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体验师Q&A|踩点没碰上蛇,活动碰上了,咋办?

星期六, 10 11月 2018 09:18


Q

上周日带孩子们做了一次丛林探险——这个活动带领孩子们穿越了一处生态保存相对较为完好的山。这次活动踩点的时候,感觉还挺好的,树木形态各异,也有白蚁蛀过,已成粉末的断木,还有很多蝉蜕、刺娥的茧,树洞等等。还有很多植物很智慧的生存现象。

有点心惊的是,踩点和复踩点的时候,都没有发现蛇,但在活动当天提前去看场地的时候,在上山的路口,发现了一条有小臂粗细的蛇皮,吓坏了。临时换场地又来不及,后来决定和朋友一起外用棍子来来回回打了两遍。但还觉得有点后怕,也很困惑,如果是盖娅的老师们或者其他的同学遇到这种情况咋办?临时取消活动或者换路线?期待探讨!


QP:只要装备OK,比如长裤+登山靴,蛇是很难伤到人的。尤其现在是秋冬季,蛇都冬眠了,即使没睡,动作也很缓慢了。夏季衣服少,是要小心些,得多踩点。

X:我徒步的时候,遇到过两米多长的眼镜蛇。以前很害怕蛇,但是之前夜观的时候,我牢牢记得一句话:其实相比较起来,蛇更害怕人。所以,我就不害怕了。另外,蛇很懒,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所以人也不要主动去挑逗它。其实也是蛮好的经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野外见到真正的眼镜蛇

QP:我家养过菜花蛇,各种戏弄玩它,它都不带搭理我的。养了2星期,最后放生了。

C:其实相比较起来,蛇更害怕人。我们在南宁长期做活动,这个蛇真是比较常见。一是装备,二就是多了解蛇的习性蛇真的挺怕人,而且有点动静…就溜了。

Q:孩子们的装备都还好,就是很多时候家长总是穿时尚运动装,而非户外运动装。尽管多次提醒,他们在自己着装上太随意。又不敢跟她们说太多。怕他们因为恐惧而放不开。

C:我们没有成人,成人的恐惧透射更多。

H: 我们在海南,蛇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啦,继续活动。

D:我在农场,基本一年也只能看到一次,蛇一般不主动到人活动的区域,他们更怕人。露营活动的时候,也请教过莲花老师,因为有朋友建议我帐篷四周撒雄黄。但是从LNT的角度,这是对自然有破坏的。而且,莲花老师说,蛇为什么要跑到帐篷里去?

活动中遇到蛇有两次,一次是蒙眼毛毛虫,走到草丛里的时候,我踩到了,当时调转了行进方向,但是大家都不知道。还有一次是带孩子们去洗手间,在外墙有一条,我和孩子们当时站住,看着蛇赶紧爬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分品种,农场一般是草蛇。即使遇到了,不主动攻击它,它基本就自己爬走了。

我觉得活动到陌生地方踩点,还是需要做好行前准备,问问当地的百姓,有没有危险性高的生物需要注意。引导员也需要有一些医疗急救常识。

W:基本上蛇看到你都会主动避让,但你在未知的情况下进入蛇的警戒区域,蛇是很有可能主动攻击的。引导员是必须知道这些急救常识和知道万一的情况如何处理的。我们婺源这边蛇还是挺多的,但是很少听说被咬的,这里面是有一些行为习惯和方式方法去处理的。

D:这个话题似乎也不单单纠结在蛇上。是活动顺利进行第一?还是安全第一?另外,是否提前告知家长和孩子们蛇的存在可能性,以及遇到了如何处理。以及危险和安全的边界。

P:就像马路上有很多车,看着都很危险,也有听说各种事故,难道我们不出门吗?

H:不要让蛇进入攻击模式,基本上我们做的是,打草惊蛇,第一个领队蛮重要,蛇咬第一个人

W这是一个系统的过程,包括前中后期。前期踩点就得确定一些事情,有没有蛇,什么种类出现概率大,是否有毒。我们基本都把户外作为有蛇情况处理,打草惊蛇是个很好的方法。所以一般第一人穿高帮鞋会增加安全性。

DD:如果不幸被蛇咬:

1. 保持镇定,不要跑动,尽量保持伤口部位不动,让受伤肢体下垂并低于心脏。

2. 立即用清水冲洗伤口。

3. 可使用弹力绷带加压包扎咬伤肢体,并制动,减少活动。

4. 拨打120急救电话,尽快送医院治疗,注射抗蛇毒血清。

5. 有条件的话拍照留念帮助医院做判断是那种蛇咬的

这是回忆急救培训的内容。我也有与蛇相遇的经历,站定不动。目送蛇离开。

L:随时准备好有蛇的应对,即便做好准备,意外发生也是随机的。大家分享了打草惊蛇的办法,我也分享下一般被蛇咬的处置办法:

分成两组人,第一组处置伤口,肢体拿扎带捆紧防止毒素通过血液扩散。拿干净饮用水冲洗伤口。千万不要拿嘴吸毒,这种方法不安全。第二组,不要慌,一定要看清楚蛇长什么样,最好是把蛇控制住(可以用捕虫网之类的网抓捕)拍可辨识清晰特征的照片,包含蛇头部照片,发给爬行动物专家进行辨识,无毒就做一般外伤处理。有毒就要联系医院注射血清,蛇毒分几种,神经毒素、血液毒素、混合毒素等,没有专业知识一般很难判断是否有毒,哪种毒?

