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野鸟会2017年9月16、17日观鸟通知 | 会员小组.野鸟会

发布时间:星期二, 12 9月 2017 20:26

2017年9月16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9月16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彭明 (报名电话:13522868577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7年9月16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9月16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

 

2017年9月17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9月17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李强(报名电话:13001076278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月10日奥森南园鸟调小结

    又是一个糟糕的天气,PH2.5值﹥200,重霾,阴雨,湿热。共有18人加入到了观鸟队伍,其中小学生1人,中学生3人,记录鸟种36种,增加游隼一个新记录,遗憾没能拍到图片。

    奥海南岸,白头鹎一群有十余只,吵闹着飞进园外的大杨树上;天气不好,能见度很差,只看到奥海对岸,苍鹭增加了有五、六只,夜鹭减少了很多,能看到的只有十余只,多是亚成或幼鸟,细节看不清楚;苇丛边是否还有其他鸟类藏身不得而知。

    神奇小岛桥两岸,让我们同时看到了普通翠鸟,黄斑苇鳽,小小鸊鷉,黑水鸡亚成鸟,距离不远,看的还算爽,这种机会再也没有重现。

    奥海北岸,期待的蚁䴕没露面,伴随着砸石头声音,褐柳莺现身了,红喉姬鹟、黑喉石䳭都还在,它们时隐时现,走在后面的鸟友没能看到;空中两只猛禽缠斗中飞过,经鸟友确认,一只是雀鹰,一只是游隼;一只大杜鹃悄声飞向山林,被宇昊同学抓拍到;小桥边浓密的芦苇丛中,一群棕头鸦雀藏身其中,跳来跳去有几十只,直到蹿小树,才让我们看清了真相,许多小家伙尾巴秃秃的,就是一个小球球,很可爱。

    穿越林泉高致,想去寻找棕腹啄木鸟,可惜无缘相遇,但意外收获了头顶飞过的凤头蜂鹰,也算幸运。

    湿地,或满塘荷叶,或芦苇又高又密,没有更多发现,只在叠水花台看到了普通翠鸟的捉鱼表演。

    返回南门的途中,我们走进奥海西南边的山坡树林,想寻找迁徙过境多林鸟,结果非常令人失望,一路走下来,只是远远看到两只灰头绿啄木鸟,几只斑鸠。

    东线的鸟况比西线要好很多,舒老师和丁老师除了西线看到的鸟种外,还先后收获了大斑啄木鸟,大白鹭,北灰鹟,蓝歌鸲雌鸟,黑眉苇莺,东方大苇莺,黄眉柳莺,黄腰柳莺,树鹨等。

    滴滴哒哒的小雨中,我们结束了活动,共收获了36个鸟种。

    另附上周内鸟友们在奥森记录的鸟种: 三宝鸟,黑嘴鸥,灰脸鵟鹰,大嘴乌鸦,虎斑地鸫,红喉歌鸲,远东树莺,田鹀,灰头鹀等。

9月10日奥森南园鸟种记录

绿头鸭,大斑、灰头绿啄木鸟,

戴胜,普通翠鸟,大杜鹃,珠颈斑鸠,黑水鸡亚成,

凤头蜂鹰,雀鹰,游隼

小鸊鷉幼,苍鹭,大白鹭,夜鹭,黄斑苇鳽,灰喜鹊,喜鹊,

乌鸫,北灰鹟,红喉姬鹟,蓝歌鸲雌,黑喉石䳭,沼泽山雀,家燕,

白头鹎,黑眉苇莺,东方大苇莺,

褐柳莺,黄腰柳莺,黄眉柳莺,双斑绿柳莺,

棕头鸦雀,树麻雀,树鹨,金翅雀

                                                          ——彭明

9月9日圆明园鸟调西路回顾:

