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周悦霖:去吧,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 会员风采

2017/06/19 23:40
给本项目评分
(1 投票)
从法学学生到环保法学研究者、环境调查者与记录者,再到行动者,律师周悦霖说,一路上,面对困难时,是那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前辈们一直在鼓励着她。

文 | 王轶      图 | 周悦霖      组稿 | 阿蓉

今天的故事主人公——律师周悦霖,目前就职于方达律师事务所,从事公司并购、私募股权投资等方面的工作。她并不只是一名金融律师,她更是一名环保行动者。

环境与资源保护法学硕士毕业的她,曾在多家环保组织实习或工作。她不仅是自然之友的会员、志愿者与捐赠人,也曾作为实习生参与过自然之友环境信息公开简报编写工作,为自然之友的昆明炼化项目提供过公众参与研究和数据库整理相关支持,并帮助自然之友进行公益诉讼项目资金筹集工作。

平时,她则喜欢用画画,表达自己对生活,以及环保的感悟。

从法学学生到环保法学研究者、环境调查者与记录者,再到行动者,一起来听听她的环保故事分享吧。

丙烯画《吃星星的人》  

周悦霖作于2016年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喜欢上环保并一直走下去

从大学时代开始,周悦霖逐渐对环保产生了兴趣。2008年,周悦霖入读北大法学院本科。

在北大,她聆听了很多环保领域行动者的演讲:珍·古道尔、吕植、张伯驹、王立德……他们的坚定、执着、纯粹,对周悦霖职业道路的选择产生了很大影响。

于是,大二时,她加入自然之友进行暑期实习,帮助整理信息公开简报。

后来,周悦霖也接触了一些国外的环保组织或环保项目。她先后在美国律师协会(ABA)中国法治项目,和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环境法项目中,担任过研究助理,研究重金属污染、环境公益诉讼、信息公开、污染损害赔偿等方面的法律问题,并参与了《大气污染防治法》、《排污许可证管理暂行办法》、《环境保护按日连续处罚暂行办法》、《河北省环境保护公众参与条例》等法律法规起草/修改的咨询建议工作。

转眼大学四年,周悦霖已接触到诸多环保组织和实践,也选修完成环境法课程,这些都让她觉得“环保越来越有意思”,并促使她在研究生阶段选择继续攻读环境法方向。

研究生期间,她专注于环境课题研究,先后发表了《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应加强公众参与》、《国内碳交易试点初始排放权分配的困境》、《中国需要核电》、《环境公益诉讼主体资格应当实质性放宽》、《风电开发中权利冲突的解决思路探讨》等论文。

2014年 周悦霖(左一)获得中达环境法优秀学位论文的奖学金

2014年研究生毕业后,周悦霖选择去NRDC担任环境法项目助理,希望将美国的环保经验引入中国,为我国环保提供参考。由于她自己对比较法研究有着浓厚的兴趣,工作期间又分别发表了两篇关于美国自然资源损害救济制度和美国加州低碳燃料标准案例的研究成果。

2015年7月  周悦霖(右三)和NRDC同事重聚

除了环境法学研究,悦霖也大胆探索环保调研与记录。

2011年,周悦霖萌生了拍一部公益纪录片的想法。

最开始,她没有任何设备、人员、经验的支持。但她并未知难而退,而是逐步招揽队员,组织起一个15人的团队,摄制了大量以“垃圾焚烧厂建设决策中环境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为主题的素材。

 “当时我们去了北京很多地方调研,采访了五六十个对象,涵盖了医学、化学、环境工程、法学专家和政府工作人员等。”她说。

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这一举动让人们更加重视和关注环境保护,也表达了对一个更加公开、透明、有反馈机制的决策环境的希冀。

毕业后,她也继续自费奔赴天津、武汉、秦皇岛等地,采访了更多地方的垃圾焚烧场周边居民与相关人士。对他来说,探索和记录似乎变成了一种习惯。2017年1月,周悦霖去美国参与可持续发展主题交流活动期间,还采访了各国团队成员关于垃圾议题的想法,继续丰富她的观察素材。(该纪录片亟需会剪辑的朋友帮忙,请有兴趣者联系邮箱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2011年11月 纪录片开拍时最初的团队

2011年12月  周悦霖走访西六建附近的垃圾回收站

田野调查赋予了我全新的视野,让我看到城市光鲜生活背后的危机,以及难以有效发出自己声音的弱势人群。我以后还是想去做环境保护方面的研究,也希望继续以影像的形式记录和反思这些问题。”

