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生态之痛:长江呼唤全流域防治

星期五, 12 5月 2017 18:17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来源:半月谈网 时间:2016-04-07 作者:韩振

http://www.banyuetan.org/chcontent/jrt/201647/190719.html


为呵护长江生态,近些年来中央及地方政府不断加大保护力度,并且上升为国家战略。“十三五”规划纲要专门提出:“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战略定位,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放在首要位置。”然而,半月谈记者近期调研发现,当前长江生态环境依然面临威胁。



资料图


三大污染源威胁长江生态


一是工业污染源。近年来国家强化了对企业排污的监管力度,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效果。但半月谈记者在长江中下游地区调研时发现,沿江两岸许多企业将生产污水直排长江,烟尘四处飘散,在船上时常能闻到刺鼻的异味。


“长江上游地区的矿产开发也给生态安全带来隐患。一些地方的尾矿坝就在江边,来一场暴雨,就会冲进江里,造成严重污染。”公益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说。


二是生活污染源。近年来,长江流域各省市格外重视旅游产业发展,但由于配套设施不完善,旅游带来的餐厨垃圾和白色污染无法消解,不得不直接倒入江中,已经成为威胁长江生态的重要污染源。


三峡库区的一家农家乐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旅游高峰时他一家每天接待四五百人,光餐厨垃圾就产生好几吨,全村有一二十家农家乐,每天有几十吨餐厨垃圾倒进江里。


此外,长江上航行的很多船只,由于缺乏污水、垃圾的收集、存放、处理设施,餐厨垃圾、甚至粪便等未经处理也直排长江。


三是农业污染源。三峡库区环保部门一位负责人说,在长江流域降水量较大的时期,雨水淹积导致农田中的化肥大量流失,流入地下水或湖泊,最后汇入长江。这些农业废水容易导致长江水体富营养化,藻类及其他浮游生物大量繁殖,加剧长江水体污染。


九龙治水条块分割,污染治理存“真空”


采访中,一些业内人士分析,我国涉水部门众多,呈现“九龙治水”局面。如水行政主管部门是水利部门;水污染防治是环保部门;城市供水、排水和城市污水处理等是建设部门;保护渔业水域环境与野生动物栖息地、面源污染控制是农业部门;湿地保护、流域生态、水源涵养保护与管理是林业部门;内河航运、船舶排污和噪声控制是交通运输部门等,这种“九龙治水”局面导致两大问题:


一是政出多门。“多头治污”看似集中了众多部门的力量,实际往往降低了治污效率。长江水利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水污染管控上,水利部门负责水量管理,环保部门负责水质管理,但两者缺乏协调。水利部门讲总量控制,根据纳污能力指标提出排污意见,环保部门根据这个意见对工厂排污进行控制;但在实际工作中,环保部门不管这个纳污能力指标,只管达标排放,没有总量概念。


二是权责不清。长江上游港航部门的一位负责人表示:“我们的职责既包括人命救助,也包括水上污染处置。但是水上污染来源较多,有交通事故导致的,有岸上污染导致的,我们和环保部门的职责区分在法规方面并未明确。因为技术手段有限,我们处置污染问题,并没有环保部门专业。”


除了多部门管理,长江分段治理也导致了污染处置不力的情况。“一些地方官员眼中依旧只有GDP,为了追求经济发展,上马一些存在环保隐患的项目,或者故意在环保要求上放水,觉得出了事情影响的是下游,和自己无关。”三峡库区一位负责人表示。


建立环保协调机制,长江生态清除死角


对于如何净化长江生态,武汉大学教授伍新木等专家表示,政府将长江经济带提升为国家战略,也须将长江流域环境保护提升为国家战略,实行全流域生态保护协调机制。全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建设一体化是建设长江经济带的关键、重点和难点。


严控流域水污染行为,完善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制度,划定沿江生态保护红线,将自然保护区、饮用水源保护区、重要湿地等纳入生态红线区域管理。进一步提高环保准入门槛,加强环保领域执法监管力度,强化沿江群众生活生产管理,完善污染处理配套设施,减少生活垃圾、农药化肥等污染。


通过延长休渔期,增加鱼苗放养等措施提升长江的自净能力。中科院院士曹文宣表示,鱼类对长江生态具有重要保护作用,可以极大提升长江的自净能力。一方面要继续加大力度,在长江中投放鱼苗;另一方面延长休渔期,保护幼鱼的成长、繁殖。“现在长江无鱼可捕,捕捞的都是幼鱼。延长休渔期,就是遵循幼鱼成长成熟后产卵繁殖的生长规律,使鱼类资源有效恢复。”


推动环境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将污染企业和污染源数据置于强大的社会监督之下,不仅有助于提升环境数据的质量,还有助于识别区域、流域内的污染源,促进地区间的联防联控。


