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2月18日自然之友野鸟会鸟调与观鸟活动通知 | 会员小组.野鸟会

发布时间:星期二, 16 1月 2018 20:52

2018年2月18日在圆明园观鸟。

活动时间:2018年2月18日星期日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圆明园公园年票的请带上,也可自行购票)

集合地点:圆明园南门广场左侧的“清史书店”南门前

领队指导:汪周(报名电话:13810776575 短信报名即可,有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的请注明,每本50元。))

 

2018年2月18日在天坛观鸟。

活动时间:2018年2月18日星期日8:00-12:00

集合时间:8:00之前(有公园年票的请带上)

集合地点:天坛西门

领队指导:李强(报名电话:13001076278,报名时请注明是否需要购买新的《北京野鸟图鉴》

 

 

观鸟器材:望远镜是观鸟的必备工具。观鸟用双筒望远镜倍数以7-10倍为佳。一支队伍中往往也需要有一至两台单筒望远镜。没有望远镜的朋友也没关系,可以先体验,在参加多次活动后再决定购买何种望远镜。

观鸟服装: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

观鸟举止:动作轻缓,不要高声叫喊或聊天,不要用手直指鸟的方位,更不能扔石头惊吓鸟类。

观鸟指导书籍:《北京野鸟图鉴》,自然之友编,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自然之友”办公室有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8年2月3日圆明园鸟调回顾:

我和空中精灵的约会

2月3日7:30鸟友们从四面八方赶到北京圆明园参加鸟类调查活动(以下简称:鸟调)。西路的调查员分别是陈代伟(记录员)、李立平及笔者。

开始后,三人沿路向西行至附近一片湖面时,驻足向湖面望去,只见湖中几块稀疏枯黄的芦苇在微风轻轻地摇动,对面坡地被归置的几乎没有什么杂草和落叶。看到这一切笔者轻声叹道“这么干净,鸟就都飞走了。”说话间一只的大斑啄木鸟从眼前掠过,飞向右后方。

当三人来到湖对岸后,从前方高处传来阵阵鸟叫声。大家赶紧举起望远镜,对前面路边的小树林开始全方位的扫描。首先发现了站在树尖上的白头鹎,随后是几只在树枝间边飞边叫的沼泽山雀。

在行进中,一群麻雀从身后飞落在路边不远处的草地里觅食。笔者还是仔细观察了一阵,希望发现与其混群的其他鸟类,但一无所获。

行至鱼塘时,塘中结满了冰,冰面上立着不少残荷。忽然,笔者看见塘对面的几棵大树上有鸟飞起落下,便招呼两位老师赶紧观察。很快发现了几只黑尾腊嘴雀,接着一只金翅雀边叫边从树间飞走了。不一会,李立平老师发现一群棕头鸦雀,在附近的灌丛中出没。

站在武陵春色附近的山坡上,笔者看见近处的湖中一群绿头鸭和小䴙䴘在游弋,便走下山坡准备过桥去查看前行路线。就在这时,站在山坡的陈代伟老师欣喜的叫道:“快看!罗纹鸭,湖里有罗纹鸭。”随后是李老师焦急的声音,“在哪儿?在哪儿?”笔者马上迅速穿过石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湖边。在望远镜中对湖中的鸭子逐一观察,经过反复几次的查找,终于在对面湖坡背阴的凹陷处,发现一只头顶深栗色,头颈暗绿色,胸肋布满黑白相间细纹的鸭子。随后,大家又找到两只类似的鸭。在与图鉴的照片进行了反复比对后,最终确认是罗纹鸭。只是图鉴记录最早是在3月出现,而现在是2月上旬。真不错!今年鸟儿提前到了。

随后,三人看到了飞版的和在树干上跳版的灰头绿啄木鸟。到达食品店后,发现有几只水鸟在对面的福海上漂浮。这时李老师指着福海说:“鹊鸭,鹊鸭。”笔者连忙向福海望去,只见一只头部深绿在阳光闪耀着金色光泽,脸颊右下嘴基处有一块白色园斑,背黑色,颈、胸、腹、体白色,肩白色具黑色斜纹的鸭子。另一只体型略小、羽色大相径庭明显较暗。经与图鉴对比确定为一对鹊鸭,前者是雄鸟,后者为雌鸟。

这次鸟调三人都收获满满,特别是笔者以前也见过罗纹鸭和鹊鸭,但没有什么感觉。直到今日,才对这两种鸭子的特征了然于心,且印象深刻,高兴的如同添了新种。

此次鸟调共发现21种 ,希望下次有更多发现更多种类。

——大鸟

2018年2月3日圆明园东线鸟调回顾

2月3日,晴朗的一天。大家在圆明园欢聚一堂,准备进行鸟类调查。

我们首先来到了鉴碧亭,大家顺着声音发现了一只红尾鸫。它的肚子上有许多红白相间的斑点,真好看!

