之路维艰

星期五, 12 5月 2017 18:17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来源:第一财经 时间:2015.8.23 记者:金慧瑜


“菏泽垃圾发电厂10元/吨、长春垃圾焚烧发电项目20元/吨、蚌埠垃圾焚烧项目27元/吨、松原垃圾焚烧发电项目30元/吨、连云港垃圾焚烧发电项目30元/吨、攀枝花垃圾焚烧项目38.5元/吨、禹州垃圾焚烧项目40元/吨。”这些是E20环境研究院最近监测到的数据。

  低价竞争已经成为了垃圾焚烧行业当下的顽疾。绿色动力(01330.HK)最近发布的一则中标公告,更是将低价竞争暴露无遗。这家作为焚烧行业主力军之一的企业以26.8元/吨的垃圾处理费拿下了蚌埠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为期30年的特许经营权。


   行业拐点渐现

  据悉,和绿色动力共同参与蚌埠项目的竞争者不乏大企业,但几乎都给出了让业内瞠目的价格:中国环境保护公司报价40.915元/吨,上海环境集团有限公司报价37元/吨,中国光大国际有限公司(00257.HK)报价38元/吨。

  “低价是因为都做一样的事情,行业里面我们已经看到连续几次报价20多块,大出意料。”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北京大学环境学院兼职教授傅涛表示。

  实际上,垃圾焚烧作为环境产业中的细分领域,由于盈利模式较为清晰,市场化程度也较高,市一级以上的垃圾焚烧BOT项目已基本被瓜分完毕,整个行业已处于成熟期顶端并开始向衰退期发展。

  E20研究院认为,在政府的不科学采购习惯下,同质化产生的激烈价格竞争背后也酝酿了危机。

  一份由芜湖生态中心、自然之友所发布的《160座在运行生活垃圾焚烧厂污染信息申请公开报告》就指出,国内垃圾焚烧厂飞灰处理问题颇多。“环保组织向160座在运行垃圾焚烧厂申请飞灰处理数据,仅获知39座垃圾焚烧厂的飞灰处理去向信息。”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表示,飞灰的处理费用折合到垃圾处理费中,每吨垃圾要增加30-40元处理费。

  据估计,如果环保方面全面达标,正常的BOT项目垃圾处理费应该在150元/吨左右,普遍高于目前市场竞争后的实际价格。“优质项目”的价格是这样的:浦东御桥垃圾焚烧厂247元/吨,上海江桥垃圾焚烧厂213元/吨,广州新建垃圾焚烧厂240元/吨,深圳盐田垃圾焚烧厂190元/吨,鲁家山垃圾焚烧厂173元/吨,高安屯垃圾焚烧厂150元/吨。


   破局

  企业并非没有看到这种竞争背后的危险,也正尝试着突破。

  “焚烧并非唯一核心的产业环节,而是解决固废管理的产业切入点,需要各上下游环节协同,我们看到固废前十大影响力企业都在做宽自己的服务面,产生最大价值增量,收运分拣处置资源化。”傅涛认为,如果止步于无害化和稳定化,不能在资源化领域出现增量,将很难实现高增长。

  实际上,垃圾焚烧领域BOT项目的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固废静脉产业园,目前随着垃圾焚烧BOT项目的下滑,固废静脉产业园产业模式将由成长期步入成熟期。

  瀚蓝环境就在静脉产业园上下功夫。其在南海的固废处理环保产业园从收购一家旧厂开始,逐步扩展到了焚烧发电、飞灰处理、渗滤液处理、污泥干化处理、餐厨垃圾处理的综合利用,彼此互为上下游关系进行循环处理。

  “这个模式推出以后,不少地方政府过来了解,因为不仅是对土地成本,政府的监管成本也大幅下降。”瀚蓝环境(600323.SH)总裁金铎表示,“政府需要转变,从有一个固废处理设施转向关注一个好的固废处理效果,行业面临很激烈的竞争,垃圾处理费不断下降,政府原来只关注投资成本、垃圾处理费。另外,对于PPP这一和政府合作的模式,我们现在互动中感觉到最多的还是"你",而不是"我们"。企业也需要从短期到长期竞争力的思维模式,要从建到管,从封闭到开放。这些共同作用下,社会对于我们的垃圾焚烧厂才能从偏见到全面,从躲避到参与。”

  还有企业则是从前端入手。

  垃圾焚烧行业投运量最大的企业杭州锦江集团有限公司就在垃圾处置前端的分拣上进行投入。

  “德国大部分还是炉排炉技术,政府三年前制定,所有垃圾必须干化预处理完后才能进垃圾电厂,其实按道理是不用的。但是它希望更清洁地燃烧,前道把容易处理的拿出来,污染尽可能不要放到后面处理。”杭州锦江集团总经理王元珞表示,她在今年3月去了一次欧洲,4月就已经全面内部提升改造,在20多个垃圾电厂投入分拣设备,且大多是国外设备。“我们一个厂,一条生产线6000万元投资,萧山生产线1.2亿元投资,汉口1.8亿元总投资,最晚估计明年6月全部投产。”

  “正因为考虑到政府在十多年来垃圾分类上的难题,我看到社区特别是杭州的环卫系统,真的做了大量工作,但因为社会文明程度、习惯等问题确实有点难。我们发现真的可以通过机械进行简单化处理——机械拿过来统一分类,处理完后可用的拿走,剩下的变成燃料,因为经过分类以后热值可以提高一倍以上。”王元珞说。

  这样一来,由于不用掺煤来提高热值,也把一些不可燃的拿掉了,就没有了飞灰,降低了成本,而发电效率提高,稳定性增强,这些所有带来的效益都可以弥补前面的投资。

  首创集团也在去年51亿元收购新西兰最大固废企业TPI中收获了一些思路。

  “我们新西兰的时候,发现人家地理位置规划确实比我们做得好,有很好的绿化缓冲带,和社区交流互动很到位,除了政府监管,还有社区委员会,每个月要写报告;在奥克兰的填埋场也有沼气利用、渗滤液、建筑垃圾分选出来处理;业务链条上它收转运、分选、资源利用、处理处置都有布局,这方面也希望在中国有很好的借鉴应用,但受限实际情况和政府的主导地位,推动不是那么容易。” 首创环境(03989.HK)副总裁徐进军表示。

  此外,首创也希望从全城市的环境规划、环境整治系统服务的角度来进行规划。“以资本为纽带,把活接下来后,招商,我出小资本,可能出20%,有核心能力的企业出80%,共同把这个事做好。这个模式有点像我自己盖商场,自己要一层,剩下的招商。”徐进军说。


阅读 565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