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勇者的天空:百望山观猛

还记得上周六的盖娅沙龙嘛?我们跟随自然之友野鸟会的资深猛禽调查员红隼老师一起走进了猛禽的世界,认识了飞过北京上空的“天空王者”们。

 

红隼老师个人照(海蓝/摄)

 

孩子们举手回答问题(海蓝/摄)

 

红隼讲红隼(海蓝/摄)

而自然之友野鸟会的“北京猛禽迁徙监测调查项目”中的一个地点便是位于北京的“小西山” 一带。接下来,就请跟随这篇文章一起走进这片“勇者的天空”吧!

 

除了香山、北京植物园、八大处等几处景点,全部“小西山”都划归西山试验林场管理。这个林场是北京市的四大国营林场(西山、八达岭、十三陵、松山)之一,成立于1955年。百望山位于“小西山”的最东端,是西山国家森林公园中最早对公众开放的部分,2011年,整个林场也全部成为西山国家森林公园。从此,到“小西山”爬山就是名正言顺的逛公园,而不再是“爬野山”了。

 

百望山因为紧临平地,特别显眼。据明代学者蒋一葵《长安客话》所述,“背而去者百里犹见其峰”,故而得名“百望山”。和小西山的其他许多景区一样,百望山也有丰富的人文景点。这里有建于民国早年的法国教堂,有望京楼(楼中有黑山扈抗日战斗纪念碑),还有首都绿色文化碑林。不过,在这里我们要重点说的是“观猛”

 

百望山全景图(宋晔/摄)

 

猛禽的迁徙

在自然界中,有一群本领高强的“顶级消费者”,名字叫“猛禽”。大家熟悉的老鹰、秃鹫等就属于猛禽中的隼形类,另外猫头鹰等鸮形类也属于猛禽。它们的神秘、孤傲是与生俱来的,如同来无影去无踪的武林高手,轻易不会让人类仰慕地观望。赶上运气好在野外看到一只离得不远的猛禽,往往是你还来不及高兴,它就巨翅一展,几秒钟内消失在山谷、林莽或是苇海之中。可偏偏在“小西山”一带,成百上千只鹰隼可能会让你在一天之内看到,那就是当它们沿着固定的通道集中迁徙的关键时期!

 

集群迁徙的黑耳鸢(宋晔/摄)

早在人类统治亚欧大陆之前很久,猛禽就开始了它们每年两次漫长的迁徙——秋天从东北、西伯利亚和日本沿着中国东部海岸线向南进发,直至华南、东南亚甚至更远的南方越冬;春天再沿着同样的路线折返繁殖。年复一年,周而复始,从未停歇。

 

01 阿穆尔隼

就以阿穆尔隼为例吧,这种猛禽的雄性外貌非常惊艳,嘴巴和屁股红红的,翅膀黑白相间,身体呈青灰色,真是色彩斑斓的“花美男”。它们最初被人们发现于黑龙江流域,而黑龙江在外文中叫“阿穆尔河”,“阿穆尔隼”由此得名。

 

阿穆尔隼(宋晔/摄) 

每年夏天,它们飞到俄罗斯与中国东北北部繁殖,冬天则前往非洲好望角一带越冬,仅单程就长达16000千米,跨越千山万水,这是何等壮阔的旅程!迁徙中的阿穆尔隼忍耐着极度的饥饿和劳累,沿途人类的干扰和恶劣的天气随时都能掀翻它们的身体,折断它们的翅,置它们于死地。一些隼没能飞过城市乡村,为人捕杀;很多隼没有飞过群山峻岭,被鼠蚁分食;更多隼坠海而亡成为鱼的美味......最终成功抵达目的地的仅为出发时的三成。

勇者又岂止阿穆尔隼?有些鵟也走着和阿穆尔隼类似的线路远赴非洲,有些灰脸鹰从朝鲜飞去马来西亚,有些凤头蜂鹰从库页岛飞去印度尼西亚,有些乌雕从黑龙江飞去孟加拉,有些白腹鹞从西伯利亚飞去菲律宾,还有白肩雕飞去中国香港,草原雕飞去印度......近30种猛禽在中国的东部做着惊人的长距离迁徙,而北京恰恰位于这些猛禽迁徙的主干线上

