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为了孩子和土地,8年了,我们未曾放弃

当我们赖以生存的水、空气、土壤等受到污染时,我们可以做什么呢? 

自然之友法律团队的伙伴们选择用法律守护大自然。为保护生态环境,他们一直奔走于污染现场调查取证,为自然,也为我们人类自己争取一个更好的未来。即便可能面临来自多方的阻力,他们毫不畏惧,勇敢前行。

我们希望更多的你能加入进来,和我们一起为无告的大自然发声,涓涓细流汇成河,让环境改变发生。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2010年秋季的一天,家住在云南曲靖市陆良县的吴树良种完地回家,刚刚上初三的大儿子和同学游玩回来,反常地连晚饭都不吃,就直接上床昏睡过去。半夜,吴树良的妻子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惊醒,眼前的大儿子捂着胸口,脸上是从未有过的煞白,呼吸拉起了风箱,年轻人该有的气力正从他身上迅速抽离。

厄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突然降临。吴树良的大儿子停学两个星期后,病情不但没有缓解,反而飞快地滑去深渊。不得已去昆明就诊,医生说:“有点严重。”ICU一晚上要五千元诊治费,住了三天,确诊为胸腺癌。同样残酷的还有医生的结论:“我们已经无能为力。这种情况治疗的话可以活半年,不治疗的话最多3个月,你们在农村,经济条件跟不上,自己决定吧。”

年收入不到一万的吴树良夫妇选择了借钱治疗。他们推测不出年仅16岁的儿子突患重病的原因。一天,医生故意装做不经意地提起:“你们曲靖陆良好像有个化工厂,你们那里来看病的人有点多。”而一直沉默寡言的儿子也突然醒悟过来,他对母亲说:“爷爷总带我去放牛的那个水塘,一定不要再让弟弟去了。”

 

吴树良家耕地紧挨南盘江边铬渣堆场

他口中的水塘被当地人称为“龙潭”,原本是远近被供为最有灵气的所在,常年涌出清冽的泉水,滋润了一方水土,常年青翠,更引来翩翩水鸟。一米之隔,便流着南盘江,为珠江的主要支流之一。自从龙潭之上的土丘建起了云南曲靖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投产后产生的铬渣作为工业危险废物长期堆放在南盘江边,因铬渣堆场没有三防措施,不但生产废水六价铬和总铬超标排放,渣场渗滤液收集池积水也渗入南盘江。2003年云南陆良和平科技有限公司设立登记,到2009年6月前还未实现维生素k3、铬粉生产废水雨污分流。截止2010年4月前,陆良化工与和平科技没有任何废水处理设施,仅设有3座1200m化的循环水池,循环水池渗漏严重,未经处理的废水(含有六价铬Cr6+、三价铬Cr3+及其他物质)通过渗漏以及冲灰水简单沉淀后直接直排南盘江。

吴树良的儿子从小看着这个铬渣堆一天天地升高、扩大,最后堆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山丘。截止到2011年,堆放在陆良化工旧址的铬渣有4500吨,堆放在南盘江边的则有27万吨。铬渣山的下方便是吴树良家的耕地,一遇到雨便会渗透淤积出一个水潭,呈现着淡黄的可疑颜色。

 

污染曝光后铬渣堆场进行了简单遮盖 2011年9月

而当地村民们还是按照祖传下来的方式,来到这里放养牲畜,牲畜渐渐病病歪歪,还有不少可疑的死亡。生活的惯性并非如此容易改变,而且他们并未收到任何政府监管部门关于环境污染的警示,直到有一天,人病倒了。

截止到2011年8月,工厂附近的村庄不断有村民因癌症而去世,吴树良的儿子是最年轻的。去世之前,他隐约对父母说:“我这病不好整,已经转移到血液里了。” 直到儿子去世,吴树良和妻子才幡然醒悟,因为他们俩都是文盲,医院的一切病情通知书都是大儿子签收的,一次次的病情恶化,直到从胸腺癌转成血癌。儿子从来不跟他们讨论自己的病情,从来不会因为化疗的痛苦而发脾气,他也从没有说过一句要放弃治疗,生命哪怕已变成一条细线,他也想紧紧攥住。直到临终前,他只淡淡地说:“不要难过,家里还有弟弟……”

曲靖陆良化工与和平科技已经在这里生产了二十多年,厂区围墙外、龙潭以及铬渣堆放处呈现出越来越多的荧光黄,没有人告诉当地村民,这是多么危险、甚至等同于死亡的符号。铬渣中的六价铬,剧毒,可对水土造成严重污染,通过消化、呼吸道、皮肤及黏膜侵入人体,造成遗传基因缺陷,更可能致癌。

 

含铬废渣-危险废物 

铬渣污染是很多国家在发展中阶段必然遇到的难题。1993年,加州Hinkley居民集体起诉了PG&E集团的铬渣污染,最终获得3.33亿美元赔偿,成为迄今为止美国环境诉讼史上赔偿金额最高的案件。好莱坞后来将这起著名公共环境事件拍成了电影,这就是曾经风靡一时的《永不妥协》。

