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世界动物日 | 你一定想不到,华北的神奇动物这么多

星期六, 05 10月 2019 15:01

世界动物日(World Animal Day)是每年的10月4日,它旨在唤醒人们对野生动物、伴侣动物、农场动物等等的关注与呵护。从事动物保护,你会见到什么样的风景?今天,自然之友就要和大家聊聊华北的那些风景。说起华北这两个字,似乎总是和历史、人文更接近一些,鲜有人会把华北与生态联系起来。但你一定想不到,华北的神奇动物这么多。

 

01 

华北的主要山脉包括太行山、燕山、吕梁山等,其中大太行山脉又可细分为太岳山、恒山、中条山等支脉。从北向南,各具特色的兽类生活于此,长期以来鲜有人知。

在北部,燕山-太行山-恒山将华北区块分为南北两部分,遮挡了北部来的冷空气,造就了北部干旱寒冷、南部逐渐温润的特点。而这条分界线也成为诸多兽类分布的边界。

 

华北的山地 ©大猫 

北方的马鹿、欧亚猞猁从内蒙高原和大兴安岭往南渗透,出现在燕山北部的木兰围场、坝上等区域。而一些典型的草原荒漠型物种如跳鼠、黄鼠、艾鼬、沙狐等也在燕山边缘——内蒙中部南部的草原和沙地上活动频繁。过去已经变得罕见的狼、鹅喉羚近年来也偶见于该区域。

 

草原上的艾鼬 ©大猫 

而北京附近的太行山北端和燕山地带,则成为了南方的果子狸、猪獾向北分布的边缘地带。它们与生态位接近的豹猫、赤狐、狗獾、貉等物种共同形成了华北山地的小型食肉动物群落。

由此往南,更多的南方物种开始出现,黄喉貂、猕猴随着纬度的降低而逐渐增多。

 

猪獾母子 ©王放

依据地形的不同,华北地区的有蹄类也分为草原荒漠型和山地形两类。其中鹅喉羚、蒙原羚等在过去曾经呈现出蔚为壮观的兽群,至今在河北北部到内蒙的一些地方还存在着“黄羊山”这样的地名,而如今华北地区的它们已经极其罕见乃至濒临灭绝。

相比之下,山地森林的有蹄类则存活至今,其中有生活在华北北部缓坡森林里的北方巨鹿:马鹿

 

荒野上的巨兽:马鹿 ©通州大好 

其中,西伯利亚狍、野猪纵贯南北全境,而体色发黄的中华斑羚则占据了一些陡峭的山岭。

在一些生态环境保持较好的森林里,我们偶尔还能发现原麝的痕迹,这种小型有蹄类曾因麝香而被疯狂捕杀,如今已难得一见。

 

仙境中的西伯利亚狍 ©大猫

更关键的是,华北还有豹。华北豹曾广布于华北所有的山脉,今天却只见于北京以南的太行山区。作为华北山地食物链顶端的物种,频遭残酷的狩猎打击,它们却依然顽强存活至今。

而同期的一些大型食肉动物,如狼和豺则没有这么幸运,它们已经在华北南部的山区彻底消失了。

 

游走华北山林中的华北豹 

与大型兽类不同,中小型兽类的生存压力相对较小。

除了生活在草原地区的达乌尔黄鼠和旱獭两种地松鼠,华北的山区还生活着6种松鼠,其中两种是会飞的鼯鼠——寒号鸟的故事就从它们而来。

 

达乌尔黄鼠 ©大猫 

野兔、鼩鼱、各种鼠类在无人打扰的山林里繁荣昌盛,而山区之外的农田里,农药的大量使用,已使鼠类和刺猬或多或少地受了影响。

 

蒙古兔 ©大猫

 

02 

北京有着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多样的生境类型,每年都会吸引众多的猛禽来此繁殖、生活。同时,因其独特的地理、地形特点,更成为了众多猛禽南北迁徙路线上的重要驿站。

 

红隼飞过北京大学未名湖畔的博雅塔 王放 摄

 

飞过北京城上空的灰脸鵟鹰

猛禽包括鹰、隼、雕、鹞、鵟和鸮等鸟类,它们的形象庄严、威猛,深受人们的喜爱。猛禽是大自然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处在食物链的最顶端,控制和调节其他野生动物种群动态,在维护自然生态平衡、保障农林牧业生产中起着重要作用。

猛禽在分类上属鹰形目、隼形目和鸮形目。猛禽大都是以其他动物为食、性情凶猛的肉食性鸟类,捕食其他鸟类、鼠、兔、蛇等,或食动物腐尸。

 

游隼捕捉到了一只家鸽 杜松翰 摄

它们有良好的视力,可以在很高或很远的地方发现地面上或水中的食物。猛禽翼大善飞,嘴均强健有力,边缘锐利,上嘴端部具利钩,有的还具有齿突,以便控制猎物。猛禽的脚爪强而有力,趾有锐利勾爪。抓捕地面猎物的物种,趾爪粗壮,对猎物可以达到一击毙命的效果;以鸟类为猎物的物种,脚趾细长,相对纤柔,但是可以增加对猎物的拦截面积。