    夏去秋来,时值白露。虽是个多云的日子,刚刚有些凉爽的天气又闷热起来。

    南门外有只丝光椋鸟隐在树枝叶间。

    鉴碧亭的池塘里芦苇变得稀疏,没有看到鸟儿。我正心里黯然,然后头顶飞来一群金翅雀,紧跟着又一群;物候变换,这阵仗倒是头一次看见。大斑和灰头绿啄木鸟先后出现,“工作”很是尽职尽责。远远一只八哥,停了一下就振翅而去。丝光椋鸟停在树顶枯枝上,小小的身姿虚虚一看就像树节一般。

    湛清轩处的丝光椋鸟不似这般,几个小群在坡上的树间飞来飞去,间或停脚驻足。什么时候鸟儿成群结队了?!连乌鸫也是一群在前边一忽而过。漂亮的白头鹎和大斑啄木鸟却不介意形单影只。

    春泽斋发现一只黄眉柳莺。远处偶尔传来咕咕声,却不是杜鹃,而是珠颈斑鸠。从湛清轩一路行来,陆陆续续看见四只。夹镜鸣琴和曲院风荷僻幽宁静,偶尔有只丝光椋鸟和家燕出没,一群金翅雀也来凑热闹。

    天然图画,景色宜人。先后发现了山斑鸠和珠颈斑鸠,一暗一明,停在远远的树上,看样子也是“纵使相逢应不识”。大斑啄木鸟又来了……池塘里浮着一只小鸊鷉,小家伙独占一片水面,悠然自得。红喉姬鹟以前没得遇见,这次得遇却无缘一面,好遗憾,实在是个活泼好动的“机灵鬼”。

    远远的,西边极目处,有个高高飞翔得鸟儿,应该是个猛禽,可惜不能确定是什么,它盘了个圈,继续往南飞去。

    万方安和。空中有三只绿头鸭飞过,红尾伯劳藏身远处。白头鹎多了起来,也是成群结队,聚在一处,很是赏心悦目。

    舍卫城下方池塘里一只小鸊鷉自得其乐。几只灰椋鸟结队飞舞。

    一路上偶有几片落叶,秋日渐深,途中看到松鼠在萌萌得储藏果子,想来鸟儿也要适应新的物候,愿它们继续美美的。

                                                         ——松鼠明

2017年9月9日圆明园东线鸟调回顾

    按照以往的规律我们进入鉴碧亭对面的院子里看看,这里相较前几次较为冷清,对面草坪上有位保安在尽忠职守,一只灰头绿啄木鸟飞上东面高高的枝上,乌鸫在树冠中欢快的鸣叫,西面柳树上沼泽山雀唱着“chichihehe",黄眉柳莺叫着紫薇,好像吹响了秋之协奏曲。

    涵秋馆4只乌鸫吵吵闹闹地玩耍,黄眉柳莺尽情歌唱,一小群金翅嘀铃铃地在树枝上喧闹。上了凤麟洲岛,北面水边的芦苇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南面水边的芦苇上,跳跃着一只红喉姬鹟转瞬就钻进了芦苇里,棕头鸦雀神龙见首不见尾,褐柳莺咂咂咂地穿梭在仅存的那点芦苇丛中,最老实的要数大斑啄木鸟了,站在树上满不在乎地让大家尽情观赏。

    去浩然亭的路上,我们偶遇红嘴蓝鹊一家,两成两幼,年幼小红嘴蓝鹊比较调皮,跳来跳去,也不太怕人,在父母的召唤下很快地离我们而去;桥边传来山斑鸠那一高一低的咕咕声,找来找去就见到那只山斑鸠背对着我们站在树枝上,时不时扭头看一下。走到浩然亭北墙外的树上传来星头啄木鸟内敛的叫声,顺声望去就见到它在树上越窜越高;同时一只戴胜向东飞去,在高高的杨树的杨树停了2秒,就继续赶路了。

    思永斋的树林里黄眉柳莺、沼泽山雀、红喉姬鹟的叫声此起彼伏,南面湖里的绿头鸭、小鸊鷉悠闲的游弋,我们离开时还飞来4只珠颈斑鸠。

    含经堂的土坡上传来黑尾蜡嘴雀那悠扬婉转的鸣唱,上得山坡遇见了一群珠颈斑鸠,高高的杨树上飞来两只丝光椋鸟,褐柳莺在灌木中咂咂着,找到一个身影细看却是沼泽山雀,猛然一只燕隼迅速地从天上飞过。

