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在自然中唤醒感受,原来我也是有“生命”的...

星期六, 27 4月 2019 22:11

今天的分享来自3月自然教育基础培训(广州站)的学员涓涓,带着来玩的初衷,却在这里收获了“二十多年学习历程中最独特和可贵的一段经历”,作为一名教师的她在自然这个“大课堂”中会有怎样的感触和思考?接下来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人,是自然的一部分

在盖娅自然学校的课程结业分享时刻,我回顾了我的目的:我的初衷就是玩,愉悦自己,放松自己。我太缺少这种真实投入的玩乐时刻,过往的每个举动可能都在奔向一个目的,在尝试赋予其意义。在自然中游戏是本性,通过感受建立与达成一个真实的学习过程,我知道对于孩子而言,这至关重要;但是作为成年人的我,几乎就要丧失这种本能。没有丰盈的内在去生长,处于枯竭与匮乏,便无法也羞于给予。

在盖娅自然学校的学习是我二十多年的学习历程中最独特和可贵的一段经历。在与自然触碰的瞬息,我的感受不断被唤醒,这带给我强烈的震撼,还有沉思。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之所以如此,可能在于这种经历的稀缺,还有就是它对一个人的成长又是如此宝贵闪亮。

 

 

分享两个印象深刻的细节:

在自然戏剧中,我们被蒙上眼睛,就在一片寂静与黑暗之中,我感觉到我的身体沉静下来,然后又向四周无限延展。我听到了远方的鸟鸣声,时而深,时而浅,时而尖利轻捷,时而低沉粗狂;我努力去辨别这些声音的方向,就在我要确认它来自于我背后方向的水杉林时,一声似乎带着明亮黄色的鸣叫从正前方掠过。当双眼紧闭的时刻,才明白目之所及不过是浮光掠影;除却眼之所见,于寂静之处,还有一个更丰盈的世界。她在声音中延展,在气味中弥漫,在味觉间跌宕,在你的心中构筑起一个新鲜的形象。唤醒每一个感官,重新去与身体建立连接,会升起一种明媚之感:自己也是一个生命,与自然相融。

 

最后一天上午,一行人去探访植物园里的风水林。整片树林葱郁、凌乱、原始,走在布满青苔的湿滑小径上,心底莫名升起一种惊异与苍茫,仿佛正走在地球最后一片原始丛林,她如同一滴眼泪正在蒸腾,消逝。潮湿的泥土与树叶覆盖着万千等待萌发的微渺生命,凌乱的灌木丛,藤蔓缠绕着参天树木,遮蔽着整片天空。在人稀少的地方,生命的形态如此丰富,具有野性与荒蛮,蓬勃动人。

在山脚下,一株参天巨树被台风“山竹”连根拔起,她静静地躺在那里,让人惊叹的是,它没有被锯掉与清理,只等着重新归于泥土,再次重生。在大自然之中,一切都拥有独特的价值,经受着循环与重生。在大树的树干上,刻着两个人的名字,大概因为年代久远,已经裂开。想一想,人是该多么渴望永恒,希望能够留下印记,而在自然面前,他们所渴望寄居的也将会归于尘土。

 

我所缺少的不是知识,或许正是因为对于知识的占据,才掩盖了自己内心的感受;我依据知识与经验去判断与生活,而感受处于沉寂之中。在与自然的触碰之中,内在的感受不断被唤醒与打开,禁不住会生出“原来我也是一个有生命的人”的感触,这真是有点好笑。然而,当我们能够以生命的视角去看待很多问题时,也许一些困惑也便不存在了。我们自身希求平等与自由的时候,也便对他者能够给予更多理解与尊重。

最近一段时间读《人类简史》,触动人心:究竟是人在征服自然,还是自然在驯化人类。

智人从采集走向农耕,终于从山林之间走向原野,定居下来。人们开始播种小麦,起初是偶然的收获,很快智人就掌握了播种的技术,开始大规模的耕种播种。智人不再需要四处奔波采集,开始学习群居生活,和改变自己的饮食结构。此后,小麦的播种范围越来越大,智人的生活形式最终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看似是人类驯化了小麦,实际上是其驯化了人类的肠胃,和改变着人类的存在形式,借助人类的力量,在整个地球传播着自己的基因。

如果把人当做自然中的一员,也许我们得出的结论就会截然不同。人类真不能狂妄地自称是自然的主人,只不过是其中微渺的一部分而已。只是有些像癌细胞一般,所到之处,往往会带来一场浩劫。

当我们一行人漫步在风水林时,这种从书籍中获取的观念与认知被再次唤醒,生发出更强烈的震撼。人们改造和驯化着一切,可以任意将植物与动物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似乎具有无穷的神力,然而人又必须保佑对自然最后的敬畏。我们的祖先保留一片山野,希望它能够保有自然的原貌,是最朴素的智慧,与深切的忧患,人终究不能忘记自然的原貌。也许有一天,生命最终要重新再经历一次大洗牌时,我们还可以从这一片山林间寻得最后的安慰与庇佑。

 

碰巧的是我和我的学生刚好学到《大自然的语言》一课。我把植物园里风水林的故事讲给他们听,几个孩子听的昏昏欲睡,大部分孩子听的兴趣盎然,惊叹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下课时,几个小孩凑过来,热切地喊着,老师,我听懂了,这是人在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课堂上的讲述不能呈现所见的千分之一,更不能描述感受的万分之一。这些最真切的见闻只能靠着自己置身其中去体会

然而这些坐在课室里的孩子只能通过书本来想象“草木萌发”“花儿次第开放”“燕子翩然归来”这些美妙的现象,他们是一群“自然缺失症”孩子,他们坐在房间里,听不曾真切体验过的我来讲,或者通过电子屏幕获取信息。虽然这些也是学习的一条路径,却不应该成为唯一的路径。

 

这些孩子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一个有生命体验的个体。自然渴求丰富与多样,如此呈现她的美丽与富饶。对于孩子来讲,他们一定也有着同样的渴求。我的困惑是:他们热爱这样的学习方式吗?他们在获取“知识”,与接受驯化与格式化的时候,他们到底在获得什么,又在损失什么?在我们建筑起来的秩序之外,也许还有可爱的方式可以去尝试、体验,和学习。

作为自然的一部分,我们对于知识的渴求有本能的冲动,与此同时更渴求被真实与自然的对待,而不是一尊等待着被浇筑的机器。置身于山林,重新去唤醒感官,学习与自然的联接,在感受中建立起自我的认知,这是一种真实自然的学习方式。我想这一真实的过程也许是课堂中的自己所无法给予的,但是又有着强烈的渴望,这真的是非常遗憾。然而依然感谢自然这个“课堂”给予的启示,所有的启示必然会有相应的回馈,就像每一朵花的绽放都在等待着一颗果实。

 

文:涓涓

图:香蜂草


—和我们一起走进自然,感受生命—

 

盖娅培训 | 5月27日~31日“自然体验师”(初级)集训营~北京站

阅读 201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