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这片都市郊野,人和野生动物在此交汇

星期一, 26 8月 2019 12:45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猫盟CFCA” 作者“野生青年陈老湿” 


暑假即将结束,我们的系列课程秋学期的课程也将陆续开启。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因其临近市区,又接近最真实的自然,也是我们各种系列课程和其他自然体验活动经常使用的场地。而你知道吗?这片都市郊野,也是很多野生动物的家。今天的分享来自猫盟的陈老湿,他与这片土地和生活在这里的动物们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今天的内容从我和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故事开始,它不只是地铁8号线上的一站,还是个城市公园。

 

奥森局部的样子 ©桢楠

大概四五年前,我把救助的两只刺猬放归在奥森,它们虽然分别只有一只眼和只有三条腿,但还是通过了我的野化测试,最终可以被放归。但对于这些生活对于它们来说更加艰辛的个体,我还是希望能给它们一个更好的家园,最终我选择了奥森。

这里面积够大,乔木灌木接近它们在自然环境中应该有的样子,和湿地一起组成了在我看来可以承载野猪、狍子、狗獾、野兔、貉的生态系统,虽然奢求很难实现,但至少这里对刺猬来说很不错了。

成片的灌木为刺猬提供了躲藏的空间,不光刺猬,这里也成了落叶的庇护所,在冬天,钻进一个无人打扰的密集结构,里面还有落叶可供保暖冬眠,这大概是每只小刺猬每年秋天的梦想。它们需要的确实不多,对我们也毫无干扰,也正因如此,刺猬成为了我们最好的邻居之一。

 

奥森的刺猬 ©张瑜

我看过一个英国的刺猬纪录片,里头讲述被救助的刺猬如何在人类的帮助下长大并且来到一个野化庭院熟悉未来的新生活最终被放归野外的故事。

 

不知道陈老湿看的是不是这部,但是这部也很好看

我一边感受着故事的温暖,另一边也在想,即使没有英国人对园艺的热爱,在我家小区圆寸和板寸的园艺管理风格中,刺猬依然生生不息,还掌握了抢流浪猫猫粮的生存技能,而大仙护体,也让人们对这种小动物多了一丝丝的敬畏。

 

罗老师的猫粮养起了3只小刺猬

放归刺猬的时候我在土地上发现了很多条土遁过的痕迹,我才知道原来奥森生活着鼹鼠,它们生活在地下很少露面,要不是施工队不小心挖出来,我可能在它们头顶走上几年也没机会见到——它们前足巨大,可以推开土壤在地下齐步同行——野生动物对于资源和空间的利用完全超越我们的想象。

夏天,等到天黑,树下的小洞破土而出的是蝉的幼虫,北京人对它们的叫法是“季鸟猴”,出土的季鸟猴看心情爬到树干上一定的高度就开始蜕皮,从旧壳中伸出来的就是一只蝉了。

起初它的翅膀蜷缩着,要等到体液的压力冲开翅脉中的管道才能拥有完美的翅,然后等待一段时间让身体的外壳变硬,这时候它们的翅膀是蓝色的,身体是绿色的。夏天满树上叫着的就是各种蝉,那是夏天的声音。

不过从蝉来到地面开始,危机就各种四伏,刺猬用湿乎乎的鼻子探来探去,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一旦发现季鸟猴这样的大餐,就会狠狠一口咬下去,然后狠狠地大嚼特嚼起来,发出七吃咔嚓的声音。

另外,每只中华大蟾蜍也都是季鸟猴的终结者,它们会守在树下,等待季鸟猴的出现,然后大跨步接近,将四肢躯干和头部配合着向前一探,张开嘴露出不太长但是粘而有力的舌头把季鸟猴拽进嘴里。

 

杀手中华大蟾蜍 ©大猫

但季鸟猴坚硬又庞大,求胜欲望支撑着反抗精神,让它们成为了难啃的骨头,蟾蜍也绝不轻言放弃,拉锯战的结果往往是蟾蜍稍占上风,它们一定懂得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的道理,蟾蜍也贵在有自知之明,每只敢于镇守树坑儿的都是加大号的中华大蟾蜍,也只有这样才能降伏黑蚱蝉的大号季鸟猴。

即便是猛禽,也会有东方角鸮这样的小家伙垂涎季鸟猴这种硕大的美味,一只被东方角鸮发现的季鸟猴是没有活下去的可能的,这种小型的猫头鹰以昆虫为主食,而雕鸮这样的巨大家伙甚至可以吞下刺猬或者野兔,刺猬还在,而野兔已经很久没人发现过了。

 

东方角鸮 ©大猫 

张瑜老师曾经在奥森见过野兔,在把刺猬放在奥森的众多理由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是,张瑜老师的观察能充分证明奥森有刺猬不受打扰食物充足的理想家园。

不过,奥森不只有一个张瑜老师。不知不觉中,奥森已经变成了北京这座城市中关心生态和野生动物的人们最喜欢去的地方。这个因奥运会而生的年轻公园正在变成宇宙中心,人和野生动物在这里交汇。

@野生观察员 是很多喜欢来奥森看动物的人中的一个,去年冬天正是他看到一只绿头鸭被冻在冰面上之后发出了求助,才有了刘田变身超级英雄,穿着潜水服走上冰面救出鸭子的壮举,也让我们以后看到国外的救助故事时可以说一句,哦就这个啊,有什么的啊,我们家旁边内公园以前有一鸭子冻冰上了,一哥们穿着美国队长的衣服说着相声就把鸭子救回来了。

 

奥森队长——刘田

详情戳:为了一只绿头鸭,他穿着潜水服走上了奥森的冰面……

那天的相声气氛中最严肃的是一大爷看鸭子救上来之后过来询问,你们是要吃这鸭子吗?那可不行!郑秋旸下了班赶来的时候鸭子已经在岸上睡了一觉之后又下水洗澡去了,她没赶上看热闹,只能发表对喂鸭子吃馒头的人的不满“光喂眼前的都是家鸭子吃了,后边野生绿头鸭都抢不到。。。”

 

救助成功 ©郑秋旸

今年春天,阿飞把冬天救助的刺猬带到奥森放归,后来她又几次和不同的人去奥森看刺猬,其中有个年轻人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他,因为他发过一篇他救助过马路被压伤的蛇的内容,当时他在美国念书,感觉假期回国的时间他每天都在奥森打卡,即便我不认识但也知道有很多自然发烧友没事就跑去奥森看动物。

其实,在我看来,比一个大都市中栖息着众多的野生动物更令人欣慰的应该是还有很多人关注和关心着自己身边生活着的野生动物朋友

就像前面提到的故事中有动物的精彩也有人的伟岸,这些动物的故事每天晚上都在奥森发生,这里的精彩远不止如此,如果你拿着手电在水边走10米,毫不费力的,你至少可以看到10种动物。

照亮夜空的不是手电筒而是人们发现的眼睛,去发现那些城市生态中和我们分享城市空间的野生动物们。

 

©子胥 

当年,我背着我救的两只刺猬,沿着跑道,身边往来都是跑步的人。希望以后,人和野生动物能一起在城市中自由奔跑。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猫盟CFCA

阅读 124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