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Slider

舒志钢:愿做天地一沙鸥,与自然共舞 | 会员风采

星期日, 17 9月 2017 16:19
给本项目评分
(1 投票)

文 | 尚剑苹      图 | 舒志钢      统稿 | 孟小钰

左一 舒志刚

舒志钢是自然之友资深会员,他对自我的定位是:书虫、驴友、环保份子、自由撰稿人。他也是中国长城学会、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员,也是多家平面媒体通讯员、特邀作者。

舒老是蒙古族人,曾经在云南西双版纳大勐龙橡胶农场做了十年知青。也许是民族血液中蕴含了对自然的珍惜和向往,也许是10年在西双版纳的自然丛林中生活的经历刻骨铭心,凭藉着对植物强烈的好奇心和对环境保护的公民责任感,他利用业余时间研究花草,研究生物保护知识,20多年的潜心研究,他成为了专家级环保志愿者,虽然他的老本行是出版社编辑。

笔耕不辍,为无声的自然疾呼!

他的好朋友说他是一个最不像文人的文人,因为他的外形好像是工友、老农、牧人、水手、复原兵、车把式、勘探队员或其他你能想到的任何野外工作者的混合体;而他的文笔却或飘逸灵动、或幽默调侃、或尖锐泼辣、或沉郁凝重。他什么文体都写,通讯、报道、散文、小品、随笔、杂文甚至古文,都能随意挥洒。再加上他厚重的历史、人文和自然知识功底,他写的文章很受读者欢迎,曾获得多次随笔、杂文奖。

舒志刚出版/合作出版的书籍 

他的著作多与环境保护有关。

2006年他独立出版了随笔《青山客路》。书中批评破坏生态和文化古迹的行为,呼吁大家树立环保意识,保护生态环境。

2008年到2009年他与江荣先先生(林业系统学者)合作出版了《地被图典》,这是有关园林生态环境的书,主要宣传保护野生地被知识。

同年他出了一本小册子名叫《绿色心灵》,这本书讲人与环境的故事,非常受欢迎,出版社加印了三次。后来该书被国家教委收入了“乡土学校书架丛书”之中,作为向学生普及环保知识的课外读物。

2011年他出版了宣传保护野生动物的书《野马风云》,这本书曾在当当网上热销至断货。

同年他出版了《古都商事》,这本书介绍老北京商贸文化之美,反对以建设为名破坏北京环境古迹的行为。比如保护北京顺义区汉石桥湿地一事,因为听说当时有人准备投资在此建高尔夫球场,舒老师写了一篇文章在媒体上发表,就如拉开了湿地保卫战的序幕,舒老师的文章一发表,就引起了各方关注。最终在各方努力下得以保全,“自然之友”会长梁从诫先生也亲临考查,为它的受保护而深感欣慰。而这也是舒老师在整个环保行动中最难忘也最感欣慰的事。汉石桥湿地现在是北京小平原上最大的苇塘湿地,面积约为一万亩。

汉石桥湿地秋景 

2013年,舒老师独立出版了《城市野花草》,介绍了常见的300多种城市野生花草。

为什么要编这本书呢?舒老师说,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很多本土野生植物面临被驱赶、被拔除,急剧边缘化,日趋濒危甚至彻底消失。以北京为例,从北京边缘向城市中心每推进1000米,物种就减少5个,1993年出版的《北京植物志》中被列为“极常见”、“较常见”的260多种野生植物中,至今有上百种已在京城难觅踪迹。

近年来一个个城市绿化工程上马,让城市在某种程度上回归了自然。但是,城市绿化的植物种类仍然不足以恢复和保护生物多样性。况且城市绿地过度靠人工支撑也非可持续的长远之计。

所以为了唤起有关部门认识到最节约资金、能源、用水并最符合人类自然天性和最简单环保的绿化方法,就是不要把最适应当地生态的城市野生植物赶尽杀绝,而是给这些古老的生物一席与城市居民共存之地,以弥补人工绿地自然状态之不足。这是多么繁琐又多么费力的事情啊,舒老做的有滋有味!

2014年至2016年,舒老师与北京紫竹院公园合作编写了《紫竹院公园常见植物》一书,同时也担任紫竹院公园的自然解说员,带孩子们去认识和发现常见植物。

2016年,他在紫竹苑公园发现了新植物“蕨麻”,这是一种小地被植物,在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时是红军的“看家菜”,也算是红军长征的功臣呢!本来以为已经绝迹了,没想到在紫竹苑公园出现了!舒老立即报告公园要求保护这片蕨麻。

我问:蕨麻是可食用的野草吗?舒老师停顿了一下说:“我不愿意介绍野花草的食用价值。人类常吃的食物,历经千年时间涤荡,留下来的都已经是精品,能够提供人类所需要的所有营养,不需要再跟野菜较劲。吃野菜就是多此一举,而且破坏环境。”

蕨麻

舒志钢深深地为环境担忧。

他常常在各媒体撰写发表有关生态保护的文章,总计已有几百篇。10多年间,笔耕不辍,多少次跋山涉水风吹日晒,多少次挑灯夜战奋笔疾书,舒老师以他的实际行动诠释着自然之友的丰富内涵:不仅自己要做自然之子,保护自然,也要呼吁更多民众来加入环保行动,珍惜自然的馈赠。

生态保护,行动的巨人

虽然在2000年左右就加入了自然之友组织,但是舒老师说他并不常参加自然之友的活动。因为有些活动的时间跟他的时间对不上。他忙着为自然发声,也忙着其他生态保护活动。

他西行千里,忍受着高原反应,考察了可可西里,近距离感受藏羚羊保护站队员的艰苦与坚强;也多次去内蒙的“浑善达克”沙地,为北京的沙尘暴诊脉。

每次去塞罕坝农场,都要在林场住一个多星期,来了解林场种树挡风沙的情况。他十分欣喜地看到,当塞罕坝林场坚持种树半个多世纪以后,现在有112万亩落叶松的蔚然大观,起到了非常好的防风沙作用。

他也多次去考察位于山东的齐长城、内蒙古的秦长城和辽宁的明长城,以宣传和保护当地生态环境和人文古迹。

图书捐赠,右一舒志钢 

舒志钢对环保不但身体力行,还积极地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从1996年至今,他每年组织一次给乡村学校捐书捐文具用品的活动。对于公益环保事业,舒老有自己的理解。他说:“捐赠物品,尽量不要买新的东西。老祖宗早就告诉我们,要‘物尽其用’,书籍和文化用品本身就是可以循环利用的。”

舒志钢不仅自己这样做,还发动身边的亲戚朋友来加入这个公益行动。这20年来,光书籍的捐赠量就达到了平均一年1000册,20年一共约有20,000册书运送到了山区学校。

小河口长城 

年近70岁的舒老,还计划着要做三件事:一是去回访内蒙浑善达克沙地,了解那里的生态治理情况。二是去辽宁小河口地区了解长城植被覆盖情况,顺便也带些文化用品去小河口乡村学校捐赠。三是去内蒙古的巴丹吉林沙漠看看沙漠治理工作,并了解岩画,期待从中读出远古时代的生态环境状况。

舒志钢曾经说他最向往的生活状态是做天地一沙鸥。

20年的埋头苦干,持续研究,为环境的被破坏而大声疾呼,用实际行动去保护自然,他以自己的行动诠释着“活到老,学到老”的奋斗精神。也诠释着“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一真理。这是一位多么进取、多么恬淡的自然之“友”啊!

本期编辑:雪花

阅读 1402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