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那些感动我的片段——我和儿子的历山之行

星期五, 23 8月 2019 10:48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恣意生长吧”,作者“爱行走的睿霓”

这周我们一起跟随大家的文字回味了在历山夏令营中发生的种种故事,有关于自然的,有关于伙伴的,也有关于自己的...

细细读来,你会发现每个人的角度都有不同,一段段与众不同的故事,也启发着我们不同的思考。今天的分享来自猎豹的妈妈水杉,通过一个个片段,重温这段带来感动与力量的历山之行!

 

周六照常收到了预定的花,插花是我周末最放松和惬意的时刻。而现在,瞿麦,翠雀,糙苏,蛇床……,在历山看到的每一种野花,都那么鲜活而灵动的定格在我的脑海里,让预定的花都刻板无趣起来。

哦,历山,历山。

从历山回来后,立刻被各种琐事淹没,作为中年妇女+俩娃妈+职业女性,这才是生活的常态。我无暇思考,无暇回忆,但是,关于历山的美好片段仍然会不时的跳跃出来,提醒着我,在忙碌的生活中,曾有那么几天,我是自由的,放松的,我与历山联结在一起。

 

片段 1 下川遗址

拜访下川遗址那天,雨下得很大。我们先走了一段村边的土路,走一会儿鞋底就会沾上厚厚的一层泥,沉得抬不起脚,得在石头上把泥蹭掉。后来进了丛林,两边的野草比人还高,道路依然湿滑,大家互相提醒着向前走,时不时有人滑倒。我当时的心情简直了,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参加这样一个活动。走啊走啊,感觉走了特别久,终于从林子里出来了,然后,我就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

真的是震撼,雨后的大山,雨后的荒野,清新而充满着生命的张力,美得不真实,美得让人感动。我站在那里,觉得自己的特别渺小,但这种渺小不是被排斥的,而是被包容的,被接纳的,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仿佛我曾经来过这里、本就属于这里一样,让我一度哽咽。好多句子在我的头脑里跳跃、碰撞,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以前,也去过很多地方,看到过很多美景,但是,这种联结感却从来没有有过。第二天的活动有个写诗的环节,我的情绪一下子有了出口,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小诗:

走过泥泞的小路,穿过茂密的野草,爬过起伏的山坡,仿佛走了万年,

只为,在这茫茫荒野之上,遇见你。

这里,有你取火的燧石,你打磨的石器,你耕种的痕迹,

甚至,你的骸骨也埋在这片土地。

你静静的等在这里。

我脚下的泥土,和延绵的山脉一起,诉说你的过往。

吹乱你头发的风,拂过我的脸,

哺育你的河水,也正从我面前跳跃着向东而去。

你跨越万年时光,握住我的手。

时间,就此凝固。

 

片段 2 星 空

在历山的时候,我们去看了两次星星。

第一次是鸵鸟带着大家一起,一边观察晚间出来玩耍的各种小虫子,一边往村外走。到了没有路灯的地方,星星仿佛捉迷藏游戏结束了一样,一下子都跑了出来。上次看到这样的星空是在天目山,但是每个地方的星空都有独特的美,永远不会看腻。

团里两个七八岁小朋友,都说自己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星空,听着觉得好心疼。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天文学家,在一本书上看到张衡每天晚上都数星星长大就成了天文学家的故事后,我就真的坐在五层阳台上数了一阵子星星。那时这样的星空太常见,现在却成了一种奢侈。

 

回来的时候,领队让大家按照家庭的顺序走,看不到上一家时,下一家才能出发。儿子怕黑,我也怕黑,但是,当我俩牵手走在没有路灯的乡间小路上,听着周围传来的犬吠蛙鸣时,我的心中,满满都是幸福的感觉——身边这个小小的男子汉,不再仅仅是全身心依赖着我的那个小男孩,也成为了在黑暗中能给我力量和勇气的人。

第二次是我们听团里其他人说可以看到银河,忍不住就拉着儿子又跑到了村外。

那天的天气特别好,星星比前一次要多,而且,真的有银河。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银河,太美了,有点像星星聚成的光带,璀璨,耀眼。我只觉得自己的词语太匮乏了,不能形容我看到的星空之美的万分之一。那样的星空面前,会觉得这世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每一个毛孔都变得舒展,整个人都轻快起来。我们还特别幸运的看到了好几颗流星划过夜空。每当流星出现,儿子都会闭上眼睛认真的许愿,相信流星能够帮我们实现愿望,也挺美好的吧!