 

02 凤头蜂鹰

凤头蜂鹰这种喜欢袭击蜂巢吃蜜蜂的老鹰体形很大,头顶长着俗称“凤头”的突出冠羽。它们的身体颜色最为奇妙,似乎可以随心所欲地长出想要的花纹——可以看到很黑的“深色型”和很白的“浅色型”;“中间色型”的蜂鹰则更多些,身上长着各种形状的浅褐色花纹,各不相同。这种现象在生物界甚不寻常,控制它们体色的那段DNA的个性一定出奇的调皮。

 

飞越北京城的凤头蜂鹰(宋晔/摄) 

这些家伙特别喜欢搭帮结伙。凤头蜂鹰结群过程常常是这样的:起初在头顶上明明只看到一只蜂鹰,它并不着急飞走,而是在空中打转,飞出一个大大的圆形。这个动作似乎是在传达一个讯息:“快来,咱们一起走吧!”很快,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只蜂鹰陆续出现,从四面八方向这只靠拢,加入了盘飞的队伍。大家一起盘旋,一圈又一圈,队伍不断壮大,数目很快从几只增长到了几十只。

最终,人们可以看到一根由众多凤头蜂鹰在不同高度盘旋所组成的巨大“鹰柱”。不知过了多久,其中某只蜂鹰率先沿切线方向脱离鹰柱笔直飞去,其余的鹰也立刻做出反应,纷纷跟随,一个临时团体的旅程就这样开启了。

组团飞的好处在于,有经验的成年鹰可以带着年幼的“小朋友”一起飞行,降低迁徙风险,从而提升种群的存活率。这个理论最近得到了欧洲鸟类学者的验证,他们对鹃头蜂鹰(凤头蜂鹰的亲戚)的跨海迁徙进行了细致的追踪后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西山观猛

在“小西山”及其周边的任何一个区域都能够看到猛禽迁徙的情形,除了百望山,无论是香山、阳台山还是鹫峰,哪里都可以一饱眼福。你只需登上山顶或者山脊,找到一片视野开阔的平地,就可以在那里坐下来,春天注目西南,秋天望向东北,静等着猛禽从你面前飞过。这样的活动,台湾称之为“赏鹰”;内地就习惯叫它“观猛”。

 

灰脸鵟鹰(宋晔/摄)

 

抓着鱼迁徙的鹗(宋晔/摄)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猛禽会从“小西山”的山脊附近飞过呢?与靠频繁振翅飞行的小鸟不同,猛禽的体形比较大,为了节约体能,利用上升气流滑翔是它们主要的飞行方式。绵延的山峦可阻挡风的通行,让风顺着山坡刮到山顶,这样形成稳定的上升气流,给猛禽提供了升力支持。作为西山山脉余脉的“小西山”,非常好地迎合了猛禽迁徙的走向。

所以,在合适的季节(四五月及九十月),观猛者有可能一次见到上千只鹰隼。到底有多少猛禽经过这里迁徙呢?具体的数目目前还无法准确告诉大家。不过根据自然之友于2012年启动的猛禽迁徙监测调查计划显示,全年监测记录到迁徙猛禽个体9022只,包含3科11属26种。

 

飞行中捕捉昆虫的燕隼(宋晔/摄)

 

游隼(宋晔/摄)

 

怎么样,想不想加入观猛一族?

 

文:宋晔

本文选自《自然北京无痕游》一书,由北京出版社授权发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书籍信息:

书名:自然北京无痕游

作者:自然之友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北京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3-11-01

 

 

~号外号外~

盖娅沙龙没听够?没关系!

红隼老师的新书《天空王者——飞过北京上空的猛禽》

现已上市!

快跟着红隼继续畅游在猛禽的天空吧!

 

新书上市

书名:天空王者——飞过北京上空的猛禽

作者:张鹏(红隼)

书号:978-7-5038-9995-9

定价:68元

出版社:中国林业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