干支流如同长江血脉,“深下游、畅中游、延上游、通支流”这是国家近年来打造长江黄金水道的基本思路。目前来看,畅中游和深下游国家投入资金巨大,成效显著。但通支流和延上游仍待大力推进,尤其是多条一级支流,仍旧是断航状态,使长江经济带的辐射能力受到很大制约。


干流受限,支流断航,长江上游航运存梗阻


三峡大坝建设大大改善了长江上游航道,也有力推动了上游地区航运和经济的发展。但“库外”的上游自然航道,依然阻碍着长江航运的发展。


半月谈记者随货船行驶时看到,从湖北宜昌至重庆朝天门600多公里为三峡库区,这段航道水流平缓,江面宽阔,江水较深,非常适合航行。但“库外”的上游自然航段,则是江面狭窄,礁石暗布,不利于航行。


一艘5000吨以上的货船为了能够安全通过重庆江津至朝天门间的自然航段,不得不由特别熟悉该航段的领航员专门驾船。由于水急礁多,船舶航向很难控制;船底距离江底只有1米左右,无法载重,航行安全难以保障。


多家长江旅游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涪陵至朝天门航段深度不够,每年近4个月的枯水期使游轮无法抵达重庆,只能停靠在涪陵。


上游干线通行艰险,主要支流更是呈现断航状态。乌江和嘉陵江是长江的一级支流,曾经是水运要道。随着长江经济带战略的实施,沿江资源及产业迫切需要支流发挥航运效益。然而,这些支流无法实现全线通航。嘉陵江目前在重庆境内江段实现了通航,但无法与四川实现跨区域联动;乌江由于断航多年,很多货物已从水运转向其他运输方式,配套的场站、服务也不复存在。


电航难容,投入不足,制约上游航运


半月谈记者采访了解到,长江上游航运主要受两方面制约:一是航电枢纽开发过于密集,发电与航运的关系难以协调;二是由于投入有限,航道通行条件及相关配套均有待完善。


近年来随着乌江梯级开发步伐的加快,全线共陆续开工、建成10余座水利枢纽,但配套的船闸、升船机等通航设施未能及时建成,导致乌江只能分段通航。除了乌江,长江另一条重要支流嘉陵江也被梗塞。嘉陵江规划建设17个航电枢纽,由于开发过度密集,且存在中间阻断现象,目前只能在重庆范围内通航,无法向四川、陕西等地延伸。


一些船东告诉记者,即使部分航电枢纽配套有通航设施,因规格不匹配,也无法满足航运需要。“目前乌江水电枢纽建设的配套通航设施,无论是船闸还是升船机,都是按照500吨级船舶进行设计建造的,这与乌江航运发展需要不相匹配。”一名船东告诉记者,今后500吨级船舶将逐步退出航运市场,因为在该吨位级别上没有利润空间。


“近年来国家对长江航道整治的投入力度逐步加大,仅‘十二五’期间就达500亿元,但与航运发展需求相比投入仍显不足。一是泥沙淤积比较突出,得不到有效疏浚;二是部分航段深度不够,缺乏资金予以改善。目前上游是按照三级航段标准建设,与中下游航道不匹配,影响了航运效率。”重庆港航部门的一位负责人说。


另外,支流沿线的码头、通航保障设施等依旧没有配套,船只在运营过程中的航行安全、作业便捷性得不到充足保障。


优化航道,强化协调,挖掘长江上游航运潜力


长江经济带建设,航道是支撑,航道不畅将大大制约经济带的建设。针对目前长江上游干支流存在的问题,专家建议继续加大航道整治力度,对部分江段进行优化,破除目前存在的碍航因素,同时强化行政区域、相关部门之间的统筹协调,加强对支流的开发利用,形成以干带支、以支促干、干支联动的局面。


一是优化干支流航道,提升通航等级。首先,疏浚河道解决泥沙淤积问题。近年来泥沙淤积虽有所减少,但累积性的趋势没有改变。丰都、忠县、朝天门等地泥沙淤积比较突出,影响安全航行;其次,将涪陵到朝天门100多公里航道的水深由目前的3.5米提升至4.5米,使之与中下游的航道相匹配,实现江海联运;再次,继续渠化乌江、嘉陵江等支流航道,提高船舶通航等级,扩大干流辐射力。


二是统筹跨行政区的航电枢纽建设,发挥支流的综合效益。一些业内人士反映,各地航电枢纽建设各自为政,标准不一,是造成目前支流断航的重要原因,建议从更高层面统筹各方利益,发挥综合效益,防止一叶障目。


三是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及配套完善。一方面,完善码头、港口设施,为支流航运提供硬件支撑;另一方面,对现有船闸和升船机等通航设施进行提档升级,提升航道的年通过能力,以满足不断增大的货运需求。

阅读 697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