 

片段 3 结营仪式

夏令营结束的时候,大家围坐在草地上,老师带着我们唱了一首歌。干净的女声、简单的旋律响起时,我又被感动了。

留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干净的地球;

留给我们的孩子,一条清澈的河流;

留给我们的孩子,一个碧蓝的天空;

留给我们的孩子,一片草原绿油油。

让我们的爱心,温暖你寒冷的手;

让我们的爱心,照亮黑暗的角落;

让我们的爱心,化作大爱的清流;

清流绕着全球,净化人心不烦忧。

……

我搂着儿子的肩膀,一遍又一遍的唱着这首歌,时间仿佛静止了,又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不知道儿子是否听懂了这首歌,但是,母子相拥,清唱这首歌的场景,对我而言,是一段非常珍贵和美丽的回忆。

夜晚的时候,我们又举行了篝火晚会,领队带着大家围成圈做游戏。大人在外圈,孩子在里圈,一起跟着节奏边跳边唱,唱完一段,孩子们就朝前转,大人们就会有一个新的“舞伴”。几天的相处下来,和团队的每个人都熟悉了,所以,每换一个新的“舞伴”,大家都会拥抱一下,说一些温暖、惜别的话语。

“我们向左走,我们向右走,我们走,我们走,我们一起走,抬脚跟,抬脚尖,再转半个圈,抬脚跟,抬脚尖,交个新朋友……”

 

一圈一圈的转下来,儿子转出去,别的小朋友一个一个转过来……当儿子再次转回到我这里时,我眼泪差点落下来,只是转了几个圈,对我却是那么漫长,好像经历了失去一样,把他拥入怀中,紧紧抱着他。他成长过程中我们摩擦不断,我也会有特别烦躁的时候,烦躁到我忘记了自己的初心,忘记了自己是那么的爱他。

我一直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只是,从女孩成为母亲,不停告诉自己必须坚强,必须强大,越来越没有机会流露自己感性的一面。历山之行让我重新回归自己的本来的样子,能够发现身边特别细微的美好,容易感动,容易落泪,嗯,就像多年前那个女孩一样。

  

不知算不算的片段 我和儿子

到历山的第一天,我就被鸵鸟批评了。原因是鸵鸟要求家长和孩子分开不同的桌吃饭。我坐在儿子相邻的桌上,看着他这也不吃那也不吃,心里特别着急,就去他那里给他夹了菜,还给他拿了个馒头。回到自己桌上后,鸵鸟和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大意是家长不用干涉孩子太多,孩子都是有自己的感知的,饿了自然会吃,一次不吃饿一顿也没事,下次自己就知道了,家长干涉多了只会让孩子丧失对自己的感知。说实话,我当时心里是不服气的,所以压根没吱声。鸵鸟看我没反应,实在忍不了了,跟我说,“那个妈妈,说你呢”。我说“哦,是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估计她内心也是无语的吧...

后来的活动,家长和孩子都是分开的,不在一起,我反而有了更多的机会观察他,了解他。

  

对于每一个生命,他都秉承着最大的善意。他会拦着小伙伴伤害小虫子,无论是蜘蛛还是小甲虫;他会担心踩到虫子而特别小心的在夜晚的路上走。篝火晚会上火刚点起来的时候,着的特别旺,孩子们都有点害怕,直往后退,但是团里最小的小妹妹要去找妈妈,走得离火特别近,儿子怕小妹妹危险,立刻冲过去,把她拉到安全的地方。第二次看星星回来的路上,小妹妹太困了,有点哭闹,儿子也是一直牵着小妹妹的手,一边走一边安慰,把她送回房间。

原始森林徒步的时候,家长和孩子的顺序被打乱,我有了个临时的新儿子,他也有了个临时的新妈妈,但凑巧的是,他正好走在我的后面。整个过程,他一直在提醒身后的新妈妈注意路上滑的地方,注意树枝,注意脏东西。有时候路特别不好走,我忍不住回头要拉他一下,他都推开我的手,说“妈妈,我自己可以”。路上滑倒了、磕碰了也不吭声,起来接着走。我想起我们第一次在延庆野长城徒步的时候,他一路跟在我后面,伸手让我帮忙,忽然有点恍惚,这个小男孩,就这样长大了吗?

 

篝火晚会领队让孩子们自己表演节目,儿子报名之后直接通知我说,“妈妈,我报了两个节目”。我当时很惊讶,因为他一直是个有点羞涩的男孩,让他表演他会很抗拒,更别说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了。两个节目一个是诗词朗诵,一个是脑筋急转弯,看着儿子在场中间落落大方的表演,和别人交流时腼腆的微笑,我真的特别感动。下场后,儿子走到我身边,跟我说,“妈妈,我觉得我比以前勇敢了。”

历山的这几天,儿子每顿饭都和我不在一桌,但我总能瞄到他给自己一次次夹菜盛饭,并没有饿到;儿子活动也不和我在一起,但我从跟拍志愿者的照片中,看到他热了知道自己脱外套,雨停了知道自己把雨衣收起来,总是和团队小朋友在一起,走在最前却也没有脱队;在山顶上自己用钱买了两包“神仙豆”,还主动分给没有买的小朋友吃。 

总之,就是一句话,我没在身边,他依然很好。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失落是有一些的,但更多的是欣慰,是对自己教育方式的反思。

历山之行,还有太多值得回忆的事情,不能一一写来,但它们都会成为我经历的一部分,在将来的某个瞬间,带给我感动和力量。

  

文:水杉
图:水杉、盖娅历山夏令营工作团队

 

 

 

阅读 137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