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中国最后的大型荒野现在怎么样了?

星期一, 22 4月 2019 22:25

从中国最后的大型荒野一直到北大校园,只要有一颗荒野的心,无论远近大小,你便总能找到通往荒野之美的去处。

在我们身居高楼圉于日常之时,别忘了在我们遥远的身后,国土之中还有如此大型的荒野,夏天飘雪,巨兽漫步,仿佛是另一个凝固的时空;也别忘了也还有人在为它的未来而努力。

今天分享的内容来自嘉宾梁旭昶(读“厂”),他是WCS羌塘小组的负责人,笔名“燕山亭”,在公众号PlateauWild里贡献过许多精彩的文章。我们都叫他梁子,他爱穿迷彩和高帮鞋,显得腿长两米八,是一个颜艺俱佳的学霸、保护者、天生的领导者。在那个“雪豹也多球滴恨”的羌塘,他的所见早已变成另一种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共鸣。

 

梁旭昶在嘉年华讲述“最荒野”

 

文字出自2018年劲草生物多样性嘉年华北京站讲座,有删节

未标注图片均来自WCS梁子

编辑:王劼漪 阿飞

“所以,羌塘是你心中的“荒野”么?”

 

大家好,我是来自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的梁子,今天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中国的“最”荒野,藏北羌塘。(戳:两分钟了解WCS:我们相信并为之努力的世界

 

什么是羌塘?

羌塘不是一个行政的概念,而是一个地理和文化的概念。大家了解比较多的可能是一个叫可可西里的地方。你可以理解羌塘是一个放大版的可可西里。

 

由于羌塘不是一个行政的概念,并没有划分清晰边界。在这儿,咱们用一个圈来代替。

地图上大部分的灰色区域属于青藏高原,羌塘位于青藏高原的腹地。其北边以整个昆仑山脉为界,南部以念青唐古拉山脉还有冈底斯山脉为界,这两片大山脉之间辽阔的区域就是羌塘,面积大约为7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德国+英国+冰岛这么大。

 

这张图反映了海拔的高度。图中绿色的部分海拔约为1600-3000米,颜色越接近红色海拔越高,中间桔红色的区域就到了5000米以上。可以看到,羌塘俨然是亚洲大陆的最高阶。

海拔高了,氧气就不足。在羌塘大部分的地区,单位体积空气中的氧分子含量,大概是北京的50%左右。

你想体验一下在那里劳作的感觉的话,可以戴上两三层口罩跑个山试试。我们有次在羌塘北部出野外,傍晚无事,和几个保护区的管护员搞了一次小型运动会。我参加了50米短跑比赛。跑到最后10米,我已经几乎感觉不到我的腿。

同时,这里年均气温低于零度,冬天最冷时可达零下40度。大风、干燥,一年可能有两百多天都是五级以上的大风。

这里一棵树都没有,地表植被稀疏。显然,这个地方不是人类的理想居所。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一个环境,才造就了我们今天所说的“最”荒野。(戳:藏北羌塘:留给下一个千年的遗产

 

羌塘是什么样的?

 

这张地图是我所供职的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和其它几家机构一起做出的“地球人类足迹”。 

它结合世界各地人口密度、道路网络等因素,绘制成不同的色彩斑块,来评估目前全球有哪些地方人类的直接影响比较强烈,哪些地方影响比较低。其中,偏绿色的地方是科学家认为的目前当地自然生态被人类直接影响较轻的区域。

当然,整个东部中国都挺红(影响挺大)的。能看到的比较大块的绿色的区域大概分布在西藏、新疆、内蒙这里,其中最大最深绿的那一块基本就是羌塘这个区域。

那么,荒野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荒野显然意味着人少,人为的影响也少。上图是2006年全球的光污染示意图。灯光相应地表现出一个地方的社会经济发展情况。还是一样,除了一些大城市,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西部的光污染影响非常少。

我曾被人问过第一次到西藏什么让我印象最深刻。说实话,大概是2000年的时候,我在西藏参加了一些相关的工作,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灿烂的星河。我现在仍有很多机会,能在大风呼啸的野外仰望一片星空,我觉得这是我的工作福利。

 

这是大家所熟悉的北京。大体上来说,全世界可能60%以上的人都认为正常的生活环境是这样的。

 

 

 

 

这些图片都是无人机在羌塘拍摄的,是三四万当地群众熟悉的生活场景。雪山、湿地、湖泊,海拔平均差大约4700米以上,很多地方的海拔高达5000米以上。

人们经常称呼这里为羌塘草原,但你看不到“风吹草地见牛羊”的场面。地面上的植被通常非常稀疏,高度不超过我的膝盖。除了城市周边人为种植的以外,我们那儿没有一棵树。

 

如果你喜欢清冽苍茫,那羌塘是一个挺好的所在。站在车旁边的是我们的司机师傅,旁边那个三角形的东西是我们住了俩个礼拜的帐篷,这是我们野外工作的日常,以及我们最重要的工作资源。 

照片是8月份拍的,大夏天雪把帐篷压塌了两次。放眼望去,确实好看,心胸开阔。没什么人,但有很多其他生命。

 

“最”荒野有什么动物?

