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自然体验师培训,从几件“小事”说起——黄山站集训侧记

星期日, 30 6月 2019 21:16

从第44期自然体验师培训归来,我努力想把集训期间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记录下来,不料碎碎念成了万字长文,其中一些心绪也太个人化不足与外人道也,那就从中撷取几件小事当作总结吧...


01 自自然然做自己

几位老师各有特点,相处起来都很舒服。冬小麦活泼,冬青和橙子相较就寡言许多,她俩给我的感觉淡淡的。我曾琢磨过,是她们三个人原本这样,聚到一起让盖娅自然学校带上了她们的气质,还是这个机构要求自然体验师就是如此,她们来到这里后磨砺心性成为这样。

相对忙碌的培训让我没有时间去琢磨这个问题,不过集训最后一天的下午,冬青作为老师代表点评各个小组的活动演练时,我似乎窥见了答案。

很多小组的活动对象都是孩子,我们在活动中也尽量用孩子们的语气去和“她们”交流,有的人和自己原本的说法方式略有不同。

冬青提出一个问题:和孩子们说话是否一定要靠近孩子的腔调呢?她提醒我们不要低估孩子,要把他们当作和我们一样的人,自自然然地说话是最好的。

 

自自然然,做自己,有自己的风格,或许她们几个人就是如此吧。

这也给了我另外一个视角去看待培训机构的老师。之前看很多活动,有些老师表情和语调比较夸张,我认为那就是贴近孩子;而有的老师似乎根本“不迁就”这些孩子,我有时候会对这些打个问号。其实,是否适合孩子的判断维度很多,说话的语调和神态只是其中一个。

 

02 相信伙伴

很多游戏都是通过小组进行的,合作是非常必要的。其实关于合作的重要性和方法我们都已经听了很多,但是还是有一些话能触动自己。

还是冬青最后点评时的话,大意是,她看到活动演练中,一些人忘词或者紧张,其它的小伙伴去帮忙,这种帮助是应该的,但是怎么帮助要注意拿捏。有时候我们要相信自己的伙伴,接受伙伴的风格,每个人的逻辑不同,也许你认为对方遗忘的话,其实对方说着说着就出来了,生硬的帮助会打断对方的思路让对方尴尬,重要的疏忽可以找机会圆过来,不重要的过去也就过去了。

我觉得这些话简直就是说给我听的,因为我平时就经常自以为是地去“帮助”别人,还经常为的非所愿难过,有时候啊,别人不见得是我以为的那么需要帮助,而且我所做的也真不见得能帮助别人。

 

 

03 这是谁的树?

如果在一片树林中待一个小时,你问我每棵树之间有什么不同,我可能回答不上来,因为我身处大自然中,但它们只是我的背景,我并没有非常认真地去对待它们。

但是在游戏“寻找一棵树”中,突然有了不同的感觉。大家两两分组,玩的都很开心。我和伙伴蜜蜂也都顺利找到了对方为我们选定的那棵树。但是这中间有一个问题。那棵树是谁的树?是蒙着眼睛拥抱它的寻找者,还是芸芸众树中选定了它的带领者的?

 

我和伙伴就有不同的意见,我认为是蒙眼寻找者的。因为我走到那棵树的前面时,伸出双臂抱了抱它,用手仔细地抚摸它的树干,感觉到树干上有一个凹下去“眼”,虽然我是为了之后来寻找,但是因为这种身体的接触,我感觉和它很亲近。 

怪不得心理学上建议家人之间多些拥抱呢,这些肢体的接触的确能带来感情的微妙变化。

 

04 仪式感

集训中有不少环节很有仪式感。比如吃饭,我和家人很难聚到一起吃饭,偶尔聚到一起也会忙碌等原因各吃各的,等待,饭不会凉吗?不会耽误大家的时间吗?

所以当我第二天早上迟到的时候,试着在群里问是否可以不等我们,橙子说,大家都在等。那一刻啊,我的焦虑无以复加。

坦率地说,在一起吃饭这件事情上,我尚未找到感觉;餐前感恩仪式最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那种不好意思消失了,但是感恩仪式还是没有记住。

 

在其它的活动中也能体验到这种仪式感。在灵山村从方老师家出来的时候,冬小麦说接下来的一段路大家不要说话,她带领大家做了一个拉下幕布的动作,到集合地点后,大家把幕布拉了上去才可以说话,那一刻我觉得很有趣。

那天的夜行环节,出发前冬小麦也轻声说了几句话,内容记不清了,但是那种感觉让我有一种……好像拍电影时的“Action!”,瞬间进入状态。

 

05 感觉在哪里?

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我都提到自己参加集训的目的之一,是加强自己和自然的联系,让感觉变得更鲜活一点。这也是我日常生活中经常念叨的事,称之为“求而不得”。可是,怎么样的感觉才算鲜活呢,标准是什么?我曾经问过冬小麦,她说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

这个问题目前依然没有答案。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冬青老师讲自然艺术时播放的宫崎骏的天空之城,听到那段旋律就想落泪;还有活动演练中一些小伙伴的“可掬憨态”,让我捧腹大笑;还有“复制”游戏时冬青老师建议大家把寻到的宝物放回去,我看着手里一大把的漂亮树叶,真有一种割舍不了的遗憾……这些,都是感觉对吧?我是不是像传说中寻找幸福的人一样,忽略了自己所有的,一往无前地去寻找自己以为的幸福?

 

对啦,说到树叶,我在第一天的分享中也说了,很想带回树叶,下午的时候听说留下一些东西,可以带走一些东西,比如拔几根头发,就可以带走一片树叶,我就拔了几根头发。

后来几天,我觉得自己理解错了这个说法。提出这种说法的人的初衷,应该不是说“交换”,交换是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你愿意,人家树叶愿意吗?他的初衷或许是:在你拔下头发的那一瞬间感觉到疼,让你有同理心去想想树叶,它愿不愿意离开栖息地,它疼不疼。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有点惭愧,也想着把自己捡的那两片树叶放回原处,可是可是……后来我忘记这回事儿了,它们跟着我回到了北京。这也从侧面说明,那么想据为己有的东西,不见得就会一直放在心尖尖上,要认清自己的“需要”和“欲望”。

……

这次集训让我更深一步认识了自然教育,这个5天的集训只是个开始,我相信未来能收获更多。而在自然之友和盖娅自然学校的平台上,在集训结束后,还提供更多的机会来实践和进阶,这不,我已经报名低碳展馆的活动啦~

 

文:木瓜

图:第44期自然体验师培训课程组

 

已经成为体验师,希望有更多实践机会?快看这里!

2019盖娅绿色生活夏令营引导员招募中

第1期(7月21-27日)“小队引导员”尚有剩余名额!

与校长蚊滋滋一起工作,陪伴在孩子们身边共同成长

心动不如行动,我们需要你!

 

招募令|2019绿色生活夏令营引导员招募

 

阅读 225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