 

捕食灰喜鹊的雀鹰 何坚 摄

猛禽因其体格健壮、性情凶猛、飞行迅速等习性,自古以来就受到人们的喜爱甚至崇拜,成为名副其实的天空王者。纵观古今中外,猛禽的形象一直是力量与智慧的象征。

 

03 

位于京郊平谷浅山地带的沃思花园是自然之友・盖娅自然学校的永续生活教育基地,更是大家体验可持续生活方式的“里山生活实验室”。这儿不但是北京生态多样性最丰富的地方之一,且近十年来,农户在此开垦种植经济果树,山林与农田交汇衔接,构成了很典型的里山环境。

盖娅・沃思花园”,是校长蚊滋滋却和男友长角羚给自己这30亩的家取的名字。

 

盖娅・沃思花园全景照片,有作物区、果园、鸡舍、香草园等等(图/蚊滋滋) 

蚊滋滋和长角羚都热爱自然,平日里,两人乐于农作,对食用香草的栽培尤其着迷。有空时,也会在生态丰富的花园做自然观察,写文章分享到网上。盖娅・沃思花园说是有30亩地,但实际上他们把一半的地留给了荒野自然,因此有幸,很多野生动物也在此生活。

“到我们香草园来偷吃桑果的野兔、山上的环颈雉、小刺猬,还有有毒的腹蛇。在北京,能看到蛇已经是很不错了,居然还能有这种咬到就会有生命威胁的毒蛇!然后另外就是大家看到这里有狗獾、有果子狸、有豹猫⋯⋯”

而说到豹猫,在两年前蚊滋滋和长角羚养的鸡与豹猫有段不解之缘,而也是这段缘份,让他们更认识到与野生动物虽有冲突,但也有和平共处的可能。

“我们山上的豹猫,进入了我们的鸡舍,吃掉我们100多只鸡,而且,它一次就会杀死20多只。完全不去吃它,只是扔在那儿展示它的能力!”蚊滋滋略带无奈的笑着说。

蚊滋滋和长角羚刚开始以为,来鸡舍的豹猫应该是被人野放的,而不是自然的个体,所以两人一起弄来了无害的捕兽笼,把抓到的豹猫放到40公里外的保护区,但豹猫却还是抓一只来一只,怎么也抓不完。

 

盖娅・沃思花园拍到的豹猫照片,蚊滋滋取名叫美斑(图/蚊滋滋)

在城市生活多年,我们对自然的记忆只停留在书籍上,才会在真的接触大自然时被吓到,因为我们不是真的知道自然是什么,唯有我们真的走进大自然,才能懂得自然。唯有对大自然有着真正的热爱,才能转换成持续的环保行动。

 

本文素材及资料支持

猫盟CFCA

猫盟CFCA是科学调查、保护中国野生猫科动物的民间机构,近年来主要在太行山地区对华北豹及其所代表的生态系统进行硏究和保护。以豹之名,守护仅存的中国荒野。

 

自然之友野鸟会

自然之友野鸟会(原观鸟组)成立于1996年10月5日,当天自然之友组织了中国大陆第一次群众性观鸟活动,这标志着野鸟会的成立,也标志着国内第一家民间观鸟团体的诞生。

野鸟会以观鸟的公众推广为宗旨,除组织专门的观鸟活动外,现长期在天坛、圆明园、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京植物园以及百望山森林公园等北京城区各大公园持续开展鸟类多样性调查研究及观鸟活动,并在河南鹤壁和山东潍坊建立了野鸟会分会。二十多年来,首都师范大学退休副教授高武老师一直利用业余时间为野鸟会做技术指导,先后组织编写、出版了两个版本的《北京常见野鸟图鉴》;这些年自然之友野鸟会在公众宣传、环境教育、科普推广与鸟类保护等方面发挥了自己的一些作用。

 

盖娅·沃思花园

位于北京平谷浅山地带,占地约30亩。始于守护自然的年轻梦想,沃思以“小农做美事- Small Beautiful Farming”为自身理念,遵循“物质循环、能量流动”的生态法则,尝试以安全生态的方式栽培食用香草,通过种养结合,提升农业生态系统自身循环程度,并在不断复育土壤活力的过程中,产出人们生活所需的蔬果肉蛋等食物。在这里,生态保育与环境教育并肩前行。在前辈开拓的基础上,沃思希望保有荒野、农地、人居环境的平衡,让人与自然的生息在土地上静静舒展。在从事生态农业生产同时,通过环境教育重建人与自然、土地的连结更是农场执着的使命。希望在这里学习和生活过的伙伴,都能反思自我在自然环境中留下的印迹,在生活中养成友善地球的行为习惯。

 

阅读 62 次数