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一只废旧灯泡的归宿,一本原创绘本的诞生

星期三, 04 9月 2019 12:26

“白熊布布住在寒冷北方森林中的一个山洞,山洞好黑呀,布布总是要开灯。但日积月累,废旧灯泡也不断变多,这些灯泡该扔到哪儿呢...”

这是一个关于废弃物的绘本故事,而她的作者周悦霖并不是一位专业画手,而是一位环境法律师、环保法学研究者、环境调查者与记录者,也是自然之友长期以来的活跃志愿者与捐赠人。她希望借助这本绘本,用有趣的方式传达出她对于垃圾问题的种种思考。

现在,我们邀请你共读这本原创线上绘本,与你分享它诞生前前后后的故事...

 


关于作者

《灯泡扔到哪》的作者周悦霖并不是一位专业画手,她是环境法律师、环保法学研究者、环境调查者与记录者,是自然之友长期以来的活跃志愿者与捐赠人,她也一直希望践行自然之友的创始人梁从诫先生提出的“真心实意、身体力行。

本科与研究生毕业于北大法学院、后又在剑桥大学深造学习环境政策的她,曾在多家环保组织实习或工作。悦霖与自然之友的缘分包括:

  • 曾作为实习生参与过自然之友环境信息公开简报编写工作;
  • 为自然之友的昆明炼化项目提供过公众参与研究和数据库整理相关支持;
  • 帮助自然之友进行公益诉讼项目资金筹集工作。

平时,她喜欢用画画表达自己对生活、对环保的感悟。

 

一切要从一个遗憾说起

绘本《灯泡扔到哪》起源于大概七年之前一个挺沉重的契机。那时悦霖在读研究生,去做垃圾焚烧厂相关的采访,发现缺乏透明度和公众参与的垃圾焚烧项目决策引发了很多社会矛盾,所以很有冲动想要更多的人看到这个问题,于是有了拍摄一部关于垃圾处理设施决策和公众参与的纪录片的想法,也拍摄了很多的素材,但始终觉得没有办法把这个故事讲得清楚客观、发人深省,最终,“这件事成了一个投入了很多资源、背负了很多人的期待,最后没有任何产出的项目。”她说,“每每想起就觉得非常惭愧。”

 

2011年11月 纪录片开拍时最初的团队

 

2011年12月 周悦霖走访西六建附近的垃圾回收站

她暂时放下了纪录片的筹备工作,但却从来没有放下对垃圾问题的关注与思考。这个严重的环境问题是否真的积重难返、无法解决?悦霖在英国住过的学校和居民住宅中都有清楚的分类指引;校园里有很多二手商店和慈善商店,用旧的物品可以方便地流通;学院里还有学生设立的脸书小组,让大家免费取用自己吃不完的食物。

她想:意识太重要了,很多人不会去想垃圾扔进垃圾桶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就不会有意识地想办法减少垃圾的产生。所以她希望用绘本的形式讲明白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我们制造的垃圾不会自己消失掉,它总要去到什么地方、对什么环境要素或其中的动植物和人造成影响。

除去上边这些沉重的原因之外,这个绘本能做出来主要还是因为觉得好玩。这个故事虽然构思很久,但一直没有时间画出来。

 

实干与创想带来转机

后来在英国毕业之后,悦霖有段时间找工作很久也没有进展,各方面都很挣扎,对未来很是惶恐不安。但觉得无论如何闭着眼也要往前走,于是在一个叫Helpx的打工假期的网站上注册了一个账号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这时,一个关注塑料垃圾问题的威尔士大爷看到她的环境专业背景,邀请她去自己十六世纪的老房子作客。这位大爷以前从事古董家具买卖,还会做很多手工。大爷是个伟大的实干派和创想家,他用废旧的塑料材料给家里的小朋友制作了可以坐进去的直升机,供爬上爬下的玩具屋和通道,还有一个超级酷的有机房、瞭望塔、宇宙灯光和音效的火箭(火箭外壳是某著名漫威电影里面的道具导弹做的)。他也在探索用水拓画的技术重新利用一些废旧材料,比如用废旧木头做台灯基座,用水拓画做灯罩,做出了特别美丽的台灯。他也在改造自己做水拓画的工作室,想要邀请更多的人来推广他回收利用的理念,因此需要一些帮手

因为实在很喜欢老爷爷家里各种古旧家具、随处可见的拉斐尔前派画作的复制品、海量六十年代音乐和纪录片收藏、还有各种木工金属绘画工具的神奇仓库,悦霖还曾无法自拔想过:找不到工作不如去当学徒做个手艺人。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她去帮老爷爷打扫做饭刷墙打蜡,老爷爷则教她做水拓画,也互相启发未来可以做的事情。

把颜料洒在加了增稠剂的水上,用不同的刷子划动、搅动它,对着它说话,让风吹它,或者就放着不动,由此产生微妙美丽的效果,这,就是水拓画。比起其他画材需要的精确和控制,它更像是一场不确定性的舞蹈。你必须接受水的运动、颜料的扩散、温度和时间之中的各种不可控性,并在其中建立自己的秩序,甚至只是试验和等待。

悦霖发现,更多时候不是自己做出了想要的图案,再把这些图案应用到她预设的框架里,而是让这些图案激发想象,再来重新解读、裁剪和叙述。这也对自己当时困境中的心态有了很大的安慰。于是机缘巧合地,她把之前构思了很久的绘本故事用水拓画拼贴的形式讲了出来。

 

故事的结束,行动的开始

“当然我的讲故事、做插画、通过图画表达观点的能力和时间都非常有限,所以呈现出来的只是一个过度简化的童话故事。”,悦霖谈到自己绘本的故事内容时说,“比如故事中并没有能对各种不同的垃圾处理方式(填埋、焚烧、回收利用)的利弊进行探讨;主人公白熊最终解决自己产生的垃圾的方式是通过回收利用,但是事实上有很多垃圾是不可以回收利用的,特别是一次性塑料制品;

故事也没有指出即使对于可回收的垃圾,也必须进行源头减量,而这需要生产者、消费者、监管者共同的努力;虽然灯泡回收作为花盆使用只是一个象征手法,也有朋友指出这可能会让小读者照做,从而产生一些危险;以及这个故事可能想传达的主题过于隐晦,不能被小朋友很好地接受。”对于这些局限性,也很希望能够听到大家的意见,她希望能够继续打磨、完善这个故事

虽然悦霖觉得这个绘本还存在种种不足,但“终于做了一件让自己骄傲的事情”!让更多的大朋友和小朋友看到它,从中享受水拓画无穷无尽的美丽细节,同时有所触动、有所行动。

“我相信观念的力量无比强大。如果人人都认识到垃圾丢弃之后不会消失,而是会给自然环境增添很多危害,最终也会污染我们自己喝的水、吃的食物,那么在购买、选择、使用、丢弃自己的物品时,就会多一点犹豫和审慎,多选择一些可回收的、能降解的、低环境影响的物品,避免过度消费和过度包装,而每个人的那一点犹豫和审慎,聚合起来,最终就可以带来巨大的改变。”

 

《灯泡扔到哪儿》

 

 

 

 

 

 

 

 

图文转载自自然之友公众号

 

阅读 171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