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野鸟会2017年11月4、5、7日观鸟通知 | 会员小组.野鸟会

发布时间:星期二, 31 10月 2017 21:18

2017年11月5日在奥森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11月5日星期日8:00-12:00

集合时间:8:00

集合地点:奥森南园南门

领队:舒小奋(报名电话:13520270071 短信报名即可)

 

2017年11月4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11月4日星期六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报名电话: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7年11月5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7年11月5日星期日7:30-12:00

集合时间:7:3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唐俊颖(报名电话:15652678984 短信报名即可)

 

自2016年4月起,自然之友野鸟会与北京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北京植物园合作开展北京植物园鸟类调查;

2017年11月7日在北京植物园鸟调。

活动时间:2017年11月7日星期二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北京植物园南门(卧佛寺)

领队:张雁(报名电话13671011041 短信报名即可)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西单图书大厦、全国大学生绿色营及网上有售);《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7年10月28号圆明园东线鸟调回顾

今天是重阳节,阴天,风非常大。

我们在南门口看见两个大斑啄木鸟,还有一个灰头绿啄木鸟。 接着,我们往里走,一路上几乎没有看到什么鸟。直到凤麟州,才看见了一些绿头鸭和两个小鸊鷉(又称王八鸭子,这个名称怪怪的)。在浩然亭,我们看见一只活泼的小松鼠。我们追着这只小可爱拍照,流连了好久。

然后绕到含经堂,绿头鸭在水面上悠然自在。上次看到的红嘴蓝鹊却不见了。稍事休息,再出发时,几个新队友竟没跟上,原来他们走错了路直奔西洋楼遗址去了,哈哈。继续往前,又看到了六只小鸊鷉。

霜降节气,深秋北国,北京在大风吹拂之下,天地揭开面纱,露出她自然秀丽,山水如画的容颜。

然而百鸟隐踪掩迹,却是秋收冬藏的时候。

直到最后狮子林,才看见一只大麻鳽(别称大水骆驼,这个名字也怪怪的,的,的……)

在出圆明园东门之前,汪老师问我们想不想看看星头啄木鸟,我们闻言轻轻地赶了上去。顺着汪老师手指的方向,我们果然看见些小不点,正是星头啄木鸟。看了一会,星头啄木鸟就飞走了。

——徐溪遥、李齐家

 

2017年10月29日天坛公园鸟类调查回顾

时间:7:30--12:30

天气:5℃---16℃ 大风/晴

参加人数:24人  学生6人

10月29日大风袭来,气温骤降。对金色天坛和对长耳鸮的期待引领着我来到天坛观鸟。

西门照例还是灰喜鹊,乌鸦,大斑啄木鸟,戴胜这些老朋友挨个露脸,有些日子没看到的黑尾蜡嘴雀这次蹦了出来,站在树枝上在寒风中小声的鸣叫着,也许这是蜡嘴雀语版的“好冷啊,冻死了”。由于天冷风大,除了常见留鸟之外,其他鸟儿们纷纷躲了起来,西北空场诱拍的拍鸟大爷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了一位蒙面坚持拍摄的发烧友。移步苗圃,原来拍鸟大爷们都坐在这里,他们可真会挑地方,两拨大爷分别守在两个水坑边上等着黄腹山雀,他们深知水坑在没有湖河的天坛公园是个吸引鸟儿的好东西。据说大明星宝兴歌鸫离开了,看来他吃饱喝足修整完毕,离开了“天坛驿站”,由于加班的缘故前几次没有来天坛观鸟,错过了宝兴歌鸫还是略有遗憾的。

向南行走,有鸟友望着天空说“哎?风筝吧......是猛禽!”抬头一看,的确很像风筝,它张开翅膀几乎一动不动,几秒种后向西南方飞去,后来通过照片确定了是红隼,这些利用气流的高手无师自通,张开双翼轻而易举的在空中做到受力平衡,保持不动,这也许就是骨子里的天赋吧。看完猛禽,两边的柏树林里充满了山雀的鸣叫,然而唐老师从中听出了不同,后又经过刘梅茹老师的观察和另一位老师手机上的鸟叫声app查询,大伙一致认为极有可能是戴菊鸟,人们一下子兴奋起来。之后在丹陛桥东边听到了久违的金翅雀声音,不过可惜没有观测到这些小家伙,后来出西门的时候看到了鸟调路上没有遇到的灰头绿啄木鸟和乌鸫,出西门之前还看到了灰喜鹊跑到了西门派出所的柿子树上吃柿子。

也许由于天气的原因,这次只看到了21种鸟,略遗憾,然而和大伙欣赏到了天坛的美景以及一起讨论鸟儿相关又感到很满足。

期待下一期的鸟调!

