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城市里的“非主流”草木,你认识它们吗?

星期五, 10 5月 2019 15:43

北京的公园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外来的观赏植物,几乎能做到三季有花,四季常绿。尤其是精心设计的各种花境,几乎每隔不久 都会换上一批新花,常换常新。

不过,有些驻扎在本地公园的“老住户”,可是一直都能坚守在一方水土之间,默默陪伴城市的变化。它们有的高大,有的娇 小,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认识下几种城市“非主流”植物吧!

 

1 看上去都是黄花 

开黄色花的小草不少,最为人熟悉的就是蒲公英、苦荬这些 菊科小花。不过先说一说白屈菜吧。白屈菜是罂粟的近亲,属罂粟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虽然名字里有个“白”,但似乎与“黄”关系更密切。它不但会开出亮黄色的花,而且整个身体内都含有 黄色汁液。

 

白屈菜(杨斧/摄)

还有两种经常相伴出现的“小黄花”,蛇莓和委陵菜。五六月份,它们常在草坪里、土坡上星星点点或成片地开放,好看极了。但那是蛇莓还是委陵菜呢? 当蛇莓结出红红的草莓样的果实的时候 就知道了!

 

匍枝委陵菜(冬青/摄)

 

2 古怪的半夏

半夏,是大名鼎鼎的一味中药,但不是很多人能在自然界中认出它。半夏大约在农历五月中旬生苗,那时正是夏季的一半。到了花期,一根长花梗会从基部发出,顶部还伸出一个细长的尖儿。这就是半夏开的花,翠绿苗条挺拔,头顶一道优美的曲线,婀娜尽显。

 

半夏(冬青/摄)

提醒一句,作为中药材的半夏需要和其他药搭配或者经过炮制 才能服用,因为它带有毒性,不要随意学神农尝百草喔!

 

3 只能看不能吃的野慈菇

水里的荷花我们都熟悉,这里介绍另一种水生植物,就是“野慈姑”。我们所吃的脆嫩爽口的“慈姑”就是由它培育而来的。 “野慈姑”能长到七八十厘米高,叶柄从水面挺起,叶子箭头形。开花时长长的花茎从水中伸出,三瓣的白花生于花茎节上。

 

慈菇的花和叶(冬青/摄)

 

4 来头不小的七叶树

七叶树也叫桫椤树、娑罗树,是一种落叶乔木。“七叶树”的 名字很形象,也比较准确地反映了它的特征——掌状复叶,小叶7枚;当然也不绝对,也有小叶五六枚的。在潭柘寺、卧佛寺等不少寺院都有悠久的种植七叶树的传统。但在寺院里,它们的名称被写作“娑罗树”,被看作佛教的圣树之一。5月中上旬,七叶树开花的 时候,抬头仰望,一束束的花好像一座座小宝塔,被手掌般的叶子 承托着,还真能感觉到一种庄严。

 

七叶树的花和叶(冬青/摄)

 

5 奇特的明开夜合

“明开夜合”,也叫白杜、丝棉木,卫矛科植物。这别致的名字,起因是它的花白天开放,夜晚会微微闭合。到了八九月份,“明开夜合”的果实开始成熟。初为绿色的小小的果,后显出淡黄色甚至粉红色。果实开裂后,里面种子的橙黄色外皮(假种皮)显露出来,更好看了。

 

明开夜合(冬青/摄)

 

6 耐心的粗榧

粗榧为中国特有植物。每年三四月份开花,九十月份人们能看到成熟的种子,要知道,这其实是去年的花结出来的,而当年的花 要到第二年才能结出种子呢。

 

粗榧枝叶(冬青/摄)

 

7 种子带翅膀的蒙椴

蒙椴,也叫小叶椴。它的花序犹如一叶小小扁舟。当种子成熟,这小舟将带着果实一起脱落,随风飞舞。这时候它成了种子的 翅膀,新生命的降落伞,蒙椴种子就这样悄然散播出去。

 

蒙椴叶、花序和苞片(冬青/摄)

 

蒙椴果实和苞片(冬青/摄)

 

8 长满小刺猬的猬实

每到五六月间,猬实便会开出粉白相间的花朵,簇拥着缀满枝条,分外热烈!到八九月时,来看它那一对对长满刺的果实,实在很像一个个小刺猬。猬实是我国特有的一种植物,原产西北一带,但现在野生猬实已非常稀少,十分珍贵。

 

猬实花和开始发育的果实(冬青/摄)

 

9 早开的山茱萸

山茱萸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它的果实称为“山萸肉”,可做药材。这会不会使你想起了唐诗名句“遍插茱萸少一人”?很遗憾,植物学家考证,诗中的“茱萸”不是“山茱萸”,而是另外一种植物。山茱萸开花较 早,3月下旬即进入花期,在仍显萧条的背景下,在还没长叶的树枝上,它 黄色的花束甚显明亮。

 

山茱萸花序(冬青/摄)

 

10 紫薇又叫“痒痒树”

紫薇在很多公园和小区里都有种植,很多人都认识它的花,它光溜的树皮也很容易辨认。紫薇有一个俗名叫“痒痒树”,因为只要你轻轻地挠一挠它的枝干,它的全身都会颤动起来,好像怕痒痒一样。不信就请你试一试吧。

 

紫薇的花(冬青/摄)

 

紫薇的枝干(冬青/摄)

 

11 朴树的“一叶一果”

小叶朴,或就叫朴树,为北京的本土树种。小叶朴的叶边缘上部有锯齿,叶柄短;而果实呢,就生长在叶腋处,细长的果柄与叶柄从同一个位置伸出,拽着圆圆的小果;就这样,叶和果形成了“一叶一果”的伙伴关系。

 

小叶朴的叶和果实(冬青/摄)

 

12 雪柳和柳树无关

雪柳虽然叫“柳”,但跟柳树关系并不近,是木犀科植物,不过它的 叶子形状很像柳树叶。五六月间,雪柳会开出一串串白色的小花,在绿叶的衬托下,好似一团团蓬松的雪花,而且还有香味,当清风拂过,一派诗情画意。雪柳的名字就是这样得来的吧。

 

雪柳的花和叶(冬青/摄)

 

13 风流倜傥流苏树

大约4月末和5月初,流苏树花盛开,满树的白花如霜似雪,令人流连。靠近看,会发现流苏的花冠是一条一条的,柔软飘逸,一朵花就如一个小“穗子”,“流苏”的名字真是名副其实。流苏树是木樨科流苏属植物,北京有野生分布,而且属于北京市二级重点保护植物。

 

开花的流苏树(冬青/摄)

 

怎么样,这些城市“非主流”的植物你都认识了吗?快走出家门找找看,或许在路边、在公园就能与它们邂逅呢~

 

本文选自《自然北京无痕游》一书,由北京出版社授权发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书籍信息:

书名:自然北京无痕游

作者:自然之友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北京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3-11-01

 

阅读 544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