这个人叫斯文·赫定,瑞典人。在瑞典国王和印度总督的支持下,他在1901年发现楼兰古城之后不久,就踏上了藏北的土地,到了我们今天所说的这个地方。

 

1909年,回忆当时的情景时他是这么描述的:只有野牦牛和藏羚羊、野驴它们踏出来的路,没有其他人在那儿留下的痕迹。对他来讲,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壮丽的景象。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羌塘不是只有美好的风貌。大家所谓的生命禁区,很大程度上是对你我而言,在那里,野生动物非常繁盛

 

上面密密麻麻的这些点都是藏羚羊。当时正值产仔季,这是在羌塘的一块产崽区拍下的一张照片。粗略估计了一下,应该是一个至少5万头左右规模的藏羚羊集群。

 

 这张照片是在12月份拍的,刚好是藏羚羊谈恋爱的季节。

 

这些黑压压的不是家牦牛,是野牦牛。目前青藏高原上家牦牛的数量大约是1400万头左右,野牦牛只有差不多2万头。家牦牛跟野牦牛在食性和生活习性上非常类似:喜欢同样的水同样的草。

野牦牛是家牦牛的野生祖先,大概从七千年前开始驯化才有了今天的家牦牛。

说实话,这些家牦牛除了给咱们带来相应的美味的牛肉、牛奶,和其它制品以外,也为野牦牛带来了很大的保护问题——想想,你的家里除了你和你女朋友,还有1400个朋友是什么感觉?

 

这是一头典型的野牦牛,非常漂亮强健,我感觉牛魔王就是以它为原形的。

 

西藏野驴非常呆萌,和藏羚羊、野牦牛合称羌塘的三剑客。它们是当地三个数量最多,分布最广的大型食草的动物。

总的来说,全球的藏羚羊都分布在青藏高原,大概一共有20万头左右,其中70%以上都在藏北羌塘区。

野牦牛目前大约是两万头左右,零散地分布在藏北包括可可西里地区,它们赖以生存的生态资源正在面临一个问题——与家牦牛的冲突;除了侵占和竞争资源,杂交问题也比较严重。

野驴也是一样,但关于野驴的数量目前缺乏一个直接的估计,19年我们会发布一个报告来评估现在整体的数量情况。

关于食肉动物,狼在羌塘的分布非常广泛,数量众多,但是究竟有多少并不知道。

 

上图是一个典型的小狼群,正值藏羚羊产完崽,它们刚刚捕猎完。我在羌塘见过一次由18只狼组成的大群体。目前它们的分布非常广,可想而知一定也碰上了很多问题。

 

这是猞猁,非常非常漂亮的一种猫科动物。

 

棕熊。羌塘的棕熊多到什么程度,有一个残酷的例子:2014年羌塘一年就发生了29起棕熊致人重伤及死亡的事件。

十年在羌塘跑的时候,大家会觉得看到棕熊还是一个挺好玩挺稀罕的事,现在去稍微跑跑几乎每次都能碰到一两头大棕熊。

 

这是大方脸藏狐,你们的网红。

 

可爱的旱獭。

 

雪豹。我们看到,在这里它们才是主人。它们在高山、大河游荡玩耍。视频中,这两只是它的小宝宝。看到这里,我反正是融化了。

我们以前总觉得羌塘并不是一个雪豹主要的分布区,但是过去两年的调查监测显示,羌塘的雪豹远超过我们最初的预计。从数量、分布、种群的健康状况来说,我们还有许多正在研究。但不管怎么样,调查结果已经表现出一个可喜的消息。

 

羌塘人与畜 

羌塘野生动物这么多,地方这么大,人到底有多少?

如果我们把全世界75亿人的体重、所有哺乳类家畜的体重和所有陆生哺乳野生动物的体重加在一起算作100%的话,人占36%,家畜占到60%,野生动物生物量只占到全球4%这样的比例。

 

羌塘是什么样的比例呢?人只有3%,但87%都是家畜,野生动物只有10%。

 

这是一个典型的羌塘村落。伴随着定居点工程的推进,大家村内的生活基本就是这样的。不是所有人都天天在外边游牧。

 

但是,传统牧业仍然是大家最主要的收入方式。生计主要靠牛羊。除了政策性补偿收入之外,绝大部分经济收入基本上都来自于家畜的传统畜牧业。

相比多年前,牧民群众的生活早有很大提升,但还很辛苦的。对于在座的各位来说,起码是很不方便。

在放牧点,饮水还是得肩背手凿。一块小电瓶支撑全家的用电。很多地方没有手机信号。娱乐只有围炉夜话。最辛苦的还是牧业劳作,起早贪黑,陪着羊群在寒风中漫步一天又一天。

 

 

这是典型的放牧点帐篷,在夏季牧场上这是他们家,交通状况也很糟糕。但一样有很多快乐,孩子们也在那个地方成长。

 