虽然方达律师事务所的多位合伙人也对环保业务非常感兴趣,也向自然之友进行了热心捐赠,但周悦霖仍希望把更多时间放在公益的领域。

因此,对于未来,她决定在律师事务所工作两年并取得律师执业资格证之后,尊重和追随内心的指引,赴剑桥大学深造,学习环境政策。

2017年1月 周悦霖(右二)和方达同事在一起

路漫漫其修远兮


对中国环保现状的一些思考

“环保问题不是一个单纯的问题,涉及复杂的社会背景和体制问题,很难轻易解决。”这是周悦霖参与了众多环保实践后的体会。

“最初我以为,一些环保问题得不到解决,是因为立法的不完善。但后来,我发现立法是完善的,其实是执法及制度运行没有发挥实效”,环境法专业出身的周悦霖, 从法律人的思维切入,如是感慨。

 

在她看来,目前公众主要起监督作用,因为最终还需要依靠公权力部门的执法意愿和执法能力。

 “在日常生活中,每个人往往从自己的需求出发,最后的诉求可能并不是朝向公益的。”结合发达国家治理环境问题的经验,周悦霖觉得,我国民众的环保理念的培养还需要一个过程,“环保问题的解决还是慢慢来吧。”她说,“还是先把温饱问题先解决了,然后再通过教育等形式慢慢培养公众的意识。”

就周悦霖最关注的公众参与领域来说,在“决策程序方面的公众参与,是不是能使决策变得更加更好,或更能被民众接受”这个问题上,她发现也有一些矛盾之处。比如,在调查垃圾场(污染源)的过程中,由于民众不信任政府和专家,现阶段开放性的参与,会导致专家或政府最后的决策,根本无法实行,反而激化公众与政府之间的矛盾。

 

尽管如此,周悦霖还是认为,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很重要。

可能做这些在开始的时候,会造成很多麻烦、花费很多时间精力。但这也是转变思维的过程。如果不做这些,政府节约的是沟通阶段的成本,但后期民众可能会上jie游xing、堵垃圾场的门、起诉政府等,这就会造成很多的诉讼成本和社会维稳成本。但如果把工作在之前做了,后面的很多问题就能解决了。”

她举例解释道,“我有一个埃及的朋友,负责城市贫困地区的房屋改造项目。可能改造本身只需要花几个月,但前期沟通要花至少一年的时间,过程中还有持续的评估反馈机制。虽然花费了成本,但实际效果却很好。”

 

而且,在她看来,这个过程也是一个公众教育、互相了解、各方利益相互沟通与妥协的过程,不是让公众被动接受一个公共决策结果,而是真正参与其中。

“公众参与绝对不是只写在纸面上的,而是需要踏踏实实做的,因为当地的民众往往比政府人员更了解当地的环境状况,所以他们的意见应当被尊重”,周悦霖说。

2014年12月  垃圾焚烧厂选址地大工村走访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我心目中的自然之友

说起与自然之友的相处,周悦霖说,比起自己给自然之友带来的支持,其实是“自然之友帮了自己更多”,比如在纪录片拍摄期间,自然之友的朋友们提供了很多建议。

2011年12月 采访自然之友的垃圾分类活动

“自然之友的活动是很接地气的。”周悦霖如是评价道,“自然之友的环境教育做得很好,而且很有意思,寓教于乐。”

在法律行动和政策倡导方面,周悦霖眼中的自然之友也是先行者。

虽然目前,她认为公益诉讼具体的实效有待见证,因为“公益诉讼胜诉后,原告是无法拿到赔偿款的,所以具体的赔偿款究竟流向何处,是不是真正的被运用于修复环境,这些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她认为做公益诉讼这件事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它能够呼唤起大众对环保议题的关注,对政府和排污企业也有监督作用”。

对于未来,周悦霖希望自然之友能够更多的人才加入其中,共同推动我国环保事业的发展。

“美国的环保组织筹款能力会比较强,因为民众有传统,愿意捐钱给非政府组织,对人才的吸引力也会强一些。”她说。相比之下,中国的草根环保组织在经费上就比较欠缺,但是“我们也可以从人才晋升机制、培训等柔性的激励机制方面,加以完善,吸引更多的专业人士加入” 。

“真心实意,身体力行”,这句自然之友的口号,也是周悦霖非常喜欢的。

自然之友的创会理事梁从诫先生对她的影响很大。虽然在环保领域做出一些改变,是困难重重的事情,但是这些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前辈们给了她很多信心。

她相信,真诚地发现自己的热爱,并且不犹豫地行动起来,不论结果是否如愿,过程本身就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年轻的时候,就是要有一些‘盲目’的信心。”她说,正如她自己非常喜欢的一句诗:“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彩铅临摹  周悦霖作于2015年

本期编辑:雪花

阅读 796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