回到中国。2011年6月,“自然之友”的环境法律团队组织了四位资深环境律师的律师团,介入曲靖铬渣污染案件,他们打的这场仗是为自然而战,诉讼请求是要求被告恢复环境。2011年10月,此案在曲靖中级法院成功立案,成为中国民间环保组织提起的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一时被媒体争相报道。

而至今八年过去,曾让公众义愤填膺的这起严重污染案件结果如何?令人吃惊的是,此案尚未走到一审的环节,被告至今甚至没有拿出资金为当地修复环境。四位久经沙场的律师都被一道红墙牢牢堵住,这就是“环境鉴定费”。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作为原告的自然之友要垫付巨额鉴定费,通过司法鉴定来推动诉讼的进程,至少八十万的鉴定费用,对于自然之友这样仅靠捐款的公益组织,显然无力支付。自然之友的法律团队已经为曲靖的案子奔走了八年,环境鉴定或许是目前可以解开这个诉讼死结的唯一途径。

去年秋天,当四位律师之一的杨洋重回曲靖陆良,拜访吴树良一家。她欣喜地看到了一个仅仅一岁的新生命。吴树良的妻子珍宝般抱在怀里,有这个孩子的时候她已43岁。这是吴树良一家再次扬起生命希望的方式。

 

自然之友做的,便是让这样新生的生命不再经历他大哥曾有过的环境污染造成的痛苦与悲哀,而如果没有法院的判决,环境污染这个巨大的账单,曲靖陆良兴隆村方圆几百里的村民们还将继续默默承担! 

环境健康是人类生存的基本前提。为了让吴树良一家的悲剧不再重演,我们一如既往需要你的关注与支持。因为有了你的热心帮助,我们的一起起环境公益诉讼才能更顺利地向前推进,被破坏的环境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才能有伸张正义的机会。

 

文:王蕾

图:羊羊

 

99公益日之际,在腾讯乐捐平台支持自然之友“用法律守护大自然”项目,你有可能得到更多配捐,让爱心放大。你也可以通过发起一起捐,邀请更多人了解自然之友环境律师的故事,一起支持环境公益诉讼,传递更多环保正能量,做大自然的合伙人!

在自然之友法律团队中,还有很多优秀的公益律师,为了保护我们的自然环境,他们不惧困难,勇往直前。

 

自然之友法律团队2018年度行动亮点

蓝天保卫战

针对大气污染排放重点行业,帮助企业提高环境意识,加强环境保护方面的管理,促进整改,实现清洁排放,为平衡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助力。

◎自然之友诉吉林石化大气污染案一审胜诉,在诉讼过程中被告实现了环保设施的升级改造并稳定达标。

◎自然之友诉连云港碱业公司大气污染案,在诉讼之后实现了整改合规并稳定达标排放。

◎自然之友诉山西原平赤泥库环境污染案,成功调解结案,通过环境公益诉讼推动氧化铝行业尾矿库(赤泥库)闭库,由被告自行筹集赤泥库闭库项目所需要的全部资金,预计工程费用约1.5亿元人民币。

净土行动

促进土壤安全,为立法者提供环境污染一线的实践经验和专家调研结果,积极推动我国环境法治的完善。

 

常州土壤污染案二审后合影

◎自然之友提起的常州土壤污染责任案二审结案,通过公益诉讼追究土壤污染者的法律责任,通过个案推动“污染者担责”在土壤污染防治立法中贯彻落实。

◎自然之友通过开展针对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污染事件的调查行动,以举报的方式配合全国环保督察行动,推动污染企业全面整改,实现企业环境合规。

生态家园守护行动

守护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严守并监督生态红线制度的有效实施,及时制止潜在环境问题和生态破坏威胁。

◎2018年8月28日,自然之友提起的全国首例野生动物保护预防性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绿孔雀栖息地保护案在昆明中院一审开庭。案件根据绿孔雀栖息地生物多样性调查资料,推动绿孔雀栖息地于2018年划入云南省生态保护红线。

◎贵州黔东南剑河县鹅掌楸自然保护区的生态破坏问题,在自然之友提起诉讼后,被告放弃了在保护区内的风力发电风机建设,案件调解结案后,已经进入修复准备程序。案件通过公益诉讼,推动保护地生态环境保护。

◎自然之友就罗梭江原始热带雨林生态破坏提起环境公益诉讼,并联合中科院植物专家对科研空白区进行生物多样性调查。

◎自然之友向国家环境部“绿盾”行动工作组提交4份行动建议。

应对气候变化行动

◎自然之友组织召开气候变化与低碳发展议题圆桌讨论会,探讨我国民间组织尝试通过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制度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经验与挑战。

 

推动环境法治建设

◎中国环境法治民间行动网络支持体系建设项目

自然之友支持华东、华中和华南三个区域网络的建设和运行;运作“环境公益诉讼支持基金”,支持更多的环保组织提起公益诉讼个案;编写《环境公益诉讼月度简报》、《环境公益诉讼观察报告》等。
2018年环境公益诉讼网络社会组织成员达到65家,核心律师数量增长至52名。

 

如果你认同我们的行动价值,请关注自然之友在腾讯公益平台发起的筹款项目「用法律守护大自然」

支持环境公益诉讼律师为无告的大自然发声,推进我国环境法治的完善

 

环境保护期待你的加入与支持!

一起让改变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