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杨晓静:从点滴做起,做环保的蚯蚓

星期三, 29 11月 2017 11:56
给本项目评分
(1 投票)

文:舒晨澜      图:杨晓静      统稿:孟小钰

 

杨晓静

1999年,她加入自然之友,是河南小组的联合发起人(2017年起,原河南小组已更名为郑州小组,了解各地小组情况,请回复“各地小组”),热衷于环境保护多年,且一直在电力企业有着稳定的工作,生活舒适。2013年的下半年,在加入“劲草”这个公益组织后,她毅然辞去先前的工作,从一名环保志愿者变为了一位全职的环保公益人,并注册了郑州的第一家民间环保社团“郑州环境维护协会”。

她,就是杨晓静。

梁从诫先生出席河南小组成立大会

作为第一期劲草伙伴,2016年顺利毕业

在笔者的想象中,全职环保公益者的工作,应该会很清闲,大概就是上午10来点上班,看看杂志,喝喝茶,吃吃午饭,思考思考该怎么环保,两三点就可以下班回家好好休息了吧。

但杨晓静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满满当当。

早晨7点多,她吃完早饭后赶到各个培训地点听宣传信息,中午来不及吃午饭就在街上吃。

中午回到办公室后,就紧锣密鼓地忙着在其他省市培训公司培训,还需要提交一份总结性的项目报告,加上图片,配上文字,经整理、汇总后以思维导图的方式呈现。还要解决财务、行政方面的票据、资料。

夜幕时分,当几乎所有人都完成各自的任务回家后,作为项目发起者的杨晓静还要在线上听讲座,并对同样热衷于环保的人士发出邀请函。为了节省时间提高工作效率,水果和面包替代了晚餐,简单地吃完晚饭后杨晓静继续完成白天剩余的工作,一天这才算结束。

但对于一位环保者来说,环保不仅是奔波于各个国家、省市到处培训,听报告,还要身体力行,参与到环保的活动中。

公益对杨晓静而言,是精神上的一种境界,也是能在最寒冷之时,温暖人们内心深处的那道温暖的光。

以前的杨晓静跟很多人一样,谈起环保,首先想到的莫过于气候变暖,树林的滥砍滥伐,动植物的濒危;但在2009年发起了“绿社区”项目后,她发现,与其天马行空地谈论这些全球性的环境问题,还不如从身边的社区环境入手,专注于社区的垃圾问题。

同年,在郊区租了农地稿蚯蚓养殖的一位志愿者跟杨晓静提及蚯蚓可以吃垃圾的这一功能后,她便买了两斤蚯蚓,用了2个月时间,坚持天天写日记,用来记录每天所观察到的变化,这样一来,经验以及一些环保的方法就通过这些文字,转化成了杨晓静运用到日后环保事业中的财富。

虽然通过媒体的传播,“蚯蚓堆肥”的环保方法在一定范围内得以推广,但由于蚯蚓并不能解决所有环保问题,而且“蚯蚓堆肥”这一方法并不能立竿见影,很多实验者开始失望。志愿者们当初对此达成的共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慢慢地变成了质疑。团队中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一项目,失去了当初的信心。于是,杨晓静失去了很多当时和她共事的伙伴,也失去了不少跟她提意见、交流经验的环保志愿者。但她,并没有因为大家的离开而放弃对环保的决心和对垃圾问题的思索,因为一直在身边陪着她的,还有蚯蚓。

杨晓静在社区开展居民培训

2012年,杨晓静决定将“蚯蚓堆肥”搬到户外。

在社区里,她和几户热心环保的居民一起,开始测试,这个行动却被社区泼了冷水。2014年,经过两年的实验失败后,杨晓静和她的团队在最终获得社区的支持,经过多次勘测,找好合适的地方后,又开始垃圾堆肥的实验。而这次,却是社区的居民因担心垃圾的气味影响生活而对这一行动强烈抵触。

几个月后,杨晓静去了趟韩国参观学习那里的蚯蚓社区,此行之后引发了杨晓静对中国社区“脏、乱、臭”的这一现象更多的思考,她心中也一直斟酌着像韩国那样的蚯蚓社区,是否可以改善中国的社区现象?

2015年,在思考了所有的问题,既能让居民能无所顾虑,又不损坏社区的基础设施的情况下,围绕每个社区都有的“厨余,落叶,垃圾箱”这些因素,在经整个团队的推敲后,“泥泥柜”——一种能处理厨余垃圾的社区专用柜诞生了。“泥泥柜”采取三箱式设计结构,利用落叶和厨余垃圾之间的碳氮比例关系,目的在于通气式堆肥方式实现有机物质的分解转换,可供较多家庭以协同的方式参与社区公共堆肥,无动力输入,完全模仿大自然的回收再生过程。做法天然,使用持久、有效。而这,不仅归功于每个团队成员的付出,还归功于杨晓静持之以恒、不断探求的精神。

杨晓静和她的伙伴们

杨晓静认为,环保需要每个人的付出,也需要每个人都有一种蚯蚓一样的精神,哪怕所作所为再微不足道,都要实事求是,脚踏实地,淡泊名利。

网站迁移:青萝卜

阅读 422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