    玉玲珑岛南面的树林是映清斋,上周我们看到了4种鶲,可这次鸟调只见到了红喉姬鹟以及大山雀和沼泽山雀;玉玲珑岛上成群的是喜鹊、灰喜鹊、麻雀和白头鹎,一雌两雄三只鸳鸯在树上休息,水中游弋着绿头鸭、小鸊鷉、黑水鸡,一只夜鹭落在树丛中,我们努力了半天还是没能找到之前每次鸟调都能看到的红尾伯劳。

    狮子林还是老三样黑天鹅、绿头鸭、小鸊鷉,忽然芦苇中传来东方大苇莺的呱呱叽,时隔几周又听到东方大苇莺的叫声,有种久违的感觉

                                                         ——汪周

2017年9月10日天坛公园鸟类调查回顾

    10号周日一大早起来,没有预料中的那么难起,可能和昨天带队怀沙河怀九河观鸟回家吃完晚饭就睡了一觉有关!但发现天空阴沉着,只能祈祷鸟调收获别不好!最好给我们此次活动领队唐俊颖老师能带来个教师节礼物啥的。呵呵

    早早到达天坛西门,只看到一两只家燕和金腰燕飞过,听到黄眉柳莺叫声,还有就是一只灰头绿啄木鸟,没有了上周日一大早的惊艳开场。

    今天参加鸟调的人不多,共有12人,其中3名学生。

    进到西门里,没听到多少鸟叫声,也没看到什么鸟!唐老师还说教师节礼物最好让她看到蚁鴷和棕腹啄木鸟,这样的天气和鸟情我只能硬着头皮先答应下来,但心里面真没底!但从以往猛禽调查的结果来看,这几天应该是大批凤头蜂鹰过境的时候,希望真能看到那样的壮观场景!小鸟有时叫得挺欢,啄木鸟出来得也好频繁,但就是看不到许诺的礼物出现。机会还是留给了有准备的人。想看猛禽过境的愿望,促使自己经常抬头望向天空,老天爷总算给了机会,而且还好几次!第一次发现了一只日松雌鸟和一只久违了的普通夜鹰,它俩不知为何盘旋在了一起;第二次是小石子儿首先发现了一只落单的凤头蜂鹰飞过;第三次是结束苗圃调查,刚来到林子外,就见半空飞过了三只鹊鹞雄鸟;第四次是两只红脚隼一高一低地在空中盘旋飞过;另外我们又看到了至少一次普通夜鹰在头顶盘旋,难道今天它们集中过境?真没在秋季看过它们,今天也算是有运气了!

    黑喉石即、红尾伯劳还在过境,红喉姬鹟到处都是;苗圃里,吴迪在拍大蜘蛛时碰巧瞄到了一只四声杜鹃小鸟;还能看到乌鹟和北灰鹟。活动结束后好像看到了一只树鹨飞过!

    还好!活动快要结束时才下起了雨。上午共记录到31个鸟种,唐老师高兴了!虽未看到目标鸟种,但收获到的猛禽和普通夜鹰也算是很不错!我的任务就这样交差了。感谢老天!秋季鸟类迁徙还在继续,惊喜还会不断!

                                                          ——李强

    周日阴着天,还有雾霾,但我和妈妈还是一早赶去天坛观鸟。可能是天气的原因,这周观鸟的人比上周要少很多,只有12人,其中学生3人。

    这周观鸟让我最兴奋的是我终于看到了唐老师说的小松鼠藏核桃。在一区的一片小林子里我们看见一只小松鼠跑了过来,好像嘴里还叼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原来叼着一个大核桃。小松鼠跑到了一棵树底下把核桃埋了起来。小松鼠埋完核桃走了以后,我跑到那棵树下面去找了半天,都没有找着核桃,奇怪了,它明明就埋在了这棵树下。过了一会儿小松鼠不知从哪里又找来了一个核桃,跑到另一棵树下埋了起来,陈老师又跟着去找核桃,结果还是没有找到!你们说这奇怪不奇怪,明明看见它埋在那里就是找不到。

    我们在一区的空场看到了一只红喉姫鹟,它叼着一只几乎比它嘴还粗的大肥虫子,只见它把头甩得跟拨浪鼓似的,各种甩呀,甩着甩着它居然把那只虫子整个儿吞了下去!

