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让我重新认识你——历山小记

星期一, 19 8月 2019 11:43

来到历山这样的“世外桃源”之地,在陌生的环境中只有我们两个互相熟悉,在找到和自然相处、和新的大朋友小朋友相处之道的同时,我们彼此之间也离得更近,更多的观察、更多的体会,更多的自省,让我重新认识你!

 

从客栈大院到西安再回到香港,好像是瞬间发生的事情,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半夜醒来,恍惚间觉得好像还在安静、清凉、干燥的历山。八点早餐,九点集合,午饭后一点静场,两点半下午集合,六点晚饭。每天军事化一般标准的时间表,让人迅速进入世外桃源一样的放空状态,仿佛切断了所有和世间的联系,却和同去的孩子的心无比的近

 

原始森林穿越,引导员特别要求除非摔倒,大人不可以牵孩子走

没有玩具,没有零食,没有电视和电子产品。孩子们的生活也简单到了仅剩下洗漱、活动、用餐、做作业(手册)、玩(干玩)。却没有一次抱怨,反而更容易带了。自然简单的力量不得不佩服。

说起户外活动、和自然亲近,我和孩子并不陌生。香港不为人知的美都在管理成熟又颇具野趣的各种步道、沙滩、水塘。几乎每周都会拉着孩子们一起到大自然中汲取营养,一天走个近十公里也不罕见,所以历山营的强度其实我一点也不担心。事实也是,孩子后面几天吃好、睡好,劲头一天比一天足。有惊喜的,反而是孩子在完全陌生的社交环境中所展现的个性,以及作为妈妈的我的自我反省。

 

穿越原始森林前的野餐。云雾中啃馒头,真香!

 

和妈妈分开

孩子取了个自然名叫猎豹。已经五岁半,早过了分离焦虑的年龄。在家的时候每天按时坐校车上学放学,由菲佣姐姐带着和弟弟一起玩,并不是个粘人的家伙。到了历山却起了变化。亲子营讲究亲子共育,在同一理念下给父母和孩子安排不同的活动,同时把孩子从熟悉的环境中略微隔离,达到挑战自己、扩大舒适圈的目的。从第二天开始的母子分桌就餐,出行亲子分开孩子先走大人段后,到第三天穿越原始森林的“易子而教”,每次需要母子分开的时候,就成了猎豹表演恋恋不舍小眼神+哼哼唧唧+伸出手却触不到对方的舞台。

老母亲于是开始反思,是不是安全感没给够?要不要坚守规则?是一把推出去,像小鸟学飞,还是牵在身边做拖油瓶?最后决定还是温柔地、坚定地遵守规则,走之前抱一抱,说两句体己话,然后潇洒的走开。孩子也在适应新规则,到了第三四天,虽然还是有点不情不愿,但总算不再走在队尾等着看妈妈一眼了。

理想的育儿和安全感与真实的世界的要求,时不时会出现差距。年纪小的时候无条件的给予爱和关怀,建立安全感,到了大一些的时候,反而是父母要时刻提醒自己,“我信任他独立的能力吗?我给他独立的机会吗?”对猎豹五年多的了解,让我有信心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推一把,让他有机会体验独立,并从这经验中收获自信。

又要分离的家长和小动物们

 

大院里的孩子们

第一天吃完晚饭,总召鸵鸟招呼家长:“家长吃完就先回去吧,孩子们吃得慢。”那一瞬间我惊了,原来还有这个选项!后来很快发现,回字形的客栈大院实在是个福地,既给孩子们提供了足够的活动空间,又把外界的危险因素有效隔离。每天吃完饭溜达回去,很放心的把孩子留在下面玩,自己回去收拾洗漱,准备下一个行程的装备。

孩子们那是撒了欢了,从开始零零星星互相试探着接触,到后来拉帮结派打起假想中的枪战游戏,或者“来我家玩”,受邀钻进小伙伴的房间。外面时不时响起的尖叫声,让我仿佛回到了自己的童年,做完作业就到楼下和小伙伴们整院子的玩,好像也没有现在这么多“小心”“注意”“不要”。

 

在历山客栈撒欢、串门是孩子们的最爱

在这个简单受控的环境里面,孩子的社会属性就体现出来了。香港的传统教育很讲规矩和乖,和营里一些特别“合群”的孩子相比,猎豹明显是在受控环境中长大,不太适应这样的原生态。什么拉帮结派,以物换物,用资源拉拢可以拉拢的力量,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新奇的初体验。有几次他也略带失望的跟我说:“妈妈,他们说我是坏人…我不要做坏人…”大部分时候,我都只是哦一声,静静观察,看他如何应对,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在第四天中午,他和花蝴蝶终于成了好伙伴,安静的在花蝴蝶的家画了一中午的画,还在晚上的篝火晚会和爱心葡萄一起表演了歌伴舞。老母亲甚感欣慰。能够接触陌生的、多元化的小社会,寻找自己的位置,这是我们在历山营最大的收获,也坚定了以后要多回国的信心。

 