十年前我参加这个工作的时候,我真心觉得我坚定站在野生动物这边,要跟侵占它们生活资源的人类做斗争。

但是接触时间长了之后,我就会越来越发现,当地那么多老百姓,特别是这么多可爱的孩子们,他们也有生存的权利。

他们就在那个地方,对于这些孩子,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啊,也很难搬去其他地方。

那能做什么?能够让他们的生活跟野生动物保护的关系更加协调?我觉得这个是需要特别深入思考和实践的一些东西。

 

草场围栏内外经常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藏羚羊。右上角那只藏羚羊还怀着孕,我把它从铁丝围栏上解救了下来,但还是迟了。我要早到10分钟它的命就能救下来,但是没办法,它被这些围栏挂住了,死掉了。

伴随着羌塘区域的社会经济发展,这种事在羌塘屡见不鲜。除了直接伤害之外,这些围栏也阻碍了藏羚羊的迁徙和资源获取。

人要生活就得让家畜吃好喝好,可其它的野生动物也要吃草喝水,它们的迁徙、扩散等等这些行为都正在受影响,它们的优质资源面临着很大的限制。

 

刚才提到棕熊到处都是,这就是一个牧民的家,冬天的时候,这只熊看到了就进去翻吃的。而且,这种事每天都在羌塘发生着。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个是刚才说了半天很漂亮的野牦牛,大家可以看到它跟一辆大型越野车之间的关系。对于我的野外工作来说,这是噩梦,希望它最好不要发生。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矛盾。这两年大家可能也发现了,似乎有一点羌塘热,可可西里热。经常有一些极地探险之旅这样的活动。

这些探险之旅大家都很开心,开着各种各样的豪华越野车到里边去参加活动,搞穿越,穿越之后就会留下图上这样的车痕迹。

 

这个车痕当然不是一个车队两辆车子造成的,而是长年累月被穿越车队踩出来的,更别提对野生动物所带来的干扰。(戳:禁区何为禁?因为法就是底线

 

大家看到,在即将完成所谓的穿越之旅到达县城之前,车队为了逃避检查扔掉了自己的油桶、油箱、还有汽油。任何可以说明它们是长途穿越过来的证据全部都被扔掉,被抓住了之后还想着再狡辩一下。所有这些行为都是真实存在的。

我自己有一种感受:第一点,确实羌塘在我们今天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所能够接触到的自然的地方,人是非常少的,每平方公里基本上不到一个人的密度。所以它的确是荒野,还保留了完整、健康和原始的野生动物群落以及健康的生态系统服务。

第二点,这个地方不是没有人,和在座的我们一样,都面临着生活的各种各样的苦恼,也有他们生活自己的幸福,如何将他们的生活跟刚才我提到野生动物的保护相结合起来,相适应起来,这是未来面临的非常大的问题。

大家也看到棕熊闯进牧民的家的视频了,破坏掉他们本就不富裕的生活。这种事天天发生,包括狼、雪豹。

牧民的家畜几乎是他们全部的生存资源。但对于有的家庭来说,其中有甚至高达14%被雪豹干掉了,虽然有一定的补偿,但是你可以想象,你每年的年收入有14%总被强盗抢走,虽然最后有人给你赔点,但问题一定会留在心中。

所以在这些老百姓心中,我们眼中的自然荒野,美好的野生动物的圣境,很多时候就是层出不穷的小偷、强盗,甚至是凶手,怎么办?

我觉得各位可以再想一想这件事,当我们提起大型的荒野、最后的栖息地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想法可能和当地老百姓的有所差异。我也鼓励大家想一想,我们该怎么样为我们这个地球上、中国最后的大型荒野,做一点什么样的事情?

 

谢谢大家!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猫盟CFCA

- END -

 

从中国最后的荒野到北大校园,人与自然如何和谐共处始终都是核心主题。纵观人类发展的历史,随着我们改造自然的能力提升,环境问题也在日趋严峻。如何做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构建人与自然的未来,需要思考更需要行动!

盖娅·沃思花园,我们三思而行,与邻为友,在这个“里山生活实验室”探索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生活方式。还有很多伙伴在不同的领域进行着努力和探索:自然之友用法律为绿孔雀作证,为无告的大自然发声;王放老师做了15年的自然测量员,只为得到更好的荒野;闻丞老师对北京原生鱼的关注和研究,唯愿锦麟再现;张立老师追随大象的步伐20年,用自己的热爱和坚持不懈摸清了中国象的前世今生;高山老师从哲学层面解读,让我们不仅看到荒野之美,更看到了荒野的性灵......

而对于城市中的我们可以做什么呢?张瑜老师“日行千厘”通过文字、照片和画笔,让我们这些城市人“看到”身边的荒野。而借助互联网的“云守护行动”,也让身处城市的我们能够为保护一群粉红的小鸟贡献自己的力量。

不要小看我们自己的力量,正如吕植老师所说“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为生物多样性贡献一点点的力量,勿以善小而不为”!

阅读 118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