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假如你是一棵草|记盖娅第一次植物课

星期六, 02 6月 2018 14:24
即使一粒杂草的种子,也有妈妈,有它的妈妈的妈妈,一粒种子凝聚了,几万年的光、空气、水和大地的历史。
 
——节选自中野宽《杂草》
 
 
头一回参加盖娅成人植物课,接近尾声的时候,引导员鸵鸟带大家一起读这首诗,我有一点想流泪的冲动,忍住了。这样的瞬间却在我心里埋下了一粒种子,从此,当我经过路旁的花坛,我也许会驻足片刻,与小草交谈。
 
哲学家说,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是的,人,也不会每天与前一天一样,我们每天遇见的人、经历的事情也会给我们留下印记。植物课上完,从奥森北园一路回来我说不清具体收获了什么,但我敢肯定的是我一定带回了某些东西。     
 
最近买点股票,人们常说股市这片茫茫草原上最强的是狼,你以为你是羊吗,其实你只是草。假如你真的是一棵草,早春的时候,在北京,森林公园北园西门进来湖对面左手边过桥翻坡右转的空地,你,刚刚从地底探出头。呼~呼呼~一阵大风卷起地上的沙石扑过来,碎石们啪啪拍打在你的头顶上方,险些砸中你的脑袋,你吓得一哆嗦,恨不得重新缩回地下。后来的故事,上完这节早春植物课的我们都知道了,你和你的同胞们只好伏着地面生长,叶片呈放射形散开生长,有的还一层叠着一层,错落有致,即使被不慎踩到也不伤及毫发。    
 
也有勇敢的想往上蹿蹿的,为了支撑身体和运输养分,长出一二十公分高的细茎,茎上又长出叶片。我们甚至遇见一株还未长叶就早早开花的小草,引导员告诉我们因为今年北京格外干旱,它感受到极度缺水,于是顾不上生长出更多的叶片,铆足全身气力尽量开花结果,繁衍事大。
 
早开堇菜   拍摄:安妮     
 
头一回见这种带尾巴的花,紫色的小花乍看不起眼,近距离接触才发现也藏着很大的生存奥秘。每朵花都带着一个距,从绿色花萼的侧面伸出,好像诱人的美腿。而花瓣的设计也暗含机关,形如小朋友们玩水铲沙的勺子,有一片花瓣稍长一些与地面水平,只有这一片花瓣上有几条白色细线,通往花瓣深处,引导着小昆虫钻进花距吸蜜。其余花瓣则包裹着,形成一定的内部空间,我想,下雨的时候说不定小虫子们还可以在里面躲雨呢。
 
据说,这样带花距结构的植物并不少见。不同的花,距的形状和长度不一,适合不同大小种类的昆虫,于是可以形成特定的昆虫为特定的植物传粉。后面的活动中还提到了靠风传粉的植物,由于北京所处的气候带风向也不固定,植物只好靠更多的数量达到繁衍的目的,有些花粉甚至可以传到200公里以外。我们都被这大自然的智慧深深折服。
 
照片拍摄:小辣椒
 
就是在这根草绳圈起的一米见方的地盘上,竟然生长了十多种不同的草。我们蹲在地上看,仔细比对你们的不同,你们有的叶片圆圆小小,有中缝分开,呈对称状,像掰开半边的花生,有的叶片狭长边缘带锯齿,像带刺的镰刀,有的叶片下面圆上面又分出小齿,像完整的鱼骨头,有的叶片正反都覆有细密的绒毛,而有的叶片用手轻轻搓揉会散发浓烈的气味……
 
即使同一种植物,形态也有差异。比如我们组的这个圈内就有好几棵二月兰,靠近坡上的一株翠绿,稍靠坡下的一株可能是阳光的原因呈现出很深很暗的绿色;还没开花的一棵只有基生叶和一点点茎生叶,对比已经长高开花的另一棵,对于我们这些新手完全看不出是同一种植物。对,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植物的叶还区分基生叶和茎生叶,不光基生叶和茎生叶形态不同,同一种植物变异叶的形态也大相径庭。所以说比对植物,要从根、茎、叶、花、果实各个角度综合考察。就是这样还不能断定究竟这是某一种植物,正如鸵鸟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不要一上来问这个叫什么名字,很多植物的名字是跟它的形态相关。要先仔细观察它们长在水里土里?高山平原?是乔木草本?叶子、花、果实等器官的都是什么样的?当你仔细观察了它的形态后,名字也就自然有了。植物们的兄弟姐妹很多,长的也很像又各有特点……”这个不也正好对应我们不要轻易给孩子贴标签的教育理念嘛,对植物、对孩子我们都需要耐心、需要观察。每一株植物不同,每个孩子也不同。
 
连翘  拍摄:桢楠
 
走着走着,我们看到两株开着显眼的黄色小花的植物,大家都很肯定有一株是连翘、一株是迎春,正好两株靠得很近,我们都凑过去,发现有一株的枝干断了一截(盖娅鼓励大家关怀自然,不违反自然法则,只收集已经落下的自然物,而不从活的生命体上摘取),很容易看出枝干是圆柱形呈中空状,于是很快有人说出这是连翘花。哈,我摸了下旁边这株迎春花的枝干,也是带棱的,而且花不似连翘那么密集,更容易看到许多的叶子,枝干每个分节的地方有一对叶子,奇数分节在上下棱面长有叶片,偶数分节在左右棱面长有叶片,交替进行。
 
大自然的生命如此不同,却都有一股向上生长的力量。即使我们不在这公园里,回到家里、回到工作中,也可以同样把自己放在更大的自然环境中,想象自己深深扎根于这片土地,于是便有了无尽的力量。我突然明白盖娅自然教育为何都让咱们取一个自然名,在那个想哭的瞬间,我感觉我也同看到的这些植物一样穿越了几万年的光阴,同这天、地融为一体。人和自然本来就是一体的。不论我们是树、草、人,都可以活出生命的精彩。
 
照片拍摄:络石
 
 
| 编后:
 
文章来自《教你认识北京的植物》成人班学员小辣椒。写下的时候是春天,现在文中的这些小花应该已经凋谢、结籽,隐于夏日的片片绿海;而对于观察到牠们的人而言,也似埋下了粒粒爱的种子,终有一天会开花结果,形成片片绿色公民的海洋吧。
 
 
 
 
 
 
 
 
 
 
 
 
 
 
 
 
 
 
 
 
 
 
 
 
 
阅读 827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