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独立小纵队营期速递Day5——自律中

星期六, 20 7月 2019 21:33

自律是一种对自己的约束,独立小纵队主要关注个人行为。行为产生的客观条件我们归为“自理”,而主观意愿我们归为“自立”,所以孩子们有了基础储备,有什么样的行为产生,体现着“理”和“立”的到位与否。

 

见到弱小的保护,见到喜欢的爱护,取之有度,该有多难啊!

每天早上的7:00是早操时间,但因无人喝彩停滞了两天,复盘时我们决定仍然坚持,以影响有意愿但没成习惯的小营员。早上20分钟的早操内容不定,全自愿形式,成功取得3人关注(峰值达到5人)。

 

小孩子一个习惯、一项兴趣的建立,大多是引导者不坚持、摇摆不定影响了孩子

5公里徒步是这几天“吃喝拉撒睡玩”的总结,任何身体不适和游戏不顺畅都会导致营员的“畏难”情绪出现,进而选择放弃。选择徒步的,亦会经受累、热、心理退缩的挑战。

而选择留守营地的几个人中,我们也发现初次参加这类活动的小狼狗“放弃”的原因是有了更坚定的“选择”——为了他排不上队、玩儿不痛快的秋千!一上午近3个小时,陪伴的引导员海风说:“他就像长在秋千一样,其他人听我读绘本的时候,他坐在秋千上静静的听(怕一过来听秋千被占),待到讲完一本换另一本,就马上过来取走上一本,坐在秋千上看。”下一本亦如此。

让自己坚持下来还是放弃?自己给自己鼓劲还是靠大家一起鼓劲?饱受“折磨”还是享受其中?每个人都会感受到一些些吧!在不影响其他人的情况下,孩子们自己做选择,有助于他们果断、坚定做决定的能力,做了决定不后悔、不惦记也是一种能力。

 

 

孩子们做的决定是自律的结果,供我们做引导下一步行为的参考

营期里最小的男营员是大恐龙,在想家声肆虐的第3天,我问他想不想妈妈?他说想,但是想的时候想想别的喜欢的事情就不想了。待到“想家小组”成员上岗,正洗碗的大恐龙茫然的对旁边的海风说:“他们在哭什么呐?”

营期各项安排都不落下的是大多数,但根据个人情况适度参与也是非常正常的。大恐龙一个也没漏掉。包饺子自由选择搭档,大恐龙一屁股坐在大龄组的姐姐身边,姐姐们各种的劝说(威逼)和建议(利诱),他就是不动地方,淡然的看着他们觉得好生奇怪的样子,只说了一次:“我会包饺子”,就再也不回应了。我出面把大恐龙调整到另一组——当其他各组还在为谁擀谁包,包的不好是擀皮的原因,擀皮的怪包的漏馅的时候,大恐龙捏出了几个肚皮鼓鼓、镶着花边的饺子。

 

一个活动环节都不落下,晚餐吃了12个饺子,外加一个咖喱馅儿馅饼

皮克斯公司有2个小短片,我们让孩子们每个看了2遍,讨论剧情、分析自己看到的、感觉到的。孩子们说“不要贪婪”、“不要欺负其他人”、“不要看不起别人”——然后在相应场景我们就以此为例借片比人,不论是“共情”、还是“同理”,产生了自我约束的效果,这应该是件好事吧!(推荐家长找来看看《For the bird》和《One man band》)

另外一种约束是尝试过后果的警醒——再也不做了!提醒别人不要做!大家再次要小心做!

营地内的水塘和弯曲的水渠,在祖辈眼里是祸根、在爸妈眼里是危险因素,在孩子眼里:这是玩儿不够的乐园。今天有2个孩子验证了一下“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老话儿——埋了雷,总得有人体验一下,和说水烫是一个道理吧!我们能做的,就是将池深控制在合适高度,方便掉下去的人自己爬上来~

 

 

 

直接体验和间接体验不一样,趁着小,直接体验的多做吧!

 

营期小彩蛋之“篝火晚会”

一个关于“篝火”的意外:怕孩子们见到火兴奋,开场点了一下“水火无情”,结果吓到了不少孩子,不仅庄重的传递火烛点火仪式有些孩子不敢拿蜡烛而放弃;有的孩子不敢和火玩儿放弃了许愿;甚至还有孩子初次看到眼前着着的火苗,怕“引火上身”坐得远远的。

 

一个关于“晚会”的意外:孩子们自发组成啦啦队,推举队长,制作道具,在演出的各个关键环节烘托气氛,现场气氛一浪高过一浪!

还有一个意外:节目质量空前提高,演员水准空前平均。吓到宝宝了,我要退休。

 

篝火+晚会=?

 

文:柳兰

图:独立小纵队引导员团队

 

—在这里,见证我们的“独立”轨迹吧—

独立小纵队营期速递Day1——自己睡!

独立小纵队营期速递Day2——自发做!

独立小纵队营期速递Day3——自理难?

独立小纵队营期速递Day4——自立呦~

 

阅读 101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