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野鸟会2017年7月23日天坛观鸟通知 | 会员小组.野鸟会

发布时间:星期三, 19 7月 2017 13:03

2017年7月23日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7月23日星期日7:00-11:30

集合时间:7:0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指导:李强

领队:唐俊颖(报名电话:15652678984 ,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

7月8日天坛鸟调回顾
天气 睛,气温34/24度,风力2/3级
领队 唐老师
人数 13人

昨夜望着窗外的狂风暴雨和局地冰雹,不禁有些担心天坛的鸟类。早晨进西门后看到一如往常,才放下心,可能这一带雨量较小。今天在一区的众多鸟类中最博眼球的当是灰喜鹊一家,大家看得兴致勃勃。小灰的嘴是粉红色的,有同学怀疑是不是小斑鸠假冒的,并以成语"鸠占鹊巢"为据,唐老师仔细观察后断定这就是小灰。在西北空场上空有楼燕丶家燕丶金腰燕等正在自由翱翔。双翼狭长呈镰刀状的楼燕有着超强的意志力,它们每年秋天要飞往遥远的非洲,春天再返回这里,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楼燕,有的能最终完成迁徙,有的会消失在漫长的旅途中,永远回不来了。为楼燕们祝福吧!在月季园附近大家看到了珠颈斑鸠的"小户型"巢,确实非常狹小,它孵卵时只能腹部着巢,双翅、尾羽、头颈全暴露在巢外,显得很搞笑,想必也不太舒服。今天空气相对湿度80%随着气温渐渐攀升,体感越来越闷热,不知道鸟类是不是也很难受?大家看到有些鸟不管是觅食,还是飞行都张着嘴,它们是不是以此散热?在斋宫附近草坪上看见一只喜鹊状态很不好,不知道是生病还是中署了,有同学走近些想表示慰问,但它勉力飞走了。

唐老师讲进入七月,鸟种类数处于全年低值。今天我在唐老师指导下还是看到了十一、二种鸟,其他同学看到的还要多,都很有收获。遗憾是现在植物繁盛,不利于拍摄。辛夷同学在鸟调回顾中讲在参加鸟调的过程中,应从看转向观察并逐步给自己设定目标。亦可作为我的观鸟方向。

——张建华
2017年7月8日天坛鸟调回顾

今天虽然很晒,但是走在林子里不是很热。我起晚了点,和我妈到了天坛的时候已经八点了,晚了半个小时才到,一进西门发现大部队就在不远处看树上的小灰喜鹊。好几只已经出窝了,在树枝间来回跳,聚集在一起时又使劲呼扇翅膀张着嘴发出短促焦急的叫声来乞食。在树干上有一个小巢,大鸟回到那个巢喂了一只还在巢中的小小灰喜鹊,后来连它也出了巢,在巢旁边的树枝上待着一动不动,在树下只能看见它短短的尾巴和秃秃的屁股。

后来还看见了小珠颈斑鸠,在松树下和大鸟一起觅食,它长得有点像灰斑鸠,脖子上只有一小块黑和零星的白点。还看见了小金翅雀,它的胸前有很多条纹,整体的气质也和成鸟大不相同,它一直安安静静地在地上和树上觅食。

走到东门的时候我就准备回家了,平时坚持走到最后的都有大发现,但是实在太累,就在树林底下找了个凳子坐。因为前一天的雨,长椅旁边积了一滩水,在水坑中间有个麻雀在洗澡,旁边有个小鸟在喝水,仔细一看是一只小金翅雀。水坑旁边的树下还有一只八哥在遛弯,还有一小群小灰喜鹊到处玩耍。

我和我妈在长椅上坐了好久,就这一块地方先后来了好多种鸟。在长椅旁边的草坪里有一个石台,小灰喜鹊们总是去那上面等着。有的想要下去玩耍,其他人也都跟着,结果就不好再跳上去了。后来大斑啾啾啾地飞来,也是一只雄性的小鸟。他每棵树都落一遍,最后落到石台旁边的树上,甚至有一只小灰喜鹊冲着大斑的方向张嘴扇翅膀。

水坑旁边还有许多大麻雀带着小麻雀,围着树绕圈,小鸟饿的着急,大鸟好像不是很想喂。甚至有一只大鸟抛下张大嘴的小鸟,蹦蹦跳跳来到我面前,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我,后来他又蹦跳回去带着小鸟飞走了。喜鹊也来水坑喝水,它的毛不太顺滑,可能也是只小鸟,喝水的时候像个老大爷,喝一口还要踅摸半天,还砸砸砸嘴,过一会再喝第二口,然后溜达溜达进了草丛里。后来灰喜鹊大鸟带着小灰喜鹊也来喝水,大鸟一通喝,小鸟没怎么喝就飞到树上乞食。

——张梓涵
2017年7月8日天坛鸟调回顾

这是我第一次到天坛观鸟,总体感觉天坛的鸟比圆明园的少,我们一上午也只看到了15种鸟。我觉得一个原因是环境不同,圆明园有大片大片的水域,而天坛一点儿水都没有;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天太热了,很多鸟就都躲起来乘凉去了。

虽然我看到的鸟的种类不算多,我却见到了、学到了很多。
NO.1灰喜鹊

刚进门就看到了许多灰喜鹊,约有二十多只。他们突然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如临大敌似得聚集在一起,我原以为有猛禽来袭击他们,后来才知道那是两个族群在集会。在这集会之时,有一只灰喜鹊却一动不动的待在树上,对其他的灰喜鹊发出集会的号令无动于衷,我们疑惑不解。

