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这届人类或许还有救——一个激进自然主义者的新思

星期一, 22 4月 2019 15:00

今天的分享来自于自然教育基础培训的学员芳果子,不同于以往的结业总结,芳果子从历史的角度对人与自然的关系有着深入的思考与探索,为何她会说“这届人类或许还有救”?快来看看吧~

短短三天的自然教育基础培训,留给我深深的震撼和感动,也让我这个天生的激进自然主义者有了新的思考和认识。给我触动最大的是绘本《推土机年年作响,乡村变了》,当我徘徊在画面前仔细端详时,我想到了很多很多……

我们现在提到自然和环保,经常不自觉地就会拿工业时代前的农耕文明的田园牧歌与工业文明的机器轰鸣相对照,然后很容易就感慨,人心不古啊,道德沦丧啊,以前的人敬畏自然,现在的人蔑视自然,但是事实真是这样吗?

 

固然,我们的先民很早就提出了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等思想,尊重自然、爱护自然也是古人朴素的生态文明意识。比如“数罟不入垮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很明显,古人的这种环保意识也是基于功利目的的。自然在工业文明前的很长时间里能保持相对较为原始的状态,一方面是基于农业时代靠天吃饭的生产方式对自然资源的永续利用有强烈的敏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类认识与能力的局限。也就是说,“非不为也,是不能也”。 

古人不能解释很多在我们今天看来是常识的自然现象,不能理解现象背后的自然规律,对于自然的崇拜带着某种神秘主义的色彩,只能把对自然的索取和利用限定在自身能力的范围内。然而,如果古人也掌握了我们今天先进的生产工具和发达的科学技术,他们还能保持自然完满的状态吗?我相信人性是相通的,从古到今都是如此。

人类如何对待自己的欲望,如何对待能力与欲望的关系?渔网发明后,鱼钩就少用了;电锯发明后,斧头就少用了。人类的欲望伴随着能力的拓展,一步步向自然深处入侵,绝对的能力导致绝对的破坏。古人很难想象,今天的人类社会是什么样的,人的能力已经发展到何种程度。当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改造自然时,当我们的欲望不再受制于客观条件的限制,而只依靠理智和人性来约束时,真正的考验和挑战或许才刚刚开始。

 

因为人类天生是会思考的智慧物种,人对自然的改造是必然会发生的,且是不断向纵深演进的。“人定胜天”的那股拼劲儿、狠劲儿,是人类主观能动性的生动体现,是不甘于向未经改造的命运低头的强大意志力,“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胆魄是我们这个物种历经劫难依然能存活至今所依靠的可贵品质。但是,当我们的能力发展到越来越强大,当我们发现自然似乎越来越顺从时,能力边界在哪里?欲望的边界又在哪里?人与自然的关系,究其根本,还是人与自己的关系。

正如一位伙伴所说,“保护自然”的说法不恰当,没有人类,自然照样活得很好,我们说的保护自然其实是“保护人类”。从力所不及而“禁欲”到无所不为的“纵欲”,再到理性觉醒的“节欲”,最终到真正天人合一的“和欲”(我编造出来的名词),与自身的欲望和解,人类在集体无意识中将经历这个蒙昧混沌到开化悟道的过程,也即从一开始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直至“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对自然的过度索取和干预,对现代人类而言,应当是“非不能也,是不为也”。对于自然的真正的尊重和爱护,是有觉知后的主动选择,与先民的境界“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已大不同。

 

从这个意义上说,生态悲观主义或许真的只是悲观主义,人类并没有那么坏,人类只是一直走在自我探索和发现的路上。“感谢大自然宽容我”,一位伙伴的总结发言直击人心,道出了我们对自然的感恩以及终将觉醒的悔过之意。我们终究不可能永远停留在刀耕火种的原始时代,也不可能固守小农生产所谓的田园风光。人类社会一直在进步,我不相信今不如昔,不相信历史会开倒车。

当下的问题将在发展的进程中求解,这届人类或许还有救,要对我们自己有信心,关键是从我们身边做起,把自然真正融入生产生活空间的过程中去,达到物我和谐共生。希望我们童谣里唱的那只穿花衣的小燕子,真的会因为我们盖起了大工厂,装上了新机器,建设起更美丽的家园而愿意——长期住在这里。

 

还有一个问题想向大家请教,有感于“永恒的环、断裂的链”,我有一个长久思而不得的疑问:地球上真的存在不能进入自然循环体系的人造物吗?

我们都知道物质守恒定律,地球从诞生时起,构成它的一切都是恒定的,所有的物质,所有的元素,只是从一种形态转化成另一种形态,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人类所制造的一切物品,包括塑料、化合物等自然界原本不存在的物质,它的原料也都来源于自然。就拿塑料来说,它是极难降解的,但它也是从石油中提炼而来,石油又是从有机物沉积而来,那就是说,塑料也是来自于自然,那么它为什么不能重新回到自然中去呢?

现实中的一切事物,包括我们的生命,都是从“无”中来,在“有”中经历,最终回到“无”中去。那么,为什么存在人造物不能重回自然循环体系?仅仅是因为难以降解吗?又或许有一天,科技可以发展到那一步,一切元素都可以自由排列组合,在形态上自由切换?

 

文:芳果子,2019年3月基础培训(广州站)学员

图:香蜂草

 

阅读 113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