随后,我们还看到了一只漂亮的大斑啄木鸟。它的嘴里还叼着吃的呢!(图2)

走着走着,我们又来到了一个名叫凤麟洲的小岛上。忽然,我们听到了“嗞嗞”的声音。我们顺着声音望去,果然,大家看到了一只正站在树枝上的沼泽山雀。

另外,我们还看到了一只胖胖的灰头绿啄木鸟。

来到了浩然亭,我们看到了一只小巧可爱的鹪鹩。我们看见它时,它正悄悄地站在水边的岩石上呢!

在路上,我们还看见了一只小松鼠,它正在灌木丛中灵活地蹦跳,可爱极了!

走了一会儿,我们来到了思永斋。这时,大家看到了两只正在冰上漫步的黑天鹅。它们好像找不到水喝了,于是,我们就用力踩破了冰面,好让它们找到水喝。

突然,天空飞过了两只大鸟,原来竟是一只小嘴乌鸦在追赶着雀鹰。大家见到这一幕,都纷纷举起相机抓拍。连乌鸦都要欺负雀鹰啊!

接着,我们又看到了一只站在树枝上举首仰望的锡嘴雀。

在这次活动中,我们共发现了许多种鸟(见下图),真是收获颇丰啊!

美好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真是一次愉快的观鸟活动啊~!

——宋必杰

 

2018年2月4日天坛公园鸟类调查回顾

2018年2月4日 周日 8:00-12:30天气晴

立春了,冷风刮脸还是那般疼。9大4小,共13人,坚持参加天坛鸟调。冻手冻脚,难能可贵!

惯常热闹的西门,似乎有点冷清。以红嘴蓝鹊开场,也还是震人心脾。有朋友说,红嘴蓝鹊原本是在山区吃蛇的,现竟沦落到吃饲料。此说虽不一定准确,但冬季食物匮乏确是事实。好在已经立春,漫长的冬天就要过去,天气就快变暖了!

围墙内,一群灰喜鹊、几只珠颈斑鸠、一只大嘴乌鸦。围墙外,远远的杨树上趴着一只大斑啄木鸟,我们盯着看了很久。随后,两只喜鹊勇斗小松鼠守护鸟巢的场面,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喜鹊从这棵树上追到了那棵树,直到小松鼠逃出去好远。不过,小松鼠也是个没事儿找事儿的鬼,不一会功夫,又转悠回来了。现在又没有鸟蛋,这到底是要干啥呀?

看完了豪华喜鹊巢,研究完松鼠钻树洞,大家又被啄木头的声音引领着往前走。小个子的星头啄木鸟、大个子的灰头绿啄木鸟、红裤衩的大斑啄木鸟,一片林子里看了个遍。灰头绿似乎很喜欢树干靠近根部的地方,而星头稳定性相对较好,不怎么移动位置,只有大斑啄木鸟时不时飞来飞去地展示它外穿的红内裤。

不见其鸟,先闻其声,这一定是金翅雀。肚皮版没看够?好吧,来一树。小朋友数了数,一共13只,正好够我们每人分配一只了。两只燕雀在枝头跳跃,比一比,同是肚皮,和金翅雀还是有区别的。

西北空场,空空如也。不对,有大群的喜鹊和灰喜鹊。鸟儿们呼啦啦飞起来,也还是很壮观的。碧蓝的天空,果真像洗过一样,但即使是这样的好背景,雀鹰、红隼们也不肯露个面,估计是怕冷吧!

苗圃里没有了拍鸟大爷,难道是没有鸟了?听~~那嘶嘶嘶的声音,暴露了它的所在。用9岁女儿的说法,白黑白的波纹状翅斑,还有头顶的那一抹橘黄色,都足以让我们准确定种:戴菊。柏树枝叶稀疏,阳光明媚正好,戴菊跳跃其中,各位大小伙伴也直呼过瘾!

至此,我们此行的鸟种数已经定格,在随后的观察中,没再添种。戴胜未能露面,有点小遗憾!

立春了,南巡的鸟儿们快要归来了,让我们一起期待下一次鸟调的惊喜吧!

——陈景云

星期二, 20 2月 2018 20:15
阅读 2293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