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我想你在》|莫非诗选出版

星期五, 03 8月 2018 14:10

01

作家出版社:他的诗是对自然和植物的奇异记录

简介


作家出版社

July 2018

莫非是诗人中的植物学家,他的诗是对自然和植物的奇异记录,从对一片叶、一朵花生长的静静叙述中,表达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情感,一如对生与死的领悟,把大自然的物象化为现实化、个体化的人类精神,使永恒的主题得到了个人化的诗性表达。

(《我想你在》:当当、京东、亚马逊,已上架。)


02

推荐词:有人从未忘记对心灵的清洁、引领和安顿

胡亮(诗人/批评家)

莫非通过这些作品,展示了他稳定的思想和娴熟的技艺。莫非三十多年的写作,证明了在通过大量生吞活剥外国现代诗歌而形成的中国当代诗歌版图上,仍然有人维护了母语的操守并出示了清晰可辨的汉文化印记;证明了在词语的汹涌和泛滥之中,仍然有人保留了对言说的警惕和怀疑;证明了在如此浮躁的生存背景下,仍然有人从未忘记对心灵的清洁、引领和安顿;证明了在人类飞扬跋扈的威势内部,有一股小小的力量总是虔诚地、无休止地求和于植物世界、求和于大自然。这就是莫非不能不是一个杰出的诗人但又必然得不到多数人认可的奥秘所在。

莫非娴熟地运用口语、断句、歧义词、矛盾话以及刀切斧断般的节奏,接近了“对汉语的赞美”的境界,并通过虔敬地求和于植物、动物和大自然,加入了超验主义的小分队,——在这个小分队里面,除了梭罗,还应该有爱默生、普里什文、法布尔、王维、陶渊明和李聃。

03

推荐词:一种真正的原生态,一种没有开口说话的语言


草树(诗人/评论家)

一个痴迷镜头语言的人,凡细节总是纤毫毕现的。莫非具有打破砂锅的顽劣心,有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执拗心,他是永恒的孩童。在莫非诗歌里,我一直都在试图破解谜面寻找答案,但终归不能够。他的诗既浩荡又涟漪,既高天流云又尘埃花开。我们不能预设不能想当然更不能试图拆解。他永远是不确定的,也正因为如此,他营造的氛围才新奇有趣,才陌生变幻。我们默读轻声读,或者铺开白纸誊写几句,都那么贴心自在。

像十八世纪的博物学家一样,莫非长期注视着植物,而且把它框定在野草的范畴之内。在他看来,任何经历了人工培育的植物,都有可能附加了人类的意志。他致力寻找的,是一种真正的原生态,一种没有开口说话的语言。他不厌其烦地“打听”这些野草的来历、身世和族谱,比如紫花地丁、酢浆草、荠菜等等。这些野草后来无一不出现在他的诗歌中。他发现了一平方米野草世界的阔大,也刷新了诗歌的语言。如果把诗歌写作描绘成凿井,那么莫非更多是隐去了凿井的过程,他总是让语言的泉水从不同的岩层,汨汨流出,润物无声。

 

自序

我想你在

 

我想你在。我想你在读。我想你在读的时候,万物如此寂静,里外空无一人。在你那里,昼夜往来,光明自在。一块石头可以天南海北,一片树叶能够一动不动,我想你在。

一首诗,如果是好的,总是还要找到你,不管你离开多远,也不管你是否已经忘记。凡是你读过之后再也没有叫你回来的诗,就等于没有写过一样。很多人到最后,都搞不懂这件事。

诗,从几无可能的语言里冒出来,一定是奇迹发生了。诗,无中生有,有中无有。明白的人自然明白,不明白的人不明白也好。诗,不会给诗人带来任何实际的东西,除了失败。

当然了,也有不少诗人自以为已经站到胜利的队伍里,沾沾自喜,幻觉重重。毋庸讳言,真天真的诗人,不会计算得失。诗,离怀疑她的人更近。诗,也是没用的一件事。否则,还不如山里采药去。

诗人没有同行。不朽的诗篇不比一个精美的数学公式逊色,然而,诗可能对不同的读者有不同的“解”,因之,诗人的工作几乎是不可救药的。数学家可以是诗人,逆定理恐怕没有。

凡是一句话说不清楚的事情,一本书也说不清楚。幸运的是,诗人不是哲学家。尽管好诗不乏哲思妙想。凡是啰嗦的喋喋的东西,与诗毫无瓜葛。诗人靠语言的觉悟说话。甚至是语言自己在说话。

我想你在。我想你在听。我想你在听的时候,我也要回到我的旷野。最初的最亮的声音在那边回响。只是不断去找,或许不过万一。要知道,一首诗也在探寻她独一无二的声音。你等我来,不早不晚。

 

我想你在。

  

莫 非

  二〇一七年六月九日 北京

 

01 

/ 我赞美 /


我赞美这片寂静的时刻,仿佛一张金纸

从两面呼吸。甚至目睹了大地肋骨的悸动

 

我赞美冬天路旁的裸树,漆黑的枝桠

仿佛打扫了天空,再来清点嘹亮的星辰

 

我赞美雪的凳子和敞开的门户。我赞美

曾经失手的琉璃,就像琉璃赞美屋檐

 

屋檐彻夜锯着风中的树冠。我赞美你

丝渐渐淹没了绸,夜晚无有关联的响声,

 

我赞美雪的后身和脚踝。还有你的镯子

在碰撞之后,仿佛找不到任何碰撞的痕迹

 

我赞美万物的秩序。我赞美因为骄傲

而不敢拥抱大海的人,如今却听我赞美

2016、2、2

 

02

/ 从我的语言里 /


从我的语言里你取走属于我的事物

不从我的事物中清点菥蓂、荠和蔓菁

 

从我的生命的前线埋葬我的童年

不从我的童年呼叫种子和积雪

 

从我的土地上播撒必将无收的黄金

不从我的黄金上刻画诗篇和今生

 

从我的悲伤之所点燃高耸的屋顶

不从我的屋顶藐视我的泪水

 

从我茫茫的大海和六月打扫珍珠

不从我的珍珠穿针走线点缀黄昏的袍子

 

从我命里注定跑出来的一头野兽

不从我的野兽相反的方向看我的荒野

2015、6、26

 

03

/ 我想你在 /

我想你在

在我们在的所有地方在

在栏杆和明月同在的时候在

 

在芭蕉花开的窗口我想你在

在云朵提着雨水的黄昏我想你在

在茶园青青竹叶青青的风中我想你在

 

在我想你在的任何国度在

在梦境和喜鹊混淆的阳台上在

在一棵漆树下早春和早餐也一起在

 

在寂静的村子在身边在

在苔藓死去活来的大森林里在

在不经意的点地梅与四月和在一起在

 

在羊群经过的片片草叶上在

在雪白的石头写字的石头上在

在烂掉的书籍和骑缝的大门上在

 

什么不在了还在我想你在

什么还在却不在了我想你在

什么和什么在不在不管他我想你在

 

在我们在一起别问了萝藦飞着在

在万物数着分秒的此刻等着在

在满山梨花回望溪流的桥边我想你在

2014、4、16


《我想你在》,当当网已上架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风吹草木动

Wind blows\Grass grows

微信号:mofei11771177

草木通灵 万物如一

 

 

 

 

 

 

 

 

 

 

 

 

 

 

 

 

 

 

阅读 344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