所以……控制蛇,拍照是很有必要的工作,以免耽误救治。所以这两组工作是同时进行的…免得蛇跑了,没看清…就难办了……【最后,尽快就医是关键!】

B:看来如果到人类活动比较少的区域,应该至少配备三名引导员,特别是带孩子的活动。如果发生意外事故,两个人做紧急处理,另一个人带领剩余孩子撤离


Q

非常感谢大家!学习了很多关于遇到蛇之后的问题。现在还想知道,大家如果在活动即将开始的时候,发现有蛇,是中断活动,还是继续活动?

 

LH:我会继续,因为蛇已经走了。

W:我会继续。你可以派出助教在队伍前面三五十米的地方先打草惊蛇。

C:继续活动,发出邀约了就是承诺。

S:感觉要问下活动参与者们是否都能接受继续前行 ,特别有小孩的话,要好好引导。

W:我一般会提前说明会遇到的风险

C:前中后各个环节必不可少。前期风险评估和活动对象的坦诚沟通。中期活动安排,人员及配合沟通。后期紧急情况处理到位

DD:昨个还说遇到了蛇会怎么办,今天上山就遇到了。小朋友很兴奋,大人有点怕,蛇很淡定卧着被围观了一会爬走了。天凉了早上蛇还没晒好太阳。


上述讨论的过程中并没有伙伴发图片,小编特意去找印象中常常遇蛇的伙伴求图。以下是绿色营草蕨、盖娅亲子团总团长红隼、鸟兽虫木的野鹰发来的图片和说明……

 

菜花原矛头蝮,拍摄于陕西秦岭,拍摄者草蕨。它喜欢晒太阳,当时躲在石缝里,属于户外活动很常见的潜在安全隐患(这只的体型来看是刚刚吃了东西在消化的过程)

红隼:这是我在户外遇到过的蛇: 

 

赤链蛇,拍摄于北京植物园樱桃沟,拍摄者红隼 

 

 

虎斑颈槽蛇,拍摄于永定河绿堤公园,拍摄者红隼 

 

短尾蝮,拍摄于河北驼梁,拍摄者小鱼(红隼的儿子,亲子团成员)这是北京有可能给人类造成严重伤害的少数几种毒蛇中最常见的一种,西山地区广泛分布,值得注意。当时我并不在旁边,幸亏小鱼拍摄习惯还好(没有摆弄拍摄对象),而且天凉蛇不活跃,要不真的是比较危险的。

严格的讲,上述三种都是毒蛇,而且借用JS老师的那句名言“毒蛇都是有毒的”。我们对于蛇类,应该保持着“敬畏”之心,这对于我们对于蛇类都很重要。我每一次遇到蛇类,兴奋之余都还会伴随着肾上腺激素飙升,这是写入我们基因的记忆,这很好,也应该尊重。

也正是这种天生的恐惧,让我们很多人对它们存在着误解,甚至有点妖魔化。见到蛇类甚至有一种屠之而后快的冲动,但基于我的观察,蛇类是一群非常美丽的动物,散发着神秘的气质,它们优雅、敏感甚至有些羞涩,只要我们科学的观察它们,与它们保持合理的距离,就会发现它们更多的神奇。

野鹰: 其实真正活动遇到蛇的概率是很小的,当然环境好的地方比较容易遇到,像一些保护区。在了解的情况下是比较好的教育机会,而且能让课程体验加分,大家的印象会更深刻。 

 

尖鳞原矛头蝮,剧毒,拍摄于南岭自然保护区,拍摄者野鹰。当时在带领家庭找安装红外线相机的场地,在落叶堆里发现这条蛇盘着,如果靠得太近会有被攻击的危险。 

白唇竹叶青,有毒,拍摄于南岭自然保护区,拍摄者野鹰。当时是带领家庭做自然观察,在草丛中发现的。 

 翠青蛇,无毒,拍摄于南昆山自然保护区,拍摄者野鹰。在带领家庭做自然观察路边遇到。

红脖颈槽蛇,后沟牙毒蛇,拍摄于梧桐山,拍摄者野鹰。夜观在路边灌木丛发现,不小心走路就会碰到。 

舟山眼镜蛇,剧毒,拍摄于塘朗山绿道,在路边草丛,拍摄者野鹰

以上讨论节选自"自然体验师"群中的对话以及专家的回答。提的问题非常有价值,回答问题的体验师伙伴也很认真。希望这样的讨论可以带给大家启发和思考!

另外,绿色营的草蕨认为,当下的应急处理和体验观察教育是这个问题的重点。欢迎大家在下方留言,就这2个方面继续讨论。

 

你怎么看?

快在评论区分享给我们吧!

 

 

 

 

 

 

 

 

 

 

 

 

 

阅读 1103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