    在快进五区路上的时候,李强老师突然压低声音对我们喊道:“大斑”,我们赶紧停下脚步,往远处看,没有啊。“扭头。”天哪!在离我们只有两三米的一棵树上,一只大斑啄木鸟正趴在树杆上,大家拿起相机、手机一通拍。我们刚要走的时候又飞来了三只大斑,大家看了一会儿又准备走时,又飞来了两只星头啄木鸟,李强老师说:“这是啄木鸟不想让咱们走了”。这是我见到啄木鸟最多的一次,啄木鸟在聚会吗?

    今天虽然天气不好,光线也非常不好,鸟都很不容易看清楚,但收获还是挺大的,共收获31种鸟,但我觉得要是没有李强老师,我们可能会少好几种鸟。

                                                         ——李佳宁

20170910, 教师节,重度雾霾,阴转小雨

花絮

    秋后,蚊子发威,多亏了李强会长的驱蚊喷雾,裸露的胳膊和腿喷过一遍后,蚊子的攻势终于减弱。突然,我发现一只蚊子正落在佳宁小朋友的脑门上,我一边说着有蚊子一边用一只手捂上去,蚊子留下一个大大的黑点。“不知道叮了你没有?”“啊,我不会变成二郎神吧?”佳宁同学,你是熟读《西游记》啊。

对诗

    观鸟进行到中途,天越来越阴,一直沉闷湿热的空气突然搅动起来,刮起了凉风,好象马上要下雨的样子。不知是不是受已经观察到的家燕和夜鹰的启发,走在前面的李强会长突然朗诵起了高尔基的散文诗《海燕》,那些飞翔的海燕……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过了一会儿果然下雨了,大家共同躲在一棵大树下避雨。和蔼的陈老师回忆起了小学一年级的一首诗:滴答滴答,下雨啦,小草说:我要发芽。下雨啦,小树说:我要长高。下雨啦,小朋友说:我要长大。认真的李强会长反问道:下雨和长大有什么关系?旁边的任先生接了一句,小朋友应该说:我要放假。众人轰然大笑。

雨中恳谈会

    通常情况,在总结了上午观鸟的种类后,活动就结束了,今天因为下雨,我们继续在树下,8个人撑着2把伞避雨。2005年夏天,在学校里苦闷工作的唐老师在天坛公园踢毽子偶遇李强会长,从此知道了野鸟会,从此业余的时间全部用来观鸟。彼时的心情,好象哈里波特推着行李车,一无返顾地走向霍格维茨火车站的9 3/4站台一样,多彩神奇的魔法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观鸟小白的独白

    如果没有记录员认真的记录,我可能记不清今天看到鸟的名字;即使有了观鸟的记录单,我可能还是记不起来每种鸟的具体样子。因为有的鸟我只看到了黑色的剪影,有的鸟我根本没用望远镜捕捉到。但是没关系,我依然觉得自己收获满满,因为只要那些色彩斑斓、形态各异的鸟儿还在,终有一天我可以如数家珍地道出它们的名字,看清它们的样子。

    从7:30到12:30,不短的5个小时,在愉快的气氛中转瞬而过。我们看到了力逐松鼠的戴胜、旁若无人近在咫尺的大斑啄木鸟聚会、混迹灰椋鸟群考验观鸟者眼力的丝光椋鸟、时差颠倒白天出行的夜鹰、矫健有力稍纵即逝的不知名猛禽、房檐上仿佛摆拍的伯劳、躲在瓦片中吃虫的红喉姬鹟……这些天地间轻盈飞舞的精灵,带给人的感觉真好!

                                                         ——刘梅茹

星期四, 14 9月 2017 21:26
阅读 123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