学会走路

第一天正式开营,上午在比大人还要高的草丛里穿行、上下满是黄土的陡坡,下午溯溪穿着洞洞鞋在河床里跳来跳去。与平时在家里几个大人围着孩子,一路叮嘱“小心、小心”不同,这次全靠孩子们自己走。让孩子体会危险,了解危险的边界,这个道理我不是不明白。但实践中还是缺少了让孩子放手去走的勇气。可能因为我们毕竟只有自己孩子的小样本,自己也不清楚危险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吧(参照我家才三岁就已经头上缝了2次针的弟弟,也不过是在正常生活环境里学走路、互相追的意外而已…)再加上中老年人容易带入自己的经验(我们在石头上滑倒那可是会尾椎骨折的~),忽略了孩子跟我们的重心和骨密度都不一样。

 

只要装备得当,可以放手让孩子们自己走路

盖娅是值得信赖的伙伴,知道他们选择的地方大样本一定是安全的,于是愿意放手。溯溪时亲子分开,再碰头时不少孩子已经从上身湿到了脚。看着小朋友在小溪里滑倒,又满脸是笑毫不介意的爬起来,再滑倒,又或者大喊着“有牛屎!”然后跳开。又或者穿越的时候拉着战马,看他穿着虫虫鞋,滑倒,站起来,再滑倒,再站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美的生命力,多跌到几次又有什么不好呢?

 

蹚水过坝。孩子的接受范围远比想象的大。

 

重现认识你

形容孩子的性格的时候,我一般会说猎豹“老实、慢热、内省(不是内向,而是内心活动丰富于表达)”。但夏令营到了第三天的时候,火山的妈妈百合特别叫住我,很认真的跟我说,“我觉得猎豹是一个特别细腻的孩子。”原因是百合观察到了猎豹在和其他孩子们互动中的挫败,问了他一句“你是不是不开心啊”,然后猎豹就告诉了百合自己和别的小朋友玩不到一起的郁闷。听到这些,好像一道闪电打在我的心上。

事实上,我大概记得同样的时间我和猎豹的沟通。那是自由活动时间,我在房间里休息整理(顺便刷刷手机),猎豹在外面和其他孩子玩。中间他有回来一下,跟我说了一句“他们说我是坏人…”然后很快闪不见了。我也没当回事。但我并不知道这情绪原来这么困扰他。准备好要对妈妈倾诉的心,只在特别的时刻敞开一个特别的小口,而那一刻的我在忙什么?我是不是错过了他发射的信号?错过之后是不是他就关闭了自己的情绪,而我以为什么也没发生?反而是一直在旁边静静观察的百合,发现了他的情绪,并给予了关注。

而紧接着第二天,也就是活动的最后一天,就发生了“强拆崩溃”事件。那一天,猎豹先是满怀期待回到了搭庇护所的小树林,一路小跑满心欢喜地发现我们的完美温暖小屋在几天的风雨之后毫发无损,然后紧接着被要求要亲手拆掉小屋,迁徙到下一个地点。猎豹无法承受这样的变化,大哭起来。如果是平时,我可能会采取更严厉的方法让他停下来不要哭。但正因为有前一天百合的提醒,那一刻我真正能够理解到孩子是投注了怎样的感情在这个小屋。

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但其实心里是那么的自豪。在看到小屋仍然矗立时,他是那么开心的远远的向走过来的妈妈报喜,我们的小屋还在。大人会说“君子不役于物”,说要能灵活的适应环境,懂得放弃。但对孩子来说,那就是他投入的一片赤子之心。那一刻,我理解了他,然后抱着他,任他哭了很久,直到慢慢平静下来。

 

集体智慧的结晶,温暖可爱的小屋。就让这份美好留在回忆里吧。

在历山,陌生的环境中只有我们两个互相熟悉,在找到和自然相处、和新的大朋友小朋友相处之道的同时,我们彼此之间也离得更近,干扰更少,可以静静的观察、体会。这份觉察,要提醒自己保持,即使回到了繁忙地、被各种力量推着向前走的日常生活。

 

我们母子的自然名牌

 

写在最后

作为参加过初级自然体验师培训的“老”学员,这份作业可能不太合格。很多妈妈对徒步、挑战自我、观察花鸟鱼虫感受更深。但也许因为两年前有过体验师的经验,这些在我们家已经是日常活动的一部分了。夏令营于我的特别之处,在于把我和孩子从喧嚣吵闹的工作、生活、课外班、考试、攀比中抽离出来,在靠近自然、最简单的生活环境中,体验亲子之间、体验人和人之间的最本真的感受和关系。一周的时间于是像世外桃源一样,成为了继续手牵着手前行的力量来源。

 

不惧风雨,欢乐的笑脸

回程的大巴上猎豹没有像来的时候一样睡了一路。我们一起看着路边的向日葵一大片一大片的盛放,好像比五天前开的又多了一些。

 

公路边盛放的向日葵,正当时。

 

文:木樨

图:木樨、盖娅历山夏令营工作团队

阅读 153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