——吴迪

 

2017年10月12日日植物园东线鸟调回顾

上午七点半大家在植物园东南门集合,因为前一天是香山鸟调,所以人比较少,东线只有3人。

今天的天气非常阴沉,还时不时的掉下来几个雨点,让人很担心今天的观鸟效果。结果,还没正式开始观鸟,就给了大家一个惊喜——一只鹤从天空悠闲的飞过。可惜大家还没进入状态,望远镜都没拿出,只能通过肉眼确定可能是一只灰鹤。

虽然有些遗憾,不过鹤的出现让大家的士气大振,对后面的行程也越发期待了起来。后面的结果也没有让我们失望,刚进入月季园不久,我们就看到了扎堆栖息在树上的一群椋鸟,刚开始以为是一群丝光椋鸟,仔细观察才发现里面居然混进了3只灰椋鸟。后面我们又看到了黑头䴓、乌鸫、黄腰柳莺和沼泽山雀。其中的黑头䴓我还是第一次在月季园里看到,一般都是要走到梁启超墓附近才会比较容易看到这些小家伙。而乌鸫我们看到了约40只,都快赶上麻雀的数量了。

走出月季园,天空开始放晴,鸟儿却少了,整个东南门和紫薇园,除了灰喜鹊、喜鹊和麻雀这常见的三种鸟以外,我们只看到了1只山斑鸠。也听到了白头鹎的叫声,却怎么也没有找到它的身影。

走进黄叶村,我们马上被嘈杂的灰喜鹊叫声所吸引,同行的王老师说可能有猛禽,结果话音未落,一只雀鹰就狼狈的从我们身边飞过,后面几十只灰喜鹊则紧追不舍。这是我跟雀鹰距离最近的一次,以前都没注意到它那么小,感觉还没有两本鸟鉴大。

随着追逐雀鹰的灰喜鹊返回,我们很快注意到了树上的灰喜鹊巢,因为总会有一只灰喜鹊停留在巢中,并做出蹲孵的动作。我们猜测可能灰喜鹊已经开始孵蛋,这才有刚才对雀鹰群起而攻的盛况。就是不知道那只雀鹰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小偷,还是遭受无妄之灾的倒霉蛋了。由于正处于猛禽迁徙季,还没有走出黄叶村我们就又看到了一只雀鹰和红隼。不过也许是灰喜鹊和猛禽的连番大战影响了别的鸟,我们在这里看到的鸟种并不多。

离开黄叶村后我们到达了北湖,在这个小鷿鷈的地盘我们却只看到了1只孤零零的小鷿鷈,而在岸边看到了5只绿头鸭,似乎这里已经被绿头鸭占领了。

到达梁启超墓的时候我们再次如约见到了黑头䴓,不过只有1只。此外,我们还在这里看到了丝光椋鸟、乌鸫、大嘴和小嘴乌鸦。这里面最引人注目的是乌鸫,他们一只从我们的周围飞过,前后有21只,加上月季园里的40只,今天已经见到了60多只乌鸫了,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乌鸫。

从梁启超墓出来,在前往素菜馆汇合的路上我们的记录中又增加了1只珠颈斑鸠、1只日本松雀鹰和6只乌鸫。

东西两路汇合后我们沿中路返回,此时已经近午,鸟活动的不多,没有增加新的鸟种记录。值得一提的是,在中湖里我们看到了6只小鷿鷈,比以前看到的数量多,联想到北路里孤零零的1只,容易让人联想到是北湖的小鷿鷈被轰到了中湖。

本次东路鸟调共记录到20种鸟类,在历次调查中应该属于中等水平。

——大鸟

星期五, 03 11月 2017 20:40
阅读 1951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