灰喜鹊特别爱偷懒,他们的巢十分的小,只能容纳成鸟的肚子大小,以便成鸟孵卵。这样做的后果是使很多小灰喜鹊都一不小心从巢中掉下来。

灰喜鹊幼鸟乞食的动作是把嘴从巢里伸出来,而亚成鸟的乞食的动作是扇着翅膀,尖利的叫着,让人误以为他们在打架。

NO.2燕

今天看到了许多的燕,有金腰燕、楼燕、家燕,他们近看差别很大,各有各的特点,可以从整体的体色和腰肋部的颜色进行区分。但远看差别不那么大,因为远看看不出他们的颜色。但在高空飞行的时候,可以通过飞行姿态来进行分辨:金腰燕的翅膀是“侧平举”的,翼宽且直;家燕的翅膀有点“侧后举”,翼窄且尖;楼燕的翅膀就更长了,飞行时看着像镰刀一样。

NO.3 斑鸠

我原来分辨珠颈斑鸠和山斑鸠的方法只是看它们颈部的花纹和翅膀的颜色。但是在飞行中我们可以通过看它们尾羽的颜色来更好地进行区分:山斑鸠的尾羽最外端有一圈白色,是不间断的;珠颈斑鸠尾羽最外端也有一圈白色,但是从中间断开了。

分辨珠颈斑鸠的成鸟和亚成鸟的要点是看它们的颈部花纹,成鸟带着几乎完整的“珍珠项链”,而亚成鸟没有项链或者只有一点儿项链。

今天,我终于观察到了珠颈斑鸠的巢,真的十分简陋:在两个树枝的分叉处,用几个枯树枝围了起来,一只珠颈斑鸠就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
NO.4 喜鹊

相比较灰喜鹊的巢,喜鹊的巢更大,我觉得盖起来更费力气。但是我们看到了一些被废弃的巢,唐老师说喜鹊从不住“二手房”。如果在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已经有了一个旧巢的话,喜鹊既不会住进去,也不会把它拆掉重建,而会直接在旧巢上搭建它们的新巢。 所以人们有可能会看到“二层楼”或者“三层楼”的喜鹊巢。

今天我们在斋宫外的草地上看到两只喜鹊,体型接近,但其中一只头上毛茸茸的,我们觉得是亚成鸟,另一只是成鸟。只见那只成鸟跳来跳去地在找虫子,而亚成鸟待在原地不动,伸着脖子张着嘴,等着成鸟来喂食。我觉得它太好吃懒做了。
NO.5 乌鸫

今天我们看到一只乌鸫趴在草地上,张着嘴,翅膀耷拉着。有人说它已经死了,还有人说它受伤了。大家准备过去抢救,谁知那只乌鸫突然起身飞走了,把大家吓了一跳。事后,我觉得它有可能是在那里晾翅膀,也有人说天太热了,它在那里休息。

今天,金翅雀和戴胜也很多。 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了大嘴乌鸦、大斑啄木鸟、八哥、黑尾蜡嘴雀和白头鹎。

——雄鹰(马戍宁)

补充

多数幼鸟已经离巢随亲鸟学习生活本领,或者有的鸟儿离开了炎热的城市公园寻找凉爽的郊区山区避暑?或许已经又掀开了迁徙的序幕?今天鸟调遇见鸟种数创了新低—一共16种。

三种啄木鸟只看到大斑啄木鸟,不见灰头绿啄木鸟和星头啄木鸟;上次鸟调四次遇见红嘴蓝鹊,今天却不知停留在哪个树枝上?心心念念的猛禽也还是没来跟大家相聚;连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四声杜鹃的声音今天都没听到!难道它已离开,早早地开始奔向越冬地之旅?两种椋鸟一只也没见到,一声儿也没听到,难道繁殖后都带着宝宝暑期旅行了?不过在家门口五楼空调缝儿里倒是看到一只灰椋亲鸟还在来来回回喂食,吸引疲惫的我驻足观察了十多分钟。

今天我的收获还是很大的,一是在西门上次趴窝的灰喜鹊,至少两个宝宝已经出壳,两只亲鸟正在育雏。我暗暗为灰喜鹊开心,它们喂养的是亲生的小灰喜鹊而不是寄养的小四声杜鹃。当然我也为四声杜鹃遗憾,不知它今年成功了几窝?是不是已带着遗憾离开北京,为了生存和明年的繁殖去了不知在哪里的越冬地?“蛋不下在一个鸟窝里”,是四声杜鹃真的聪明还是进化的奇迹?理性的分析后,我给出的答案是生物进化的必然,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今天另一个收获也是我最大收获就是看清楚并拍到了珠颈斑鸠趴窝。珠颈斑鸠在天坛的数量超多,说明很多繁殖,但我一直跟它的窝无缘,说明它的巢址比较隐蔽。但这一对却将巢筑在二区厕所路边的树上,还大摇大摆趴、气定神闲地趴在如此简陋的“窝”上!下周定要好好看看这样的“陋室”真的也能养育小鸟吗?如果是真的,喜鹊建豪宅的目的是什么呢?每年都十一二月就看到喜鹊在搭巢,难道跟有些人一样,就为房子匆匆忙忙地过一生?

——唐俊颖

阅读 2654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