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刘科:环保摄影 摇滚出发 | 会员故事

星期二, 29 8月 2017 11:09
给本项目评分
(0 得票数)

文:孙越    图:刘科    统稿:孟小钰

作为公益人的刘科,内心大抵是粗粝而激越的。在笔者的印象中,用脚步丈量神州大地,用镜头承担社会责任,是他作为一名环保摄影师的铁肩道义。

从可可西里到长沙

五月的可可西里依旧是一片冰天雪地。这也是濒危*的斑头雁孵化的时节。

一窝斑头雁刚刚从一个荒芜的小岛上孵化出来。为了寻找食物,它们必须离开小岛。当斑头雁爸爸妈妈带着六只摇摇晃晃的小斑头雁走向大草原的时候,他们的身后出现了一只红狐。这注定六只斑头雁都活不下去。这一幕,让作为环保摄影师的刘科难以忘怀。

编者注:根据IUCN红色名录,斑头雁(Anser indicus)从1988年的NT级别,已经逐年下降至LC享受“降级”待遇的明星物种,还有朱鹮、大熊猫、藏羚羊。不过,在中国仅剩不到500只、且栖息地面临水电站威胁的绿孔雀,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和保护。点这里认识绿孔雀 | 点这里了解民间保护绿孔雀行动的最新进展

2014年,刘科辞去在媒体的本职工作,毅然参加联合国组织的长江源水生态环境科学考察和可可西里斑头雁保护的项目。

早上八点钟起床,在海拔五千两百米的高原上徒步七公里巡湖,观察斑头雁孵化情况,是他每天的工作常态。直至中午回来,他就得开始写当天的考察报告,通过对讲机和保护站联系,并用摄像头时刻观察。下午两三点,可可西里依惯例刮起沙尘暴。风暴天气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六七点钟,这段时间里,刘科只能躲在帐篷里不出来。

可可西里的夜 

当时,他和一位女同事驻扎在野外营地,保护站距离公路八十公里远。原定五天送一次给养。第三天突降大雪,他们无法和保护站的对讲机联系,给养也无法送上来。整整五天,两个人,靠着四个馒头……活下来了。

“在那里呆了几个月,(我的)人生观都变了。我拍了很多照片,做了很多事情,接触到很多当时做环保的人……当时就觉得,自己确实愿意做环境保护。”

——刘科

从可可西里回来以后,刘科开始把环保当做自己的职业。2016年底从绿色潇湘离职到湖南省创意环境科技传播中心来做负责人。

从舞台到河流

和很多环保行动者一样,刘科也并不是一开始就醉心环保。摇滚和舞台是他从大学开始的信仰。零八年之前,他是国内有名的音乐节舞台摄影师。近年来,国内大大小小的音乐节呈井喷之势发展。在国内,迷笛音乐节是首个原创音乐节,长江国际音乐节算是最大牌、最有国际范儿的音乐节。他拿着相机,从湖南本地的湘江音乐节、橘洲音乐节拍起,在实战操练中积累名气。后来,迷笛音乐节、长江音乐节等也会邀请他做舞台总摄影。在他的舞台镜头下,摇滚歌手不是聚光灯下的鲜亮的符号,而是一个个释放活力与激情的、鲜活的生命。

拍摄/刘科

摄像机的背后,是摄影师的眼睛。在一张张照片里,孩子骑坐在父亲的肩上看表演的背影,闺蜜团带着摇滚的妆容对镜头笑得肆意,粉丝在雨中撑着伞坚持看完整场演出……

拍摄/刘科

舞台很大,人很多,声音很杂。作为一名摄影师,要想好自己想拍的是什么,忠于影像自身的力量。

“零八年在湖南的时候,我一直拍的是新闻影像。那个时候,我的摄影导师告诉我,你不能什么都去拍,你要去确定你这一生当中你的影像的主题。”

2008年6月1日,全国商品零售场所开始实行“限塑令”。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已经成为无法忽视的问题。作为一名摄影师,刘科到过三江源头,拍到过河流很多美好的一面,一碧万顷的湖面清澈见底,但被丢弃在河里的垃圾在镜头前已经很难避免了。

“与其可以避免这些伤害和污染,通过后期的裁剪修理去美化照片,为什么不直面我们给河流带来的伤害呢?”

于是,刘科开始把他的镜头转向河流影像。

行在圭塘河

去年的9月25日,是第十二个世界河流日。这一天,听一位身着绿衣的女孩深情朗诵的《水起》,触动了刘科内心的痛楚。对于河流,刘科自觉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0年,刘科参加了自然大学发起的“乐水行”活动,探寻圭塘河的前源末流。他将自己拍摄的河流照片投稿给《潇湘晨报》,并被刊登在头版上。当地环保局看到报道后,请了四台大的垃圾车,动员了两百多人清理,将河道里丢的这些水果垃圾等废弃物都清走,圭塘河回归干净。

刘科第一次领悟到影像对环保的力量,“影像是可以改变环境的”。他开始加入当地的NGO组织,当志愿者,做影像支持,并且受到了社会的肯定:2013年代表河流守望者获得 CCTV年度法治人物 称号、2014年获得 南都优秀环境报道奖、2015获得 新华保险全国优秀环保志愿者十杰 称号、2016年获得 长沙一江六河守望卫士 称号。用影像来表达环境的诉求,是他做环保摄影的初心,而一份份荣誉,是对他坚定初心最好的慰藉。

2013年代表河流守望者

获得CCTV年度法治人物称号 

未来,为公民赋权

圭塘河之行给刘科带来的第二个领悟就是,环保不能在圈子里做,做环境保护需要更多的人来跨界合作。自然之友作为中国第一家NGO组织,成为他心中的首选。2017年5月,海南三亚新机场填海调查,是刘科和自然之友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合作。

三亚填海现场 

早先,刘科是自然之友驻湖南长株潭小组会员,酒埠江影像拍摄活动也是他提议加入自然之友议题中的。

“我觉得自然之友对于各地的这种小组的方向上其实是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界定,还是鼓励你去做活动、做调查,而且会给予一些指导。”

对于环保的未来,刘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需要向西方学习,一是环保运动,二是摇滚乐”。

在他看来,西方世界针对环保问题自发形成的环保运动,让所有的人自觉地参与进来。而摇滚乐是自我的艺术,通过音乐宣泄情感、张扬个性、表达诉求是每个人的自由。摇滚乐和环保运动的公民参与门槛低,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进来,逐渐形成很大的社会力量。

“环境只是一个初始,最后面就是为了居民要变成公民,就是为公民赋权,使其环境保护意识觉醒,自发形成环保运动,是未来环保发展要走的路。”

刘科一路走来,在不同时期、不同环保组织参与环境行动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

本期编辑:雪花

网站迁移:(青)萝卜

自然之友2017年8月起与上海联劝公益基金会合作,正式启动自然之友专项基金

欢迎加入大自然合伙人,立即绑定微信,加入自然之友每月捐赠人

阅读 214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